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十章 威信

第十章 威信


  
      沿着小镇一路向东北方向行进,不久后终于见到了那条小河。
  
      温柔蹲下同时右拳上举,那代表前方有敌人,所有冒险者都趴了下来。
  
      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会,温柔的声音传来:“河对岸有大约四十名德国兵,有三个重火力点,一门小炮,没有坦克。”
  
      “防卫不是很强。”洪浪松了口气。
  
      “问题是我们要过河才能攻击到他们。大家都是比菜鸟好不了多少的初难度冒险者,强化能力有限,你们有几个能跑过河去?有几个能保证自己过河时不受攻击?洪浪你那三十发子弹的防弹功能,被重机枪扫上两梭子,估计就差不多了吧?”温柔轻笑道。
  
      洪浪想想也是:“那要不先用火箭筒干掉那几个有威胁的火力点?”
  
      “我拒绝。”没想到的是,沈奕一口回绝道。
  
      洪浪一楞:“为什么?”
  
      沈奕冷冷回答:“我费尽唇舌把大家集中起来,是要借助大家的力量,不是要做救世主让所有人都跟我混。你们怎么想的我不管,我的火箭炮反正只打坦克,毕竟火箭弹有限。”
  
      坦克给血腥点,这些火力点可没那么大方,沈奕不想把有限的资源用在无回报的地方。
  
      不过他这话说得也对,如果三个重火力点和那门炮都让沈奕一个人干掉,其他人真是跟着沈奕吃香的喝辣的了,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看来你是早就打定主意,就算过了这一关,也要去完成可选任务的了?”还是金刚心思敏捷,立刻猜到沈奕打算接可选任务去做,否则不必考虑火箭弹存量问题。真想不通他这么一个傻大个模样的人物,怎么能有这么灵活的心思,真正是人不可貌相啊。
  
      沈奕点点头:“我不知道在你们的眼里,血腥都市的存在算什么。但在我眼里,这就是一个游戏。可以肯定的是,游戏也好,人生也罢,都存在一个最基本的循环问题。就是良性循环和恶性循环。我的运气看来不错,起点比大家高了一些,身为新人,在进来时就有好的起步。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我还不敢面对挑战,就等于放慢自己进步的速度。看得出来,任务难度的世界是固定增长的。不在这个时候拼命提升自己,让自己的实力进步快过任务世界的难度提升,那么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一点良性循环的可能,就会立刻随着一次次任务的难度提升,最终转化为恶性循环。此外,任务难度显然也是有区别的,越是初难度任务,完成也就越容易,越到后面,危险也就越大。如果我们现在在初难度都畏首畏尾不敢冒险,以后干脆就别混了。”
  
      “可你这样也会让自己在初期时陷于危机中,可能很早就会死。”温柔道。
  
      沈奕轻笑:“早死一两个月和晚死一两个月有什么不同吗?如果不能早点强大起来,还不如早点死掉,省得受活罪。”
  
      众人无言。
  
      是啊,不敢冒险,充其量躲得了这一次,却很难躲过下一次。既然早晚是死,还不如尽可能在初期时接受极限挑战,在拥有面对困难的勇气的同时,还能不断强大自己,完成沈奕所说的良性循环。
  
      “好吧,这次不用火箭炮,大家一起想办法,看看怎么能渡过那条河,对敌人发起攻击。我建议,送几个高敏捷的近身攻击者过去。”洪浪道。
  
      “我支持,要是有人有精神屏蔽类能力就好了。”温柔道。
  
      可惜,这次的22个冒险者没一个拥有这种能力。除非拥有一个可靠的团队,否则辅助类这种助人为乐的能力在早期是最不受欢迎的。
  
      他们几个的争议也不是没有冒险者听到,一名冒险者轻声道:“我是高敏捷强化方向,拥有初级潜行,不用担心被敌人发现。”
  
      沈奕笑了,拍拍他肩膀:“算你一个,我们还需要至少三个人,同时控制住三个火力点和那门炮。四个先锋每个人带一件防弹道具,没有的借用一下,放心,这里这么多人,没人敢赖帐。”
  
      洪浪把自己的防弹道具扔给那个向刺客方向进化的冒险者:“你用我的,别他妈的太猛,给我消耗太多我不饶你,干掉火力点后就撤,剩下的交给我们。”
  
      22个冒险者里很快找出四个先锋。一个擅长隐匿的刺客,一个潜泳专家,一个精通伪装,还一个则拥有一双闪跃靴,靴子的自带技能叫闪烁,一旦发动可以直接通过闪烁将自己送到对岸,可惜的是装备等级低,技能冷却时间太长,一天只能使用一次。
  
      这四个人各有属于自己的快速隐秘接近敌人的方法,在戴上借来的防弹道具后,向河对岸而去。
  
      拥有靴子的家伙速度最快,只是闪了一下,人已到了对岸指定地点,然后趴在草窝里一动不动。待其他三人先后上岸后,四个人按照事先分配好的方位,向四个指定攻击点悄悄摸去。
  
      市场花园的场景世界,真正的困难在于有着无穷无尽的德国兵以及大威力的近代武器,但是士兵本身素质比起经过强化的冒险者们显然还是差了一大截。
  
      一旦被冒险者们找到突破口,那么过关并不是太难。
  
      果然,四个冒险者在到达指定地点后,同时发难。三个火力点和一门炮立时被摧毁。德国兵在遭遇突袭后,阿拉阿拉的狂叫起来,小河畔立刻响起了热闹的枪火之声。
  
      河对岸的18名冒险者,同时端起手中的各色武器,对着对岸疯狂地倾吐火力。
  
      会狂雷天降术的那名冒险者正打算释放法术,没想到却被沈奕一下抓住他双手叫道:“你这笨蛋,你的法术消耗精神力太多了。留着力气在关键时刻用,对面只有那么几十号人,你用个屁啊!”
  
      这冒险者从小镇跟着大家一路过来后,几乎没有发威的机会,光看沈奕他们四个人商讨作战计划,指挥大家,耍足威风了。这刻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可以露脸一把,没想到却被沈奕大骂,他愤怒道:“你又不是老子的上司,我凭什么听你的?”
  
      一听这话,沈奕嘿嘿笑了起来。
  
      此时,对岸的德国兵在冒险者们的攻击下,已经死得所剩无几,剩余的几个还在负隅顽抗,却被那四名突击的先锋仗着身上的防弹道具一一冲过去杀掉。几名借出防弹道具的冒险者看着他们身上白光闪耀,那叫一个心疼啊。别人中弹,就好象自己中弹一般,他们自进入这血腥世界以来,生平第一次关心起他人安危。
  
      没有多说什么,沈奕拍拍那冒险者的肩头道:“你说得有道理,我的确不是你上司,没资格命令你。”
  
      说着,他突然狠狠一拳击中那冒险者的小腹,将他打得如一个大虾米般蹲了下来,用手中的灵火枪顶住那冒险者的脑袋,沈奕的口气阴冷森然:“你有能耐就自己搞定任务,别他妈的跟着我们过来啊!既然你不打算听指挥,留着你干什么?还不如一枪崩了你合适点,你说呢?”
  
      “你……”那冒险者痛得浑身冒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沈奕这一拳力量不大,却正打中他要害,他是精神特长者,自从得到狂雷天降的卷轴后,为了使用这个法术,所有血腥点都用来加精神了,**抗击打能力几乎未有强化,因此完全吃不消这一拳。这刻只能忍着痛道:“我只是……只是想帮大家的忙而已。”
  
      “那就听命令做事。”沈奕冷冷道。他注意到身边有几个冒险者一脸的不以为然,显然对自己依然很不服气。
  
      洪浪显然也发现了争执,一枪干掉远处最后一个德国兵,大踏步走了过来,对着所有冷眼看着这一切发生的冒险者叫道:“提醒大家一下,这是合作进攻场景,大家只有抱成团才有活下去的希望。沈奕说得没错,大范围攻击能力不应该随便浪费,好钢得用在刀刃上,不是吗?除非你有把握放出几十个技能脸不红气不喘!不过你们谁要有那能耐,也不用在这初难度混了。”
  
      金刚则直接道:“我们不强迫大家都要听我们的命令,但是拒绝接受命令的,请离开我们的团队。”
  
      一众冒险者见这两人都发话了,谁也没有出声。
  
      还是温柔冷笑道:“怎么?任务还没完成呢,内讧就要开始了吗?”
  
      沈奕笑道:“不,只是先排除不安分因素罢了,毕竟我们后面还有许多路要走。”
  
      金刚冷冷道:“那就赶快过河,给大家一个建议,如果有谁想单干,或者自组团队,都可以自行离开。可谁要是跟在我们屁股后面等着捞便宜,又不想付出,那抱歉,我会首先解决他。”
  
      必须在第一时间确立地位,确保威信,否则后面的战斗没法打。这是沈奕,洪浪,金刚和温柔同时想到的。至于其他人服不服气,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河畔的德兵被清理干净,一名德**官竟然掉出了一个灰色的小箱子。
  
      打开一看,却是一把施迈瑟冲锋枪和几个弹匣,血腥点价值三百点。
  
      沈奕这才知道,原来这些德国人也是会掉箱子的,只不过必须军官级别才行,而且掉率极低,物品奖励也极差。
  
      无限怀念新手任务的丰厚奖励!
  
      清剿了这批德国人后,一群人迅速通过小河,在大批的德国人赶到之前逃向小树林。
  
      路上,那个被沈奕用治疗术救过的冒险者跑到沈奕身边道:“沈大哥,我的命是你救的,我听你的,你说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生,香港人。普通话还是我花了点五十点血腥点学的呢,怎么样,字正腔圆吧?”阿生嘿嘿笑。
  
      沈奕停下脚步:“那好,我的第一个命令就是:行动期间,少说废话。”
  
      阿生吐了下舌头,不敢多言。
  
      身后的一群冒险者有人小声嘀咕:“妈的,有什么好拽的?不就是有把破枪,有个火箭筒嘛。”
  
      洪浪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建议你们最好别惹他,那家伙杀人如麻。”
  
      一名冒险者不屑道:“这里的哪一个不是杀人如麻了?”
  
      洪浪耻笑道:“我说得是在来到血腥都市前,蠢货。”
  
      温柔的耳朵微微一动,很敏感地捕捉到了这句话,别有深意地看了沈奕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