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八章 叮嘱

第八章 叮嘱


  
      房间里很快安静了下来,父子二人相对无语,沈泰看起来还好一些,而仍是少年的沈石虽然心性较普通同龄人都要成熟冷静些,只是面对如今很可能就是生离死别的时刻,年方十二的他仍是有些难以自禁的激动。(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看着儿子微微颤抖的嘴唇和隐约闪过泪光满是担忧的眼睛,沈泰只觉得心中直有千言万语,话到嘴边,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嘴巴张了又闭,到了最后,还是轻轻叹息了一声,将这个自己唯一的血脉骨肉拉到身旁,紧紧地抱了一下。
  
      一想到今日过后,也许便是天人永隔,从小到大与父亲相依为命的岁月记忆在这瞬间从他脑海中一一浮起,沈石咬紧了牙关,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只是心情激荡之下,整个身子都开始轻轻颤抖。沈泰感觉到了怀中儿子的激动,默默地轻轻拍打他的后背,然后用手摸摸他的头,轻声道:
  
      “小石头,你是男孩子,永远不能哭。”
  
      沈石咬紧了牙,盯着父亲,眼睛眨也不眨,看去脸色有些苍白。
  
      沈泰默然片刻,似乎也是收拾了一下心情,随即脸色严肃了下来,看着儿子沉声道:“石头,事情缘由一向以来我都没有对你隐瞒,今日局面为何如此,你应该都是知晓的。既然木已成舟,再无回头机会,眼看我们两人就要分开,日后能否再见也……难说,我这里有一些话想对你说,你要牢牢记在心里。”
  
      沈石微微低头,站在父亲的身旁,轻声道:“是。”
  
      沈泰深吸了一口气,道:“若是事情败露不成,自然一切休提,但若是此事成功,神仙会实践信诺的话,则为父会被安排改名换姓,去某一偏僻小州为神仙会卖命做事;而作为咱们如此拼命的最重要回报,便是神仙会中会安排你得到一个拜入天下四大修真名门之一凌霄宗的名额。”
  
      沈石悄悄握紧了双拳,点了点头。
  
      沈泰道:“凌霄宗威名赫赫,名动鸿蒙,乃是最负盛名的‘四正’之一,无需我再对你细说。为父天资低劣,于修炼一途上也没什么经验可以点拨于你,事到如今,能对你说的,也只有我这活了半辈子以来,自己心中所悟的一点做人道理。”
  
      沈石抬起头,看着父亲,只见沈泰面色肃然,带了几分郑重,道:“第一,不管你有何成就,又或是得了什么机缘,切勿自傲自大,只需谨记一点,这世上英才俊杰无数,而修仙一道上汇集的更是天下菁英,总会有人比你更聪明,更强大。”
  
      沈石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低声道:“是,孩儿记下了。”
  
      沈泰目光微抬,向着前头仍是敞开的那扇门扉看了一眼,顾灵云和屠夫此刻都已经离开这里,天井处也见不到他们的身影,想必是去了后堂,留下一点空间给这对即将分别的父子。
  
      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沈泰淡淡地道:“刚才的顾灵云你见过了,你看她如何?”
  
      沈石咬了咬牙,恨声道:“是个心肠狠毒的刁妇。”
  
      沈泰笑了笑,忽然道:“你太小看她了。”
  
      沈石皱了皱眉,有些不解地看向父亲,沈泰默然片刻,道:“五年前,在这西芦城中,神仙会分店已经被我压得败象毕露,生意一落千丈。但是她来到这里后,不声不响中却是力挽狂澜,虽然胜不了我治下的天一楼,但仍是勉力将局面稳住。而今局势对我们父子而言是急转直下,而她却已然是一举多得,必定是最大赢家了。”
  
      沈石迟疑了片刻,道:“怎么说?”
  
      沈泰冷笑一声,道:“其一,天一楼是我一手打造崛起,手下那帮人究竟是什么材料,我心中也是有数,我走之后,天一楼必败于神仙会手中;其二,当日我与她密谈此事,为了免遭玄阴门追杀,被迫答应事成之后,要为神仙会卖命效力,这便是她为神仙会在西芦城中击败大敌之后,又挖来一员大将反为助力;其三,此番我们暗算的李老怪乃是一位元丹境大修士大真人,道法通天,而胆敢与这种人物为敌的,并能驱使神仙会一地分店为其布置效力的,也绝不会是普通人物,必定是大有来头的绝世高人。一旦事成,顾灵云便等若交好于那等大人物,对她日后前程助益极大。”
  
      沈石抿紧了嘴唇,显然还没有想到这看似简单的事后居然还有这么多余味,同时耳边只听沈泰又接着道:“但最要紧的是,暗中算计一位元丹境大真人如此凶险的一件大事,一路过来,顾灵云却从头到尾都几乎毫无风险可言。事成一切都好,事败也没有多少手尾,正如她所言,最多就是将我交给玄阴门千刀万剐,抽魂炼魄而已,而因为你在他们手上,我也不可能再供出神仙会牵涉此事。”
  
      说到此处,他声音不由自主地顿了一下,身旁的沈石脸色大变,沈泰则是深吸了一口气,苦笑了一声,道,“如此算计,我也是直到刚才不久,才算是想了个通透。”
  
      沈石的脸色愈苍白,但沈泰看上去倒似乎比刚才放松了一些,道:“石头,我跟你说的这些话,点明这其中的波谲云诡,就是想让你明白,这世上的聪明人实在太多,种种心机手段,容不得你自大自得。日后若是真能拜入凌霄宗下,你切切要记得这一点。”
  
      沈石缓缓点头,道:“是,孩儿记下了。”
  
      沈泰颔,沉吟片刻后又道:“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你需谨记,修真一道上天才众多,奇人异士天赋异禀的人总是有的,但你不是。可是若有人此刻见你年方十二,却能熟练书画阴阳五行十种繁复符纹而丝毫不错,必定惊叹你是天才,赞叹你天赋异禀,你可明白其中道理?”
  
      沈石皱了皱眉,面上露出几分思索之色,沈泰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那便是滴水之力,持之以恒便可穿石。自你五岁起我逼你练字描画,至今七年从不间断,日积月累,方有些许成就。虽说符箓乃是不入流的小道,为父道行低微,也确实除此之外,教不了你什么,但其中的道理,我觉得都是一样的。”
  
      沈石点头道:“是,我明白了。”
  
      沈泰看着面前的儿子,忽然笑了笑,道:“儿子,我这个当爹的实在是没什么本事,别人家给孩子的都是万贯家财,轮到我了,就只有轻飘飘几句话而已。你可别怪爹啊。”
  
      沈石重重地摇了摇头。
  
      沈泰哈哈一笑,似无意一般随手揉了揉眼角,抚面沉默了片刻,然后道:“你稍后便会离开此地,想来应该会是那屠夫带着你走。虽说我们父子俩与他有点交情,但生死事大,不可轻信于人。修道中人,特别是散修,对灵晶向来看得极重,为防万一……”沈泰沉吟片刻,伸手到怀中摸索片刻,却是拿出了三颗亮晶晶的灵晶石,递给沈石,轻声道,“你身上不能有太多灵晶,以免惹祸上身。”
  
      沈石默默将灵晶收起,抬头看了一眼父亲,心头没来由的一颤,听着这话声语气,怎么着都像是沈泰正在交代后事的模样,只是此情此景,他除了默默点头答应之外,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事情一一交待完毕,沈泰神色间也是为之一松,似乎总算是放下了心中大石,虽然眉宇间仍有一丝忧虑之色挥之不去,毕竟父子相依为命多年,难以割舍,而一想到哪怕是最好结果下的日后这些年,沈石终究也只能是靠自己一个人了,哪怕他仍然还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
  
      不过他终究还是硬了心肠,站起身子,沈石的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分别在即,今日过后,谁又知道还能否再见有日,沈泰的眼角微微有些红,欲言又止,沉默片刻后,却是取出一物塞到沈石的手中。
  
      那是一个小小的玉质沙漏,老旧而有磨损,但透过白皙晶莹的玉面,仍然可以看到其中细腻的沙粒还在永不停歇地流淌滑落着。
  
      “这是你娘亲当年第一次送我的小玩意儿,我一直留着,以后就给你吧,不管生了什么,也算留个念想……”
  
      说罢,他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儿子,便再不犹豫,走到门口,对着外面朗声道:
  
      “顾掌柜,可还在么?”
  
      ※※※
  
      脚步声响起又远去,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消失在这一处屋子之中。沈泰与顾灵云两人站在天井边缘,都没有再回头看上一眼。
  
      屠夫带着沈石走了,他们并没有从大门出去,而是径直去了后院某处,那里有一处密道,通向神仙会在这西芦城中另一处不为人知的秘密地点,到了那里,自然也会有隐秘的法子悄悄遁出西芦城。
  
      而此刻,过往五年之中,这座西芦城内修真道上,在灵材生意场上最顶尖的两个人,争斗如水火不容般激烈的男女,就这样并肩而立地站在那里。
  
      过了片刻后,却是顾灵云先开了口,只是她说的话有些奇怪,似乎带了些许罕见的感叹与唏嘘,还有淡淡的一些嘲讽之意,道:“说起来,我还挺佩服玄阴门那些个附庸世家的,修炼做事没什么像样的,倒是排挤人起来真是干净利落,果决无比。”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从外表看去矮胖平凡,通常第一眼给人的印象就是很不起眼的沈泰却仿佛很自然地听懂了,笑了笑,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他们看我不顺眼很久了。”
  
      顾灵云横过眼,撇了他一眼,眼中似有深意,轻轻应了一声:“哦?”
  
      沈泰淡淡道:“几百年来,李家、王家、徐家和宋家,他们这些附庸玄阴门的世家各司其职,有的为凌霄宗收集灵草,有的采探灵矿,有的配药炼丹,有的专一开采灵晶,总之就像是划分好了势力范围,这一块是我的,那一块是你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得其利,一起吸附在玄阴门的身上吸血罢了。”
  
      顾灵云嘴角一翘,似乎想笑又随即忍住了,容色之色却是平添了几分娇媚,看了沈泰一眼,道:“看不出沈老板你居然也会说这般刻薄话。”
  
      沈泰哼了一声,道:“这种事宗门之内但凡是明眼人,谁看不出来的?只是这些附庸世家时日长资格老,在宗门里各种关系根深蒂固,其中颇有些位高权重的长老就是出身于这些世家大族,所以玄阴门上下也就懒得去理会就是了。可惜的是,谁都想不到如今会出了我这么一个怪人,又在西芦城内搞出了天一楼这么一个怪胎。他们所有种种各司其职的事,我一间生意兴隆的商铺就替他们全办了,还办得好上几倍,每年每月上交数目更大的灵材不说,还能上交宗门数量更多的灵晶,而不是让宗门像以前一样付给这些世家灵晶。你说说,这是不是跟要了他们老命一样?”
  
      顾灵云本来面带微笑,但是听着听着,脸上笑容倒是渐渐淡了,待沈泰说完之后,她默然片刻,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随后望向沈泰,徐徐道:
  
      “看来在那玄阴门下,还真是委屈你这般人才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