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十六章 小罐

第十六章 小罐



    满脸横肉的摊主老侯看着重新回到自己摊位前的那个瘦高怪人,叹了口气,一脸遗憾地道:“没有了啊,要是还有我肯定就卖你了。(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那形似骷髅的怪人皱了皱眉,怪异的脸上露出几分郁闷之色,自言自语道:“就差这么点了,再去那些商铺买偏偏又都是大块的不肯拆卖,这可怎么好?”

    老侯看着怪人这幅表情,心里倒是一动,他在这流云城里南天门处摆摊也有几年时间了,对这里左右都是熟悉,心里也知道这黄晶石当然还是有几个地摊上是有卖的。不过这年头谁会那么好心,平白无故就告诉你这些消息,反倒是如果自己去低价拿一块黄晶石过来再卖给此人,说不定还能赚上一两个灵晶也说不定。

    他这里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叫着怪人等等,自己出去帮他找一下时,忽然只听旁边传来一个声音,道:“老板,我想买这个小罐啊。”

    老侯转眼一看,立刻脸色一沉,却是刚才那个跟自己纠缠了好一会的少年去而复返,当下冷哼了一声,道:“说过了,不卖。小孩子快一边去,别挡住我做生意。”

    沈石笑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身边那个形如骷髅的怪人,忽然又转头对老侯道:“老板,我记得你这里原先还有一块黄晶石,现在还在不?”

    老侯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而与此同时那个怪人则是有些意外地转头看了沈石一眼,不过也没多说什么。至于沈石,则是一脸平静地看着摊主。

    老侯脸上的神色变幻,双眼眯起,盯着沈石,眼中已然透着一股凶意,但沈石却似乎毫无察觉的样子,只是平静地看着他。过了片刻之后,只听老侯沉声道:“黄晶石已经卖掉了。”

    沈石“哦”了一声,目视老侯,虽未言明,也没有再看旁边那个怪人一眼,目光只是淡淡地又移到了那个小罐上。

    然后,他从怀里掏出了一颗灵晶,笑了笑,道:“老板,你做做好事,这东西就卖给我了罢。”

    ※※※

    南天门下人潮涌动,放眼看去,此刻至少得有两三千位修士聚集于此,热闹非常。所有人都沉浸在这种喧嚣热闹的气氛中,希望自己能有一双独到慧眼,能够从这里无数的便宜凡物中淘到一两件蒙尘宝物。

    过往日子里,南天门这里时不时就会有这样类似的传说,以极小的价格买到了价值连城的天材地宝,从此一步登天变身富豪,与往日窘迫的日子再也不见,正是数量众多的散修们心中的梦想之一。

    所以当沈石手上随意地提着一只粗糙小罐,脚步轻快地汇入人流中时,这片充满着浮躁气息的“河流”里并没有激起任何的涟漪,一时片刻间,便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那个摊位原处,老侯恨恨地收回目光,定了定神之后,干笑一声,抬头对站在自己眼前,表情看起来有几分莫名其妙的那个怪人强笑道:“这位客官,要不你稍等片刻,我出去帮你问问,也许我有几个朋友那儿会有小一些的黄晶石?”

    那怪人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沈石并没有继续在这南天门中闲逛下去,这一点分寸他还是有的,在快离开那里后,他便一路向南宝坊的那家神仙会分店走去,途中不时回头张望一下,确认那摊主的确没有追踪过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神仙会在流云城的分店前,人流量一如既往的大,看起来似乎比南天门那儿还热闹一些,毕竟是多少年传承下来的老字号,放眼鸿蒙世界都无出其右者,购买修真灵材的第一选择,自然是生意兴隆的不得了。

    沈石在店门外等了一小会儿,很快便看到屠夫从店堂了走了出来,正要左右观望想要找人的模样,沈石连忙迎了上去,大声叫了一句,道:“大叔,我在这儿。”

    屠夫看到他的身影,笑了一下,随即目光望见他手中提着的那个小罐,“咦”了一声,带了几分好奇,奇道:“这是什么东西?”

    沈石笑了笑,道:“刚才我到处闲逛,看到这东西模样还算不错,就买下来了。”

    “模样不错……”屠夫上下打量了一番这小罐,只觉得这破烂货色风雨侵蚀老旧残破,一看就碍眼的很,哪里能说得上是“不错”的评语,果然这小家伙从小有个有钱的好爹,就不怎么在乎钱财了么?

    屠夫龇了龇牙,道:“这玩意你花了多少钱?”

    沈石伸出一根手指头,道:“一颗灵晶。”

    屠夫默然片刻,心想这颗灵晶花得好冤,不过毕竟这是沈石自己的主意,他也懒得多说什么,便摆了摆手,道:“好罢,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早点休息,明日还要早起去拜仙岩呢。”

    沈石点了点头,微笑道:“好啊。”

    ※※※

    一路回到住处,都是安然无事,看来那位摊主老侯虽然看起来不甘心并且有几分恼怒之意,但正如沈石之前所预料的那般,这流云城中人口何其之多,想要找他这么一个少年,等于是大海捞针一般,更何况只要过了今晚,他便随屠夫去拜仙岩入凌霄宗内修行了。到了那时,有了凌霄宗弟子这层身份,看那老侯也不过是一介摆摊的散修,又还能拿他怎样?

    回到住处,闲逛了一天,屠夫看起来仍是精神奕奕,没有半点疲惫之色,倒是沈石在那南宝坊里逛了半天,又没有修炼过道法,肉身仍是普通少年的身子,脸上便挂了一丝疲倦。

    屠夫看了他一眼后,便让他回房休息去了,另外还叮嘱了他今日就不要再出门,毕竟明天去拜仙岩才是大事。

    沈石自然点头答应下来,随后便独自一人回到自己屋子,关好门窗后,便在屋里的桌边坐下,将手中那个小罐摆放到桌子上。

    用手指轻轻触摸着这个小罐,一种粗糙的感觉从指尖处传了过来,沈石在几处粘连泥土的地方摩擦几下,细小的尘土沙石便纷纷落下,露出里面的罐身,只可惜仍然都是一副被侵蚀得厉害的模样,根本无法辨识出这小罐旧日的样貌。

    沈石仔细在罐身上看了又看,又细心地将所有粘附其上的泥土都擦了下来,但最后除了得出这小罐是真的埋在土里很久的结论外,其他的还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到了这个时候,沈石心中原本就有些忐忑不安的感觉就有些多了起来,心想自己该不会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罢,搞不好还真就是买了一件毫无用处的普通小罐回来。

    伸手揉了揉眉心,沈石暗自苦笑了一下,最后目光还是落到了这个小罐的罐底处,那里虽然同样被侵蚀的厉害,但约莫还有三成左右的地方,能勉强看出半副葵花的花纹图案,这也是他犹豫再三后坚持买回来的最重要原因。

    这花纹图案,真的就是自己曾在古籍上看到过的,那种万年之前妖族皇室的七叶金葵花纹章么……

    沈石盯着这残缺的花纹看了好久,仍然无法有一个清晰的判断,过了半晌,忽地一咬牙,心道管它那么多,反正都买回来了,就打开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若果然是无用之物,就只能当是用一颗灵晶买个教训了。

    只是决心虽下,但等他决定打开这个小罐的时候,却是又遇到了一个难题,这小罐从一开始就是被封死的,虽然不晓得是多少年前的古物,但罐口的封盖看去似乎与罐身都连为了一体,无论沈石如何用力转动拔起,那罐盖也是纹丝不动。

    这……还真是麻烦啊,沈石此刻的表情也不由得有些黑脸的模样,绕着这貌不惊人的小罐折腾了半天,结果还没办法打开这玩意,实在让人郁闷。

    咬了咬牙,沈石一把抓起这小罐,心想干脆就砸到地上摔破算了,只是手罐子举到半空,他心底却忽然掠过一个念头,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罐子听那摊主老侯说是从某个古墓里挖出来的,其中在墓室里还遇到一些阴灵鬼怪之类的鬼物,这要是一个搞不好,该不会就像是自己从小听说的那些修真界故事一般,这罐子本身就是个法器,里头封了个厉害的鬼物罢?

    这要是万一放出来,会不会就当场吃了自己……

    这念头一旦泛起,沈石登时就淡定不能了。虽说他心里多少也明白,自己小时候在街头巷尾听到的那些鬼怪故事,多是些无稽之谈,但这……不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么!再加上昔日在阴州,玄阴门那也并非是一个光明正大的修真门派,里头听说也有些擅御鬼物的修士,这种传闻在西芦城中流传不休,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罐中要是真封了一只鬼物,那绝对就是一只老鬼了,小时候听说,鬼怪阴物,好像最喜欢吃的就是小孩少年了罢。

    这般左思右想,沈石渐渐地只觉得身子上有些毛,手上拿着的这个小罐,不知不觉似乎也沉重了许多,有些拿不住了。

    迟疑片刻后,他慢慢地将这小罐放到桌子边缘,终究还是没往地上砸去,而自己也是慢慢在桌子旁边坐下,心中一时大为苦恼,忍不住长叹了一声。

    这想尽办法将这小罐买回来时,可没想到会是买了这么个麻烦东西啊。

    他将头随意地倚靠在桌面,默默地看着这只小罐,怔怔出神,心里转过了无数念头,却是一点主意也没有。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当他想的脑子都有些生疼的时候,忽然从屋外传来了屠夫的一声叫唤:“小石!”

    沈石一个激灵,下意识站起身来,道:“我在这,什么……”

    话音未落,他身子站起时有些迅猛,却是猛地碰了一下桌子,原本放在桌子边上的那个小罐赫然一个摇晃,直接栽倒掉了下去,只听“砰”的一声,径直摔在了地上,罐身碎裂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