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五章 区域竞赛

第五章 区域竞赛



    睁开眼,沈奕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片小山坡上。

    篮球场上站着二十多名冒险者,正互相打量着周围。

    血腥纹章的提示音在这时传来,大家纷纷低头看去:

    “进入x战警世界。目前所处位置:纽约郊区。”

    “本次任务为区域竞赛模式,无主线任务。”

    “竞赛内容:纽约杀人竞赛追杀变种人。竞赛时间:72小时。要求:不得离开纽约范围,违者抹杀。”

    “杀死一级变种人获得杀戮值1。二级变种人杀戮值5。三级变种人杀戮值20。四级变种人杀戮值50。五级变种人,杀戮值100。”

    “本次任务参与者100人,四区共同参赛性质。任务结束后,计算区域杀戮值排名。区域排名第一,前15人可存活,其余抹杀。区域排名第二,前10人存活,其余抹杀。区域排名第三,前5人存活,其余抹杀。区域排名第四,全员抹杀。”

    “各区域杀戮值最高者获得双d级额外奖励,技能点2点,血腥点奖励为1000乘本区域剩余人数。第二名d级额外奖励,技能点1点,血腥点奖励为1000乘(本区域剩余人数-1)。第三名血腥点奖励1000乘(本区域剩余人数-2),其下类推。四区个人总排名第一,可获得额外特殊奖励。”

    “x战警世界场景介绍:本场景为x战警后续。恶魔岛战斗后,万磁王并没有失去他的力量,反而变得更加强大。死去的x教授也在莫拉博士的帮助下重生,拥有了新的身体。由于第三部中恶魔岛的战斗,人类政府对变种人再不信任。两年后,美国国会正式通过美国国家安全条例第十二条修正案。”

    “第十二修正案规定。一:所有异能觉醒或未觉醒之变种人,一律需在国家安全局监督下进行身份与能力登记注册,所有未进行登记的变种人视为犯罪分子。二:对所有登记变种人进行出入管理限制及枪支拥有限制。三:对变种人成立的公司,社团,党派等集团性企业或组织进行严格的人数及比例限制。三:禁止变种人召开纯由变种人组成或变种人人数比例占百分之十二以上的大型集会。四:不允许变种人持有包括能源,武器,金融,矿产等重要产业结构的百分之三以上股份。五:不允许变种人在政府机构中担任任何职务,科研类,教育类,宗教类,信息传播类等总计四十多个行业,二百多份工作禁止对变种人开放,在一些特殊性企业中,变种人不得从事高级管理职务。六:对所有具有暴力倾向及攻击性异能的变种人进行安全性监督监控。七……”

    “第十二修正案引起了变种人的强烈抵抗意识,在万磁王的领导下,变种人与人类之间的矛盾彻底激化,展开了一场大战。整个美国成为了变种人与人类的战场。拥有特异能力的变种人成立了自己的组织,以万磁王为首对美国政府发起了疯狂的恐怖袭击,做为主战场的纽约,陷入了混乱之中。x教授则和他的学生继续保持中立,呼吁克制……”

    一连串的信息,看得所有人都失声惊呼起来。

    洪浪的声音最大:“见鬼,这次竟然是全区域级竞赛模式!”

    有少许新人不太懂四个区域是什么意思,纷纷询问。

    洪浪大声回答:“所谓四区,就是每个难度都分成东西南北四地区。东区是中国区但不是只有中国人,除了香港,澳门,台湾外,还有边境尼泊尔在内的一些其他地区,不过他们人数太少,基本可以不计,西区是欧美区,南区是亚洲其他地区,北区是非洲南美洲澳洲。这次任务,是四个区域各出25人共同参加这次竞赛。看血腥都市的意思,这是又计算区域排名,又计算个人排名!哪个区的杀戮值最高,就可以少抹杀一些人。这次是他妈的直接抹杀,大家留着血腥点也没用了!”

    “该死!”所有人都大骂起来。

    温柔说:“既然是计算杀戮值进行排名,那么是不是我们杀死对方的冒险者,就可以降低对方的杀戮值获取速度?”

    金刚一笑:“姑娘家杀气那么重干什么?不过你说得没错,这趟既是团体竞赛,也是个人竞赛。唯一的问题是,对方也会想到这点。只怕我们还没想到杀他们,他们就先想到杀我们了。”

    “还有个问题。”沈奕突然说:“大家注意看一下,即使是获得区域杀戮值排名第一的获胜区域也要死最少10人。这样一来,问题就出来了,大家一方面要联合对外,一方面还要内部竞争。”

    这话一出,所有人心里都是一寒。

    没错,血腥都市一方面鼓励他们进行区域竞赛,另一方面却又使着歪招使所有冒险者无法真正齐心协力。对冒险者来说,自己的生命永远是最重要的。假如自己是杀戮值最低者,很可能就会起意杀死排名在自己前面的人,把自己晋身到前排位置上去。但这种做法,又毫无疑问会引发后面的人效仿。这种效仿的后果,很可能导致自己区域内的竞争实力大大下降,引来的恶果就是区域排名最后,全员抹杀的结局。

    而对于那些优秀的,排名靠前的冒险者来说,则是活的人越多越好。竞赛中活下来的人越多,他们能获得的奖励就越高,区域第一和总第一的把握也更大。

    这种矛盾正是血腥都市精心制造出来的,使冒险者在个人利益和团体利益中冲突,徘徊,又要算计其他区域的冒险者,又要提防自己区域的冒险者。

    冒险者们将无法再象以前那样把后背交托给战友。

    看到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沈奕才冷冷道:“那么大家现在都明白了?血腥都市的用意已经很明显了,区域竞赛要比,个人竞赛也要比,杀人的事要干,任务也不能不做。至于如何协调好这中间的问题,那就要看我们自己怎么处理了。”

    “怎么处理?还能怎么处理?”一名冒险者大叫起来:“立刻冲出去找变种人杀,碰到一个杀一个,碰到其他区域的冒险者也杀。变种人大家抢着杀,其他区冒险者大家就联合起来杀,至于以后是生是死,就看各自的本事!”

    有人冷笑:“如果每个人都象你这么想到也简单了,只怕到时候总有人排名靠后,急起来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尤其是还有一些拖后腿的。”又有人用冷嘲热讽的口气说。那冒险者的眼神指向,赫然是那死胖子。

    他也参加了这次任务,这刻看到任务提示,正吓得瑟瑟发抖。

    “我看我们不如组织起来一起行动。”有冒险者提议:“大家一起去杀变种人,成功把握也大些,如果有哪个混蛋敢害自己人,就宰了他。碰到其他区域的冒险者,咱们也有能力一战。”

    “这主意不错。”有人附和。

    沈奕冷冷道:“你知道纽约市有多大吗?你知道纽约有多少人类和多少变种人?你知道变种人都分布在什么地方?你知不知道别说是三天竞赛时间,就是给你三十天的时间让你到处走,你也走不完这里的每一条大街小巷?25个人集体行动?那我们能去多少地方?能杀多少变种人?安全是有了,可效率呢?别的区域只要分出几支队伍同时进行,我们就得被抛到后面去。到时候大家也不用动什么脑子和力气了,等着被全员抹杀就可以了。”

    众人愕然。

    是啊,众人一起行动,效率肯定不可能比分散行动更高。区域杀戮值排名最后,就算是拿了第一也是全死的命运。

    沈奕继续道:“何况就算这个问题能解决,但是内部的生死问题怎么办?集中在一起的人越多,内斗的风险就越大。”

    众人再次无言。

    温柔也说:“集体行动也未必就安全。我们人太多,目标就会太明显,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攻击。”

    “那怎么办?”洪浪很是头疼。

    沈奕冷冷道:“抛弃一切不必要的幻想,血腥都市既然有心要让大家互相猜疑,那我们就逃不过这一劫。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有些事出来了,未必一定有办法解决,只能去勇敢面对。这一次也是这样。”

    他看看在场的所有人:“全区域共同行动是不可能的了,不过分成小组作战到是可以的。大家分组行动吧,自由组合,人数越多,任务进行时安全度相对越高,但是猎杀变种人的效率也势必越低,人数少的话,碰上其他区域的冒险者危险性会比较大,具体怎么组合,自己看着办吧。我只希望一件事,就是如果我们要内斗,至少也得在先干掉外人之后再进行。外敌当前,先御外寇!”

    “好!”一名冒险者大声叫了起来:“我支持这意见,大家自由组合。我刘海在这里先表个态,老子是中国人,绝对不会向中国人下手。要是我的排名落到最后,那就算我倒霉,被抹杀好了。可要是谁敢他妈的动脑筋在自己人身上……”

    “那谁碰到都别放过。”有人阴测测道。

    “好,就这么说定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没本事的趁早自杀,别他妈害人害己!”一群人大声喊道。

    “留下一些联系方式,哪个组要是遇上了危险,其他组就过去救援,中国人得团结起来!”

    “对,是个好主意。我这里有信号弹,可以分给大家。”

    “都别磨蹭了,速度快些,这么一会就耽误了不少时间,别的区可能已经开始了。”

    冒险者们开始相互介绍,自由组合成队伍,建立联系方式。也有人听说过沈奕,试图找他组队,不过都被沈奕拒绝了。

    洪浪和金刚向沈奕走来。金刚道:“不打算挑几个?”

    沈奕摇摇头:“咱们几个已经够了。”

    洪浪笑道:“人少点也好,不是熟悉的信不过。”

    “开始的时候互相间应该还信得过,彼此或许还能互帮互助,精诚合作,到了最后一天就会有人急了。中国人团结起来这种口号用在国家危难时刻很好,但是在这种地方效果有限,毕竟这里关系的是个人存亡而不是国家命运。当然,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至少早期时候还是不错的。不过只要有一粒老鼠屎,一锅粥都会坏掉。”沈奕淡淡回答。

    温柔走了过来:“那你的意思是……”

    沈奕笑道:“有双猫耳就是好,站那么远都能听到我们说话。”

    温柔脸一红,狠狠给了沈奕一脚:“你才是猫耳朵呢。”

    沈奕笑着躲过:“我的意思很简单,首先是我们几个组队。其次,无论如何要保证我们在区域排名前十以内。然后,就是无论如何要保证区域总排名在前二以内。最后,就是当时间进入最后倒计时的时候,除了我们自己,谁都不能信任,包括那些排名不在抹杀名单里的冒险者。”

    温柔几个互相看了看,同时点头。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凑了过来:“我能不能加入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