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十四章 南宝坊

第十四章 南宝坊



    火球术乃是五行术法中最低级的一阶法术,正常情况下对有道行在身的修士,特别是境界达到了凝元境以上的修士来说,这点术法威力已经无法造成太大威胁了。(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只是此时此刻,沈石却仍然只是个还未开始修炼的普通少年,只见一团炽热火球迎面冲来,热浪滚滚,下意识地想要躲开,但身子却似乎并没有自己想得反应那么快,只略微做出了躲闪动作,却根本没法避开这一记火球,眼看就要当面被火球打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火球冲来的角度似乎突然一偏,向他头颅的右侧歪了过去,堪堪正好从他肩膀上方一冲而过,片刻后“砰”的一声,打在他身后院子里的一棵老树枝桠之上,噼里啪啦一阵轰鸣,火光亮起,烧焦了一片树枝树叶。

    沈石情不自禁地向旁边退了几步,转头看向那棵老树上兀自冒烟着火的枝桠,忍不住心有余悸,这时从他身后传来了屠夫的笑声,道:“怎么样,这一记火球术如何?”

    沈石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道:“吓我一跳,不过看来威力不小。”

    屠夫笑了笑,摇头道:“不过是看起来好看罢了。”说着看了沈石一眼,道,“我知道你爹让你从小就临摹描绘符箓符纹,但这种旁门小道耗费心神精力不说,用处也没多大,日后你拜入凌霄宗,我觉得还是不要在这上头再浪费无谓精神。”

    沈石点了点头,道:“是,我知道了。”其实这个道理,无论是他还是他那个胖子老爹沈泰,心里多少都知晓几分,但当年沈泰在修炼上的资质太差,除了符箓这种旁门小道,也教不了沈石什么东西。

    抬头看了看天色,只见青天高阔,几朵白云飘在天际,远方隐隐约约还有清脆的鸟鸣声传来,那应该是翱翔于海风中的海鸟。流云城座落在沧海之滨,出城不远就能望见那片一望无际的大海了。

    沈石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空气清新,让身子都似舒服了几分,转头向屠夫问道:“大叔,今天咱们还有什么事么?”

    屠夫想了想,道:“今日倒是没事,待会我去本城的分店里走走,要取一样信物回来,待到明日再带你去城外拜仙岩,这一趟送你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沈石“唔”了一声,停顿了片刻后,带了几分期望,道:“大叔,既然今日空闲,左右无事,我想去这流云城里随便看看。”

    屠夫怔了一下,沉吟片刻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即笑道:“也罢,反正此地距离阴州已是千万里之外,谅他玄阴门手再长,也升不到此处。”

    沈石笑而不语,随即屠夫进屋随便收拾了一下,便出来带着沈石出门去了。只是在走出大门的时候,沈石跟在屠夫的身后,忽然开口问了他一句,道:

    “大叔,几年前我刚刚与你认识的时候,你是不是就已经是神仙会的人了?”

    屠夫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转眼看了身旁这个少年一眼,只见沈石神色如常,目视前方,似乎只是无意中问了这么一句。他沉默了片刻后,点了点头,道:“不错。”

    沈石轻轻“哦”了一声,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

    他们二人所居住的屋宅,位于流云城南面,屠夫带着沈石走了一条街道,便只见周围陡然热闹起来,数条街道同时展现在眼前,高楼林立,人声鼎沸,来往行人修士极多,沈石情不自禁停下脚步,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一阵惊叹。

    这里随便挑出一条街道,看起来都比阴州西芦城内的马蹄街要更繁华几分,更不用说数条齐聚,而且前头修士如雨,奇装异服者在所多有,甚至还能看到不少带着奇异宠兽的怪人。

    屠夫笑着向前一指,道:“这里便是流云城的南宝坊,除此之外,城中东、西、北三地也还有类似的坊市各一座,灵材商家云集于此,是鸿蒙诸界南方十六州土之中最繁华的大城,不管多珍稀罕见的灵材珍品,在这流云城中,基本都能找到。”

    沈石连连点头,或许是打小在天一楼这种大商铺里长大,在他骨子里便对这种繁华热闹的坊市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当下笑道:“果然热闹,跟这里比起来,我都觉得西芦城那边是乡下了。”

    屠夫哈哈大笑,道:“本来便是如此。”

    说着,两人一起向前走去,屠夫带着沈石走入一条宽大街道,约莫在人群中穿行了百余丈,沈石便看到前头出现了一座高耸楼阁,肃穆大气,宽敞无比的门店里修士来来往往,门匾之上赫然写着神仙会三个大字。

    屠夫停下脚步,转头对沈石道:“我进去办点事,你就在这边左右随便逛逛罢,两个时辰后我在这门口等你,可好?”

    沈石点了点头,道:“好的。”

    屠夫又叮嘱了他一句,道:“明天就要去拜仙岩了,这关头你自己小心些,别耽搁了大事。”

    沈石笑道:“我知道了。”

    屠夫看来也知晓沈石的性子,对他倒是不太担心,用手向这条街道前头一指,道:“这南宝坊五条大街,都是热闹非常,各家商铺也是众多。除此之外,你往北走还有一处南天门,那里是一片临湖空地,地盘不小,平日里惯例是众多散修摆摊售卖灵材的地方,不过其中良莠不齐,颇多赝品次货,但也经常会有人淘到些好货珍品。”说罢,他笑着看了沈石一眼,道,“你这小家伙,在西芦城里也算是小有名气的眼力毒了,要是有空,也可以去那边看看。”

    沈石倒是想不到屠夫居然也听说过自己往日那一点小小的名声,呵呵一笑,道:“知道了,多谢大叔。”

    屠夫转身走进了神仙会那热闹的店堂,转眼便消失在人群里。沈石站在街头,有那么片刻功夫,在拥挤热闹的人流中,忽然有片刻的惘然,独自一人,远在他乡,在这个陌生的城池里,而曾经居住了十二年的故乡的那个家,现在早已消失了。

    他甩甩头,振作了一下精神,转身向前走去。

    流云城号称南方大城,繁华兴盛第一,果然是名不虚传。沈石在这南宝坊中不过走了一会,看了七八家商铺,便看到了许多珍稀罕见的灵材宝物,同时显而易见的是这里众多灵材货品繁多,种类齐备,一个修士修炼所需要的资源,在这样一个地方几乎都能收集完备,当然前提是你需要有足够的灵晶。

    不过相比起西芦城里的灵材,流云城这里的灵材价格,似乎还要便宜上一两成的模样。

    在这一间间一家家的商铺中,在这热闹喧嚣的人潮里,沈石有一种自内心的熟悉感觉,就像是自己仿佛回到了那个居住了十二年的城池,回到了那座熟悉的天一楼。

    他的兴致很高,心情也很好,一家家的看过去,很快便确认了在这南宝坊内,只要看上去规模不小的商铺中,所售卖的诸般灵材几乎都是货真价实的,在这过程里,他也见识了不少往日在西芦城中一些自己只从书卷上看过却从未见过的珍稀灵材,也算是大开了一番眼界。

    如此走走逛逛,不知不觉便过了一个时辰,沈石才看看逛完南宝坊的一条街道。待他重新走回街道上时,只见前头忽然出现一座小湖,湖水清澈,边缘散落着十几枝高矮不一的荷叶。眼下还是晚春,未到盛夏时节,所以湖中荷花仍是未见花期。不过在这湖畔之地,一座高大牌坊之下,老大一片空地上,却又是另一番热闹景象,无数修士云集于此,熙熙攘攘如同闹市,想必这里就是之前屠夫所说的南天门了罢。

    在西芦城中见多了商铺店堂,但是如眼前这般众多散修自己聚拢报摊的情景,沈石却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好奇之心,信步走了过去。

    在这南天门空地上走了一会,沈石果然看见有众多散修摆摊售卖,多数人都是随便圈了一小块地方,讲究点的还铺块绸布,不讲究的便直接将要售卖的灵材宝物放在地上,在那边兜卖起来。

    如此转了小半圈,沈石多多少少对这里有了几分明白,在这里兜卖东西的散修,看上去倒是什么模样的都有,有看过去窘迫潦倒的,也有看着豪爽无比口气奇大的,至于众人所兜卖的灵材,以他这种眼力认真看了一会之后,便觉果然正如屠夫所言,这里散修所兜卖的灵材果然远不如那些大型商铺里的东西靠谱,其中夹杂了无数赝品假货,但也不乏确有一些货真价实的灵材,比如他之前就在某个摊位上看到了几株二品灵草,还有另一处散修兜卖的几颗怪石也是少见的二品灵矿,确实是好东西,并且最重要的是,在南天门这里灵材的价格,会比商铺里要便宜至少一半左右。

    如此一来,只要眼力够好,倒是可以在这热闹地方淘到不少好东西的。

    不过沈石虽然眼力不错,也看到了几样还算不错的灵材,但并没有出手购买的意思,一来是他买了这些灵材也没什么用处,二来嘛,他如今身上仅有三颗灵晶,稍微好一点的东西,他还真买不起了。

    不过反正南天门就在这里,又逃不掉,待将来拜入凌霄宗后想办法多得一些灵晶,再过来淘宝也是可以的。

    沈石在心里这般安慰自己,同时兴致却是丝毫不减,脚步轻快地在这座散修云集的南天门里到处逛着。

    走着走着,他正驻足于某个摊位打量一株灵草,心里权衡判断着这究竟是罕见的二品灵草“天罗叶”,还是另一种与之类似的一品低级灵草“黑星兰”的时候,便听到隔壁不远处的摊位上传来一个阴柔的声音,听起来令人感觉很是古怪,竟然有一种身子微微寒的异样感觉,而且说出的话也不算是多客气,道:

    “老头,这块矿石卖多少灵晶?”

    沈石下意识地转头看去,只见有一个瘦高个子的男子站在隔壁摊位前,吊眉眼,形容枯槁干瘦无比,看去竟然像是仅仅批了一层皮的骷髅般,实在令人有些惊悚之感。

    沈石只看了一眼,便觉得心里有些不自在,连忙便移开了目光,暗暗咋舌,心想居然还有人会长了这般奇怪模样,与此同时顺着那边摊主与那怪人交谈的话语目光,向那边摊位上瞄了一眼。

    这位摊主看起来是个身家一般的散修,身前的摊位上稀稀落落摆放着十余件兜售的灵材,几个瓶瓶罐罐,几株灵草,几颗石头,还有一两块妖兽灵骨毛皮什么的,正是这一路看来绝大多数摆摊散修的写照,什么都有,数量不多,因为窘迫看到什么稍微有些价值的灵材,都会去尽心收集,以期能交换到一些灵晶继续修炼下去。

    而他们此刻的话声大了一些,争论的焦点便是摊位上一块土黄色的石头,以摊主的看法这是一块成色不错的二品灵矿“黄晶石”,用处广泛,尤其是用于锻造仙家法宝的时候,是一种颇为好用的土系灵材,所以开出的价格不菲。

    而那个怪人观察半晌后似乎对这块黄晶石确认不假,但对眼前这块的成色品质大为质疑,一口咬定不止这摊主开的十颗灵晶,只愿出两颗灵晶购买。

    两人在边上讨价还价半天,各自心理价位实在差得太远,一直未能达成一致,那摊主是个阔脸男子,看起来有些急了,口沫横飞地与那怪人争论不说,一时还挥动手臂增强语气气势,无意中扫过摊位,还碰倒了旁边一个小罐,也没去注意。

    反掌之间,那个小罐跌倒在地骨碌碌滚了几下,罐底在沈石视线中一闪而过,一个被侵蚀了许多的残破花纹图案出现在他眼前。

    沈石缓缓转过头来,仍旧是看着自己眼前那株还未分辨清楚的灵草,只是忽然间眉头皱了起来,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