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十九章 提升友好度

第十九章 提升友好度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德国人先后又发动了三次反夺大桥的军事行动,正如沈奕所预料的那样,一次比一次强大,一次比一次凶猛。

    第2空降营在冒险者们的帮助下,连续作战两天两夜,硬生生顶住了这三波强大攻势,但是在这三波攻击中,第2空降营没能完成一次歼灭战,每一次都只是顶住进攻而已。

    在第四波的攻击浪潮里,一名冒险者被打死,还有一名冒险者则炸断了一条腿。这是自拿下大桥后,冒险者团队第一次出现伤亡。这意味着即将战斗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变得越来越难打。

    德国人的第五轮攻势,是在第六天下午四点发起的。

    大约七百名德国兵再加二十二辆坦克还有七八门火炮,疯狂的轰炸几乎把第2空降营所在的小镇夷成平地。战斗一直持续到第七天凌晨,德国兵终于退却,放眼望去,小镇上满目苍夷。

    受伤的士兵躺倒在战场上哀号,还有力气走动的士兵则到处翻找着,在废墟中寻找弹药,寻找敌人的士兵,好给对方补上一枪,寻找己方的伤员,看看还有没有救回来的机会……

    小镇上的居民们看着自己破败的家,对于英国伞兵的到来也不再象先前那样激动。

    他们在废墟上无意识的行走,仿佛荒野中的孤魂。

    坐在一辆废弃的坦克上,沈奕望着这满目的苍凉景象,就象一尊石像般一动不动。

    温柔来到他的身边坐下,自顾自地说:“看看现在的样子,真是让人不能不奇怪这个世界是怎么形成的,到底是什么让这一切变得这样真实。我曾经以为他们只是血腥都市用来考验我们的工具,是不存在真正的思维与感情的。可是现在看看,他们悲伤,他们绝望,他们高兴,他们痛苦,他们愤怒,他们仇恨,他们欢笑,他们疯狂。你能说他们都是npc吗?”

    对于这个说法,沈奕明显呆了一下,想了想,他摇摇头:“我没想过这么多。我只知道那该死的都市把我们投送到这鬼地方,让我们经历战争与血腥的痛苦,品尝死亡与绝望的滋味,它的目的绝不会是让我们在战斗中体验人生的哲学,生命的意义。所以他们到底是真人还是假人,对我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从这个地方活着走出去。”

    温柔扑哧一声笑出声来,甚是好看:“话是这么说,但是我总忍不住会想,血腥都市为什么会存在?到底是什么人创造了它,它的存在又有何意义?”

    “为什么一定要有意义?”沈奕却反问:“世界上真的什么东西都必须要有答案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人存在世上又有什么意义?不知道意义何在,就不能活着了吗?”

    温柔一楞:“难道你不觉得关于血腥都市的来历,应该有个答案吗?”

    “我不觉得。”沈奕回答:“就象星星,月亮,太阳,它们都存在。存在就是存在,没有任何意义可言。意义只是人类发明的一个词汇,它本身就没有意义。我对血腥都市为什么存在一点兴趣都没有,就象我活在地球上的时候不会去思考我为什么会是人类,为什么要去学习,为什么要去工作,为什么会有那些让我痛恨的事情。也许血腥都市本身就是一个世界,所有的任务,奖励,都只是这个世界的构成部分,也是它的运转方式,就象人要吃喝拉撒一样是天经地义的事。”

    “那为什么我们出现在这里?”

    “也许是因为地球上的生命是自我孕育成长,而这个世界则只能依靠掠夺。”

    温柔笑了起来:“我从没听过这么新颖的观点。那为什么只有人类被掠夺?”

    “也许不是只有人类。”沈奕回答。

    温柔愕然:“你的意思是……”

    “假如这是一个世界,那么也许就不止一个血腥都市。”沈奕回答:“就象地球上不止一个国家,不止一个人种,不止一个民族……算了,我说过没必要去探究它为什么存在,在这里,我们唯一的意义就是生存,战斗和强大。”

    温柔怔怔地看着沈奕,良久才说:“看来你已经适应了新的环境。”

    “适者生存,任何世界的通用法则。”沈奕回答。

    对于血腥都市,这就是沈奕的看法。

    当很多人以为血腥都市是神灵造物时,沈奕却觉得它未必就一定是某个神灵的造物,或许这就是这个世界本身的形态。就象物质的本质是运动一般,这个世界的本质就是生死轮回。至于这个看法到底是不是对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与其穷尽精力去探索它存在的意义,还不如去迅速适应这个世界。前者就象地球上苦苦追寻宇宙奥秘的科学家,他或许聪明绝顶,或许知识渊博,却永远不可能找出所有未知的答案。而后者则象是人类世界的君王,或许对这个世界的构成一无所知,但在有生之年,却可以睥睨天下。而沈奕,他选择了成为后者。

    这也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沈,到我这来一下。”弗罗斯特的喊声打算了温柔和沈奕的谈话。

    沈奕抱着枪走过来:“有什么事吗?”

    “我们的弹药不多了。”弗罗斯特一上来就给了沈奕一个很糟糕的消息,然后转头跟他的士兵打着招呼,大声喊道:“干得漂亮,我的兄弟们,我们又打退了一次德国鬼子的进攻。我知道你们很辛苦,但是请坚持下去,盟军主力很快就会到来!”

    “还能支持多久?”沈奕低声问。

    “也许两天,也许一天,要看战斗的激烈程度。昨天到今天,一天就打掉了我们三分之二的弹药,再这样下去,我们的重机枪就要当成狙击枪来使用了。”弗罗斯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废墟上,脸上挂着胜利的笑容,这给了士兵们信心。

    “坦克还有多少?”

    “坦克还剩下一辆,火炮还有三门,炮弹还有三十多颗,情况已经没法再糟了。”

    “我这边情况也不太好,我的人已经不能再象开始那样不惧怕子弹了,太长时间的战斗消耗了我们大量的精力,这一次绝不是花样。”

    “是的我看到了,你们有人死了。”弗罗斯特叹息,特战队到底不是万能的上帝,不可能一直刀枪不入:“这正是我找你来的原因。”他停下脚步,站在一处阴凉树下,趁着四周无人说:“我们不光面临弹药不足的问题,还有人员也不够使用。死了差不多二百个兄弟,第2空降营实际上已经是空降连,现在我手底下四肢健全的只有三百多人,剩下的都是缺胳膊少腿的,没有弹药,没有人,我甚至没把握能再打退一次敌人的进攻。最糟糕的是,刚刚得到的消息,盟军主力刚刚走出那段公路就遭到了德国人的顽强阻击,短时间内不可能到得了阿纳姆。”

    沈奕呼的长吐出一口气。

    一切都如预料,战斗正在变得越来越艰难。

    一名士兵走了过来:“嘿,弗罗斯特营长,我缴获了一把军刀,看,它多漂亮,是把日本刀。”

    “那可是好东西!”弗洛斯特回叫:“回去以后拿给你妈妈看,她一定会喜欢的。”

    那士兵高兴的离开。

    转回头,弗罗斯特对沈奕说:“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明白我们目前所面临的处境。沈,老实说我觉得你们不象是职业军人,当然这也难怪,你们都是一些有特异功能的人。或许是英国政府花大价钱把你们请过来的,或许麦克阿瑟将军把你们看成是他的底牌,但是现在看来,你们还起不到能够改变战局的作用。既然这样,不能让你们在这里白白牺牲。”

    “你的意思是……”

    “回去吧。”弗罗斯特歪歪脑袋:“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没必要留在这里和我们一起冒险了。”

    随着弗罗斯特这句话出现,血腥纹章上突然出现叮咛的声音:“剧情分支变向:弗罗斯特的建议。现在可以选择是否放弃可选任务。放弃可选任务无惩罚,不会得到任何奖励,友好度归零。”

    沈奕微微怔了一下,他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剧情分支变向这一说。根据血腥都市的说法,这就是一个在危急关头血腥都市给予的自救措施。后面的战斗明显将越来越不好打,这个时候选择退缩,还能保全性命,再坚持下去,面临的将是莫大的危险。问题是沈奕注意到其他的冒险者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交头接耳,这说明他们并没有收到关于这个分支变向的信息。

    也就是说,这个决定只能由自己来下。

    为什么会是这样?很显然,这样的分支变向剧情,同样不是随便谁都能得到。没有足够的友好度,根本不足以启动分支剧情。这应该就是剧情任务的另一个隐藏作用了,在危机时刻,让你可以立刻脱离危险。

    不过沈奕并不打算就这样放弃。

    在他看来,如果第一次正式任务就这样放弃,他获得了安全的同时,也失去了面对危险的勇气。既然血腥都市的世界,是一个惟强者至上的世界,那么要么死,要么活得强大起来。

    他毫不犹豫地对弗罗斯特说:“我不会离开的,弗罗斯特。正如你所说的,我的确不是一个职业军人,我们是英国政府花大价钱请来帮忙的,是麦克阿瑟将军的秘密底牌。但我们并不只是为钱而战,我们的肩上同样担负着民族的骄傲与荣耀。我希望你明白,不是只有军人才拥有血性,不是只有军人才懂得为国家牺牲。身为大不列颠公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为国牺牲……这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骄傲!”

    弗罗斯特怔怔地看着沈奕,似乎是没有想到沈奕会这样说。

    终于,他向着沈奕缓缓敬了一个军礼:“第2空降营中校营长弗罗斯特,在此代表第2空降营全体士兵,向您做出最深的感谢,最崇高的敬意!”

    叮咛一声,血腥纹章提示:放弃弗罗斯特的建议,获得弗罗斯特的尊敬,与第2空降营友好度大幅度提升,目前友好度450点。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你将得到第2空降营士兵百分之二点二五的作战贡献。本难度任务为初级,友好度最高值500点。

    这一次,沈奕心里早有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