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十四章 敬意

第十四章 敬意



    战斗进行到拂晓时,第2侦察营顺利在大桥上推进了50米距离,占领了整个大桥中段。

    夜间的战斗太过惨烈,双方都死伤极重。弗罗斯特中校决定暂停攻击,让士兵们先休息一会。不过主要目的还是拖延时间,好让沈奕尽可能的治疗伤员。伞兵们停止了进攻,德国人也开始抓紧时间重新构建工事,双方进入了短暂的和平期。

    这一仗下来,即使以冒险者们强化后的体质,也大感吃不消,大部分人都趴在地上努力恢复。

    沈奕靠在沙包上,一名英国士兵正献媚地给他上烟。虽然夜间不许点烟,以避免被敌方炮火发现目标,但在阿纳姆大桥这方寸之地,就算没光亮德国人也能找到目标,所以大家也都不在乎了。另外又有几名士兵,拿着罐头食品送给沈奕,一个个大拍沈奕的马屁。

    看着沈奕悠闲自得的样子,金刚向地上吐了口唾沫:“妈的,风头都被这小子抢去了,又是火箭筒又是医疗术,咱们这么多人全都靠边站了。”

    沈奕懒洋洋道:“阿纳姆大桥还没拿下,多想想怎么完成任务并且活下来才是正经。想这种出风头的事,你不觉得很没意义吗?”

    没想到金刚摇头道:“那到未必。人活一世,追求什么?不就是图个名利二字?咱们活得这么辛苦,享受一下别人崇拜的眼光,至少能感觉到自己是值得的。不然拼死拼活只为生存,不得太累?那些大公司里的小职员,都大把因为承受不住压力而自杀的,又何况是我们这样的?所以总要有些东西来满足我们的需要,至少让自己有些追求,哪怕这追求并无真正意义……”说到这,他微微停顿了一下,叹息道:“人生在世,本身又有多大意义可言呢?”

    沈奕没想到金刚会说出这样一番话,这个魁梧健壮的大汉,满脑子装得却是细腻心理,真正是令人吃惊。不过他说得也实在有道理,自己一时竟不好反驳。

    沈奕道:“金刚你说得对,人活着是该有点追求……哪怕是无意义的装b。”

    金刚和洪浪同时大笑起来。

    “那你呢?你追求什么?在这个血腥都市里。”问他的是温柔。

    想了一会,沈奕摇摇头道:“在我来到这里之前,我已经完成了我的追求。所以现在,我也没有太多好追求的。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就是在这都市中走到最后,打到圣塔,看看有没有愿望任务吧。”

    “你那完成了的追求就是杀人?”温柔问。

    沈奕用怪异的眼神看看温柔,半天才嘟囔了一句:“洪浪你那张臭嘴,还真是属喇叭的。”

    洪浪嘿嘿大笑:“我还没宣传你杀了七个,重伤十六个,其中八个重残的光荣事迹呢。说起来你怎么都不象个杀人狂。嘿嘿,杀人医生,这名号不错。”

    “闭嘴洪浪!”沈奕愤怒大叫:“你这大喇叭,还有,警告别他妈叫我医生,我讨厌医生!在我进来之前我亲手宰了一个医生!”

    下一刻,听到洪浪说话的温柔望着沈奕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惊奇。

    她捂住自己的小嘴,轻吐樱唇:“312那件案子原来是你做的?”

    她突然大笑起来:“我差点被调去参加对你的追捕,我说你的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沈奕的眼神渐渐冰冷,他躺在地面上,望着那漫天星空,耳边还不时回响着远方的炮火。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他就很少再去回忆过去。

    然而温柔的那句话,却一下子将他拉扯进了过往的回忆,眼前是无数影象跳动,认识的不认识的,熟悉的不熟悉的,自己杀死的没有杀死的,数百张脸在他的脑海中构成了一个独立世界。

    他想起了黎强。

    不知道这个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然后他用低哑的声音回答:“原来你也是w市的,怪不得听口音感觉挺熟悉。给你们的工作造成很大困扰了吧?我很抱歉。”

    温柔大笑起来:“我现在不是警察了,不用担心我抓你。再说就算我抓了你也没地方送啊。”

    “冲你这句话,以后你受伤的时候我免费给你治疗一次。”

    “谢了,不过本大小姐不缺那点血腥点。”温柔瞪了沈奕一眼。

    两个人出奇的都没再说话,洪浪听得云里雾里,金刚则多少听明白了一些:“原来你们进来之前就是官兵和贼的关系,看来沈奕你在地球上的时候还挺轰动的。”

    沈奕想了想,认真回答:“在警察眼里……多少算一名人吧,不知名的名人。”

    温柔:“能说说到底为什么做那案子吗?”

    洪浪和金刚一起看看沈奕,显然都想知道答案,沈奕这家伙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累了,睡吧。”

    清晨的炮火取代了起床的闹钟,沈奕迷糊着醒来,一发炮弹打在他二十米外的地方,炸飞了一个沙包。沙子在空中飞舞着洒落,浇了沈奕一身沙。

    沈奕呸呸连吐几口,匍匐着爬到温柔身边,大喊:“现在什么情况?”

    “各占半壁江山,都想要对方那一半,又怕丢了自己那一半。弗罗斯特营长信心十足,正准备发动全面抢攻。”温柔大声回答。在这炮声隆隆的世界里,哪怕贴着耳朵说话都得用喊的。

    “听起来还不算太糟。”沈奕笑道:“就这么维持着吧,挺好。”

    弗罗斯特中校还在一如既往的呼叫救援:“我需要第一空降师直属作战小队的支援,不,不是轰炸机,我不需要轰炸机,也不需要他妈的大炮,我需要直属特种作战小队!是的,你没听错,那比轰炸机好用!我用我的老二保证,只要再派二十个特种作战小队成员,我就能够拿下阿纳姆大桥,而且你们让我守多少天我就他妈的守多少天!什么?没听说过?你这蠢货,找一个能接触上层机密的过来!”

    弗罗斯特中校愤怒地挂断了呼叫器,对着沈奕叫:“知道战争中最糟糕的是什么吗?!就是在你需要子弹的时候,他们却给你送来炮弹,当你需要炮弹的时候他们给你送来的却是绷带!当我向上面要求再派一批你们这样的特种作战部队时,那个该死的接线员竟然回答我没听说过这样的部队存在,反而问我是否需要空军支援,该死的!”

    “我们一向很低调!”沈奕耸了耸肩。

    一发炮弹擦着空降兵们的头皮飞过,落到桥面上,砰砰跳了几下,吓得所有人抱着脑袋趴了下去。

    半天没有反应,一名士兵抬起头看看,然后骂了起来:“是枚哑弹!”

    “不能把它留在那里。”弗罗斯特叫道。

    一名士兵冲过来准备把炮弹搬走,沈奕脸色大变:“快离开那!”

    那士兵一楞,原本没有炸响的哑弹突然轰的一声爆响,巨大的气浪席卷了那名空降兵,将他冲上空中。

    “阿里亚斯!”弗罗斯特大喊起来。他冲着沈奕叫:“快救救他!”

    沈奕一个箭步冲过去,那名年轻的士兵已经整个成了血人,口中还不停地吐着鲜血。

    沈奕扒开他的军装,看到至少十多枚弹片插在他胸前,其中一枚在他的肺上射了个大洞。

    沈奕抬起头,看着弗罗斯特中校摇摇头,表示救不活了。

    “不,我不相信,你一定能救活他的,请你帮帮他!”弗罗斯特叫道。

    “对不起,我无能为力。”沈奕对此也很是无奈。

    卑鄙之医疗术对残损性伤害几乎没有治疗能力,因此他只能看着这名士兵的生命力缓缓流逝,而无法拯救。

    “哦,不,他才十六岁,我答应过他的母亲,要把他活着带回家的!”弗罗斯特中校叫了起来。

    阿里亚斯是第2空降营最年轻的士兵,听说他有两个哥哥,也全部参加了盟军,但也全部战死沙场。这次阿里亚斯出征,他的母亲特别找到第2空降营的弗罗斯特营长,给他跪下请求他保护自己的儿子。弗罗斯特答应了,从那之后他一直让阿里亚斯跟在自己的身边,不让他参加最危险的任务。

    可现在阿里亚斯还是受伤了,并且即将死去。

    战争就是如此,你永远找不到一处安全的角落。

    所有的士兵一起呆呆地看着阿里亚斯,露出痛苦的神色。

    沈奕叹息说:“还是给他找个神父吧,我想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主的声音。”

    “不。”弗罗斯特中校摇头:“上帝已经死了。”

    沈奕一楞:“你说什么?”

    弗罗斯特中校愤怒地回答:“我说上帝死了!”

    他有些歇斯底里:“如果上帝还在,他绝不会让希特勒活到现在,不会让整个世界都卷入痛苦。上帝已经死了,他帮不了我们!唯一能够帮助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上帝死了,所以把我们投送到这让人绝望的环境里,让我们孤军作战!上帝已经死了!”

    这绝望的呼喊,让所有人都闭口不言。

    沈奕看着弗罗斯特中校,他能够看到他眼中的痛苦。

    阿里亚斯那绝望的眼神,口中喷溅的血沫,沈奕心中突然好象被什么东西深深触动了一下。

    他迅速从血腥纹章中拿出一瓶中级恢复药水:“这个东西应该能救他……”

    一看到是中级恢复药水,洪浪眼都直了,他猛地冲了过来抓住沈奕的手:“你疯了?为了一个士兵拿出这种东西?这值得吗?别忘了我们和他们不一样,他们都只是……”

    “闭嘴,洪浪!”沈奕怒视洪浪,洪浪知道自己差点说漏嘴,却还是瞪着沈奕不肯放手:“难道你有很多瓶这玩意?”

    “不多。”

    “那你还……”

    沈奕轻声说:“我未必用得上它,阿里亚斯却现在就需要。生命就是生命,没有高低之分……松手!”

    洪浪的手微微一颤,终于松开。

    沈奕把药水倒进阿里亚斯的嘴里,然后再发动治疗术,在那神秘力量的作用下,士兵的呼吸变得平稳起来。

    效果之佳,即便是沈奕也大吃一惊。

    他突然意识到,原来卑鄙之医疗术不仅仅是为了治疗常见性创伤存在的,它还有一个作用,就是配合药物治疗发挥更好的效果。

    “他醒了,他醒了!”弗罗斯特兴奋的叫了起来。

    阿里亚斯的死而复生,令所有士兵同时大喜。尽管他们不知道沈奕是怎么做到的,那药又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洪浪他们的行为已经充分说明了那药的珍贵。而沈奕显然是为了救阿里亚斯,把自己最宝贵的救命药物给了对方。

    这使得所有士兵看沈奕的眼神充满尊敬之色。

    叮咛一声,沈奕耳边响起那熟悉的清脆声响。

    血腥纹章提示:你获得了第2空降营全体官兵的敬意,亲密度上升。在本次任务中,你拥有指挥第2空降营士兵的临时权力,同时你也将成为德军的军官级打击目标。

    第2空降营士兵百分之一的作战成绩将归入你的贡献。

    沈奕楞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