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十二章 睁着眼去死 上

第十二章 睁着眼去死 上



    第9小时,下午4点整。

    悍马车终于来到145大街的哈得逊大楼。

    沈奕把车停靠在路边。温柔摊开地图查开大楼资料:“这座大楼是个商场,不过现在已经停业。大楼一共有三十四层,建筑面积四百三十二平方,总计十二个出口。战斗发生后,一旦形势对他们不利,变种人一定会撤退逃离。必须想办法切断他们所有的逃跑路线,我们需要足够的人手解决问题,绝不能放跑一个。”

    洪浪对金刚昨舌:“女人狠起来可比男人冷血多了。”

    没等温柔扬鞭,洪浪已经大笑着自动逃离。

    “人手不是问题。”沈奕也笑道。

    他把荣誉勋章拿了出来。

    荣誉勋章折射出一副能量屏呈现在沈奕眼前。

    “请选择您需要召唤的士兵与人数,精英士兵每人30点血腥点,普通士兵每人15点血腥点。当你选择好你需要召唤的士兵后,你可以将他们进行单独的编队,以方便你下次直接召唤。”

    能量屏上显示出一排头像,正是当初在阿纳姆大桥与沈奕一起并肩战斗过的英国伞兵们。每一名士兵的头像边上还附着他们的属性,特长,年龄等介绍。精英士兵的属性特长都各有不同,不过差异不大,平均属性在10点左右。下面附有介绍:精英士兵每提升1级,全属性增加1点,特长属性增加3点。每五级可学习一个技能。技能需要冒险者花费血腥点数为其提供学习,技能栏上限3。

    沈奕可以自由从名单上挑选自己需要招募的士兵为自己服务。

    弗罗斯特中校和拉尔夫少校同样在列,不过弗罗斯特的招募价格是100血腥点,技能1:鼓舞。使身边百米范围内的己方士兵增加远程伤害百分之十,防御加1,效果仅限于第2空降营士兵,技能效果优先度10,每提升一级增加1点优先度。技能2:赐福。使一名重伤垂死士兵瞬间恢复健康。

    拉尔夫少校招募价格80血腥点,技能:死战。当第2空降营士兵生命下降到百分之三十以下时,攻击伤害提升百分之二十,防御提升5点,仅对第2空降营士兵有效,技能效果优先度10,每提升一级增加1点优先度。

    弗罗斯特或拉尔夫战死,掉落勋章亲密度10点和8点。两位军官每升1级增加全属性2点,特长属性5点,技能等级提升1级,招募价格翻倍。弗罗斯特每3级可学习一个技能,技能栏上限5,拉尔夫每4级可学习一个技能,技能栏上限4。

    弗罗斯特或拉尔夫战死后可复活,但每人仅一次复活机会,复活需要三倍召唤点数。

    至于普通士兵则只有特长和属性介绍,没有头像与姓名,平均属性7点。

    沈奕先选择了弗罗斯特和拉尔夫,然后点选了60名精英士兵,又选择了60名普通士兵,支付了2880点血腥点。这还多亏了胖子,否则他准备的那些血腥点还真不够召唤这么多士兵的。

    荣誉勋章传来提示:请选择召唤方式。

    1:直接召唤。直接召唤后,士兵将直接出现在您的身边。

    2:空降召唤。空降召唤后,士兵将以空降方式出现在任务世界,由召唤者指定降落在视野范围一千米距离以内的任何地方。

    沈奕选择了直接召唤。

    下一刻,弗罗斯特中校,拉尔夫少校和一百二十名全副武装的英国伞兵骤然出现在沈奕身边。

    原本空旷的街道一下子被一百多名彪形大汉挤得满满当当。

    与曾经二战任务世界里的第2空降营相比,被召唤而来的士兵们更加严肃,神情冷酷而行为敏捷。如果说之前的第2空降营士兵还是有血有肉的汉子的话,那么现在的他们已经成了彻头彻尾的只服从于沈奕命令的忠诚士兵。

    每一名士兵身上都附有通话器,沈奕可以通过通话器对他们直接进行指挥,也可以选择下放指挥权,由营长弗罗斯特代为执行。照理二战世界是没有这样先进的通讯设施的,不过成为荣誉勋章内的召唤士兵后,第2空降营士兵就自动拥有了这种装备,也算是唯一的超前标准配备。

    弗罗斯特刚一出现,就向沈奕敬了一礼:“第2空降营营长弗罗斯特向长官报到,请下达作战指令。”

    “把你的士兵分成三队。第一队负责守卫这幢大楼,堵住所有从地下车库出来的人,没有我和我的伙伴允许,任何逃离者一律格杀勿论。第二队部署在整条街上,准备拦截一切可能对我们造成阻碍的人。第三队跟随我的伙伴进去执行清剿命令。”沈奕沉声下令:“执行时间三分钟,立刻进行。”

    “遵照您的吩咐,长官!”所有士兵同时大喝。

    这些士兵论个人素质,比起冒险者来或许差得很远,但他们训练有素,擅长协同作战,执行命令坚决,心理素质极佳。伞兵从来都是由最优秀的士兵组成,否则无法完成深入敌后的重任,象这种以优势兵力伏击懵懂无知的敌人的工作,对他们来说是小菜一碟,同时也是家常便饭。

    弗罗斯特一挥手臂,一百二十名伞兵同时展开行动,人数虽多,却没有丝毫忙乱。弗罗斯特只是稍稍比划了几下,伞兵们就分成两队。一队伞兵冲进大楼内,赶跑楼内民众,守住伏击点,另一队则在街道布置防线,只用了两分钟就已经全部各就各位,将整条街道变成一片杀机四伏的险地。

    完成了这一步,沈奕有些意兴阑珊地说:“剩下的事你们去做吧,我和胖子在门口等着就行了。”

    金刚等人一楞:“你不去?”

    “总得有人在外守着,保证我们的后院不起火。”

    “那杀戮值……”

    “留几个活口带过来就行了。”沈奕淡淡道。

    “可这样对你不公平……”洪浪有些犹豫。

    “去吧。”沈奕打断洪浪的话:“就这么定了,罗昊,给他们加精神力铠甲,下次只要一发生战斗就这么做。如果你再敢只给自己加铠甲然后就只顾抱着脑袋在一边发抖……我就把枪口塞到你屁/眼里再扣扳机。”

    胖子连连点头。

    加持了精神力铠甲,三人向着大楼内的地下车库走去。

    没过多久,枪声响起。

    屠杀正式开始……

    ———————————

    把座椅后背后摇,沈奕半躺在悍马车中,两手交叉在脑后,嘴里还叼着一根烟,烟雾袅绕升起,一缕一缕飘向空中。

    沈奕就那样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天空,似是在想着什么。

    小胖子则恭谨坐在旁边的位置上。

    烟头上的火光忽明忽暗,一截一截地向下燃烧,显示出抽烟人的心情也如这烟头上的火光般明暗不定。

    烟灰渐长,胖子很自觉地把手伸过来,让烟灰掉落在自己手心中。

    一小点烟灰落在沈奕脸上,胖子连忙小心地给他擦掉。

    沈奕斜着眼看看胖子,颇感好笑。

    “知道为什么我不愿意进去吗?”他问胖子。

    胖子摇头。

    “因为我不喜欢对没什么还手之力的人下手。如果可以……我情愿我的对手是强大敌人,而不是象现在这样去偷袭一些无辜的变种人。该死的血腥都市正在让我们这些冒险者进行一场*。”

    “可你还是正在这么做。”胖子壮着胆子回答。

    “所以说,人生在世,总是会面对一些我们不想面对却又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一样。”沈奕无奈地耸了耸肩:“我们无法抗拒,但至少可以保持清醒。”

    他看看看胖子,突然道:“对你来说,这种行为永远是不可理解的对吗?你永远不会有我这样的希望。”

    胖子轻轻点头:“我怕死,只要不死,让我做什么都行。”

    “可人不总是要死的吗?”

    “可是能多活几年也好啊。”

    “那你觉得象现在这样的生活,多活几年有意义吗?”

    胖子哑然。

    沈奕坐了起来,把嘴里的烟头拿出来往胖子的脸上一送,呲的一声轻微声响。

    烟头在胖子的脸上烫出了一个小小燎泡。

    胖子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看看你,你觉得这样活着有意义?只要我愿意,我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你连反抗的权力都没有。你觉得这值得?”沈奕瞪着他看。

    怒其不争!

    胖子哆嗦了一下:“我……我不知道。我只是害怕……”

    “为什么要害怕?”

    “我……”

    “因为那是你的本能!”沈奕立刻道:“可是你得明白,人之所以是人,是因为我们同时拥有理智和感情两种东西。一方面我们是情感动物,受情感支配,受本能指使,可是另一方面我们也是理智的存在,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很多时候我们能够也应该去克服一些不好的本能!那现在我问你,你知道死亡为什么可怕吗?”

    胖子茫然摇头。

    “因为它无法回头,无法体验。人的命只有一次,死了以后就没法再活过来。所以没有一个活着的人能够真实的告诉你死亡是个什么东西。也正因为这样,在它发生之前,你永远不会有对它的经历。远古时代的生存艰难使我们的基因里就烙下了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正是这种恐惧产生了谨慎,使得人类繁衍壮大。因此对未知的,无法体验的,无法回头的事物,我们保持巨大的谨慎心理,并质变成恐惧。这就是为什么生命要害怕死亡的本质原因!所以死亡是生命流程的一个自然组成部分,不可缺少,它本身并不可怕。之所以我们会觉得死亡是件可怕的事,是因为我们不了解它,无法重复它,无法体验它,无法扭转它……你明白吗?”

    胖子怔怔地看着沈奕,他完全不明白沈奕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

    沈奕叹了口气:“我刚才所说的,是在地球上的事物运转定律,但是这里是血腥都市。一个死亡并非不可以重复的地方,一个死亡并非不可以体验的地方,一个死亡并非不可以回头的地方……”

    看着胖子,沈奕轻拍他的脸,由于胖子的高体质,那个脸上的小小燎泡正在迅速消失。

    “罗昊,我只是想告诉你,新的世界,需要新的规则,新的心理适应过程。你对死亡与危险的恐惧,在这里毫无意义。它不会帮助人类象在地球上那样繁衍生存,反而会成为你壮大的障碍。所以这种心理功能就和痛苦感觉这种身体机能一样,都已经成为无意义的存在,是多余的不必要的。你得学会把它抛弃。”

    “可是我……”

    “我知道,你有危险感知能力。但那只是让你感觉到危险,不是让你去恐惧危险。这两者完全不一样,对吗?”沈奕微笑道:“你不是说过,那种感觉就象是不给你降落伞把你从几万米的高空扔下去的感觉吗?是的,那的确很可怕。不过如果是我在那种环境下,我会在求生无往的情况下,干脆一边欣赏急速坠落时产生的风景,一边尝试在这么大的风下面能不能点着香烟,我会在空中翻着跟斗变着花样,甚至解开裤子对着天空撒尿,发出大声的欢笑……真正让人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你自己的心。尝试着在巨大的危险中保持镇静与克制的能力吧,如果你能做到,你总会成长起来的。”

    说到这,沈奕躺了下去。

    他用懒洋洋的口气说:“知道男人和女人的区别是什么吗?当女人面对刺来的刀枪时,她们是闭上眼睛尖叫的;当男人面对扑面而来的威胁时,他们是睁着眼睛怒吼的。好好想一想吧,罗昊,当你遇到危险时,你是要睁开眼睛呢?还是要闭上眼睛。”

    胖子如雷劈击般怔坐着,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