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二十三章 最后之战

第二十三章 最后之战



    荣誉勋章的获得,令沈奕颇感惊诧。

    他没有想到亲密度达到最高后还会有这种好处。能够召唤第2空降营帮助作战,在初难度任务里绝对可是说强力臂助,不过遗憾的是召唤他们需要付出的价格也极为高昂。假设这次任务结束,第2空降营士兵有二百人能活下来,那么就是200个精英士兵。1级的精英士兵其实和普通士兵没多大区别,好处仅在于能提升等级,但提升后的实力到底有多少谁也说不清楚,但估计怎么也不可能比一个强化后的冒险者更强,但价格却要因此翻倍。假如是召唤200个2级精英士兵,沈奕就得支付一万两千血腥点,这个价码实在是太过高昂,一次任务能不能有这样的收获还是两说。至于说以后进了高难度区域,血腥点或许不是问题了,而第2空降营面对那些高等强化的任务是否还能发挥多大作用,也着实是个疑问。看来要真正用好这荣誉勋章,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开始先少量召唤,等熟悉他们的能力和作用后再做打算。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要考虑的问题,现在的首要任务,还是解决火炮问题。

    通往安恒的那条公路,2公里外的地方有一个相对平缓的小山坡。

    德国人的火炮正在源源不断地集中在这片山坡上,大批的德国士兵正在建立环形防线,防止英国伞兵的突袭。一些警戒士兵被大批地撒出去,警戒四周,几名德**官正在战场上扯着嗓子大声指挥,斥令手下加快速度。

    在山坡侧后方300米外的一个角落里,温柔正在用望远镜观察周边:“炮兵阵地正在建立,已经有六十门火炮被拉了上来,后面还在继续,坦克的影子还没看到。”

    “有多少士兵防守阵地?”

    “二百个左右,是党卫军,分散得很开,全都是有经验的老兵,防御做得很到位,找不到任何死角。”

    “党卫军都来了?”沈奕吓了一跳。他正趴在草丛里看着天空,嘴里还嚼着草根。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坐了起来。他看看温柔,然后问:“你能给我点好消息吗?”

    “好消息是你猜的没错,他们的确正在建立前线弹药库,这是我们干掉火炮阵地的机会。”温柔把望远镜放下,往沈奕身边一趴,对沈奕说:“必须在战斗正式开始五分钟内,把这些火炮全部解决掉,不然一百二十门火炮两三轮的齐射,阿纳姆小镇就得消失一大半。”

    “已经消失一大半了。”沈奕拿过温柔的望远镜观察前线。

    果然是一大批党卫军部队出现在山坡阵地上。

    望远镜在阵地上来回搜寻着,猛然间抖了一下。

    他嘴里的草根扑的吐出来,低声轻骂:“妈的,就知道都市他妈的不安好心。”

    “发现什么了?”温柔奇怪问。

    沈奕把望远镜往温柔手里一塞:“你看那边,德国炮兵正在建立第二个弹药存放点。这帮德国佬没打算把所有的弹药集中在一个地方,看样子他们至少要建立三到五个弹药供应点。而且每个弹药点都设立了防远程炮火的屏障。”

    温柔一看,果然是这样,新增进的德国人正在建立新的弹药点,她的脸色有些变了:“那就是说不可能通过火箭炮一口气干掉他们所有的弹药存放点了?”

    “没错。看来只能使用第二计划,秘密摸过去,从内部进行爆破了。”沈奕叹了口气。

    就知道都市没那么大方,机会的旁边就是陷阱。

    “恐怕不行。”温柔立刻摇头:“我们找来的德**装都是德国步兵制服,炮兵阵地上却全是党卫军的人。我们没有党卫军制服。”

    “奇怪,党卫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看八成又是都市修改了驻安恒部队的成员属性……都市是存心想考验我们单兵突进的能力,所以连乔装混入的机会也不给。”沈奕摇头叹息。

    “那怎么办?”

    “还好有点准备。”沈奕从纹章中拿出一个小瓶:“隐身丸,我在新手任务中得到的奖励,老天有眼,我没把它卖掉,现在派上作用了。它能让我在一分钟内处于隐身状态,只要不主动攻击,就不会显形。”

    温柔看看那小瓶里的黑色药丸,声音有些低沉:“就这一粒?”

    “是。”

    “那你进去了怎么出来?”

    沈奕没有回答。

    他只是看着温柔,无言的沉默代替了所有的答案。

    温柔的心一沉:“沈奕,别冒险,就算你能完成任务,你也逃不掉的。”

    “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做了,可能会有人死。不做……所有人都得死。”

    温柔愕然看着沈奕。

    沈奕看得出来,温柔的眼中流露出的是一种怀疑,一种迷惘,一种惊奇。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两手血腥的杀人犯,怎么会有如此崇高的觉悟。

    或许是看出她心底的疑惑,沈奕笑道:“逃出德国人的包围,或许是不太可能了,但要说活到明天早上,却还是有那么一线机会的。放心吧,我没那么容易被人干掉的。”

    下午一点五十五分。

    还有五分钟,德国人的全面进攻即将开始。

    大量的火炮在山坡上组成阵地,山坡下的坦克群已经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

    沈奕默默地计算着距离,推算着时间。

    温柔:“必须先靠近到一百米左右的距离,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靠近阵地,在五十秒内引爆破五个弹药存放点,十秒一个。有把握吗?”

    “无法确定,实在不行就先手动引爆两处,其他地方近距离直接用火箭炮轰,只要绕过屏障就没问题。”

    “这是路线图,把它记熟。”温柔已经把山坡阵地的设施画好,并设计了一条行进路线。

    沈奕只扫了一眼,就记下整条路线。

    轻轻活动了一下身子,沈奕如一头猎豹般窜了出去。

    温柔在后方看着沈奕的背影,缓缓举起大砖头般的报话机:“沈奕出动了,德国人正在准备全面进攻,六十辆坦克,上千名德国兵……祝大家好运。”

    冲出障碍物后,沈奕趴在草丛里迅速向前移动。还好以前念大学军训时有过这方面的训练,对于匍匐前进的基本技巧有些掌握,再加上强化后的体质,面对这种地形基本没有太大问题。

    或许是他们自己的大意,或许是都市的有心安排,德国人的主要注意力集中在前方,并没有想到他们的侧后翼会有人跟来,所以两翼方向的看守士兵并算太多。

    沈奕几乎是一路顺风的摸到了距离阵地八十米外的地方。

    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沈奕先把隐身丸吃下,同时发动靴子上的冲刺技能,然后迅速冲出,在几名党卫军兵听到声音转身回来之前,沈奕狂奔的身躯已消失在空气中……

    八十米距离,沈奕急掠而过,值守的士兵只感觉到一阵风从耳边刮过,却什么也没看到。

    沈奕几乎是停都不停地从血腥纹章里拿出一捆炸药,往弹药存放点的几枚炮弹下面一塞,点燃引线后迅速跑开。

    这些炮弹完全就是露天摆放,根本没有任何防御措施。德国人做梦也没有想到,守护大桥的人竟然有能力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摸进来,士兵们甚至没有看到炸药被塞进去。

    轰!

    弹药存放点顷刻间炸起一小团蘑菇云,巨大的气浪把周边数十名德国人掀翻,由于每一门火炮前都堆放了少量炮弹,因此顷刻间产生了连锁爆炸,汹涌的火焰在瞬间席卷四方,同时也包拢了隐身中急速奔跑的沈奕。

    然而沈奕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隐身期间只要不被敌人发现存在,一切攻击都可以豁免,从火海中狂奔而出,沈奕已经来到下一个弹药存放点。此时巨大的爆炸已经吸引了所有党卫军的注意,沈奕的行动更加轻松。他迅速将第二个炸药包塞进炮弹堆里,点燃引线继续奔往下一处。

    接二连三的爆炸在小山坡上形成了一片又一片的烟云,小镇上的冒险者看得清楚,如此大规模的爆炸,绝不是沈奕带走的那些炸药能造成的。有人发出高声的欢呼,就连金刚和洪浪也笑骂起来:“妈的,就没这小子干不成的事。”

    巨大的爆炸不仅把火炮阵地的弹药炸成一空,同时还给德军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上百门火炮在顷刻间灰飞烟灭,只要再干掉其他的弹药存放点,剩余的少量火炮也将由于缺乏炮弹,失去攻击能力。

    随着一连四声巨大的爆炸,先后四个弹药存放点被端掉。第五个存放点则距离这里比较远,还要再跑一段路才能到。沈奕发足狂奔。

    但是党卫军的反应也很迅速,他们显然意识到有敌人正在对弹药点进行攻击,一名党卫军军官大声呼喊着,调集士兵前往最后的存放点。大批的党卫军士兵紧张的围在第五个弹药点附近搜索四周,寻找攻击到底从哪里而来。

    沈奕能够感觉到自己透明的身体已经开始出现不稳定的趋向,这是时间将至的表现。

    该死,来不及了。

    眼看着自己已经不可能跑到目的地,正好炮兵阵地不远处有一个指挥营地,一名少将级别的党卫军军官正从营帐里冲出来大喊大叫。

    沈奕摇了摇牙,把心一横,向着那营地冲去,同时从纹章中取出自己的反坦克火箭炮,对着第五个存放点就是一炮。这一下攻击,把沈奕的身形也显现出来。把火箭炮一收,沈奕的身躯不停,旋风般的扑向那少将。

    那少将的反应到也迅速,第一时间用手枪对准了沈奕。

    砰!砰!

    一连两声枪响,沈奕的身上冒出两道白光,却丝毫不停地冲向那少将,转眼已经扑到了少将身边。

    令沈奕吃惊的是,那少将的身手竟然相当不弱。眼看着沈奕扑来,脸上竟露出狰狞凶意。他把枪一扔,对着沈奕迎面就一拳。

    这一拳打得力大凶猛,沈奕被正中小腹,只觉得一股大力锤打在身上,沈奕倒飞出去。

    那少将猛的高高跳起,双脚竟然在空中做了一个急速旋转,如车轮般舞动着再度劈向沈奕颈部。

    沈奕双臂往身前一架,只觉得两条胳膊就象是被大铁棍狠狠砸中一般,疼痛欲裂。

    沈奕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生命值陡然降低三分之一。

    这少将的近战实力竟然堪比一个冒险者,沈奕可以肯定,刚才那一腿必定是某种技能攻击,否则不可能一腿把自己扫掉近六十点生命值。

    眼看沈奕被自己一腿击退,那少将抢上几步又是一腿扫向沈奕,没想到沈奕的左手突然多出一把鲜红匕首,矮身迎着那少将就冲了过去,少将一肘击在沈奕的脖子上,只听噼里啪啦的骨裂声传来,与此同时,沈奕的吸血鬼之触也深深扎进了那少将的身体中。

    沈奕吃亏在力量只有四点,即使加上吸血鬼之触的伤害力,伤害依然有限,每攻击对手一次,只能吸收生命4到5点,不过吸血鬼之触百分之五十的失血几率在这刻发挥效果。

    少将嗷的狂叫一声,反手又是一肘击中沈奕,沈奕仰天吐出一大口鲜血,整个鼻子几乎都被对方打烂。但是下一刻,沈奕的吸血鬼之触再捅一刀,捅在那少将身上又带出一汪鲜艳血泉。

    灵火枪同时射出一连发子弹,打得那少将身体乱颤,却依然不死。

    灵火枪攻击时造成的附属火焰伤害同样造成生命力持续流失,那少将发现自己竟然在迅速失去失去生命,一时竟楞有些楞住。三次火焰伤害的叠加再加上失血吸血鬼之触的失血效果,即使以那少将的体质也支撑不住。

    沈奕冲过来用枪托在那少将的脑袋上狠狠砸了一下,把那少将打趴在地,精神探察术使用,“德军少将汉斯米切,攻击15-25,防御7,生命120/300。”

    对方的意志显然相当高,沈奕的2级精神探察竟然只能看到有限情报。

    谁能想到这个少将竟是个类似于小boss的存在,沈奕一时不察,竟险些被他干倒。

    不过这刻沈奕的枪口还是顶在那少将的脑袋上,匕首指着那少将的脖子,口角中流着血,然后给外面大批围上来的党卫军士兵送去一个笑容。

    他微笑说:“你们开枪,我也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