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十五章 孩子

第十五章 孩子



    说是秘室,其实就是车库南道走廊上有一扇小门,从小门中进入后,走过一条狭长的通道,就可以看到一片宽敞的空间。

    空间很大,里面摆满了床铺,还有生活用的器具。从地图上看,这里原本是商场地下的仓库,因为荒废而被变种人用来做了生存空间。

    在这片仓库的一角,摆放着大量的武器,正是这些武器暴露了变种人的行踪。有了这些武器,第2空降营的士兵至少可以省掉打劫武器店这一步骤了。

    但是沈奕他们的目光却并不停留在上面。

    在仓库的尽头,一个小男孩正抱着腿坐在地上。

    “是个孩子!”温柔惊呼出声。

    沈奕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士兵要叫他过来看一下了。

    那男孩看上去只有十岁左右,一双眼睛同时有着金与黑两种颜色,棕色的头发微微蜷曲着,双色瞳孔正望着他们,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嘿!”温柔向小男孩挥了挥手,然后向他走去。

    站在小男孩的身前,温柔试着摸他的脸,同时说:“别害怕,我们……”

    没想到那小男孩突然大叫一声,狠狠一口咬在温柔的手上。

    “啊!”温柔迅速缩手,这一下没把她咬痛,到是把她吓了一跳。

    那小男孩一头冲了出去,象个兔子般冲向武器存放的箱子处。

    洪浪连忙举枪要射,沈奕一把按住洪浪:“别开枪!那是个孩子!”

    “可是……”洪浪正要辩驳,只见那小男孩已经钻到了武器箱子后。

    原来他不是想拿武器杀人,只是想躲藏而已。

    温柔无奈地摇头:“他被吓坏了,他一定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事。”

    “真见鬼。我们是来杀变种人的,不是来做圣人的。”洪浪大叫起来:“你们不会是想放过这小家伙吧?”

    金刚苦笑:“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个孩子。”

    “可他只是任务世界里的n……”

    “那也是孩子!”沈奕打断洪浪的话:“别对孩子下手!”

    沈奕的口气坚决而不容置疑。

    “ok,ok,三比一,你们赢了。”洪浪无奈的耸耸肩。

    沈奕看看四周,然后道:“没什么发现的话就离开吧,时间不多了。”

    就在这时,一名跟随搜索的士兵叫道:“长官,你看看这个。”

    那士兵将一份文件交到沈奕手中。

    沈奕接过来一看,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

    “是什么?”洪浪问。

    沈奕随手把文件递给洪浪:“是其他变种人的信息,这个基地是万磁王的变种人组织的一个分基地。这上面有他们的联络方法和其他几处变种人的秘密聚点。”

    “这下发达了。”洪浪一边看一边开心的大笑起来。

    再没有什么其他的发现,沈奕一声令下,所有人开始准备撤离,一些第2空降营士兵顺便把变种人藏在这里的武器也纷纷搬走。相比二战时期的老枪,这些武器可要先进多了,而且无论是普通士兵还是精英士兵都可以使用,只是无法带离这个世界罢了。

    眼看着武器已经搬空,第2空降营已经准备撤离,就在这时,那小男孩突然冲了出来,以飞快的速度掠过洪浪身边。

    洪浪只觉得眼前一花,手中突然一空。

    手中的文件竟然已被那男孩抢走。

    那男孩灵巧如鱼,冲出门口

    “那小子把文件抢走了!”洪浪大叫着再度举枪。

    沈奕一抓枪管,一串子弹射向天花板壁。

    “沈奕!”洪浪急了。

    “别着急,那孩子跑不过我们。咱们去把文件追回来就行了。”沈奕冷冷道:“但是别杀那孩子。第2空降营按计划撤离,不用管我们!”最后一则是对着通话器说的。

    出了仓库,回到地下车库,到处都是战斗后燃烧的硝烟。因战斗而报废的汽车横躺在路面上,遮住了众人的视野。

    “温柔。”沈奕沉声道。

    温柔把眼一闭,开启听力感知,仔细倾听。

    片刻后她一指某个方向道:“在那边,那辆白色丰田车后。”

    洪浪迅速向那辆白色丰田跑去,他一个纵跃跳到车后,然后楞了一下,回头看看温柔。

    “他不在这。”

    “怎么可能?”温柔一呆:“我没可能听错,我现在还能听到他的呼吸,他就在你身边。”

    洪浪一楞,立刻明白过来,嘿嘿笑道:“我知道了,小家伙躲在车里。”

    茶色玻璃挡住了视线,使车外的人看不到车内的情况,但是洪浪还是得意的对着那车大笑。

    就在这时,白色丰田车倏然发动,迎面撞向洪浪,将他狠狠地撞飞出去,骤然而起的发动机轰鸣声刺激得温柔连忙关闭听力感知能力,那白色丰田车已经呼啸着向车库外驶去。

    这一变化来得太快,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只有沈奕及时开了一枪,打碎了车子的后窗玻璃,但当第二枪瞄准那小男孩时,他终究还是犹豫了一下没有开枪,眼睁睁地看着丰田车开跑。

    洪浪在空中翻滚着落下,砰的一下重重摔落在地,他迅速爬起来,一抹嘴角边的血丝大叫道:“怎么可能?那辆车报废了的!是我亲手干废的!”

    金刚骇然道:“恐怕这就是那孩子的能力。”

    “到是个不错的能力!”沈奕眼中掠过惊奇之色。

    刚才他没有对那孩子使用精神探察,毕竟精神探察要消耗精神力,没想到小男孩竟然有个相当实用的异能。

    不过沈奕历来不喜欢无谓的后悔,只是立刻接受教训,以后再不会小看任何人。

    想想也是,四名冒险者连地下车库里几十名变种人都杀得干干净净,到头来却被个孩子给耍了一把。可见很多时候对手的强大往往是相对而言的。

    “一定要追到那孩子!”沈奕说着冲出车库。

    胖子此时还在外面,令人惊讶的是他此刻正拿着枪在和美国战斗。尽管打起来依然是畏畏缩缩,畏首畏尾,要好半天才敢放一枪,但是比起以前的表现却已是大有进步。

    金刚一个箭步冲过来,跳进悍马车中,对着胖子大叫:“快上车,胖子!”

    “出什么事了吗?”胖子愕然问。

    “少废话!”洪浪干脆冲过来一把揪住胖子,把他往车上一丢。

    沈奕和温柔也先后赶到,沈奕往驾驶座里一跳,启动悍马车向着小男孩方向急驶而去。

    “你是说你们被一个孩子给玩了一把?让他从你们一大群人的眼皮子底下给逃了?”胖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且还抢走了可以找到其他变种人的文件资料?”

    “你他妈的给我闭嘴,死胖子,是不是嫌我们给你留的变种人太多了?”洪浪没好气的大骂。

    胖子吓得一哆嗦,金刚咳着嗓子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死胖子就是嘴贱。”

    沈奕和温柔一起捂着嘴笑。

    沈奕道:“好了你们别吓唬他,我才刚让他有些面对人生的勇气。被孩子耍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这件事充分教育我们,永远不要小看我们的对手。对了温柔,看一下现在的排行。”

    温柔看了看排行榜,然后喜滋滋地说:“恭喜你,e5371同学,你现在位列排行榜第一位,杀戮值总数30点。我和金刚以及另两个冒险者并列第七,杀戮值17,洪浪杀戮值16,和三名冒险者并列第十一。”

    “第二是多少?”

    “第二是n4233,杀戮值20,第三是n4236,原先的第一名,杀戮值19,三个并列第四,杀戮值18,他们之间追得好紧。对了,排行榜显示,死了五名冒险者,现在是95人名单。”

    “死的是哪个区的?”

    “都是西区的。”温柔回答。

    “你说西区一下子死了五个冒险者?”沈奕大吃一惊。

    “恩,而且死亡时间都差不多,在十分钟内,先后死亡。”

    “西区要麻烦了,对了,还有哪些人在前十?”

    “除了原先那四个北区冒险者还都在前十外,另外两个都是南区的,可怜的西区,一个前十的都没有,到已经先死五个了。”洪浪笑道:“曾经地球上最富裕最发达地区的欧美人,跑到这血腥都市来却成了实力最差的一个区。”

    沈奕心中微动,淡淡道:“这或许正是为什么北区如此强悍,西区却这么糟糕的重要原因。”

    金刚笑道:“沈奕说得对,有关于四区实力,我到是听说过一些事,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听。”

    沈奕连忙点头:“好啊,那你说说,我看看和我的猜想是不是合得上。”

    原来北区的确一直都是盛产强者的地方。

    北区是非洲南美洲人的天下。

    这里可以说是全世界最混乱的地方集中地。象刚果,南非,赞比亚,津巴布韦这些世界有名的混乱之地都属于非洲地区,而南美洲同样聚集了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秘鲁等有名的混乱国家。

    军阀割据,内战连连,可以说是这两大洲最好的写照,在这里生长的人民,大部分从小就经历着战乱的痛苦。

    相比之下,除了一个科索沃地区,大部分欧美人可以说是在甜水中长大的孩子。无论他们的国家有怎样发达的实力,在血腥都市都没有意义。

    象非洲至少一半以上的国家处在穷,乱与战的状态中。他们的部落战争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是地球上战乱最频繁的地方,那些原始土著血腥而残忍,凶狠而毫无人性。他们对死亡从不畏惧,是天生的战士。

    那些被血腥都市带到这里的土著人,在这里毫无疑问可以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天赋。他们或许不象沈奕那样谋定而后动,一些人可能连字都不认识,连数数都不会,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

    在血腥都市,战斗能力是第一标准,只要你肯打,擅打,能打,其他的问题都可以解决。

    不认识字有什么关系?没有知识有什么关系?

    只要过了新手任务关,文字与知识这种东西,不过是花些血腥点就能解决的问题。可是要在杀戮中培养出的强悍的不畏牺牲的心理素质,却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体魄强悍,好勇斗狠,血性刚猛,野蛮暴烈的非洲土著,可以为了一瓶水就杀人,为了一处水源而爆发部落战争。南美洲战乱地区出来的人民,同样个个勇悍凶猛。

    对他们来说,杀人就象吃饭一样简单,付出生命的代价获得的可能只是一块面包。

    而在血腥都市,同样是冒险,这些人却可以想得到什么就得到什么。

    也许对他们来说血腥都市根本不是地狱,而是天堂。毕竟在这里,他们付出的和他们得到的,远比在地球上更多得多。

    态度是决定成就的第一基础你永远不能指望一个不热爱自己的本职工作,甚至讨厌,憎恨自己工作的人在岗位上做出杰出成就。

    来自贫苦地区的那些人,他们热爱这里,所以他们勇于面对危险,甚至乐于去面对。越是生活困苦,便越是可以在这里生活得如鱼得水。

    发达国家的人民注重创造性,贫苦国家的人民注重适应性。

    没有适应能力的人,早已死在饥寒交迫或战乱中。

    也正因此,北区历来是强者的诞生地,从这里出来的冒险者,大都凶狠噬血,冷酷残暴,嗜杀成性。

    除北区之外,南区同样也不乏强者诞生。

    亚洲除中国,日本等地外,有相当部分国家,包括越南,老挝,尤其是中亚地区,比如以色列,巴勒斯坦,阿富汗,伊拉克等地,也是常年战乱。但问题是这些地区在南区的人口基数都不大,因为有个印度占据了大部分名额,所以被血腥都市挑选出来的人占比例并不高,但只要是熬过最开头的艰难的人,后期的战斗素质必定都极出色。

    “这么说,在血腥都市,应该是以北区和南区的实力最强了?”温柔问。

    “不。”金刚摇头:“在血腥都市,公认的实力最弱的是西区,这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了。但是所谓的最强区,却一直存在争论。只是争论不是在北区和南区之间,而是在北区和东区之间。”

    “你是说我们东区才是最强的?可是中国已经好多年没打仗了。都市挑人也不是从士兵里挑选,而是从平民里挑选,怎么可能我们最强?”温柔深感好奇。

    “我想那是因为东区是唯一的以一个国家为主的地区吧。东区除了中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中国澳门等地方外,还包括了外蒙古,新加坡等少数地区。但是这些地区的人口数量较少,绝大部分的东区冒险者都是中国人,民族向心力比较容易集中,团结较容易。而其他的区……未必有那么团结。南区印度人最多,但不占据统治地位,而且这帮阿三也实在缺乏领导能力,他们的散漫加懒惰的民族特性,实在很难诞生拥有领袖魄力的人物。而南区本区内争端又太多太激烈,比如阿拉伯人碰上以色列人,巴基斯坦人碰上印度人?相比之下,北区虽然也有种族冲突,但许多起因于生存资源的问题。解决了这个问题,许多矛盾到是可以先解决掉一大半,不象南区的历史积怨那么重……文化越深,历史积怨越大啊。”沈奕笑道。

    众人立刻明白了过来。金刚更是哈哈大笑道:“说得没错,如果让我和日本鬼子一起执行任务,我情愿先宰了对方再自己去完成。”

    洪浪笑道:“人多就是力量,我开始怀念伟大的太祖了。”

    沈奕又说:“不过我认为还有两个原因使中国强大。一个是历史原因,我们中国有着长达两千多年的斗争史,我们的血液里流淌着丰富的斗争智慧与知识,历史上最出色的军事家,永远都是中国人,我们中国人有着最为丰富的历史斗争经验。另一个原因就是文化原因。中国人喜欢把权谋手段,斗争方式看成智慧,欧美人喜欢把发明创造看成是智慧。在中国,最聪明的人永远是诸葛亮,太祖这类人,而在欧洲,爱因斯坦才是最聪明的人。可惜啊,血腥都市不需要发明家,欧美人的文化理念使他们变得刻直死板,缺乏变通,用于生产工作到还可以,用于战斗……战斗需要的高度的随机应变能力,判判形势能力,分析敌我能力等等,他们远远不足。”

    这番话说得大家连连点头,纷纷认可。

    “不过我们执行的任务场景大都是欧美地区,西区人占据地利和文化优势,也不能小看。”温柔突然说。

    “这到是,不过这些都是以后的事了,咱们还是先顾好眼前吧,总得先把那小子逮到再说。”沈奕笑道。

    胖子插了一句:“路上小心点,我感觉到前面有危险。”

    洪浪不屑地给了胖子一下:“一个小男孩,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危险?你神经过敏了。”

    沈奕则笑道:“既然罗昊这么说,大家就都小心些,也别不把豆包当干粮。”

    大家在车上有说有笑,谁也没太在意胖子的提醒。

    毕竟对冒险者们来说,危险从不是让他们却步的理由,他们是迎着危险而上的存在。

    悍马车在道路上飞奔,远远的已经能看到黑色奔驰的影子。

    温柔举起望远镜看了一下,然后娇笑起来:“他是站着开车的……他个子太矮。”

    所有人都呵呵笑了起来。

    “小家伙还真会给我们找麻烦。”既然已经追上,大家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洪浪的口气顿时和蔼下来。

    悍马车呼啸着向前加速,与白色丰田车行了个并驾齐趋。

    温柔向着旁边车子里的小男孩挥了挥手:“嘿,小家伙,你家大人没告诉你,不可以无证开车吗?”

    “**you!”那男孩大叫。

    他突然把放在驾驶位上的文件拿出来,大声喊道:“走开!不然我就撕碎它!”

    “小家伙到是反应很快。”沈奕轻笑道,他猛地把车子往横里一打,从侧面狠狠地撞在丰田车上。

    巨大的震动使男孩的手一松,文件脱手从窗口飞出。金刚一扬手,文件向着自己这方的空中飘来,洪浪一个急跃,将文件抓在手中,再跃回车中,对着男孩得意大笑。

    目睹这一情景,小男孩面色大变。

    他没有注意到被沈奕这一撞,丰田车的方向已经有所改变,正在偏离原来的车道。

    对面,一辆大油罐车正在驶来。

    沈奕大喝:“温柔,救他!”

    温柔手中的长鞭已经甩了出去,正套在小男孩的腰上,随手一拎,将那小男孩从车里抽了出来。

    失控的丰田车如醉了酒的醉汉摇头晃脑地冲向前方,从侧面一头撞在行驶中的油罐车上,轰的一下爆炸起火,油罐车司机竟然还来得及跳出车,连滚带爬的跑掉。

    壮观的爆炸场面丝毫影响不到沈奕他们,沈奕驾驶着已经撞得破破烂烂的悍马车向着另一侧开去。

    小男孩被鞭子缠住压在温柔的大腿上,拼命的挣扎大叫:“放开我!”

    温柔随手狠狠打了几下他的屁股:“小家伙,乖点!不然就把你丢下车去。”

    就在这时,身后胖子突然发出凄厉的叫声:

    “危险!极度危险!”

    沈奕迅速掉转方向,与此同时,远处天边一枚火箭弹呼啸出死神的尖啸向着悍马车方向飞来。

    轰!

    正击中悍马车的尾部,将整辆车掀飞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