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四章 屠夫

第四章 屠夫



    西芦城地处要冲,繁荣兴盛,来往各路修士颇多,算是这万里之内修真界的重心所在。(请搜索,更新最快的站!)不过正如世间常态,天才总是少数,凡人俯拾皆是,人口数十万的西芦城池之中,普通的凡人百姓,终究还是占了大头。

    对普通百姓来说,修士,哪怕是在修真界中混得最惨的散修,对他们来说也是神通广大的仙人一般,敬畏无比。只是人仙殊途,几乎所有的修士对待凡人都是轻视远离的态度,而凡人对待修士很多时候也是敬而远之。

    毕竟说是修真修仙,却往往也有人修着修着就把自己修成了魔头邪鬼,这些年妖魔邪道大肆屠戮凡人的惨剧,可也是没少生。便是这阴州境内,虽然在鸿蒙主界一城九十州的浩瀚界土中算是偏远之地,但在三十年前也生过一场邪魔狂屠城的恶事,将阴州东北一座数千人的小城给屠灭了干净。

    所以在一座城池中,往往修士与凡人都是保持着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的情况,不过总也有些胆大之人,会想着与那些实力强大的修士们做生意,以期得些好处。

    此刻沈石走过长街上,就看到了在路边颇有一些并无道行在身的普通人,随便在地上摆上一块布匹,再放上一点不知哪来的货物,便自成一个小摊,然后大着胆子向着过往的散修们兜售着。这其中卖的东西多数都是些他们山上采摘的药材,又或是不知哪里淘来捡到的古旧玩意,以沈石在天一楼里千锤百炼出来的独到眼光,自然看出这些人的东西多数都是无用之物,又或是赝品假货之类,便也一笑而过。

    听着身边小贩叫嚷着这是几品几品灵草,那是什么什么奇石,又或是神神秘秘拎了个残破香炉说这是某处深山上古真仙陵墓中出土的法宝,也是西芦城中奇特的一景。

    走过修士聚集最集中的马蹄街,再绕过几个路口,那份喧嚣便悄悄消失在身后,周围显得安静了许多,毕竟在普通凡人的世界里,平静度日才是常态。

    沈石自小就是在这西芦城中长大的,对这座城池,特别是自家所在马蹄街附近这片街道,更是早就烂熟无比,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此刻温暖的日头渐渐升高,路旁人家种种世态,也在他面前,在这里的大街小巷里安静地上演着。

    沈石绕过几个在路上嬉笑玩闹的小孩,拐进了一条小巷,巷口不大,里面稀疏住着几户人家,罕有人声,看起来十分的僻静。只是沈石看起来对这里却十分熟悉,一路走到了巷子最深处,然后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一道有些破旧的屋门虚掩着,隐约可见里头几间小屋围着一处天井院子,就在他刚想走上前去的时候,门后忽然换来一阵尖锐急促的嘶喊声,但片刻后只听“噗噗”两声低沉声音,那叫声戛然而止,似乎所有的声音都被硬生生憋了回去。

    空气中的血腥气,似乎又浓烈了几分。

    沈石笑了笑,推开门扉,便看见在天井边上,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赤着上身,铁打一般的身材上一块块肌肉如铁铸般贲起,犹如城外荒野上那些可怕妖兽,一看就觉得似乎有用不完的强悍力气蕴含其中。

    此刻这个大汉半弯着腰,脚下踩着一只被捆牢四肢的肥猪,手中提着一把锋利的屠刀,刀锋淌血,正从猪的喉咙间离开。刚才那一阵动静,显然就是这位貌似屠夫的汉子正在杀猪了。

    听到门口动静,屠夫站直身子,转头看来,见是沈石站在门口,他也没有什么异样神色,对面前这有些血腥的一幕被这个才十二岁的少年看到也并无异样,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沈石看了一眼地上已经死透的肥猪,脸上同样没有什么畏惧厌恶之色,一切如常,只是笑着对这个屠夫打招呼道:“大叔,这么早就在杀猪啊。”

    屠夫“嗯”了一声,声音听着有些低沉嘶哑,瓮声瓮气地道:“你怎么来了?”

    沈石走到他的身边,笑道:“我爹叫我过来买点肉啊。”

    屠夫面色忽地一冷,默然片刻,点了点头,道:“就在今天?”

    沈石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忽然有些干涉,也不知道到底是紧张还是被这周围有些浓烈的血腥气给刺激到的,低声道:“是。”

    屠夫看了他一眼,道:“进来罢。”

    沈石走了过去,看他与这屠夫间的模样,虽说话不太多,但彼此间倒似乎有几分熟悉。屠夫也没闲着,一边示意沈石过来,一边单手抓住地上肥猪,嘿了一声,竟是直接就把这几百斤重的大肥猪拎了起来,随手丢到一旁。

    天井后头,“呼呼哧哧”之声忽地响起,此起彼伏。

    屠夫转过身子,站在沈石的面前,单论体形,他比还是少年的沈石强壮到不知哪儿去了,至少高了他三个头,手臂更是粗得赛过沈石的大腿,尤其是现在手中提着一把兀自淌血的杀猪刀,加上他那副身材,真是一股杀气扑面而来。

    不过沈石看着却是从容,目光在屠夫手间那把染血的杀猪刀上扫了一眼,反而神情间对这位凶神恶煞一般的屠夫居然还颇有几分亲近之意。

    屠夫上下打量了沈石两眼,忽地开口道:“把衣服脱了。”

    沈石一怔,道:“什么?”

    屠夫手掌抖动,那把锋利铮亮的杀猪刀在他手指间顺滑无比地打了个转,掉了个头,刀柄朝向沈石,只听他低沉的声音淡淡地说道:“杀两只?”

    沈石抬头,望向屠夫,屠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过了片刻,沈石忽地一笑,伸手接过那把见血的屠刀,同时伸手去解衣衫,微笑道:

    “好啊。”

    春风吹过西芦城上,吹进城中的大街小巷,阳光暖暖地洒落在这个安静的人间地方。小巷子里平静如常,破旧的房门依然虚掩着,只是过了一会之后,忽有嘶鸣声再度响起,跟着又是异响低沉,带着一丝冰冷决绝,无情地截断了那声嘶喊。

    风儿吹过,巷子里的血腥味道,似乎又浓了少许。

    ※※※

    “我也想过苟且偷生,守着小石头,就这般忍气吞声地过一辈子算了。”袅袅轻烟里,沈泰不知何时又回到了供奉着他亡妻灵位的静室里,独自一人站在香案前,看着那三根即将烧完的细香,轻声地说着话,“真的,我真的曾经这样想过。”

    沈泰看了一眼那块灵牌,面上掠过一丝悲伤苦涩之意,低声道:“我是不是很没用,是不是根本就不像一个男人?明明当年是李兴怀觊觎你的美色,意图不轨,你抵死不从侥幸逃脱,可终究一场重伤落下了崩血病根,在生产小石头后因此而亡。这一切从头到尾,我明明都知道,可我就是没办法替你报仇,我什么都做不到,还要拼命给玄阴门干活,将这天一楼打理得热火朝天……”

    残香细细,几许灰烬落下,犹如女子泪滴。

    “他是世家子弟,天资又好,年纪轻轻就修到了凝元境界,上头还有个与神仙似的元丹境老祖李老怪,放眼整个阴州都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咱们两人却都只是连最低的炼气境都过不去的凡人,怎么办,怎么办……你走了之后,我常常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每次惊醒,脑子里想得都是你的样子。”

    “我想报仇,很想很想,想的我都快要疯了,可是每次天亮以后,我还得装出一副笑脸,在天一楼里走着,笑给别人看……”

    “我知道,你临走的时候劝我别想着报仇了,他们是天,我们是蝼蚁,加上又有了小石头,只要照顾好儿子就行了。”

    “小石头很乖,很懂事,我什么都没有瞒着他,什么都告诉他,从小到大,我那样苛责督促他,总让他做一些别人家小孩不可能去做的苦事,他也从无怨言。小白,你会不会怪我?我知道我其实很没用,实在是我护不住他,为了让他日后能更多几分自立,我也只好狠下心了。”

    不知不觉中,一滴水珠落在香案之上,沈泰低头看了看,轻轻伸手抹去了水痕。

    “我本想在这天一楼中用心做事,替小石头尽力打下一份家业基础,我本以为真的有希望,他们甚至答应让小石头上山了。可是……咱们终究还是蝼蚁吧,李家那边的一句话,就把小石头的弟子名份拿走了,我知道,他们同样眼红天一楼这里很久了,这每日赚进无数灵晶的聚宝盆,他们怕是早就忍不住了罢,大祸只在反掌之间,对不对?”

    “咱俩都是蝼蚁啊,可是我心里想过的,就算是蝼蚁,但他们这般逼我,不给我和小石头活路,那么我拼死也要狠狠反咬他们一口,才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对不对?”

    “小白,你泉下有知,要保佑我和小石头啊。”

    矮胖的男子擦了擦眼睛,然后重新露出惯常温和的笑容,对着那面灵牌,呵呵笑了一声。

    残烟飘散,些许红光悄然隐没,那是香炉中的三根清香终于烧尽。

    沈泰走上一步,从摆放在香案另一侧的一盒细香中又抽了三根,重新点着了,再一次插在香炉中。透过再度缓缓飘起的轻烟,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块灵牌,然后转身走了出去,再不回头。

    手心里,紧握成拳,那是一个白老旧的小小沙漏,细沙悄无声息地流过,似已然走远的那些过往岁月。

    (这才第二天就有一位盟主了……非常感谢“草根师爷”书友,我还是第一次经历捧场这种事,谢谢所有捧场的书友,谢谢大家==!另外明天早上十点更新哦,如果没意外的话以后就尽量保持这个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