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十二章 蚁噬

第十二章 蚁噬



    原本一直持续前进的队伍在这个时候忽然停顿了一下,坐在桌后的那个中年男子一开始似乎也没反应过来,正是一副准备伸手接过灵晶的模样,谁知下意识伸出手后,却现桌子的另一侧一点动静也没有。(请搜索,更新最快的站!)

    手掌在半空中僵了一下,那灰衣中年男子看起来便有些尴尬,带了几分滑稽,不得已慢慢将手缩了回去,脸上随即多了几分怒意,瞪了屠夫与沈石一眼,冷声道:“二位,这是怎么个意思?”

    沈石也是汗颜,心底掠过一个“该不会这位大叔是不想交灵晶”念头的时候,只见屠夫倒是面色坦然,伸手入怀,掏出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的小玉牌,递到了那中年男子面前。

    “嗯?”那中年男子目光在这玉牌上扫了一眼,脸色微变,站起身来接过后仔细查看了一番,脸上随即露出笑容,道:“原来是自己人,请进罢。”说罢笑着将玉牌递了回来。

    屠夫收回玉牌,对他点了点头,道:“多谢。”

    那男子微笑不语,态度与之前截然不同。沈石跟在屠夫身后,就这样轻轻松松走入了传送法阵,心中一时迷惑不解,趁着周围无人注意的一个机会,轻声对屠夫道:“大叔,你刚才给他看的是什么牌子,为什么咱们进来不用缴纳灵晶的?”

    屠夫笑了笑,道:“那是表明我身份的一块牌子,你忘了我是什么出身么?”

    沈石自然不会不知道这个,愕然道:“神仙会啊,我知道的,可是……呃,”他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看了屠夫一眼,道,“莫非刚才那些灰衣人,也是神仙会的?”

    屠夫笑而不语,沈石心里正奇怪处,便听到屠夫在旁边道:“西芦城里没有传送法阵,加上你年纪毕竟还小,怕是平日没注意这一块,其实天底下所有的传送法阵,都是神仙会掌控收费才能用的。”

    沈石倒吸了一口凉气,哪怕以他平日还算沉静的心性,乍闻此言仍是忍不住露出惊容。他出身于天一楼,自小便是见惯了商贾之事,只不过略微一想,便知晓光靠这一项,神仙会每年便能赚取数额惊人的巨额利益,这天下第一商会的名头,果然不是白说的。

    只是如此巨大的利益,怕是连那些四正为的天下顶尖修真名门也不愿坐视不理,又怎会让神仙会独占好处?

    屠夫看了一眼正在凝神思索的少年沈石,似乎知道他此刻正在想什么一般,淡淡地道:“你老爹以前没告诉过你么,这天底下所有人族所造的传送法阵,都是神仙会所建的。”

    沈石呆了一下,直到此刻,他才像是重新认识了一番神仙会这个庞然大物,迟疑了一会,他低声问道:“那以前听说是千年前某位前辈大匠惊才绝艳,参照临摹上古传送法阵的阵纹才造出的传送法阵,其实也是……”

    屠夫笑了笑,道:“那位前辈大师姓周,正是神仙会中出身。”

    沈石长出了一口气,点了点头,由衷地道:“神仙会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商会。”

    屠夫目光一转,向周围看了看,拉着沈石向后退了几步,道:“好了,我看人差不多够了,这法阵快要启动了罢,你身无道行,待会自己小心了。”

    沈石呆了一下,愕然道:“小心?我要小心什么?”

    ※※※

    站在通往利州的传送法阵里的人数,此刻已经足五十人,入口处的灰衣人便暂时拦住了后头队伍,向旁边一溜灰衣人队伍那边招手示意了一下,很快便有另外三个身着灰衣的神仙会中男子走了过来。

    完全由暗金色的通灵石所构建的传送法阵,肃穆而沉静,一股莫名的气息似乎飘荡在这座神奇的法阵中。人群里,沈石看上去有些紧张,刚才屠夫莫名地提醒了他一句,但是待他追问时却又不说,只是笑着道:“反正无论如何都要经历一番,就让你自己感觉罢。”

    这神神秘秘的模样,让沈石心里反而更加紧张起来,下意识地便注视着那三个走近的神仙会男子,只见他们分开走到传送法阵的三处地方,各自从怀中掏出一个袋子,从里面掏出亮晶晶的小石头,正是灵晶,依次插入地上原有的一些孔洞。除此之外,在那些空洞周围的地面上,雕刻着大量繁复无比的阵纹,沈石凝神看了一会,也没看出有什么含义出来,倒是觉得颇有几分像是自己这些年来学过的符箓符纹,都是繁杂扭曲偏偏又看不出有何含义,诡异的很。

    三个灰衣男子,每个人都依次往地上的那些空洞中放入了七颗灵晶,随后便走出了传送法阵。沈石之前倒是听说过这些传送法阵都是依靠消耗灵晶里的天地灵力才能以驱动,此刻亲眼见过,果然如此。

    片刻之后,只见在阵外又走出一个灰衣人,看去年纪比周围人要大了许多,看去像是个五十出头的老人,站到了传送法阵入口处,闭目凝神片刻后,忽地双手一挥,一股充沛灵力从他身上喷涌而出,与此同时,不知怎么原先埋下那些灵晶处的空洞周围的阵纹,忽然一一闪亮而起,整座原本静穆的法阵在这一刻,就像是突然得到了生命力一般活了过来,暗金色的光芒大盛,一股莫名而神秘的气息笼罩而下,无形无味无色,却将所有人都簇拥其中。

    一声仿佛从远古而来的苍茫低啸,带着古老的气息,在远方,又似在每个人的耳边轰鸣而起,沈石陡然间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即身子一轻,竟有种飘浮而起的感觉,像是整个身躯都失去了重量,而几乎是在与此同时,一股剧烈如万虫撕咬肉身的可怖感觉,瞬间降临到他的身上,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处骨肉,都像是同时被蚂蚁撕咬,直痛入了骨髓之中,哪怕只有这片刻功夫,他也觉得自己似乎就像是全身散架了一般,差点瘫软在地。

    那一刻在他看来,仿佛就像是一天那么漫长。

    剧烈到难以言喻的痛楚中,眼前的黑暗忽然如潮水般退去,光明重新笼罩而来,那种万蚁噬身的诡异可怖感觉,总算是缓缓消散。

    周围的人群里,有人出了轻轻的赞叹声,有人还在聊天,看起来大多数的修士哪怕是散修,都是神色如常。只有沈石在最初的震骇过后,紧接着又是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身不由己地一个踉跄眼看就要摔倒。

    一只有力的手臂从旁边伸了过来,屠夫搀住了他。

    沈石此刻的脸色煞白,额头掌心中尽数都是冷汗,从小到大,他还从未经受过如此剧烈的痛楚,一时间几乎有些承受不住。屠夫看着他的脸色,眉头微微皱起,低声道:“怎样?”

    沈石吃力的抬起头,刚想说话,忽地神色又是一变,却是一把挣脱了屠夫手臂,冲到旁边一处角落跪到地上,大口干呕起来。

    屠夫摇了摇头,走到他的身后,耐心地等着,直到过了半盏茶功夫,沈石的脸色看去才慢慢平静了下来,脸上的苍白颜色也红润了几分。他抬头看了一眼屠夫,苦笑了一声,道:“大叔,这就是你要我小心的事吗……”

    屠夫笑了笑,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同时拉起沈石向法阵外走去,口中道:“正是。”

    沈石闭上眼睛,有气无力地呻吟了一声。

    ※※※

    两人在传送法阵外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从屠夫的口中,沈石这才知道刚才那番折磨究竟是怎么回事。事实上,这也算是人族所造的传送法阵临摹仿造上古传送法阵却未竟全功,由此带来种种不足之处的其中坏处之一,那便是一旦身无道行的普通凡人通过传送法阵进行传送,必定要受这俗称“蚁噬”的苦楚,相反的,若是已然修炼道法,身负道行的修士进入传送法阵中,绝大多数都并无此番感觉。

    沈石喘息兀自还未评定,苦笑了一声,道:“这是什么道理?”

    屠夫想了想,道:“到底是何原因,我也说不明白,倒是以前有一次听会里一位前辈说过此事,说是修士们身负道行,肉身坚韧强横远胜凡人,所以能够经受住这传送法阵的撕扯之力;相比之下,凡人肉身脆弱,进入传送法阵传送一次,便会受到这蚁噬之苦。”说到此处,屠夫顿了一下,微微摇头道,“不过我倒是知道,经由那些正宗遗留下来的上古传送法阵,从鸿蒙主界往其他异界传送而去的时候,不管是修士还是凡人,从来都是没有丝毫异样感觉的。”

    沈石叹了口气,此刻的他倒也算是堪堪缓了过来,不过那种蚁噬痛苦和剧烈的眩晕感,实在是让他有些禁受不住。这时的他也才有心向周围看了看,只见周围景物已然与之前在黒木城中截然不同,看起来要热闹许多,特别是前头大致相似的传送法阵,已经由两座变成了四座。

    沈石看着那些传送法阵,沉默了片刻,道:“咱们这是已经到了利州了吗?”

    屠夫点了点头,道:“不错,此刻你已经离那黒木城数十万里之远了。”

    沈石一时之间,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的感觉,好半晌之后才轻叹了一声,道:“前辈大师鬼斧神工,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屠夫道:“说的不错,当年我初次进入这传送法阵的时候,与你眼下的想法那是一模一样。现在你感觉好些了么?”

    沈石点了点头,道:“好多了。”

    屠夫“唔”了一声,道:“如此甚好,咱们再进去罢。”

    沈石吓了一跳,失声道:“什么?”

    屠夫耸了耸肩,道:“岚州与凌霄宗所在的海州相隔数千万里,其中间隔整整二十三个大小诸州,你该不会以为只传送一次就够了罢?”

    沈石嘴角抽搐,一时间面无人色。

    (感谢新盟主“碧蓝大海”书友的捧场,也谢谢所有其他书友的捧场,俺一定努力码字,努力保持这个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