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三章 少年

第三章 少年


  
      跨出门槛,喧嚣声如潮水一般从沈石的身边涌过,在这条天一楼所在同时也是西芦城内最热闹繁华的马蹄街上,川流不息的人流在街头流淌着。(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宽敞的街道两侧,放眼看去,一排排都是门面敞开的店面商铺,不知有多少人在这些街头店堂间穿梭来往,而天一楼在这条长街之上,毫无疑问就是其中规模最大气势鹤立鸡群的一处所在,不论从来往客流还是店铺本身的高大堂皇,都是如此。而唯一能够与天一楼相抗衡的,便是在长街的对面稍靠前不远处,另有一家古香古色气势不凡的建筑,无论从哪方面看去,似乎都并不在天一楼之下。
  
      那也就是西芦城中与天一楼并称两大屈一指的大商铺,在宽大厚重的门扉牌匾上,写着三个金漆大字:神仙会。
  
      站在天一楼的门口,沈石目光自然而然地便向着街对面那家热闹非凡的神仙会分店看了一眼,眼中的神情有些复杂。
  
      神仙会,这是一个如雷贯耳般的名字,不像天一楼只在西芦城内富有名声,事实上,神仙会可以说是一个有史以来鸿蒙诸界中实力最庞大的巨型商会,它的势力覆盖到了人族已知的所有地盘,所谓“鸿蒙一城九十州,处处皆有神仙会”,而这一点在过往岁月中哪怕是在昔日天妖王庭时代,也从未有任何商家曾经做到过。
  
      这个商会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传说早在万年之前人妖两族血战的时代,便已诞生在战火纷飞中,为曾经被鸿蒙百族所肆意欺凌侮辱的人族,为当时仍然稚嫩弱小的人族六位圣人,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而万年之下,这个神秘而强大的商会非但没有像许多修真门派那样起伏兴灭,反而一直在沉默安静但迅猛地展着。时至今日,鸿蒙主界里一城九十州,所有重要的城池地方,几乎都会有一家神仙会的分堂店面,不分昼夜地聚敛着财富。而万年之下所积累出雄厚到不可思议的巨大信誉,让神仙会无论在哪里,都是修真界里所有修士们买卖货物的第一选择。
  
      而与如此恐怖的财力势力相应的,是神仙会虽然一直以来都只是低调做着生意,但在鸿蒙诸界中,除去如今正是如日中天的修真界“四正七玄”十一家名门大派,差不多所有人,无论是人数众多的散修还是身世不凡的世家名门子弟,都私下公认这神仙会其实就是鸿蒙主界上的第十二家强大势力。
  
      甚至还有不少人认为,以神仙会如此可怖的财力、无所不在的触角,无孔不入的眼线,虽是一介商会,但其所供奉豢养的修真高手几乎不可计数,与其交好的修真界门派世家更是多如繁星。以此计算,只怕神仙会暗中的实力,还要过了明面上煊赫无比的四正七玄。
  
      不过这个说法自然都是某些无聊人士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至少明面上,神仙会从来没有对修真界的权势表露过有任何明显的染指意图。一直以来,神仙会都只是低调地赚钱做生意而已,而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面对如此强大乃至于几乎难以匹敌的商会对手,沈石的老爹沈泰却差不多是以一人之力,在这个西芦城内竟然硬生生地将天一楼做成了与神仙会难分伯仲的大商铺,实在是一个奇迹。
  
      当然,这个“奇迹”的范围,也仅仅是局限于西芦城一城之中,放到广袤的鸿蒙主界里来看的话,根本就无足轻重。但是放眼鸿蒙诸界无数大城小镇,又有几人可以做到这一点?是以沈泰这个矮胖男子,这些年来以低微道行,却是日益受到玄阴门的看重,连带着沈石也得了好处,从玄阴门内传出消息,可以额外赠他一个名额,顺利拜入玄阴门下修行。
  
      这份待遇听着似乎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只要看看这满街满巷混得落魄无比每日都在为了一两枚灵晶而奔走的那些散修们,就会知道有一个强大的修真门派做出身靠山,是多么重要的事了。
  
      玄阴门算是阴州之内最强大的修真门阀,虽说真要计较起来,与四正七玄那等修真界顶尖名门还是要差了许多,但是在阴州这百万里的庞大地界中,已经算是足够强大。同时天阴山也是一处灵山宝地,在山脉深处有一条被修真界最为看重的灵脉,能够吸纳天地灵气,进而凝聚产出灵晶,光是这一点,便比那些散修强到不知哪里去了。
  
      “神仙会么……”他慢慢地从那个牌匾上收回目光,眼睛向自己所在的天一楼门外街头边扫了两眼,只见来来往往的人流之外,在门边台阶下,或站或坐,也有几个看着像是散修一般的男子站在门边,神情懒散,有一句每一句地闲聊着,目光或看着街头人流,或有意无意地向天一楼门口来往的人们瞄上一眼。
  
      沈石笑了笑,却是径直走了过去。
  
      那四五个貌似散修的家伙,原先靠墙坐着的三人都没有起身的意思,倒是两个站着闲聊的男子,一个是络腮胡子一个更年轻些,其中络腮胡子的汉子笑道:“去去去,别来惹麻烦,我们可都是闲汉。”
  
      沈石嗤笑一声,道:“得了吧,全西芦城都知道你们几个就是天一楼的护卫,还每天装模作样地冒充散修,累不累啊。”
  
      天一楼生意做得这么大,每日为玄阴门赚取了无数灵晶,这等财源要地,玄阴门怎么可能不看重,自然明里暗里都要派一些修士高手看护着,不然早就被人给吃干抹净了。
  
      那年轻些的男子笑道:“小家伙你说得轻松,我们可不像你有个招财童子似的老爹,无数的灵晶每日都在手间过着。这不是穷得没办法,只好过来这里替你老爹看门护院,好歹也能赚几个灵晶回山修炼嘛。”
  
      沈石撇了撇嘴,“呸”了一声,笑道:“别胡扯了,这楼里的事你们还不知道,每一颗赚来的灵晶,还不都是要上缴宗门之内,我爹就是个替宗门干活的伙计。”
  
      那四五个男子都是笑出声来,却也没人反驳沈石的话,那络腮胡子的男子笑道:“好啦,你也不是没好处,前些日子不就听说了吗,你这臭小子要跟那些个附庸本门几百年的世家子弟一样,轻轻松松就入了门吗?”说着摇头叹了口气,像是回忆起了当年某些事,带了几分自嘲之意,道,“想当年,我为了拜入宗门,那吃的苦头啊……”
  
      沈石笑了笑,对着这些个男子一拱手,微笑道:“所以日后若是到了天阴山上,还要请诸位大哥多多照顾了。”
  
      那络腮胡子的汉子一挥手,笑骂道:“快滚快滚,有你那位老爹在,别说咱们这些不上台面的凝元境弟子,便是那几位高高在上的‘神意境’长老们,一个个还不是要对你客客气气的。我还指望着你以后照顾我呢!”
  
      一阵哄笑从他身后传了过来,那三四个男子都是笑出声,神态温和亲切,显然这么多年在天一楼这里,沈石也是颇得人缘的样子,哪怕是这些在玄阴门内已经跨入凝元境勇猛精进的修士们,与他也是惯熟。
  
      沈石正与这些玄阴门派遣出来暗中护卫天一楼的弟子聊着,忽只听背后不远处有个声音突然传来,道:“咦,这不是沈家的小石头吗?”
  
      沈石转身望去,眉头皱了一下,只见身后站着数人,其中当先一人是个与他差不多岁数大小的少年,面容白净,个头比他稍高几分,身后跟着几个家丁小厮般的人物。
  
      沈石嘴角扯动了一下,脸上神情淡了下来,道:“王大少爷,有事么?”
  
      这位姓王的少年看着家世应该不错,身上自然而然地带着一股傲人气势,此刻正似笑非笑地打量一番沈石,随后笑道:“小石头,咱们也是好久不见了啊,不过今年宗门开山收徒,听说你也是得了宗门恩典,可以免试入门了啊?”
  
      沈石深深看了他一眼,道:“这事还没谱呢,我哪知道,倒是王侯你怎样,会入选玄阴门修炼么?”
  
      这个名字取得极大的少年傲然道:“我们王家为宗门效力两百余年,自然是有这份资格的。而且今年我们得到的名额不止一个,一共有五人。”说着,他用力伸出手掌,五个手指在沈石的面前用力挥动着。
  
      沈石目光在这些手指上看了一眼,腮边肌肉仿佛轻轻颤抖了一下,随后道:“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王侯哼了一声,斜眼看了沈石一眼,似乎颇有几分看不起眼前这个家伙的样子,目光一转,忽地笑道:“对了,你还记得我家那只黑毛獒不?”
  
      沈石脸色微微一沉,没有说话,那王侯看着他的神情,突然高兴起来,哈哈笑道:“我还记得小时候咱们两个,还有孙家、李家、欧家几个小鬼一起玩耍的时候,那只黑毛獒就整天跟着。结果有一次这只大狗狂咬人,不追其他人偏偏就咬你一个,哎呀,那时候追得可惨了罢?”
  
      沈石看了他一眼,脸上神情淡淡的,道:“是啊,那次可把我吓坏了。”
  
      王侯哈哈大笑,神态得意之极,只听沈石又问了一句,道:“那只大狗现在怎样了?”
  
      王侯笑容一窒,耸了耸肩,道:“两年前有一次黑毛獒溜出门,结果就不见了,也不知是不是跟哪只母狗跑了吧?”
  
      沈石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王侯嘿嘿一笑,道:“小石头,以后入了宗门,咱们还有另外几家的小孩,都算是同门师兄弟了,虽说你家底薄些,但也没什么,能入宗门就好。到时候就看咱们谁修行得更快罢。”
  
      沈石微微一笑,道:“好啊。”
  
      王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忽然仰天大笑,随后转身扬长而去,沈石看着他的背影凝视片刻,随后转过身,脸上倒也没什么气恼之色,对那几个汉子笑道:“小孩吵嘴,让诸位大哥见笑了。”
  
      那几个汉子都是笑,络腮胡子向那边看了一眼,笑道:“哦,那就是王家的少爷么?”
  
      沈石点了点头,道:“是啊,长房嫡孙呢。”说着又跟这几位聊了几句,便说是还有些事离开,向着前头长街上走去。
  
      在他身后,几个汉子收回了目光,依旧懒洋洋的站着坐着在天一楼之外,其中那个稍年轻些的男子笑道:“好像王家的那个小子有点看不起小石头啊。”
  
      络腮胡子嗤笑一声,带了几分不屑,道:“王家不就是仗着资历老么,看不起沈家父子,他们也不想想如今这天一楼是什么地位,就凭他们……呃?”话音未落,络腮胡子忽然眉头皱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
  
      那年轻人奇道:“陈师兄,怎么了?”
  
      这位姓陈的络腮胡子面上神情突然浮现出几分古怪神色,并没有马上回答这位师弟的问话,而是先转过看了一眼沈石离开的方向,看了片刻之后,这才转过头来,脸上表情有些古怪,道:“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年轻人道:“怎么了?”
  
      络腮胡子干笑一声,道:“两年前,小石头有一天突然拉着我到街头闲逛,后来在一条巷子里见到一只黑毛大狗,这小家伙就说想吃狗肉,缠着我出手宰了它,然后生火烤肉,两个人一起吃了顿狗肉宴。”
  
      此言一出,剩余几人顿时都是个个面色精彩,一时间竟是无人说话,好半晌之后还是那年轻人撇了撇嘴,苦笑一声,道:“这年头的小鬼,厉害啊……。”
  
      (晚上七点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