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十五章 危机

第十五章 危机



    突如其来的奖励,让沈奕陷入一片失神的状态中。

    相比已经得到的奖励,沈奕更感兴趣这份奖励到底是怎么来的。

    在这之前,他从没听说过有未发布任务就得到的奖励。

    洪浪此时还在嘟囔:“蠢货,傻瓜,白痴,我从没见过象你这样的笨蛋,用500血腥点去拯救20血腥点,而且还是由20个人分的20血腥点!这买卖亏大了!亏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个天才。”

    不止是他,就连金刚也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沈奕:“那是你的救命药,你不该为一个普通士兵送出去的。”

    沈奕看着一众冒险者鄙视的目光,突然心中微动。

    “洪浪,你有没有听说过,有一种奖励是未发布任务就可以获得的?”

    “你是说剧情奖励?”洪浪立刻回答:“那都是传说中的奖励,没有人知道它怎么开启,也没有人知道如何去完成。我们只知道一件事:就是剧情奖励非常特殊,只有在触发了隐藏条件后才会出现,而且通常它不会奖励你血腥点或者物品,而是奖励你一些特别的优惠条件,要么使你的任务完成得更加轻松,要么使你完成任务后的成果更加丰厚。但这些都只是传说,反正我是不认识做到过剧情奖励的什么人。你问这个干什么?”

    “传说是真的。”沈奕很肯定地点头:“我刚才就得到了奖励,应该就是剧情奖励。”

    这话一出,所有冒险者都吓了一跳,纷纷涌了过来。

    沈奕把血腥纹章亮了出来,那份奖励看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对于获得第2空降营士兵的指挥权,冒险者们并不是太在意。合格的指挥官并不是那么好当的,不仅需要天赋,更重要的是经验与认识,既要有对战斗的理解,也要对部下有足够的了解。否则一个不了解如何战斗又或者不知道自己部下执行能力的指挥官,很有可能会犯致命错误。

    无论在战斗经验方面,对士兵能力了解方面,冒险者们都不可能比弗罗斯特更强,甚至不会比他手下的随意一个士兵更强,所以他们也没兴趣越权,但是那百分之一的贡献度分配,就完全不同了。

    第2空降营目前有六百多名士兵,六百多把枪,从杀伤力考虑,其实远远高于20名冒险者的组合,只不过冒险者拥有一些非常特殊的能力,可以对特殊目标实施特殊打击,完成一些普通士兵无法完成的任务,但在综合实力上,他们依然不可能比第2空降营更强,甚至不比一名普通士兵强多少。

    六百多名士兵的百分之一贡献度,就意味着有六名士兵的贡献彻底归属沈奕,这份奖励要说不优厚那就真是没天理了。

    所有人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间同时撤去,现场只留下了沈奕,金刚和温柔三个人。

    温柔凑到沈奕的耳边:“你干嘛这么好心把这件事说出来?你不说没人知道的。”

    沈奕一笑:“看那边。”

    温柔向着沈奕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十多名冒险者包括洪浪在内,纷纷拿出自己珍藏的恢复药物。总有一些伤员,是沈奕的治疗术所无法救治的,本来只能等死。但是这一刻,托冒险者们慷慨的福,许多伤兵神奇地转危为安。

    甚至洪浪也拿出了一瓶低级恢复药,将一名小腿被炸断的伤员治好。

    冒险者们“慷慨的”行为,获得了全体第2空降营士兵的一致尊敬。

    也仅仅是尊敬而已。

    随着时间的流逝,冒险者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们并没有等到奖励提示音的到来。

    洪浪第一个跑到沈奕的身边,颤抖着问沈奕:“你确定是因为那瓶药水得到的奖励?”

    沈奕很认真的点头:“非常确定。”

    “那为什么我没有得到奖励!”如果不是顾忌到第2空降营士兵的存在,洪浪都要破口大骂了。

    沈奕脸色很凝重:“现在看来,剧情奖励并不好得到,我想这也和我救治的是第2空降营最年轻的士兵,和营长弗罗斯特的哀求,和先前的治疗术救治以及我是第一个这样做的等等原因有一系列的关系。”

    “那你不早说!”洪浪颤抖着叫。

    沈奕无辜地摊手:“我也是刚刚知道嘛。”

    所有冒险者听完这番话,一个个全傻了。

    那可是他们的救命药啊,就这么白白没了?

    其实,冒险者们的付出也并非全无收获。至少他们的确让第2空降营接受了他们的存在。

    战斗是事关生死的大事,战友之间的友谊,也是最有价值的友谊。士兵们背靠背作战,互相交托生死,这种友谊超越一切,但同样不是凭空而来,需要天长日久的考验。

    冒险者小队仗着自己有一身特殊本领,多少都有些目空一切的毛病,相处时间长了,必定会不为第2空降营所喜。都市可以消除他们亚洲人的身份,但是消除不了他们不同的性格品质,这种完全不同的理念势必会造成两方最终的不合。但是这一次,冒险者小队的“无私奉献”,让他们真正接受了这群人,这为日后的战斗将打下坚实基础。

    不过对于贪婪的冒险者们来说,他们可不在乎这个。他们只关心也只能关心两样东西:血腥点与生存。

    沈奕这次可把他们坑大了,每个人都心丧欲死。

    尤其是胖子,他直接嚎啕大哭起来,弄得那个被他救了的第2空降营士兵老过意不去了,不停地表示感激之情,胖子被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抽泣着,很认真对那士兵说:“那一会你要保护我。”

    众人无语。

    温柔强忍着笑再度低声对沈奕说:“你太坏了,我说你怎么这么大方,你是想利用他们来探索获得剧情任务奖励的方法吧?”

    沈奕正色道:“不要这么说,这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温柔漂亮的大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轻声说:“我到觉得,这应该叫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扑,沈奕和金刚同时笑了出来,洪浪则彻底瘫软在地上。

    看着洪浪那哭丧着的脸,沈奕给了他一脚:“我说好了,别难过了,回去以后,我赔你一瓶。”

    “你说真的?”洪浪立刻坐了起来。

    “假的。”沈奕很认真的回答。

    洪浪被他气得恨不得撕了他。

    有件事他没说,刚才他又听到了第二声叮咛之音,血腥纹章提示:第2空降营士兵对你的友谊再度加深,获得50点友好度,友好度总值250点,获得开启友好度显示资格。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你将得到总计百分之一点二五的第2空降营士兵作战贡献奖励。

    感情在第2空降营士兵的眼里,其他冒险者的大度,全部是受了沈奕的影响。在他们感激其他冒险者的同时,却更加感激沈奕。至于其他冒险者,应该也有友好度增加,只是由于未到250点亲密度数值,所以不会开启友好显示。换句话说,就是他们的投资并非没有效果,只不过还不够资格获得奖励,因此也没有提示。

    这一点二五的增幅对沈奕来说还算小意思,真正重要的是他终于明白了关于剧情任务是怎么回事:原来剧情任务是可以连续升级的,而其他人也并非不可以效仿,只不过后来者事倍功半罢了,估计同样做一件事,如果沈奕能得到一百点友好度,那么后来者就只能减半再减半。而他先前的二百点友好度,显然也确实不仅仅是一瓶中级恢复药水的作用,应该也包括了治疗术作用,只是因为之前友好度不够,所以未获得奖励资格,因此未有提示罢了。

    想通了这些,沈奕有种想仰天大笑的感觉,只是这一次,他再不会把这个秘密给说出来了。

    有件事沈奕预测得很准,就是冒险者的加入,的确对改变第2空降营的实力有着明显的重要作用。这种重要作用其实并不体现在战斗力上,尽管他们大部分都带着超越这个时代科技的枪支,战斗力远比普通士兵高,但战争中,尤其是古代和近代战争中,数量的意义往往大于质量,20个冒险者的真正战力其实有限。但是在另一方面,士气的意义又要大于数量。

    20个刀枪不入的冒险者,稀奇古怪的能力还有那些超越时代科技的武器,给德国士兵带来的震撼是巨大的。

    他们无法想象对面到底来了什么样的部队,怎么可能拥有这样强悍的实力。

    要知道20个冒险者中,有四名狙击手,虽然全部使用的是90年代的轻狙,但射程和精准度也远超德国人现有的狙击步枪,两名重火力手用得虽不是火神炮,却也是12mm口径的加特林机枪。所有冒险者中,连最差劲的胖子手里拿的都是ak47,洪浪和金刚用得是m17,随便谁的武器都比德国兵好上一大截。

    再加上一些冒险者身上的白光可以抵挡子弹,一些明明被打中的第2空降营士兵竟然在倒地之后只是被人碰了一下,就又再度站起开火,实在看得德国人心胆欲寒。

    没有斗志的士兵,战斗力会大大下降,当知道自己射出去的子弹无法打倒敌人,甚至打中后也会再活过来时,又有多少人能坚持死战?有几个人能坚持着对那些打不死的人连续开枪?

    在20名冒险者的支援下,抢夺大桥的战斗渐渐进入了白热化的过程。

    伞兵本身就是特种兵,能够执行敌后作战任务的士兵谁也不是菜鸟,第2空降营又是精锐中的精锐,战斗素养绝对比一般的德国兵强得多。他们吃亏的就是缺乏重火力支持,而冒险者很好的为他们解决了这个问题。远程狙击和火箭筒将德国兵的重火力和坦克一个一个端掉,大量的空降营士兵则趁机发起冲锋冒险者无法做到让空降营拥有重火力,却可以将两边的火力标准拉平。

    冒险者的科技能力与空降营士兵的战斗经验形成了良好的互补作用,并渐渐形成默契,越打到后来越顺手,甚至连胖子也渐渐习惯了在枪林弹雨中的日子,偶而竟然敢冒泡放两枪了。有一次竟然被他一梭子放过去,正好扫中一名德国士兵。

    胖子欣喜地大叫起来:“我打中了!我打中了!”

    一连三发子弹打来,打得胖子身前沙袋飞扬,吓得胖子缩到沙堆后,半小时内没露过一次头,只留个大白屁股在外面。

    士气此消彼涨,第2空降营在抢夺大桥的战斗中渐渐占据了主动地位。同时吸取了前一座大桥的教训,第2空降营士兵很早就控制了桥基,桥底等重要地段,不再给德国人炸桥的机会。激战一天后,德国兵又陆续扔下了上百具尸体,再度后退百米,第2空降营占领了大桥一多半的地方,英国伞兵们为此欢呼不已。

    战斗同时也让许多冒险者发现了一件事:原来干掉坦克是有血腥点的。

    许多人因此而妒忌沈奕,这小子的反坦克炮不是硬要让他多赚一千多血腥点吗?难怪过河的时候他死活不肯用反坦克炮打火力点,原来还有这个原因在。

    沈奕才不会在乎他们怎么想呢,他拿着温柔的远红外望远镜对着德军防线看个不停。

    “对岸还有大约三百个德国鬼子,桥上一百多个。”沈奕说:“坦克已经打光了,就剩一辆装甲车,火炮还有几门,不过形成不了多大威胁了。”

    “看起来我们要成功了?”温柔问。

    “别高兴得太早,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沈奕回答。他靠着工事坐下,给自己点了根雪茄,那是一名英国伞兵讨好他送来的。一天的战斗打下来,人困马乏,这东西正好给自己提提神。

    “哪里不对?”温柔问。

    “我觉得我好象忽略了什么东西。”沈奕回答:“你不觉得任务进行得太容易了吗?”

    “你是想提醒我们这都是你的功劳吗?”温柔笑问。

    “不,我绝不是这意思。”沈奕很认真地说。

    他是真得觉得这次的任务进行的太过轻松了。尽管他是第一次正式进入任务世界,但是这并不防碍他知道任务世界的完成有多难。按洪浪的说法,即便是一难度任务,以往进去时,任务的失败几率也高达六成以上,更别说可选任务的难度总是远超过主线任务。

    直到现在,他也不会忘记自己杀德库拉的时候,付出了怎样的心血与代价。

    再看看现在,所有的冒险者都兴高采烈着,自信满满,有人甚至说,这是他到现在完成的最轻松的任务。

    “不该是这样……”沈奕喃喃道。

    沈奕相信自己当初把人都拉向北线毫无疑问是增加了任务完成的把握,但是要说因此就可以让人几乎无损的完成任务,他自认为还远远达不到那种程度。

    那问题出在哪呢?

    沈奕正在迷惑,耳边传来弗罗斯特的声音。

    “好样的,小伙子们!今天晚上再加把劲,争取早点拿下大桥!”弗罗斯特给他的士兵们打气,尽管战斗艰难,死伤惨重,但是胜利在望,使人们可以忽略一切困难。

    早点拿下大桥?沈奕微微一楞。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叫起来:“洪浪,把所有人全部召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