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六章 苦心

第六章 苦心



    西芦城内热闹如常,天一楼依旧是生意火爆,店堂里人来人往人声鼎沸,笑脸交错口舌交谈间,大量的灵材与灵晶交换了主人。(请搜索,更新最快的站!)有的人兴高采烈心满意足,有的人垂头丧气叹息失望,人间百态,此刻在这些修士们的脸庞上都能一一看见。

    只是似乎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从小到大在这里长大,每日间在这些柜台下灵材间玩耍的少年,已经离开了天一楼,去往另一个地方。

    沈泰再一次回到了商铺前堂,负手缓步而走,虽然衣着平凡普通,更没有什么卓尔不群的王霸之气,但是隐隐之中,看着这座商铺店堂,却也有几分荒野之上的狮子淡淡巡视自己领地的模样。

    所过之处,那些正在忙碌着的伙计无论男女,都是恭恭敬敬地向他点头问好,沈泰也并无倨傲之色,脸上带了笑意,微微点头。便是有不少散修,因为常来这天一楼,也认得了这位胖子老板,纷纷笑着跟沈泰打了招呼,沈泰也是一一笑着回应,和和气气,令人如沐春风。

    如此转了一圈,沈泰才回头,又走到西侧那一溜长长收购灵材的柜台边,与其中一位须皆白的老头低声聊了一会,面色看去也是颇为轻松,随后又叮嘱了那老头几句,在那白老头点头答应之后,他才笑着转身出了后门,向后堂走去。

    热闹的喧嚣声留在身后,渐渐低沉不可闻,沈泰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收敛起来,面色变得有些淡然。当他走过小花园中那一处凉亭边上时,脚步微顿,目光在凉亭间微微流连片刻,默然思索着什么,随后又迈动脚步,向着庭院更深处走了去。

    春光里,花影拂动,轻轻遮住了他矮胖的身影。

    ※※※

    长长的马蹄街上,过往的修士们脚步匆匆,在这个本该是春光明媚的季节里,每个人看去似乎都对自己的将来有着美好的憧憬与希望。长街之上,大大小小的商铺依然大开着店门,在无数伙计笑脸相迎中赚取着那些散修辛苦得来的大把大把灵晶,而其中人气最旺的两家,自然就是隐隐对峙于马蹄街两侧,分庭抗礼的天一楼与神仙会在西芦城中的分店。

    与近十年内才崛起的天一楼不同,驰骋鸿蒙大6漫长岁月的神仙会从外观上看去,更多了几分底蕴,在马蹄街上的这家西芦城内分店,外观上并没有如对面那家天一楼般富丽堂皇,但是厚重之中自有股肃穆之意,令人看到之后第一个念头,便是回想起这家巨大商会那辉煌而悠久的历史。相比之下,对面的天一楼倒真有点暴户的味道。

    此时此刻,一张看似普通的素白小笺被封于一纸空白信封里,从神仙会分店的后门传了进来,接手之人只略微看了一眼那信封上角落里的某个菊花形标记,登时面色一沉,立刻大步走上楼梯,通过一条僻静无人的小路直达这里最高的第三层屋宇,敲响了这里唯一的一扇门扉。

    信封交过,房门重新合上,脚步匆匆,人影晃动,不消一会功夫,这一封不起眼的书信迅地递到了一个站在临街靠窗位置,正默默向外眺望的人手上。

    这是一个浓烈却安静的女子。

    秀堆鬓,凤钗叼珠,薄唇瑶鼻,明眸闪动,她的背影看去娴静而清雅,但一旦看到她的容颜,却现这女子在平静之中,竟有股锐利如刀般的英气。她已经不再是十七八岁还显稚嫩的少女,却正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成熟美丽的时候,眼波盈盈,身材窈窕,一袭碧纱罗裙扶窗而立,露出胸口几许白皙,隐约可见属于女子的丰腴深沟。

    在这座常年阴沉的城池里,她却美得似一朵灿烂盛放的牡丹,浓烈而刺眼,令人不敢直视。

    素手白皙,翻开了那一纸小笺,明眸扫过那上头简单的字眼,女子深深呼吸了一下,重新抬起了头,望向自己对面的那座热闹的店堂。

    然后,她慢慢露出了一丝冷笑,那一刻,她的美丽犹如化作一柄冷冷的刀锋,在这片热闹喧嚣的街头,安静地闪过无人知晓的锋芒。

    与此同时,亲手缔造了天一楼如今兴盛局面的那个矮胖男子,此刻并却不在商铺之内,而是悄然到了离马蹄街数条街道之外某处不起眼的街头小巷,双手插袖面色淡然,看去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毫不起眼的凡人,安静地向着小巷深处走去。

    前方尽头,是一座僻静庭院,木门虚掩,隐隐有几分血腥气息。

    西芦城中的热闹喧嚣,在这个僻静的小巷里头似乎都已经悄然远去,远得像是在另外一个世界般。而从那个热闹繁华所在过来的沈泰,此刻站在这一处屠夫的家门口,眼睛微微眯起,似乎仔细地打量着这里的一切,然后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走了进去。

    木门一开,血气的味道似乎又浓烈了一些,站在门口入眼处,天井小院里的青石地板上,虽然被人用清水冲刷过,但在一些石缝角落间,仍是还能看到星星点点的血迹,带着深暗而刺眼的红。

    小院并不大,前方与右侧各有一间堂屋,而曾经在这院子里杀猪的屠夫,此刻并没有看见人影,也不知道是去哪儿了。

    沈泰在门口略一停顿,也没有开口叫人或是迟疑什么的,便迈步向右侧的那间屋子走去。屋子门扇窗扉皆开,阳光从屋外照入,显得十分亮堂。

    屋子正中有一张圆桌,一把躺椅,旁边还有二三圆凳,看去都有些老旧的样子,但还算结实耐用,朴素之中,带着一丝凡人生活的气息。

    沈泰走过去,径直在那把躺椅上坐下,然后把自己肥胖的身子往后一靠,躺椅出几声“吱呀吱呀”的呻吟声,前后摆动着,带着这个胖子摇晃起来。沈泰闭上了眼睛,露出一丝轻松惬意的神色来。

    这时候脚步声忽然从屋外响起,随即一个高大强壮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赫然就是前不久曾在这里与少年沈石说话杀猪的那一位屠夫。当他看到这屋中躺椅上突然莫名多了一个胖子的时候,脸上却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惊讶的神色,只是微微皱了皱眉,一声不吭地走了过来,在沈泰边上扯过一张圆凳,坐了下来。

    “啪”,一声轻响,却是沈泰随手丢过来一个小布袋,落在了桌面之上,而胖子的眼睛似乎仍未有睁开的意思,仍是那样舒适懒散地闭眼躺着,只有口中淡淡地道:“我儿子呢?”

    那屠夫看了他一眼,伸手拿过袋子,随手打开,一阵清脆如美玉互击般的悦耳声音伴随着一片瑰丽奇光,从布袋中喷薄而出,美丽幽光之下,是数十枚在修真界中最重要的灵晶,一个个晶莹剔透,完美无瑕如同最珍贵的宝石一般,散着动人心魄的色彩。

    屠夫伸出粗糙布满老茧的大手,抓了一把灵晶握在手中,带了几分凶悍的脸上难得浮现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过了片刻,他将灵晶放回布袋之中,看了那个躺椅上的胖子一眼,道:“刚才杀了两只猪,有些累了,我让他去后头洗个身子休息一下,待会就过来。”

    “嗯。”沈泰闭着眼睛,身子在躺椅上轻轻上下起伏摇晃着。

    屠夫“唔”了一声,声音听起来仍是有几分低沉嘶哑,如在瓮中音鼓荡一般,听起来颇有几分怪异。或许是想到了什么,屠夫的目光向着庭院天井那里扫了一眼,沉默了好一会之后,忽然开口说道:

    “好好的一个孩子,你作甚要我这些年来暗里接近他,教他这些见血杀生的龌蹉事?”

    沈泰身下的躺椅忽地安静了下来。

    屠夫看了他一眼,面色不变,只是依旧自顾自地说道:“玄阴门下那几个附庸世家,如今的财力物力都远不如你,但是人家家里但凡有个资质差不多的孩子,哪一个不是当做掌上明珠心肝宝贝般的护着。你就这么一个独苗儿子,为何不好好养着,反而非要他自小就沾染这些事,还强逼着他学这学那,看货识材,哪怕十二岁前不能修炼道法,也要强逼他画什么阴阳五行符纹,那些明明都是不入流的小道而已。”

    沈泰慢慢地从躺椅上站了起来,看了屠夫一眼,屠夫回视于他,眼神并未有丝毫闪躲。片刻之后,沈泰转过身子,双手负在身后,走到门口向外头眺望而去,小小的庭院里,四道墙围拢了天井处一个小小的天空,他就像是井底一只小小的青蛙,仰望着无垠的天际,视线所及的地方,就只有那一片小小的云彩青天。

    矮胖的男子忽然笑了笑,然后转过头来看着屠夫,道:“因为我太弱了。”

    屠夫皱了皱眉。

    “我太弱了,弱到哪怕有了现如今的局面,仍然还是朝不保夕,生怕一朝醒来手中一切,就会轻而易举地被人拿走。”沈泰面色平淡,从容地似乎像是在说着别人的事一般,安静而带着一丝微笑,看着屠夫说道,

    “我手底有几分家业,上不了什么台面,但我还是想传给小石头,所以很担心这点东西被人看上拿走,所以担心的常常睡不着觉。所以我就想着,小石头以后一定不能像我这样弱啊。见过血,杀过生,虽说不是杀人,但总会胆气粗壮些,心性刚强些;他懂得的东西多一点,认得的灵材多一些,虽说看着不起眼,没大用,但是日后修行,或多或少总有几分用处罢。”

    屠夫忽地“嘿嘿”冷笑一声,道:“那些个名门大派出来的,又或是世家大族没见过杀伐血气的天才子弟,相同境界里,我一人能杀他们两三个。”

    沈泰笑了笑,不以为意,只淡淡地道:“我道行太差,于修道一途上根本教不了他什么,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东西了。”

    那屠夫默然片刻,却是忽然又叹了口气,道:“你说的确有几分道理,只是这些年来你明里暗里对你儿子做的那些事,对一个小孩实在有些过头了,连我都有几分看不下去,有时都担心这孩子到底能不能撑过来。”

    沈泰走到桌边,伸手拈起一枚透明闪光的灵晶,面色神情中似掠过一丝黯然,又似更带了几分欣慰慈爱,低低地笑了声,自言自语道:

    “还好罢,他总归是平安走到了今天。过往日子吃过的那些苦处,只盼着日后终有一天,会对他自己稍有几分回报就好了。”

    (明天还是早上十点更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