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五章 暗算

第五章 暗算



    热闹繁华的马蹄街上,人潮汹涌人气旺盛,让这里与隔了几条街外的那条僻静小巷犹如是天壤之别,无数来往行走的修士们或闲适或匆忙地在这条街道上走过,偶尔有人会抬头看看天色,因为天阴山脉的存在,西芦城上空常年都是阴霾的模样,不过对这些散修来说,这并不是值得他们关心留意的事情。(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大街之上,或许在每一个人的背影中都有各自特别的故事,只是从不为人所知。

    天一楼内,生意依然火爆,几十个柜台上,大量的修真灵材被人不断地买走,换回了一袋又一袋的灵晶。如今的人族修真一道,经过万年以来的长足展,早已有了近乎完备的体系,在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常识就是,除了公认的天赋根骨资质外,修士想要修炼仙道,最重要的便是这些外物灵材的消耗支持,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灵材的重要性,几乎不在修士本人的天资之下。

    一个经常服食灵丹妙药加上灵晶充足日日安心修炼的修士,哪怕天资稍差,到最后的成就也绝对会过天资良好但窘迫穷困的人。

    这也正是数量庞大的散修是修真界最底层的根本原因,因为散修们都是无门无派无背景的修士,因为种种机遇有意无意中踏入了修真一途,天资根骨如何且不论,只在财力上说,他们天然地就比如今现存的修真门阀差了无数倍。你纵然天资根骨再好,但连基本的灵晶都无法保证的话,又怎能指望会修炼出什么好结果来?

    毕竟在鸿蒙世界里,人族与当年号称天之骄子的妖族不同。

    妖族是真正的天选神族,天然肉身就强过人族百倍,最重要的是妖族甚至可以以肉身本源,直接吸纳天地灵气修炼妖族各种特有的本命神通,呼风唤雨移山填海,种种异能可畏可怖。与此相比,在那个妖族统治鸿蒙诸界的漫长黑暗时代中,当初的鸿蒙百族里,妖族稳居魁,人族却是天生脆弱,并且不知为何,人族的体质根本无法吸纳到一丝一毫的天地灵气,所以也就没有任何神通能力可言。

    人族唯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会生……

    广袤浩瀚的鸿蒙世界里,漫长的天妖王庭黑暗时代中,脆弱的人族一直处于所有种族的最底层,虽然人族的人口数量是如此巨大,甚至过了其他所有百族加起来的总数还要多上了十数倍,但是却被以妖族为的强悍种族们任意侵凌,犹如一大群被圈养起来的家畜。

    一群圈养的绵羊肥猪,又怎能指望他们去与狂暴凶狠的虎狼争斗呢?

    那被后世人族称为黑暗时代的一段漫长岁月,并不是随便乱说的。那个时候的人族,确实是看不到任何光明的前景,随意的一个上层种族,都可以将人族任意欺辱,人族被迫做着各种最低贱的工作,为奴为仆,拼命劳作,供养着那些高高在上的天选之族。甚至于在很多时候,以妖族为的一些强大种族,在遇到祭祀、丧葬、出征等重大典礼的时候,会直接屠杀大量的人族,进行活祭或殉葬之类的血腥仪式,根本不会将人族视作是与他们一样的鸿蒙百族之一,而不过是与圈养牲畜一样的畜生。

    在如此恐怖的岁月中,人族的命运可想而知,若不是人族本身的繁殖力实在强大,始终以庞大人数坚持着本族的繁衍,只怕早就被那些天选神族们杀光了。

    如此黑暗的命运令人窒息而绝望,犹如乌云一般始终笼罩在人族的头顶之上,直到在天妖王庭末期,一个改变了整个鸿蒙诸界气数命运的小东西被人现了。

    那就是灵晶,一种只出产于灵山龙脉汇聚天地灵气最盛之处的小石头,通体晶莹剔透,指头大小,棱状模样,看去很漂亮的小东西,原本只是被当做毫无用处的低档饰品,但在某一天某一刻,又或是机缘凑巧命运转折,不知怎么的,有人却现人族竟然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法门,从这些灵晶中吸纳天地灵气入体……

    充盈于鸿蒙诸界天地之间,无形无色无味看不见摸不着却又无所不在的天地灵气,众所周知,正是鸿蒙所有种族各种力量神通的基础根源所在。妖族之所以如此强大恐怖,就在于他们是唯一能以肉身直接吸纳天地灵气入体修炼的天选之族,而其他鸿蒙百族也差不多都能以各种法子吸取天地灵气,唯一做不到的就是人族,这也是造成人族实力孱弱进而命运悲惨被人欺凌的根源。

    但是从那以后,一切都改变了。

    种种悲歌往事,又或是壮丽传说与悲壮战争,到了今时今日,都已成为万年之前的遥远回忆。当年曾经强盛不可一世的妖族,还有同样骄狂过的其他异族,逃的逃,死的死,早已消失在鸿蒙世界的边缘,或是消散于岁月光阴的无情过往中。时至今日,这个广袤浩瀚的鸿蒙世界里,人族才是主宰,人族才是主人,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而这一切,究其根源,也只不过是那一块小小的,漂亮的,晶莹透明而可爱的小石头而已。

    灵晶,便是所有人族修士们的必须之物,只有通过这种小石头,修士们才能吸纳到天地灵力,并且随着道行境界的提升,修士们所需要的灵晶数量同样也在增多。

    没有灵晶,就没有修炼。

    这句话,放之四海而皆准。

    ※※※

    灵晶是如此的重要,修真之人须臾不能离开,所以如今的修真界中,灵晶已经等同于货币,取代了凡间黄白金银之物。眼下的天一楼中,来来往往的散修要购买各种修炼所需的灵材,付给天一楼的也都是灵晶。

    柔和的光泽还有清脆悦耳的灵晶敲打撞击声,构成了一幕幕令修士们心醉沉迷的画面,光影闪烁中,倒映着一张张追求长生成仙梦想的脸庞。纵然这条路上艰难无比漫长曲折,绝大多数人都会倒在或远或近的路途之中,却仍有无数后继者不顾一切地投身其中。

    或许,成仙长生,对一个凡人来说始终是有着无法抗拒的诱惑,更何况一旦修道,哪怕无法成仙长生,在这中间仍然可以增加数倍寿命同时拥有移山倒海般的强大力量,又有谁会不着迷呢?

    在审视了一圈这前堂里热闹景象,确定如往常一样并无丝毫异常后,沈泰缓步走到天一楼的大门处,向周围左右看了一眼。

    一切如常,与往日一样,似乎又是平静的一天。

    在门口如闲汉般或站或坐的那几个玄阴门弟子,看到沈泰过来,都是露出笑容点头打了招呼。其实以他们的道行境界,最差的也都是修炼到了凝元境,可谓是真正踏入了修仙的大道,与仍困于炼气境不得寸进的外门弟子,在身份上有天壤之别。至少在玄阴门中,普通的外门弟子见到他们这些内门弟子后,都是要恭恭敬敬的,而他们通常也不会搭理这些弱者。

    但是沈泰沈大老板,有了这么一座天一楼做资本,那每日亮瞎眼的灵晶流水也似的过着,光靠这个,便足以让他与众不同了。

    沈泰脸上的神情也是温和,笑容可掬地与这几个人点头示意,目光扫过,在站在最前头,之前曾和沈石说过话的那个络腮胡子汉子的脸上停留了一下,然后又施施然走了回去。

    穿过热闹喧嚣的店堂,沈泰重新回到了后头庭院里,在某处小花园中的一处僻静凉亭里坐下,看着周围绿树芳草,沉默不语,似乎在想着什么心思。

    过了不久,一个人影从小花园的另一侧走了过来,却正是之前在门外暗中护卫天一楼的那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玄阴门弟子。只见此刻他脸色淡然,脚步轻快,目光在小花园中似乎漫无目的地扫过,随后像是无意中看到了凉亭里的沈泰,脚步微微一顿后,便走了过来。

    “沈老板,好悠闲啊。”那络腮胡子哈哈一笑,走进了凉亭中。

    沈泰看了他一眼,嘴角也浮起一丝笑意,但眼中神色却似乎有些淡淡的冷峻,不过语气还是和平时一样的温和,道:“陈师兄辛苦了,请坐。”

    凉亭中有一张圆形石桌,旁边四个石凳,两人分别坐下后,那陈师兄也不说话,只是目光瞄向沈泰,眼中似有深意。

    沈泰倒是没什么犹豫,看似随意地从怀中掏出一只普通的小木匣,放到他的面前,平静地道:“前些日子收了一个小玩意,许是会合师兄心意,请笑纳。”

    陈师兄看了他一眼,拿起木盒,手指微微用力,打开盒盖才些许缝隙,便只见一道温柔蓝光闪烁而起。

    他的手在半空中随即猛地一滞。

    “啪嗒!”

    一声脆响,木匣盖子被他用力盖上。

    陈师兄的呼吸似乎有些粗重起来,也不知道究竟是激动还是紧张,又或是带了几分惶恐惊惧,不过过了片刻,在稳定住心神后,他的脸色重新恢复如常,但看向沈泰的眼神已然是与之前截然不同。

    “沈老板好手段。”他盯着沈泰看了一会,低声地道。

    沈泰微微眯起了眼,似带了几分自嘲笑了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在这里十几年,一手打造出天一楼今日局面,做这些小事,其实不算什么。”

    陈师兄长吸一口气,将那木匣放入怀中,站起身来,道:“既然沈老板做到了这般地步,一切就如我们之前所约行事。”

    沈泰点了点头,默然片刻后,低声道:“希望你们能言而有信。”

    陈师兄眉头一挑,道:“沈老板放心,鄙会其他不敢说,唯有这守约信誉上,足以自夸天下。”

    沈泰缓缓点头,看他模样,似乎对眼前这人的承诺颇为相信,只是这位陈师兄明明是玄阴门内门弟子的身份,此刻与沈泰交谈到最后,却是口口声声自称鄙会什么的,隐隐透着一丝诡异。

    眼看那陈师兄转身欲走,沈泰忽然脸色一动,开口道:“陈师兄。”

    那络腮胡子的汉子脚步停顿了一下,转过身子,道:“怎么?”

    沈泰看着他,道:“沈泰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一下师兄,却不知究竟是哪一位前辈授意,要对付李老怪?”

    陈师兄微微一笑,道:“沈老板,你问得太多了。”

    沈泰抿了抿嘴,一笑置之,陈师兄一拱手,转身大步离去。凉亭里只剩下沈泰一人,这个矮胖的人影缓缓转身,举目远眺,巍峨的天阴山脉在远处笼罩在无穷无尽的阴云之中。

    好久之后,他才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轻轻自言自语道:“居然敢直接暗算元丹境的大真人,这人会是谁呢……”

    (突然过上了一天两更的日子,早上起床感觉有压力了啊……不过我还坚持的住,晚上七点还有一章^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