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十三章 激战 下

第十三章 激战 下



    在轰掉第八辆虎式坦克后,剩余的两辆虎式坦克狼狈退出火箭弹射程。德国人显然也被对方凶猛的火力还击吓坏了,想不通对方哪来的神兵利器。

    “德国人退了,准备反抢大桥!”沈奕狂叫。

    一大批第2空降营战士纷纷跳出掩体,向大桥南段进攻。

    攻守之势转向,冒险者们同时举起手中的武器疯狂扫射对面,还以铺天盖地的火力打击。

    沈奕手中的灵火枪不时喷吐出火焰的光芒,他的扫射并不快速,但极为精准。桥上的德国兵被打的节节后退,一处位于桥中端的火力点被端掉,数十名第2空降营战士跃过沙袋,夺过机枪,将枪口反转向德国人。

    一名冒险者虎吼着冲进德国人阵营中,手中突然亮出一把长剑。

    “技能:剑气冲击。在一直线上形成固定50点伤害,攻击距离15米。”

    一道绚烂剑光射向德军阵地,十数名德国兵哀号着倒下。

    另一名冒险者突然凭空跳起,人在空中,射出十数道飞镖。

    “技能:飞镖攻击,可同时放出十二把飞镖攻击敌人,每镖伤害力20。需要道具,飞镖。不可回收。”

    随后又是两名冒险者高速跳跃着冲上……

    冒险者们的加入,拥有的战斗力远远超出弗罗斯特等人的想象,以至于不但打退了德国人的进攻,甚至还反攻夺回一处德军阵地。弗罗斯特的斗志与信心也由此高涨起来,整个第2空降营战士都陷入胜利的亢奋中。

    一批战士冲过大桥中段,开始向大桥南段发起攻击,空降营a连的六名战士刚跑出没几步路,竟同时在身上飚射出血花,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

    一名冲得靠前的冒险者身上更是白光连闪数下,吓得他就地一个滚趴,躲在桥栏后面再不敢露头。

    轻数一下,刚才一瞬间竟连中四枪。

    一名战士被子弹击穿小腹,躺倒在血泊中动弹不得,一时却死不去。

    他悲声叫道:“救救我。。。”

    两名第2空降营的伞兵试图去救助自己的战友,刚冲到伤者身边,身上血洞再现,好在伤得不重,及时退了回去。

    “有狙击手!他们在钓我们,不要过去!”

    有人大叫。

    “温柔!”沈奕狂啸。

    “知道,在桥对岸南侧大楼,四层左数第二间窗,狙击手一人。对面钟楼最高处,狙击手一人,北侧大办公楼,狙击手二人,都在楼顶,对面阵地,狙击手四人,11点钟方向,a号位,d号位,g号位,还一个在重机枪旁边。暂时就发现这么多。”温柔手中的窥视软管转动,敌军动向清楚的送回显示器屏幕。

    “八个狙击手。”沈奕低头想了一下,抬头叫道:“孙哲宇,何彦元,范清易,江梓,你们四个一人两个,解决掉他们!”

    这四名冒险者都是带着狙击枪来到任务世界的,此刻听到沈奕的安排,他们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枪对准了温柔所报的方向。

    其中一人大声叫道:“他们藏起来了,没露头。”

    “我去吸引他们!”沈奕叫道。

    躺在血泊中的战士依旧在凄凉地呼救,但是没有战士敢冒着狙击手的锁定去救援。沈奕一个箭步跳出去,几个快速地翻滚冲向那伤兵。一连数发子弹击中他身边地面,其中一发在沈奕的身上打出一团白光,防弹玉佩的保护能力再降1点。

    与此同时,身后不远处的四名冒险者四枪齐发,干掉四个狙击手。

    沈奕扑到那伤兵的身边,将他抱起来就向回跑,卑鄙医疗术同时发动,一股暖流顺着那士兵的伤口向身体四周涌去。

    原本身上血水狂涌的战士立刻感觉到自己仿佛恢复了生机,他惊叫起来:“哦,耶酥显灵了!”

    “改信都市吧,哥们!”沈奕大叫,一个跨步,沈奕飞跃沙袋,人在空中,身上又是白光一闪,沈奕抱着那士兵跌入掩体后。

    砰砰砰,又是四声枪响,对面阵地的四名狙击手也已经被四名冒险者解决。

    沈奕人刚落地,那受伤的士兵已经大呼狂叫道:“上帝啊,我的伤,我的伤好了!”

    他的小腹被子弹穿透,但此刻伤口消失,竟是一点事都没有。

    “你必须庆幸子弹是擦着你的尾椎骨过去的,这是个穿透伤,不然你死定了。”沈奕冷冷道,然后对洪浪点点头:“能够恢复受损伤的软组织。”

    “什么意思?”洪浪问。

    “他断了根大肠,让我给修补好了。”沈奕嘿嘿笑道。

    “是盲肠!”伤兵很不满,纠正他的语法错误,然后用很不可思异的眼神看着沈奕:“你是怎么做到的?”

    弗罗斯特和拉尔夫还有第2空降营的许多士兵都看到了这一幕,纷纷涌了过来。

    “上帝啊,米歇尔,你的伤好了?”一名士兵道。

    “天啊,一分钟前你还躺在地上装死来着,原来你没有受伤。”另一个则说。

    “去你(妈)的,老子受伤了,而且伤得很重,还断了一根大肠,可是这个家伙却神奇地把我治好了。”米歇尔愤怒大叫,他掀开裤子大叫:“看那,疤还在这呢,上面还有血!”

    温柔很愤怒地转头。

    “是盲肠。”沈奕提醒他,示意他露出了不该露出的东西。

    弗罗斯特怪叫起来:“你是怎么做到的?天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这种能力?”

    沈奕狂翻白眼,哥们,咱俩之间有以前吗?

    拉尔夫喃喃道:“他们是上帝的使者,一定是。”

    “我觉得他是一个神父。”有士兵说。

    米歇尔立刻怪叫起来:“狗屎,就凭这一手他能做梵蒂岗教皇!”

    除死掉的那个冒险者外,剩下的20名冒险者除胖子外全部开火,展现出强大的火力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道具,技能,令第2空降营兴奋不已,而沈奕的治疗能力更是让所有人都看到了生的希望。

    至于胖子本人,从开打到现在,一枪未发,捂着脑袋打哆嗦。

    所有人对其直接无视。

    空降营的士兵们围在一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沈奕不得不提醒他们一句:“嘿,你们不觉得我们太集中了些吗?这么多人在一起,一发炮弹过来咱们就全得完蛋。”

    “散开,全都散开!”弗罗斯特大叫:“回自己的位置上去,战斗还没有结束呢,别忘了自己的责任,我们要拿下阿纳姆大桥!”

    第2空降营的士兵这才纷纷不情愿地离去,那个叫米歇尔的年轻士兵丢给沈奕一根骆驼烟,这种美国烟也不知道他从哪弄来的:“嘿,我欠你一条命。”

    眼看着众人离去,弗罗斯特冒着德国人的炮火趴在地上对着沈奕洪浪等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这个用下巴顶住地面的军礼看上去十分滑稽,然后他说:“你们都是优秀的军人,我和拉尔夫为刚才的言语不当表示道歉。”

    “不必客气,咱们现在是同舟共济。”沈奕回答。中文的成语用英语根本无法翻译,沈奕只能说成是坐在同一条船上,好在两位营长都明白了他这话的意思。

    “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拉尔夫问沈奕,很显然他是指的治疗能力。

    “一种特异功能。”

    “这世上真有特异功能?”弗罗斯特有些不敢相信。

    “金刚。”沈奕叫道。

    旁边的金刚嘿嘿一笑,随手一招,弗罗斯特的佩枪已经漂浮在空中。

    “上帝啊!”两位营长再次惊呼起来。

    可怜的英国空降兵这才几分钟时间,就已经呼唤了上帝无数次,他们的神经受到了巨大的震撼,足以让他们的精神崩溃掉。

    还是洪浪大声道:“我们是英国皇家特种兵战士,不过和你们的特种兵概念不同,来到这里的大部分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特殊能力。这个家伙的能力就是治疗他人。”

    弗罗斯特叫道:“这真是太棒了,我们的医务兵刚刚被炸死,药品绷带都不够,有你在,比有一百个医生都有价值!”

    沈奕冷冷道:“你们最好别高兴得太早,我的能力也有使用限制,我现在还可以治疗10个人,然后每个小时只能再救三个人。所以你最好现在立刻把重伤患集中起来,优先救治垂死士兵。轻伤的还是用绷带。”

    弗罗斯特回头大喊:“米歇尔,立刻把所有重伤员集中起来,上帝显灵了!”

    拉尔夫则看着洪浪:“那么你呢?你也有特殊能力?”

    洪浪也不说话,突然回身一拳,击中身旁的大桥栏杆。这一拳捣出,立刻将桥栏轰飞一大块,就是巨锤轰击,也不见得有这么大效果。

    “技能:强力冲击3级,对个体目标造成1.6倍力量攻击伤害,百分之十几率产生双倍攻击效果,d级技能。使用该技能消耗精神力3点,冷却时间1分钟。技能效果优先度17。”

    一般来说,力量型的冒险者,都是近战好手,他们依仗自己的高攻高防,可以如一辆人型坦克般横冲直撞。普通的枪弹虽然能对他造成伤害,但其实效果已经大大削弱。要不是还有坦克,大炮这种杀伤力极大的威胁存在,力量型的冒险者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坚实体魄强冲德国人的阵营。

    洪浪走的是近战强化路线,一共有两个攻击技能,还一个需要双手持武器才能发挥,在这二战世界里同样无法发挥作用。

    表演过这一手后,洪浪得意道:“给我足够的时间,我能把阿纳姆大桥拆掉。”

    “该死,我们的任务是抢夺和保护大桥,不是毁掉大桥,你站错队了。”拉尔夫轻声嘟囔。

    “那么你们身上的那些白色的光。。。。”弗罗斯特问。

    “也是一些人的特殊能力,不过不能无限制使用。如果频繁中弹的话,还是会死的,而且也挡不住炮弹。。。你看见我们已经死了一个人了。”沈奕回答。防弹类道具不太好解释,只能统统往能力上推。

    “你。。。。。。。”对方还想再问,沈奕已经不耐烦地阻止道:“嘿,现在是战斗时间,有什么问题不能过会问吗?”

    “再问一个,ok?问完这个我就闭嘴。”弗罗斯特急了。

    “说吧。”不用动脑子沈奕也知道他会问什么问题。

    “你们的武器是藏在什么地方的?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沈奕没好气地回答:“(屁)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