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二十一章 胖子的价值

第二十一章 胖子的价值



    德国人的第六波攻势终于被打退了。

    在这一战里,沈奕的疯狂表现让所有人大开了一次眼界。

    “你他妈就是个疯子!”洪浪指着沈奕的鼻子骂,然后他摇着头说:“不过我喜欢你的疯狂。”

    沈奕躺在沙包上,哼哼了几声,算是对洪朗的说法不屑一顾。

    到是金刚问他:“你的防弹道具还剩多少?”

    “三次。”沈奕回答。刚才的疯狂,让他一下子中了七八颗子弹,等于是一下死了七八回。然后他笑嘻嘻地说:“一架斯图卡一百点血腥点。”

    “我靠!”洪浪一拳头砸在地面上,打出一个大凹坑。

    温柔呼地坐了起来:“你的反坦克炮能打飞机吗?”

    “当然,不过火箭弹不多了。”沈奕笑着说,他掐了掐温柔的脸:“没想到你还是个小财迷啊,一听到血腥点就活过来了。”

    温柔用杀死你的眼神瞪了沈奕一下,然后轻声说:“谢谢你刚才救我。”

    看到刚才沈奕为自己中弹而怒火中烧,冲出去和德国飞机拼命,温柔心里还是蛮舒服的。

    “不客气。”沈奕回答。

    旁边金刚和洪浪两个人突然同时不说话,现场寂静得有些可怕。

    温柔大奇,看看他们,发现他们正盯着自己的胸脯。

    她低头一看,脸一下就红了。

    原来刚才温柔中弹,衣服上多了好几处弹孔,其中有一处正靠近胸前,当时情况紧急,自然谁也不会有兴趣关注这个。这刻战斗结束,大家的心思都活跃起来,温柔坐起后,没注意到这个问题,破洞处处的衣服露出隐约的风光,两个家伙就眼都不眨的盯着看了。

    “一群色狼。”温柔有羞又怒,将衣服一紧,给了两个混蛋一人一脚。

    洪浪被踢了一脚,嘟囔起来:“那小子刚才还在你咪咪上摸啊摸的呢,你怎么不教训他的。唉,世道不公啊。”

    温柔羞怒:“他是为了救我,那能一样么?”

    金刚立刻说:“咦?你这么一说,我到是想起来了。沈奕的治疗术,只能贴身对着伤口使用。那以后你要是再受伤,万一受伤的不是地方……”

    所有人都同时呆住。

    沈奕也呆住了。

    那一刻他脑海中转过无数个念头,突然叫了起来:“该死,我知道这个技能为什么要叫卑鄙医疗术了。妈的,这一定是某个色狼发明的。它的作用根本不是咱们先前想的那样,那些全是假的!它的作用是泡妞!”

    世界上什么样的男性可以合理合法的扒掉一位不认识的女性的裤子而不用担心被告骚扰?

    答案很简单:医生。

    发明卑鄙医疗术的冒险者就是一头绝对的色狼,是个对女性**有着狂热追求的家伙。所以他特意发明了这种必须要贴身治疗的技能,目的不是为了节约精神力,而是为了泡妞,为了可以光明正大的亵玩女性。而在一些特殊场景世界里,比如中国古代,女性对**接触有着绝对的严格限制,许多朝代的女性甚至是你碰我一下,我就非你不嫁。

    换句话说,凭着这手医疗术,该技能的拥有者在许多世界里都可以混得如鱼得水。

    甚至可以得到一些特殊的女性势力的帮助。

    很难想象发明这个医疗术的冒险者竟然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为了自我治愈,而是为了泡马子。如果不是卑鄙医疗术这个名字提醒了沈奕,沈奕绝对难以相信在血腥都市的世界里,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冒险者存在。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一个异想天开却又非常实用的泡妞方法。

    说到对女性的态度,沈奕并不迂腐,还不至于有美女投怀送抱也不要。但是要说到如此刻意的培养一个技能,就是为了玩女人方便,沈奕也做不出来。所以当想明白了这一点后,沈奕也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技能的确很不错,不过怎么想也都忒无耻了些。

    到是洪浪金刚他们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沈奕,真恨不得能把他的技能扒下来给自己用。

    “我怎么就没得这么一个技能呢。”洪浪惋惜着说。

    “闭嘴吧你。”沈奕没好气瞪他:“今天算是过去了,晚上德国人估计不会再进攻了。还有三天时间,只要撑过去,大家就可以回都市了。完成这次任务,大家的血腥点都不会少,起数就是五千五,回到血腥都市后你想玩多少女人都行。”

    洪浪耸了耸肩。

    三天,还有三天时间。

    可是这三天有这么好过吗?

    今天连轰炸机都出来了。

    未来的三天里,飞机,坦克,大炮,大批大批的德国兵将会杀过来。就凭现在的半个营和这十几个冒险者,怎么撑?

    洪浪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说躺了下去。

    接下来的时间,德国人的冲锋更加凶猛。

    攻势一波比一波强劲。

    坦克一出现就是数十辆,天上的飞机也开始增加到七八架,甚至十多架。攻击兵力更是整团整营的往上冲。好不容易打退了一次敌人进攻,换来的却是数小时后敌人更加大规模的进攻。第2空降营的武器弹药严重不足,战场上缴获的武器弹药根本不足以消耗。一些士兵甚至已经开始了与敌人的白刃战,少数地方则展开了自杀式攻击,时不时就会有士兵抱着炸药钻到对方的坦克下,对敌人同归于尽。

    第2空降营迅速减员的情况明显增加,即便是沈奕也救不了太多人。

    第2空降营的情况糟糕,冒险者们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大部分人的防弹道具都已经用光,只能靠身体硬撑,然后由沈奕治疗。

    温柔的凯夫拉防弹衣已经因为连续受到攻击而破碎,根本无法再用,好在沈奕多带了一件,给了温柔使用。

    此外火箭弹也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尽管沈奕已经一再节省,非到必要时不再轻用,但还是驾不住对方坦克大炮飞机的轮番上阵。

    需要用到火箭筒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而他却只有那么些火箭弹。

    其他冒险者们的子弹也已经不多,除了四把狙击枪还有子弹外,两把62mm口径的加特林机枪都已经弹尽粮绝,那两个冒险者从战场上拾些武器暂时抵用。但在第八天的战斗中,这两名冒险者在坦克和大炮的集群炮轰中先后死去。

    至此,当初过来的21名冒险者,还剩下17人,一人重伤,四人身体里带着子弹,三分之二以上的人防弹道具已经失去作用。

    冒险者们开始感觉到死亡的阴影向他们袭来。子弹打光,防护道具失效,近战技能在人海战争中发挥不出效果,后面的敌人则正在越来越强大,彼此差距正在无限缩小,冒险者的实力已经和普通士兵没有太大区别。

    武器弹药严重不足,为了生存,一些冒险者不得把这段时间得到的奖励品也拿出来使用那些灰色箱子里的可以用于兑换血腥点的施迈瑟冲锋枪。

    少数人开始后悔选择接受这个可选任务,骂骂咧咧说是沈奕把他们带上了死路,否则他们现在早回到都市吃香的喝辣的了。

    第九天的战斗,冒险者又死了两人。

    其中一个是阿生,那个来自香港的大男孩。

    他被德国的坦克击中,300点的高伤害把他整个人都炸成了碎片。

    他本来可以不用死的,之所以会中弹完全是因为那个胆小的死胖子在战斗时畏怯后退。他逃跑时,阿生和另外一名冒险者正打算从侧面对德国人发起进攻。这死胖子竟然从另一面跑到阿生他们的隐蔽点,同时还引来了一辆德军坦克的注意。结果那辆坦克一发炮弹过去,两人同时被炸死。

    给他们带来致命劫难的死胖子却只是轻微震伤。

    这件事令所有冒险者还有第2空降营的士兵们都悲愤异常。

    战斗结束后,胖子被绑了起来。

    一名冒险者用枪顶住他的脑袋大声叫骂:“你这个混蛋,从一开始老子就看你不顺眼了。胆小怕死,什么用都没有竟然还临战退缩!德国佬怎么不把你给炸死的!不过没关系,德国人炸不死你,老子一枪甭了你,省得你再祸害大家!”

    “不要啊!我也不想的!”胖子吓的跪地大哭:“不要杀我,杀了我你会失去团队奖励资格的!”

    “你提醒的对,既然这样,我就不杀你。我打断你的腿,把你捆起来放前线让德国人宰了你总可以吧?”那冒险者冷笑着瞄准胖子的大腿扣动扳机,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扶住枪口往上一抬,一串子弹擦着胖子的脸飞过,吓得他哇哇大叫。

    正是沈奕。

    “你干什么?”那冒险者大叫。

    “你不能这么做。”沈奕冷冷道:“我们现在需要人手。”

    “这死胖子算屁个人手啊?除了帮倒忙他什么都不会,他害死了咱们两个人!留着他有什么用?”那冒险者愤怒大叫。

    事实上除了沈奕,所有人都觉得留着这胖子实在没用,除了拖累大家,根本一无是处。

    这些天他杀的德国兵一个巴掌就能数得过来。

    沈奕淡淡道:“至少他手里还有枪,他的枪里还有子弹。”

    “那是,他压根就没怎么开过枪。”那冒险者冷笑。

    “那就有留下来的价值,何况他能制造精神力铠甲,提高大家的生存几率。”沈奕说,然后他看看那死胖子:“当然,考虑到他先前犯的错,在返回都市后,可以让他拿出一半的血腥点给大家。”

    这句话令所有冒险者犹豫了一下。

    那名冒险者想了想,点头说:“我看行,不过不能是一半,得是全部。”

    “三分之二吧,做事不要太绝,留人一线生机。好歹把主线任务的血腥点留给人家。”沈奕道。

    众人互相看看,终于点头。

    金刚用枪捅了捅胖子:“喂,说话啊,同不同意?你哑巴了?”

    胖子狂叫:“我同意!我同意!别杀我,回去后我一定把血腥点给大家!”

    “先把你已经拿到的一千七百点分出来吧,现在这里有15个人,每人先拿……113点,等回到都市后,你再拿剩下的血腥点出来,签订协议就饶你不死!”

    胖子哪里还敢说不。

    沈奕突然说:“这一次我就不要了,那一百多血腥点给洪浪,金刚和温柔吧。”

    说着他转头离开。

    众人同时呆住。

    洪浪呆呆地问温柔:“这小子怎么突然这么大方?”

    众人都不明白,惟有金刚若有所思。

    一个人坐在战场中央的那辆废弃的坦克上,沈奕的眼睛微眯着,望着远处的那些士兵,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洪浪大步走了过来,不客气地往沈奕身边一坐,他递给沈奕一根烟:“来一根?”

    沈奕接了过来,想找洪浪要火,想了想,直接用灵火枪对着嘴边打了一梭子,那烟直接烧掉半截,沈奕狠狠吸了一口:“够劲!”

    “没有你的枪够劲,不过你的枪没有你的心够劲。”

    “猜到了?”沈奕看都不看洪浪问。

    洪浪苦笑:“还是金刚猜出来的,不过只告诉了我和温柔。”

    “金刚那家伙不简单。”沈奕呵呵笑道。

    “他是经历过一次新手任务,四次正式任务的冒险者,在一难度也算是老人了。”说到这,洪浪无奈道:“我是真服了你,沈奕,竟然能想出用胖子这家伙来降低贡献度平均值的方法。等过了这关,你丫就又成大款了。”

    这次的可选任务,真正的奖励大头其实不是那四千点血腥点,而是根据贡献比进行的团队最高奖励。根据血腥都市发布的命令,团队最高贡献者,将可以得到每高出平均值百分之十的贡献比就提升一个等级的特殊奖励。

    由于沈奕在这次战斗中,得到了第2空降营的作战贡献,已经是铁板钉钉的贡献度第一,再加上他的治疗术,火箭筒,还有在他指挥下造成的拖延三天拿下大桥的计策都很有可能计入贡献中,所以这次的任务完结后,只要沈奕不死,恐怕他一个人就可以得到近半数的贡献。但沈奕对此并不满足。

    胖子的存在,让沈奕意识到一件有趣的事这是一个贡献几乎为零的家伙。

    由于他的贡献几乎为零,那么活着的胖子毫无疑问就是降低所有幸存冒险者贡献比的最好存在。

    假如活着的人比较少,这个平均值的降低幅度甚至会很大。

    这就是为什么沈奕不让胖子死的原因。

    他的存在对沈奕可能获得的奖励直接起到重要作用,很可能正好帮助沈奕突破一个百分之十的比例。

    这是一个残酷杀戮的血腥世界,只有尽可能的提高自己,才能最大限度的活下来。每一个人都想让自己强大,但是仅靠拼命不会用脑子显然是不行的。这就好比做生意,你不仅要完成买卖,还得要在完成买卖的过程中把利益最大化,把成本最低化。

    不管是什么样的世界,只要它有规则,就存在可利用的漏洞。

    漏洞或许不是很明显,也未必一定会发生作用,但是老话说得好:把握细节是通往成功的必然道路。

    大局观固然要有,细节同样不可忽略。

    成功与失败的不同之处,往往差别就只在于这一小点。

    沈奕就是发现了这其中的关键,所以才保住了胖子。

    “我是不是很卑鄙?”沈奕问洪浪。

    洪浪笑笑:“弱肉强食的世界,妇人之仁是行不通的。死胖子屁用没有,和你也没什么交情,你要是没半点好处就拼命保他,我只能说在血腥都市这条路上,你走不远。这个世界,不适合圣母生存。至于现在嘛,我到是更看好你了。”

    沈奕也笑了起来:“既然你这么说了,那过会你帮我个忙,把死胖子给我带到桥后去,交给弗罗斯特保护。别让他参战了。”

    “怎么?怕其他人对他下手?”

    “谁知道呢。金刚能猜到,其他人早晚也能猜到。你知道妒忌这种情绪有时是很可怕的,有些人情愿自己得到少些,也不想让你得到更多。他们不敢对付我,难保不从胖子身上下手。还是别给他们这个机会的好。有时候人之所以会是坏人,是因为你给了他做坏人的机会。这就好比你家大门天天敞开着,邻居做贼的机会就会增加。再说留着这胖子也没什么用,放在前线碍事,别到时候又让他害死谁。对了,让他把枪和子弹留下来,给他把手枪就行了。”

    “好。”洪浪点头同意:“对了,还不知道你是哪里人呢。”

    “w市,问这个干什么?”

    “随便问问,w市人啊……离s市很近,听说那里发展的不错,环境也好。”洪浪大头猛点,凑到沈奕:“还听说南方的女娃子皮肤都特水灵?”

    “算是吧。”沈奕淡淡回答:“你呢?陕西的?”

    “嘿嘿,让你听出来了,我是西安人。”洪浪摸摸后脑勺,往车盖子上一躺:“没你们那好,但再怎么也是自己家乡。可惜啊,再没机会看一眼了。”

    “也未必啊,不是有愿望任务的吗。”

    “就我这能耐,你看象是能做到元帅的人吗?”洪浪大笑起来,笑声中带着些许悲凉。

    他看到沈奕要说话,挥挥手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别说那些安慰人的话。我是什么料我知道,比那死胖子好不了多少。也许能比他多过几关,但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这他妈就是一个死亡游戏,一万人里边也许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但那个人不会是我。如果一定要让我说咱们这些人里谁是最有希望活着出去的,那我觉得这个人只能是你。”

    洪浪说这话时,口气特认真,表情特严肃。

    沈奕微微楞了一下,随手把烟头扔掉:“别他妈说这种无聊的话,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尽人事,听天命,就这么简单。没谁规定谁必须活着,谁又必须死的。”他拍拍洪浪:“我说咱们最终都能活着离开。”

    “算你会安慰人。”洪浪笑了:“要真那样,我到时候请你吃我们家乡的羊肉泡馍,我保证你会喜欢。别看你是南方人,我看你这性子,也不输我们北方汉子,就是有时候心思多了点。”

    沈奕呵呵笑了起来:“好,如果真能出去,我就去你们那吃羊肉泡馍。”

    “那行。”洪浪把头一点。他突然掏出个小本子,在上面写了一排字,然后往沈奕怀里一塞:“这是我家地址和我家人姓名,把它放在你的血腥纹章里,在那给我留一个永久空间。”

    “准备工作还做得挺充足啊。”沈奕笑着接过来。

    “帮个忙,兄弟,如果我死了,而你又能活着出去,就去我家看看。去看看我爹妈,去看看我妹子……”洪浪很认真地说。

    沈奕看着洪浪,一时愕然。

    他突然明白洪浪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了。

    他这是在交代遗言。

    想通了这点,沈奕苦笑了一下。

    他躺在坦克车盖上,就那样沉沉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远方一轮朝阳冉冉升起。

    第十天终于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