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十九章 求救

第十九章 求救



    第14个小时,晚上十点。

    纽约的夜空,漫天星辰闪耀,仿佛黑色织锦上的无数钻石,灿烂生辉。

    沈奕坐在阳台上仰头看着天空,一动不动已经好久。

    房间的门被悄无声息的推开,一个人影轻轻摸了进来。

    踩着无声的步子,一步步逼近沈奕……

    沈奕突然说话:“都说女人是属猫的,走起路来没声音,果然是有道理的。”

    悄悄进来的人影扑哧一声发出动听的笑声。

    原来是温柔。

    她把小手搭在沈奕肩上:“怎么知道是我?”

    “如果是洪浪,他会用踹门的方式进来;如果是金刚,他进来前一定会先敲门;只有女人才会有闲心玩这种吓唬人的小把戏。”沈奕笑着转头看向温柔。

    夜色下,温柔穿着一件雪白的晚礼服低胸长裙,露出一大片雪白胸脯,隐约可见的丘壑轮廓分明,胸前还挂着一串钻石项链,手腕上戴着一只翡翠手镯。

    她正对着他笑。

    “化妆了?”沈奕有些惊奇,温柔脸上抹了些腮红,涂了些许眼影,还戴了对假睫毛,一双本就明亮的大眼睛在长睫毛的衬托下越发灵动可爱。

    “好看吗?”温柔问。

    “不错。”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化妆的女人。”

    “男人不是不喜欢化妆的女人,是不喜欢化妆化的不好看,又或者卸了妆就要做噩梦的女人。”沈奕笑道:“你本来就很好看,再化些妆那是锦上添花,没什么不好。”

    “你很会哄女孩子。”

    “只是说出事实而已。对了,项链和耳环哪来的?”

    “你让士兵帮你找阿玛尼的时候,我让他们给我捎带的。”温柔笑嘻嘻道。

    沈奕哭笑不得。

    女人就是女人,天性喜欢亮晶晶的物品。

    “既然是我的士兵为你拿的,是不是得算我送的?”沈奕问。

    温柔很俏皮的歪歪脑袋想了想,然后摇头:“不算,招募士兵的血腥点是胖子出的,命令是我下的,你充其量就是租借劳力,想要我感激你啊,亲手送好东西过来吧。”

    “在血腥都市,钻石项链,翡翠手镯可算不上是什么好东西。”

    温柔一指沈奕:“你说的哦,那你说,你该送我什么礼物?

    “你到是会乘虚而入。”

    “女人最擅长找男人要礼物。”

    “可这里不是地球。”

    “变的只是环境,不是人。”

    这话一出,气氛突然沉寂了一下。

    是啊,变的只是环境,不是人。

    沈奕叹息一声。

    他轻声道:“可问题是……要在这个地方生存,很多时候我们就必须抹杀人性。”

    温柔也无言了。

    她搬了张小软凳在沈奕身边坐下,看着夜色下那片星空,喃喃道:“小家伙刚才哭得很伤心。他们一点都不象是我们以为的不真实的存在,反到是我们这些冒险者,正在变得不象人。每天面对的是血腥与杀戮,每天思考的是生存与强大……我们就象是机器,机械而呆板地执行着血腥都市的命令。没有反抗的权力,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相比他们,我觉得我们才是npc。”

    沈奕淡淡道:“你想太多了,思考这类问题只会让你分心,会让你无法集中精力,那对你不好。”

    “可我们正在面对!”

    “那就继续面对下去!”沈奕突然站了起来:“这不是一段没有终点的旅程。在血腥都市的中央,有一座圣塔。只要我们完成了全部的五个难度,成为元帅,我们就可以进入圣塔,挑战最高任务。到那时,所有的答案自然会出现在我们面前。既然这样,我们就应该好好的走下去,尽管这段路很漫长,但只要活着,就总能走到。”

    温柔怔怔地看着沈奕。

    良久,她说:“你确定你能走到那一步?”

    沈奕回转身没有看她:“做人……总得有目标。”

    细细咀嚼着沈奕的这句话,温柔看着沈奕的背影,心神中突然一片恍惚。

    她这刻过来,原本没什么事,只是想单纯找沈奕聊聊天而已,没想到话题刚开,就进入沉重。

    本能地想要寻找轻松些的话题,眼波流动中,看到沈奕旁边的台子上放着条裤子,上面还有针线。

    “这裤子怎么了?”温柔有些好奇地问。

    “哦,裤子拉链坏了,我重新缝了几粒扣子上去。”

    “你还会做针线活?”

    “不是很难。”沈奕笑道。

    温柔把裤子放了回去:“还不如直接换一条呢。”

    沈奕笑而不语。

    想了想,温柔漫声道:“晚了,早点睡吧。”

    “没睡意。”沈奕想了想道:“你帮我把罗昊叫过来。”

    “找他有什么事?”

    “跟他讲一些关于战斗方面的事。你知道有时候要想让一个人不惧怕战斗,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让他在战斗中获得胜利,得到好处。”沈奕笑道:“如果能让胖子发挥作用,对我们大家都好。他现在欠缺的不仅仅是勇气……”

    温柔点头答应。

    胖子的房间里,小家伙躺在床上,看样子已经睡着了。

    看到温柔进来,胖子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嘘声的手势。

    温柔轻问:“你把他哄好了?”

    “哭累了,自己睡了。”胖子笑笑。

    “你去一下沈奕那里,他找你有事。”

    “那这里……”胖子看着小家伙有些犹豫。

    “一个会修车的变种人小孩而已,不会有什么问题,再说都已经睡着了。”

    胖子离开房间,温柔看了杰瑞一眼,这才离去。

    清晨醒来的时候,沈奕正在刷牙。

    门砰的一声被踢开。

    洪浪大大咧咧地进来:“恭喜你,沈奕,你被刷下去了。”

    “什么?”沈奕含着满嘴牙膏沫回头含混地问。

    “你不是第一了。”洪浪咧着嘴笑,打开血腥纹章。

    12个小时过去了,排行榜上早已经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新的第一名在昨天午夜时出现,是原来北区的第二名,目前杀戮值34点。第二名也是北区的,32点。沈奕位列第三。至于温柔等人一下子下滑到二十名以外。

    区域排名方面,北区也同样夺回了第一名,南区正奋起直追,与东区的点数已经相差无几。

    “看来昨晚大家都挺忙啊。”沈奕一边溯口一边用湿毛巾擦了擦脸。

    “这次区域竞赛任务,搞得这么休闲的大概也就咱们这个队伍了。我估计昨晚上很多人都没睡觉。”洪浪回答。

    门口响起金刚的话语:“这让我想起龟兔赛跑的故事了,咱们算什么?因为骄傲而睡着的兔子?”

    “我们未必是兔子,那帮人也不是乌龟。”温柔也走了过来。

    胖子也苦着脸出现:“我又快进抹杀名单了。”

    一大清早,大家全跑沈奕房间里集合来了。

    “看来都有些坐不住了。”沈奕呵呵笑道。

    的确,看到只是一夜功夫,其他冒险者就都已经追了上来,谁又能坐得住的呢。早点赶去198大街,把那里的变种人解决掉,这是所有人现在唯一的念头。

    沈奕把毛巾一甩:“既然这样,那还等什么?出发!”

    新的一天,新的竞赛,没有人敢疏忽懈怠。

    竞赛任务的第23个小时。

    一行六人呼啸着冲出酒店,沈奕披着风衣戴着墨镜走在最前方,身后跟着的是同样装扮的温柔,金刚和洪浪,他们看上去就象是黑色帝国中的尼奥三人组,行动迅捷而有力。

    金刚率先跳进昨天刚搞来的敞蓬陆虎越野车。对于冒险者们来说,这种大排量,大马力,方方正正冲撞力十足的的车型正在成为他们的最爱。

    坐在驾驶位上,金刚笑道:“你小子开车太疯狂,还是我来吧,温柔给我指路。”

    温柔巧笑倩兮:“不管谁当头都需要我?”

    沈奕道:“男人永远需要女人。”

    大家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陆虎奔驰在前往198大街的道路上,一路到处可见国民警备队士兵。

    昨天冒险者们的一场大闹,使本就动荡的纽约越发混乱,连新闻报道都出来了。

    美国人不会想到,象这样的大闹还要持续整整三天。

    温柔坐在前排一边指路,一边扔过了几台对讲机:“这是我昨天逛商场时买的,有了这个,大家联系时就方便了,不必什么都通过那些召唤士兵。血腥都市有可以在任何任务世界使用的专门对讲机,如果这次能赚多些,回去后大家就配备上吧。”

    洪浪惊讶问:“你竟然还有心思逛商场?”

    温柔做了个以手撩发的曼妙姿势,姿态撩人:“就象你们还有心思欣赏女人一样,都是天性。”

    除了胖子和那孩子,车上的三个男人同时嘿嘿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沈奕的通话器突然响了起来。

    是弗罗斯特。

    “弗罗斯特,有什么情况吗?”

    “遵照您的指示,长官,我们正往198大街集结。集结过程中我们的一名士兵在路上发现了一个您要求我们注意的信号。”

    沈奕一楞:“你是说求救信号?”

    求救信号是东区冒险者在离开前相互约定的联络方式。按照彼此间的约定,东区冒险者虽然分散行动,但彼此还是要互相照应,一旦有人遇到危险和麻烦,就动用求救信号向其他冒险者请求支援。在沈奕下达给第2空降营士兵任务指令的时候,也要求过他们注意观察这些讯号。

    让沈奕没想到的是,竞赛才刚过24小时,就已经有冒险者发出紧急求援信号。

    “是的长官。”通话器的另一头,弗罗斯特的声音依旧平稳冷静。

    “具体什么位置?”

    “第五大道一带。”

    无需沈奕解释,其他人也听到了弗罗斯特的说话。

    有东区的冒险者正在遇到巨大危险,并发出了求救信号,这令所有人心中都是一惊。

    温柔忙问:“要去帮忙吗?”

    洪浪道:“也许还有别的冒险者看到信号过去帮忙呢?我觉得我们还是先顾好自己。”

    金刚立刻提出反对:“别老是指望别人,纽约太大,别的冒险者能不能看到还是个问题呢。”

    “可是谁知道现在过去会不会已经太晚?一场战斗并不需要太长时间。”洪浪的反驳同样不无道理。

    “去看看也不影响什么,反正我们回来再对付变种人也来得及。”沈奕道。

    就在这时,通话器又传来弗罗斯特的声音:“报告长官,198大街好象有情况,我们的人发现有部分变种人似乎正要准备离开伊斯伯尔教堂。”

    “见鬼,怎么会这样!”洪浪一拳打在车上,他对着沈奕大吼:“现在怎么办?”

    沈奕的脸色也变了。

    事发突然,198大街上的变种人突然开始转移,而本区的冒险者却正陷入危险之中。

    洪浪大叫道:“顾不了那么多了,立刻赶去大街,把那批变种人截下来吧。现在应该还来得及!”

    “那其他同伴呢?就这么丢下不管了?”温柔不满道。

    “顾自己都来不及呢,哪有那功夫去管别人?”洪浪道。

    金刚提醒道:“你最好别忘了这是区域竞赛,如果没人去救他们导致我们的人死亡太多,万一落到区域最后一名,可是要全员抹杀的。”

    洪浪眼中掠过一抹杀气:“那我们就多杀一些变种人,弥补不足,再不行就杀些其他区的冒险者。北区不是已经被我们干掉一个了吗?”

    沈奕打断洪浪:“你以为对方都是家畜,等着你杀呢?!没有谁是好对付的!你信不信你现在喊着要杀罗昊,他也敢和你拼命!”

    胖子很认真的点头。

    沈奕拍拍洪浪:“不管怎么说,都是中国人,大家应该守望互助。别忘了东区是凭什么在血腥都市号称最强的,不是因为我们个人强大,而是因为我们团结!只要条件允许,我们就尽量去帮忙,为人,也为自己。”

    洪浪张了张嘴,半天才说道:“那就这样放过那批变种人吗?那是我们现在知道的唯一的变种人集结点了。”

    沈奕回答:“这个等会再说,温柔,先查一下第五大道的位置。”

    “不用查也知道,全世界最有名的一条街,也是女人最向往的时尚之地。在那里发生战斗……就象是在博物馆里发生枪战一样,焚琴煮鹤,有种残忍的美。”

    温柔说着点开地图,找到第五大道放大到沈奕眼前。

    沈奕仔细看着地图寻找前往那里的道路。看了一会后,沈奕抬头道:“距离不近,等我们从第五大道回来,198大街上的变种人早没影了。不过目前我们还不清楚是哪个队伍遇到危险,遇到的又是什么样的危险。洪浪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人,我们要救,但是我们自己的事也不能不完成。救人是好事,舍己就免了吧。我看这样,你们去198大街追击变种人,我一个人去第五大道。”

    “你疯了?你想一个人对付一群人都解决不了的麻烦吗?”洪浪揪住沈奕的衣领大叫。这个人虽然粗鲁,小气,自私,甚至有些残忍,全身毛病一大堆,但至少有个好处,就是对朋友绝对义气。

    被他列入朋友圈子的并不多,但沈奕就是一个。

    他绝对无法接受沈奕独自一人去冒险。

    “我没说一定要去独闯险境,这次是救人,不是去杀人,情况不同。我是要先去看看那边的状况,观察一下再做决定。也许不必动用武力也能解决问题呢?”

    洪浪冷笑:“这里是血腥都市,不是演说家的讲台,你的头脑只能用来辅助,而不能一举定乾坤!”

    “如果事不可为,我不会硬上。我说过了,我救人,但不舍己。”沈奕淡淡道。

    这话让大家放心许多。

    “那杀戮值怎么办?”金刚问。

    “留部分给伞兵杀死就行,他们是我召唤的,他们杀死也算我的。”

    “那好吧,我看也只能这样。”金刚点点头。

    “你确定这能行?万一你被发现了……”温柔有些担心。

    “把你们剩余的血腥点交给我,打不过我也跑得掉。”

    众人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由于温柔他们几个在进入任务世界前每人都留了数百血腥点,这刻纷纷交给沈奕。

    想到沈奕要一个人过去,温柔有些不放心。一双妙目看着沈奕,沈奕笑笑,亮了亮手里的对讲机:“有事情随时联系,放心我不会硬撑的。”

    “我们这边尽量速战速决,记住,我们没来的时候,你最好别逞英雄。如果可以,尽量拖时间。”金刚大声道。

    “放心。”

    “前面就到岔路口了。”温柔叫道。

    “咱们回头见。”沈奕把车门一开,跳出陆虎,就地一个翻滚,抵消了急速带来的惯性。

    很随意地往道路中间一站,一辆黑色急驶而来的黑色奔驰车被迫停下。车主探出脑袋对着沈奕大骂:“混蛋!快让开!”

    沈奕大步走来:“只是搭个便车而已,可以带我去第五大道吗?”

    “我们不同路!”车主不耐烦道。

    “你会改主意的。”沈奕自信满满。

    灵火枪的枪口对准了车主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