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十九章 石阶

第十九章 石阶



    巨大的拜仙岩在视线里变得越来越大,两个人也终于走到了这块巨岩的跟前,沈石这才现这块巨石背对海水的另一侧有一条开凿出的约莫可并行五人的石阶通道,直接通向巨石顶端。(请搜索,或者直接输入看最新章节)

    两个身着青衫的凌霄宗弟子站在石阶之下,神态肃穆,虽然看去并未有丝毫怒意威势,但远远的只要望向他们一眼,便有股隐隐的压迫感觉。

    走在沈石边上的屠夫此刻也是双眼微微眯起,向那两位凌霄宗门下弟子多看了两眼。

    这两位守在拜仙岩下凌霄宗弟子气度不凡,但显然并非就是光伫在这儿摆摆样子的,所有从四面八方汇集于此的人流,此刻在拜仙岩下已经过了百人,并且后头仍然还有人继续源源不断地赶来。但所有的人,都被这两位凌霄宗弟子直接拦在了石阶之下。

    沈石看得真切,那些被拦下的人群倒也并没有人露出什么怒意,多数反倒是客气打着招呼,有的甚至还露出带着些谄媚意思的笑容。至于这两位凌霄宗弟子则是少有理会,面不改色,很快的就从人群中走出一个个少男少女,手中都拿着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的玄玉符牌,走到那两位凌霄宗弟子跟前。

    这两位凌霄宗弟子则是一一接过,在手上也不知他们施展了什么秘法神通,只见每当他们拿起一块玄玉符牌,那上头登时便幻化出一缕白色烟雾,里头影影绰绰似有文字图像,之后看过一块符牌,确认身份之后,便让一位少年通过。

    至于有些跟随这些少年而来的随从,数人乃是十几人、数十人的庞大队伍,最终看来都只能送到这拜仙岩下了,除了那些少男少女之外,再无一人可以登上拜仙岩。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了人群外围的屠夫拉住沈石,伸手从怀中拿出一块与那些少年手中一模一样的玄玉符牌,珍而重之地交给沈石,道:“小石,这就是凌霄宗赐下的‘云符’信物,也是你拜入宗门的唯一凭据,现在就交给你了。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大叔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沈石默默地接过这块名叫“云符”的玄玉符牌,触手处只觉得温润滑腻,以他在天一楼里多年练就的眼力,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判断出这块云符怕多半是用一种“黑魂玉”的二品灵矿宝玉所制,且不谈这上头明显还有一些添加的禁制秘法,光是这一块黑魂玉的本身,当年在阴州西芦城内的天一楼中,应该就能价值十颗灵晶左右。

    而此刻,凌霄宗不过是用来做这些新入门弟子的信物而已。

    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等的顶尖修真豪门,这份气魄这等家底,实在令人咋舌。

    深吸了一口气后,沈石握紧了手中云符,抬头看着屠夫,轻声道:“大叔,多谢了。”

    屠夫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挥挥手,示意他赶快过去。

    沈石转过身,一步步向那条石阶走去。

    石阶之下的外围一圈,此刻已经站满了人群,其中大多数都是过来送家中子弟的亲人随从,也有不少少年男女正手持各自的云符,脸上带着兴奋、激动乃至微微喘息的紧张神情,向着那条石阶走去。

    从地上向高处望去,这条石阶平地而起,只抵高耸的巨石顶端,气势宏伟,在多少人的眼光中,这或许真的就是一条登天之路,仙缘之道。

    沈石握紧了云符,从人群中穿行而过,旁边偶然有人看了过来,望见他手中的云符,都会自动让开些道路,同时眼中也多是带了些复杂而各不相同的神情,有的是羡慕,有的是警惕,有的则是纯粹的好奇与探究。

    终于,他靠近了那条石阶,到了这里,周围跟着来送行的那些大人随从们已经很少了,从人群里走出的少男少女们,自觉排成了两队,依次向前同行,接受那两位凌霄宗弟子的检查。除此之外,也有少部分看来仍不放心的大人,拉着家中孩子站在一旁,兀自叮嘱着什么。

    此去千里迢迢,仙凡相隔,不能说是再见无期,却终究也是要分开许久,那些大人们还好,只是仔细叮咛,而一些被拉住的少年,尤其是其中一两位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看去已经红了眼睛。

    沈石向那边随意望了一眼,心底倒是又想起了父亲,不过他心性自小沉静自控,倒并无失态模样。只是这目光扫过某处,沈石忽地一怔。

    某个不远处的角落里,一个面有横肉的父亲看起来正拉着一个十二岁大小的儿子说话,在最后交代了几句了,便一脸充满了希望地将儿子推了一把,示意他可以上山了。

    然后,他便看到了正站在一旁那条队伍中,带了几分不可思议表情的沈石。

    流云城南天门里的摆摊小贩老侯呆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瞪着沈石又仔细看了两眼,这才确认下来,顿时脸上一股怒气腾地冒起,身子一动,似乎就要冲过来动手,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胆敢算计你家侯爷的臭小子揍个半死。

    沈石吓了一跳,心中叫苦不迭,万万没想到这事情竟会如此巧合,到了这拜仙岩上居然真的还会遇见这人,这也太倒霉了罢!

    正着急处,前头站在石阶下方的那两位凌霄宗弟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忽地冷哼了一声,声音不大,但在靠在近处的众人耳边却犹如是响起了一道惊雷,轰然而鸣。

    老侯更是当其冲,耳中一阵乱响,情不自禁便身子向后退了一步,心中登时一阵惧怕,哪里还敢造次,连忙对那边两位凌霄宗弟子点头哈腰笑个不停,退了回去。

    沈石看到这一幕,心底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暗道好险,这要是真被这粗人抓住动手,自己身无道行,岂非是还没入门,就要在这众多同门乃至围观人群面前先丢了一个大脸,以后就算拜入凌霄宗,怕是也不容易抬起头来做人了。

    只是随后他忽然又看到那老侯虽然退了回去,却拉着那个跟他长得颇有几分相似的儿子,低声说着些什么,并不时抬头看向自己这边,被他说了几句后,他那手握云符的儿子则是脸露愤恨厌恶之色,远远地瞪着自己。

    沈石翻了个白眼,把头转了过去,心中一阵莫名苦笑,心想自己这都还没入凌霄宗呢,看样子倒是先在同门里结下了一个仇家……

    ※※※

    少年们组成的队伍,继续安静而平缓地向前行进着,从一开始到现在,凡是手持云符登上拜仙岩的,都顺利通过了那两位凌霄宗弟子的检查,随即顺着石阶,一步步向着巨石上方走去。

    沈石站在队伍之中,向左右看了看,只见在自己周围的少男少女们,差不多都是十二三岁的年纪,偶有见到一二个身形明显比周围少年高大些的,也同样是满脸稚气,似乎除了身高高大些外,年岁倒是相差不大。

    一般而言,鸿蒙诸界中人族自从开创修真道法后,经过上万年的展,至今已然形成了一套众所公认的完整体系,其中便有一条总所周知的认知,那便是人族的体质确实远逊于其他异族,虽然天地造化,生出灵晶可令人族吸纳天地灵力进而修炼,但普通儿童的肉身仍然还是无法承受,至少都要等到十二岁以后,才能开始修炼最基础的功法,尝试从灵晶中吸纳灵力入体。

    眼下周围差不多都是同龄少年,显然凌霄宗开宗收徒,也正是以此为据。

    心中正思索着,这条队伍却已经走了不少路,不知不觉沈石便已经到了石阶之前,当排在他身前的一位少女交上云符并在一会工夫后理所当然地顺利通过后,高高兴兴地踏上石阶时,沈石踏上一步,便是面对了站在石阶之下右侧的那位凌霄宗弟子。

    这是一位看去大约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容貌端正、神情温和,但是靠近了此人身边,之前就有过的那种压迫感觉突然又猛然增大了许多,让沈石觉得竟有种呼吸艰难的错觉。

    不过那男子看了沈石一眼后,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微微一笑,那种莫名的压力忽然一松,沈石顿时觉得身上爽快了许多。当下他当然是明白这其中缘故,连忙对这位凌霄宗弟子笑着低声道:“多谢。”

    说着,将手中的云符递了过去。

    那凌霄宗弟子将云符接过,顺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沈石恭谨地道:“沈石。”

    那凌霄宗弟子微微点头,似乎也只是在例行公事,手中略微用力,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沈石的那块云符上登时便化出一团白色烟雾,其中闪过一个头像与两个文字,看着正是沈石的模样与他的名字。

    这还是沈石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如此奇异的法器异象,一时间大为好奇,盯着那里看个不停,同时心中暗想,自己的名字与头像究竟是什么时候被镶入云符之内,又是谁做的呢?

    那凌霄宗弟子目光在那头像上扫过,又看了一眼沈石模样,确认之后点了点头,道:“不错,你过去罢。”

    说完手臂随意抖了几下,那团白色云雾登时就随风散去,重新变作那件温润滑腻的云符玄玉,递还给沈石。

    沈石恭恭敬敬地接过,不忘先谢了他一声,然后从这位凌霄宗弟子身旁走过,抬起脚步,踏上了这条登天石阶的第一层。

    连上十几个石阶,再回头眺望一眼,只见石阶之下的人群已然变得小了许多,往远处眺望而去,海风吹来,衣衫猎猎飞舞,浪潮声声,只见海天一线,青天高阔,未来的仙道广阔无垠,仿佛已在脚下。

    “喂,你叫什么名字?”

    突然,一声并不显得太过友好的声音,从背后突兀响起,沈石怔了一下,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脸型容貌与山下那个老侯有七分相似的少年,正气冲冲地站在自己身后,瞪着他充满敌意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