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十八章 这只是个开始

第十八章 这只是个开始



    夏末的夜晚,依然是一如既往的炎热。

    洪浪趴在草丛里,头顶是嗡嗡的蝇虫飞舞。

    这让他有些恼火,本来就焦灼的心情越发难耐起来。

    “我说,这都八个小时过去了,那些德国兵怎么还没过来?”洪浪小声问身边的金刚:“不是说敌人最快四个小时就能赶到吗?”

    “接到消息,集结部队,制订作战计划,都需要时间。敌人是过来抢回大桥的,不是过来送死的。”金刚半眯着眼回答,他看看不远处的沈奕,这家伙正闷头大睡。

    “真亏他还睡得着。”洪浪感慨说,然后突然道:“你猜我们要是现在把枪指在他脑袋上,然后用德语大喊几声,他会不会吓得屁滚尿流?”

    “你可以试试。”金刚怂恿他。

    洪浪嘿嘿一笑,却不行动。

    一直在用望远镜观察远方的温柔大概是脖子酸了,放下望远镜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然后笑说:“你们还真有闲心,没事就替我放哨,该我休息了。”

    “让我来吧。”说这话的竟然是沈奕,他突然坐了起来接过望远镜。

    洪浪有些傻眼:“你小子没睡着?”

    “恋床,换个地方总睡不塌实。”沈奕回答,然后他举起望远镜看向远处,头也不回的说:“而且我特喜欢在别人自以为是的时候突然给他一耳光……你刚才真该试试你的建议的,那样我就有理由痛扁你一顿了。”

    几个还醒着的冒险者同时捂着嘴笑。

    洪浪有些恼羞成怒:“近战你打不过我。”

    “所以我才说要你试试。”沈奕悠闲回答:“别怪我没提醒你,我高中开始就学习空手道,大学里是空手道协会副会长,空手道三段,天津流派,最擅长反制和借力用力。”

    洪浪有些傻眼:“你还会这个?”

    沈奕很认真的回答:“一开始是为了泡妞,可以名正言顺地接触mm们的身体,蹂躏或者说抚摸她们各个部位,后来嘛……”

    沈奕没再说下去。

    温柔躺在草丛里,双手捧头:“为了杀人?”

    “是。”犹豫了一下,沈奕承认。

    “那么说你计划了好久?”温柔又问。

    “七年。”沈奕淡淡回答。

    这个数字令所有人都心惊了一把。

    为了一场血腥屠杀,策划准备了七年,眼前的男人,不能不令他们有种颤栗感。

    温柔的耳朵忽然动了动,可爱如受惊的小兔。

    她迅速坐起来:“我听到了虎式坦克的发动机声!”

    强化过听觉的温柔,在这寂静的夜里,耳朵比眼睛更有效。

    德国人终于来了。

    轰鸣的马达声打破了寂静的夜,德国人的坦克正在开来。

    温柔用远红外望远镜观察着,同时报数:“一共十三辆坦克,三门牵引火炮,大约四百个德国兵,来势不小。”

    沈奕迅速通过步话机通知弗罗斯特,第2空降营士兵开始做好战斗准备。

    隆隆的履带声越来越近,眼看着到了被破坏的路段。一些德国兵从坦克后面涌出,试图搬移路障,大约六十名德国兵分左右布防,防备英国伞兵的突袭。

    毕竟是经过训练的正规士兵,不急不躁,行动有序。

    弗洛斯特看着远处一个朦胧的人影,象是德国人的一个军官,缓缓举枪瞄准。

    啪,枪响。

    那军官应声倒下。

    枪声就是命令,阿纳姆的上空枪声大作。早就做好伏击准备的第2空降营士兵纷纷向德国人倾泻仇恨的子弹,在夜幕中拉出条条火光,就象是节日的烟火盛放。

    大批的德国兵从车上跳下,大叫大喊着冲出公路,不停地向着黑暗中放枪。彼此都在黑夜中交火,视线大大受阻,子弹的命中率低的惊人。

    一名德**官冲了上来,双手比划着狂叫。

    “那家伙在说什么?”洪浪问沈奕,这里大部分的冒险者不懂德语,血腥都市是非常小气的存在,冒险者们要懂其他各国语言,得先消耗血腥点。每二百点血腥点一门语言,沈奕到是进入都市前就懂英语和德语。

    “正在命令他的部队抢占阿纳姆教堂。”沈奕回答。

    一群德国兵在那军官的指挥下猫着腰向大教堂冲去,钟楼上一点火光亮起,一名德国士兵哀号着倒下。

    大批的德国人开始向钟楼还击,子弹倾斜向钟楼,如暴雨狂浇。无法通过的坦克干脆就停在原地对准远处开火,密集的炮弹打到英国伞兵头都抬不起来,到处都是隆隆的爆炸声。

    狙击方的火力顿时消减许多,德国人趁势掩上。

    洪浪把枪对准了那名德**官,沈奕按住他的枪,向他轻轻摇头,示意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公路两侧已经战成了一团,不时地有人被炮火中,发出凄厉的呼号声。

    借助于黑夜和坦克的掩护,没过多久,一批德国人就冲到了几幢低矮的平房后面,他们躲在墙后不停地还击。更多德国兵则尾随上来,只有少量的士兵留在公路上,为坦克清理障碍做着努力。

    “时候差不多了,准备动手,尽量多抢些坦克。”沈奕冷冷说。

    “那可不太容易。”金刚嘟囔了一句。

    “我们干的事就没有容易的。”有冒险者大声回答。

    随着这句话落下,十多名冒险者还有四十名第2空降营士兵同时冲出小树林,在德军的侧翼对准敌人发起了凶狠的打击。与此同时,正面战线上,来自第2空降营的士兵也加大了反击力度。冒险者中的两名重火力手同时开火,扫射出两条巨大的火龙。无数子弹撕破黑夜,击穿墙壁,打在德国人的身上,将这些德国人打成了一个个漏血的筛子。

    突击小队的奇袭对德军阵线造成了极大恐慌,十多辆坦克纷纷调转炮口。

    沈奕一抬手,一发火箭弹正击中反应速度最快的一辆坦克。那坦克轰然爆炸,七八名德国兵从坦克后叫喊着冲出。金刚冲上去就是一梭子,将他们全部放倒。

    “抢坦克!”沈奕大喊。

    十多个冒险者一起行动。那个有着闪跃靴的冒险者人影一闪,已经出现在一辆坦克上,在干掉坦克边上的几名士兵后,打开车盖,向里面扔去一颗手雷。

    “别用手雷!你听不懂抢和炸是什么意思吗?”沈奕愤怒大叫。

    已经晚了,那坦克内部炸出一大团气浪。

    那冒险者抱歉地耸了耸肩,向着另一辆坦克跳去。

    冒险者们纷纷冲上,一发炮弹在人群中爆炸,金刚高声大叫:“快闪开!”

    轰的一声,一名英国伞兵被炸到半空,只剩下半截身子。

    几辆坦克上的机枪也同时开火,打的几名冒险者身上直冒白光。

    沈奕迅速掉转火箭筒,对准开炮的坦克就是一炮。虎式坦克的炮塔轰的飞起,落下时正砸中另一辆坦克车顶,里面的人是别想再爬出来了。

    那个使用大威力法术的冒险者两手一张,天空中的雷电狂劈而下,同时打中两辆坦克。

    两架正在扫射的机枪立刻哑火。

    洪浪冲到一辆坦克的车盖上,一拳打破车顶,先用枪对着里面扫了一梭子,然后才大叫:“出来!”

    “砰!砰!”两声枪响,洪浪身上泛起白光。

    愤怒的洪浪把枪一收,跳进车里,强力冲击发动,正击中那开枪的德国兵头部,把他的脑袋如西瓜般打的粉碎。

    这一拳吓得其他两名坦克兵当场跪下投降。

    “真他妈贱,又害老子中了两枪。”洪浪唾了一口,把两个德国兵扫死。

    由于十三辆坦克排成一条长龙,被堵的前后无法移动,一旦被突击队逼近,就失去了大半威力,因此战斗很快就变成一面倒的趋势。

    突击队迅速掌握局面,在消灭大部分坦克后对德军的后方展开猛烈攻击。前后受敌的德国兵被迫溃散。

    一场完美的歼灭战就此告终,前后只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

    此时,天已渐亮。

    有所遗憾的是,由于战斗进行的太过激烈,十三辆坦克最终只有三辆保持完好,还有两辆算勉强可用,其他的尽皆报废。

    沈奕站在洪浪俘获的那辆坦克车顶看里面,只见里面满是血水,还掺杂着人的脑浆。

    他呸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对着洪浪破口大骂:“拜托你这个混蛋下次别砸人脑袋行吗?看看这车里都成什么了?真他妈恶心,找个人来清理一下!”

    洪浪嘿嘿傻笑,战争场景让近战优势者难有发挥的机会,他也是好不容易才抓住时机用一次强力冲击,没想到后果会是这样。

    这场胜利让第2空降营发出兴奋的欢呼,弗罗斯特大步来到沈奕身边:“干得漂亮,我的朋友。”

    “别高兴得太早,弗罗斯特,这只是个开始。”沈奕回答。

    是的,这只是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