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十二章 激战 上

第十二章 激战 上



    所谓团队奖励,就是说如果第2空降营活下来一百名士兵,奖励2000点血腥点,再加两位营长1000点血腥点奖励,那这3000点血腥点奖励是属于整个团队的,将根据贡献比例进行分配,而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3000血腥点奖励。贡献比由都市进行分析和评判,并做出最后评价,绝对不会有黑哨嫌疑。

    至于特殊奖励,则只奖励给贡献比最高的冒险者,事实上,这才是真正的高级奖励,一般都会给予都市中得不到的稀有物品。

    根据都市的标准,最高贡献者在不超过平均贡献比百分之十的情况下,可以选择一件无等级的奖励品。超过百分之十就是一件d级品奖励,百分之二十为双d。但无论是哪种等级,都绝对是商店里买不到,甚至任务世界中也很难得到的物品。

    这刻一看到提示,大家眼都红了,一个个摩拳擦掌,大有尽情消灭敌人,拿下最高奖励的意思。就连那个一开始被沈奕阻止释放大范围法术的冒险者,这会也跃跃欲试起来,心中还不免想到,幸好刚才没有使用法术,不然这会就没机会表现自己了。

    不过相比大多数人的积极踊跃,只有少数人才清醒地意识到,只怕这次的可选任务,绝不象主线任务那样轻松。一个空降任务给500点血腥点,就让冒险者们死伤惨重,现在的可选任务是4000点血腥点还加额外奖励,只怕难度也要十倍提升。高风险高回报,这是都市永恒的主题,不经历些风雨就想见彩虹,真正是痴人说梦。

    第2空降营在出发前原有人数是六百多人,再加上还有一些其他部队的伞兵也飘到了这一带后为弗罗斯特暂时编进自己的空降营中,因此拥有人数八百人左右。经历了几个小时战斗后,还剩下六百人,有二百多人直接战死,剩下的半数带伤,重伤员数十人。从降落到现在,过去了仅四个小时,就已经伤亡到如此地步,由此可见战况之惨烈。

    而象这样的战斗,他们还将继续十天。

    冒险者们提前八个小时完成主线任务,好处是可以提前加入战斗,减少第2空降营的伤亡,坏处是他们必须比预定任务多守八个小时。

    而团队附加奖励任务出现之后,很显然,想用第2空降营的人做炮灰,自己在后面捞便宜的做法已不可取。他们不但要努力作战,还必须努力保证第2空降营的人活得越多越好,要尽可能的保护他们。毕竟保护第2空降营士兵,也将被列入团队贡献之中。

    金刚用诡异的眼色看着沈奕,然后指指不远处躺着的一地伤患道:“看你的了。”

    沈奕苦笑不已:“我尽力吧,在保证我精力充沛的前提下,我的治疗术每二十分钟可以救一个人。”

    没想到此话一出,金刚和洪浪同时叫了出来:“怎么可能!”

    “怎么了?”沈奕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如此惊讶。

    “你的意志不可能那么高吧?怎么可能每2分钟就恢复一点精神?”

    “我只有10点意志,每十分钟才自动恢复1点精神力。”沈奕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说。

    洪浪和金刚面面相觑,同声怪叫道:“难道你的治疗术只需要消耗2点精神力?”

    此话一出,沈奕也微微呆了一下。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遗漏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就是治疗术如此好用而实用的能力,怎么会只需要消耗2点精神?

    而听洪浪和金刚的口气,一个普通的治疗术,至少也需要消耗七八点精神力,其效果估计也就是和一个小瓶治疗药水差不多。

    他微微怔了一下,立刻道:“我的治疗术的确只消耗2点精神力,是我在过新人关卡时得到的奖励,为什么只需要消耗2点精神力我也不明白。”

    金刚沉声道:“你的治疗能不能远程使用?”

    “不能,必须接触创伤处。”

    “那能不能续骨接肢?”

    “也不行,只是单纯恢复生命力,但是对缺损无法修补,特殊攻击造成的伤害连恢复生命都做不到。”

    金刚立刻道:“我明白了,这很可能是你消耗精神低的一个重要原因,你的治疗术最大的特点不在于恢复,而在于消耗少,适用范围窄。简单的说,就是只治疗常见伤势,更适用于自身战斗和暂时性的维持。这显然是针对冒险者的情况特别开发出来的治疗术,毕竟有再重的伤,只要能回到都市,花点血腥点就都能恢复,而战斗中精神力消耗过多,又没什么药物可以恢复,却是事关生死的大事。你的治疗术很显然就是针对常用性而设计的,追求的就是实用二字。”

    说到这,金刚很肯定道:“我怀疑你的能力是变异技能,而不是都市自有技能。”

    “变异技能?”沈奕一楞:“那不是冒险者自创的技能吗?怎么会出现在都市奖励中?”

    “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是象这种有着特别针对性的非常实用的技能,大都是变异技能,对了你的治疗术叫什么?”

    “卑鄙医疗术。”沈奕说名字的时候很不情愿,这名字也忒难听了些。

    金刚和洪浪面面相觑,好端端一个医疗术,怎么会取这么个名字?

    洪浪笑道:“我看金刚说得没错,你学到的这个能力,有八成可能是哪个冒险者自创的能力,不然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名字。只是这个卑鄙医疗术,我们却从没听说过,而且照理说,血腥都市也没理由收录冒险者能力做为奖励的啊。”

    “除非。。。。”金刚突然道。

    三个人同时叫了起来:“除非这个冒险者已经死了!”

    发明卑鄙之医疗术的冒险者,毫无疑问是个天才。他以限制治疗范围和放弃远程治疗能力为代价,将精神消耗降低到最少的2点,主要针对常见性伤害。对于非常见伤害,则选择药物治疗或回归后治疗,如此可以大大降低治疗成本。否则随便一个普通伤害,治疗一次也要消耗太多精神,实在不值得。而且拥有这项技能的冒险者,很可能不是精神力特长者,而是一个以近身作战为主的冒险者。是个拥有一定程度的自疗能力,可以长时间保持在战斗状态的冒险者。能够自创技能的都是强者,这样的强者若是肉盾战士,定是个可以独力撑天下的肉盾,若是专职辅助者,也定是个相当恐怖的杀人医生。

    而现在,很显然发明这个技能的冒险者已经死去,而血腥都市则不知为何,将此技能进行收录,并作为奖励给了沈奕。沈奕突然有种中奖的感觉,因为卑鄙医疗术的实用性,远远大于一般的医疗术。

    “看来我的运气还真是不错。”沈奕笑道。

    “有实力才有运气。换了是我们,能不能活下来都是问题。”洪浪到是一点都不妒忌。

    金刚则轻声嘀咕:“真奇怪,从没听说血腥都市会把变异技能做为奖励送给冒险者的,这是怎么回事?”

    一发炮弹突然呼啸着飞来,在沈奕的不远处炸开,打断了几个人的谈话。

    随着这一发炮弹的袭来,德国人的新一轮进攻又开始了。

    “坦克!虎式坦克!”一名英国伞兵高声呼叫起来。

    大桥的对岸,一排虎式坦克轰隆隆出现,88mm火炮开始对准第2空降营阵地疯狂齐射,炮声隆隆,场面巍为壮观。

    刚刚还在得意忘形,为了即将到来的高奖励兴奋的手舞足蹈的冒险者们一下子就被虎式坦克的炮火齐轰给打蒙了。一名冒险者很倒霉地被炮火击中,直接在一片白光中化成飞灰。

    “全部趴下!”沈奕大叫。

    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斗的人,很难想象那种在枪林弹雨中求生的场面。空中到处弥漫着火药的硝烟,耳朵里除了枪声炮声只有伤者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子弹象下雹子般倾泻而来,落到坚硬的地面,仅是飞溅的碎片就能让人当场死去。

    漫天飞舞的流弹在空中密织成一张大网,疯狂地扑向扫射一切敢于暴露在空气中的物体。一名英国伞兵刚想站起来还击,就被弹雨横扯成碎肉。

    沈奕趴倒在掩体后,只听得头顶上噼里啪啦仿佛炒豆子一般疯狂作响。

    他低着头狂叫:“温柔!”

    “在呢!”温柔在不远处回喊。

    “敌人的火力很猛,你观察一下情况!”

    “知道了!”温柔应道。她一个翻滚,快速奔跑到阵地最前方,从侧翼小心观察前方动静。

    然后她迅速缩回身体大叫道:“有二十多个德国兵冲上来了。至少三挺重机枪,还有一辆象式坦克歼击车!”

    “用手雷对付!”沈奕大叫道,说着从血腥纹章中掏出一枚手雷。

    这手雷威力一般,价格也不高,只要5血腥点一颗,沈奕买了十颗,主要就是用于这种强火力压制。除一枚用来救了温柔外,此刻还剩九颗。当初剩下1000点血腥点,除火箭筒和手雷及跳伞学习外,他还买了两件防弹衣,这样他进来的时候把所有血腥点都花光,就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

    “给我距离!”他大喊。

    “快到家门口了!”

    “明白了。”沈奕拔掉引线,看都不看就向外扔去。

    几名冒险者得到沈奕的启发,有买了手雷的也纷纷将手雷向外扔去。轰隆隆接连数声巨响,阿纳姆大桥上一片硝烟弥漫,二十多名冲锋的德国兵顷刻间伤亡过半,压制的火力明显减弱。

    沈奕变戏法般拿出火箭筒对准那辆坦克歼击车就是一炮。

    “600米外有差不多十辆虎式坦克,”温柔叫道:“正在不停地向这边开炮,必须想办法干掉它们。不然不可能拿下大桥!”

    虎式坦克有效射程是1600米,此刻它们远远开炮,将缺乏重武器和强火力的空降兵打得叫苦不迭。

    洪浪大叫:“沈奕,你的反坦克火箭弹能打到600米以外吗?”

    “没问题,再垃圾也超过虎式一个时代呢。”沈奕冷哼着回答:“温柔帮我找目标,来几个人掩护我!”

    “先打10点钟方向的,在一堵墙的后面,你对着那面墙轰就行了!”温柔叫道。

    与此同时,洪浪和金刚也冲了上来,挡在沈奕身前,将枪里的子弹倾尽全力向着前方喷吐,洪浪身上白光直冒,那是中弹后的景象。

    在两人的掩护下,沈奕给火箭筒装好炮弹瞄准远方的那堵小矮墙,眼中呈现出一片冷然:“嘿,哥们,藏得还不够隐蔽。”

    他轻轻按下按钮。

    嗽,火箭弹在地表掠过一道红光,顺住土墙中的炮口飞入正中虎式坦克。那辆虎式坦克中弹后直接炸成一团大火球。

    “噢!”第2空降营的士兵同时欢呼起来。

    对他们来说,那些虎式坦克才是最令他们头疼还没法对付的。二战后期,虎式重型坦克成为盟军的噩梦,这种地面战场上的大杀器曾经有过一辆坦克与对方七八辆坦克硬拼并获得完胜的壮举。

    干掉一辆虎式坦克后,沈奕再装上一枚火箭弹,瞄准下一个目标,顺利干掉了第2辆虎式坦克。在其他坦克转移炮口对付他之前,迅速转换地方,准备发第三炮。

    他虽然没当过兵,但好在体质经过强化,身体素质绝佳,又经历了一个月的艰苦训练,其实比那些伞兵已经丝毫不差,只是在经验和技巧上有所欠缺,但凭借高科技的装备,有效地弥补了这一缺憾。

    弗罗斯特中校和拉尔夫少校原本对这批后来的空降兵并没抱多大期望,一共21个人,能派多大用处?

    没想到他们一个个手里的武器千奇百怪不说,竟然还有不少人刀枪不入!

    那身上的白光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如此厉害?竟然能挡住子弹?

    至于那家伙用来打坦克的东西,他们更是见都没见过。二战时期,坦克是地面部队的主战力量,反坦克武器的发展虽已提上日程,却只见雏形。沈奕的火箭筒,看样子有些象德国人发明的“铁拳”反坦克炮,可问题是铁拳是一次性消耗品,而且也没有这么远的射程。英国人是用piat反坦克发射器来对付坦克,但这种武器结构复杂,后座力巨大,操作时危险系数高,还需要两人使用。相比之下,沈奕此刻拿着的反坦克火箭筒,对二战士兵而言,绝对是划时代武器了。

    “我的上帝啊,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拉尔夫少校惊呼出来。

    尽管夜色深重,但是炮火却暴露了坦克的方位,又有温柔不停地在帮他寻找目标,报出方位,只是一小会功夫沈奕已经换了四次位置,干掉了六辆虎式坦克。随着虎式坦克的一辆辆减少,落向阵地的炮弹也越来越少。其中有两辆坦克甚至开始后退,显然德国人也被这种能秒杀坦克的武器震惊了。

    “我敢用我的脑袋来发誓,那家伙在过来的时候,身上绝没有带那玩意。他到底是从哪变出来的?他是魔术师吗?”弗罗斯特也怪叫道。

    “也许是上帝?”拉尔夫问。

    “不,他还不够那个资格。”弗罗斯特很肯定道,想了想,他补充了一句:“也许是上帝的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