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二十章 意外

第二十章 意外



    这少年看起来个头与沈石差不多高,脸庞神情,都与之前山下见到的那个老侯有七成相似,尤其是脸颊上同样都有一块肉,只是老侯看去就是面生横肉面容凶悍,这小家伙看着便顺眼多了,倒有几分胖嘟嘟的模样,是个小胖子。(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不过此刻这个小胖子眼露凶光,看起来一副要为他那个老爹出气的样子,沈石也是头痛起来,再一想昨日最后那个封存于小罐中的黑色卷轴,看着这小胖子的眼神不由得也暗自多了几分心虚,当下干笑了一声,道:“我叫沈石,你有什么事么?”

    那小胖子瞪着他,道:“我爹说你昨天在南天门那里骗了他一个好东西,快给我叫出来!”

    沈石一挑眉,道:“哦,他说了那个好东西是什么吗?”

    小胖子怒道:“你别装模作样,就是一个小罐子。”说着手上还比划了两下,大致划出了那小罐大小的模样。

    看着这小胖子一副气冲冲的神情,沈石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先是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微笑道:“你是那老侯的儿子么,以后咱们也算是同门师兄弟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胖子冷笑一声,道:“小爷我名叫侯胜,你别以为跟我套近乎我就能放过你,快将那小罐交出来,免得我动手揍你一顿。”

    沈石想了想,道:“昨日我确实是在南天门那里买了一个小罐,却不知道你老爹有没有告诉你,我花了多少灵晶买的?”

    侯胜窒了一下,还没等他说什么,沈石已然伸出了一根手指头,道:“我花了一颗灵晶。”然后他似笑非笑地看着侯胜,道,“你说一颗灵晶能买到的东西,会是什么特别的好东西?”

    侯胜小胖脸涨红了一下,看来还是不肯干休,顶着脖颈大声道:“我爹说那是个好东西,是你骗了他……”

    沈石径直打断了他的话语,道:“你爹说那是好东西,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你跟我说一下。”

    侯胜哑口无言。

    沈石冷笑一声,道:“既然是那么好的东西,你爹为什么又愿意一颗灵晶就卖了,这其中缘故,他有跟你说么?”

    侯胜呆若木鸡,这些事,老侯还当真就没跟他提起过,毕竟这其中牵扯到用黄晶石去骗另外一个散修灵晶的事,老侯虽然人品不咋地,但是面对儿子还要对这种行径自我吹嘘若无其事的提起,还真是做不出来,所以只是对儿子粗略提了一下沈石昨日应该是从自己手上骗走了一个可能是好东西的小罐。

    侯胜听了这番话,自是怒气冲冲来找沈石算账,谁知被沈石这般三言两语登时便是反问住了,小胖子也并非是那种头脑完全木头做成的弱智少年,对自己老爹平日在南天门那里摆摊兜卖的手段,多少也有几分耳闻目睹,是以此刻被沈石问了几句,再沉下心来一细想,差不多大概能明白昨日是个什么情形了……

    别人正经花钱买了东西,你这里反悔还要诬人骗子,这种做法看起来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小胖子眉头紧皱,一张小胖脸上登时有些讪讪,只是少年心性,要他为此再多说什么,那也是千难万难。到了最后,侯胜忽地一跺脚,嘴里也不知低声骂了一句什么,便再不理会沈石,转身大步向拜仙岩上跑去了。

    被抛在原地的沈石也是怔了一下,看了一眼那个小胖子的背影,就算没看到那张脸庞,也知道侯胜此刻必定是涨红了脸怒气冲冲,对自己绝对就是视如仇敌了。

    轻轻叹了口气,带了几分无奈,沈石摇摇头,也是再度向上方走去。

    ※※※

    石阶共有百余层,倾斜向上,从地面上向上看去,犹如一条通天大道,但置身其中,走到一半时,便会现因为石阶两侧并无扶手护栏,向上凿刻的倾斜角度也有几分陡峭,走着走着,竟然有几分惊险意味出来。

    约莫走到石阶一半的中间途中时,沈石很快便现前头在自己之前上来的那些少男少女们,有许多人的脚步都不自觉的放慢了许多。此时站在石阶上,便觉得海风似乎突然变大了许多,仿佛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将这里弱小的身躯从巨石上吹下去,而一旦回头看上一眼,那景象更是有几分惊悚,只见下方陡峭如削,距离地面更是高远,这要是万一不小心滚落下去,只怕要摔成肉酱。

    石阶上的少男少女看起来许多都有些紧张,其中有些胆小的,连脚步似乎都开始有些抖。沈石下意识地也回头看了一眼,一阵海风吹过,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似乎差点就飘动了一下,隐约有失控滚落的错觉。登时便是一阵冷汗,连忙把头转了回来,大口喘息了一下,这才好了一些。

    他目视眼前的石阶,再不敢回头多看,深深呼吸,过了一会原本剧烈跳动的心脏这才缓缓平静了一些。

    “嘤嘤嘤嘤……”忽地,一阵压抑而委屈害怕的细细啜泣声从沈石前方不远处传来,沈石抬头向前看了一眼,只见是在自己更高五六层上的一处石阶,一个女孩子面色苍白,身子微微抖,却是害怕到了极处,忍不住哭出声来。

    这一声哭泣不打紧,转眼间就像是会传染一样,在前后左右似乎隐约都有类似的声音传出,虽然大家都是尽力压抑自己,但紧张到了极处的身子,这些少年男孩女孩们毕竟还小,有些身世好的孩子更是自小都没见识过如此惊险场面,一时间委实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在被这周围突如其来的哭泣声震了一下后,沈石倒是精神为之一振,似乎连原来的紧张到也被缓解了不少,心中不觉得还有些好笑起来。

    许是年少时候,在那西芦城中他跟着屠夫也曾见过血,杀过生,别的本事不敢多说,这份胆气倒是比普通少年要粗壮一些的。

    转头看了看周围,只见好几个红了眼睛眼泪打转的都是女孩,相比之下,虽然脸色苍白的男孩也是为数不少,但真正哭出来倒是没看见一个。

    远远的拜仙岩下方,那群围拢观望的人群兀自没有散去,来这里送人的不是亲朋好友就是世家随从,不亲眼看着这些少男少女们真正登时拜仙岩,谁也不是特别放心。只是这个时候有些目光敏锐的,远远便看到拜仙岩石阶中途似乎有些异样,许多少年不知为何,都停下了脚步,一些孩子更是肩膀抖动看起来很是恐惧害怕。这情况顿时让石下人群中一阵骚动,许多人都是面露忧色,下意识地便向拜仙岩石阶处靠近。

    便在这时,忽地一个浑厚的男声远远地从拜仙岩顶端传了下来,语气平淡安静,但无形之中却似有莫大威势,一下子便压住所有蠢动,令这巨石上下,在这一刻间仿佛只剩下了这一个声音在回荡:

    “仙路漫漫,艰险无数,心性怯弱者岂可胜任?小小石阶,上不来者,仙缘即断,好自为之。”

    声音褪去,石上石下一片静寂,无数人抬头远望,都是心怀焦虑,紧张地盯着那条石阶上的少年们。

    至于石阶之上,此刻的气氛更是沉凝,那个浑厚而平淡的声音,石阶上的所有少年自然都是听到了,那话里的意思同样也是再明白不过。

    在那声音消失之后,少年中有几个男孩忽地哼了一声,似乎是了狠下了决心,一声不吭地继续向上攀登走去。而被这几个男孩带了个头,剩下的孩子中无论男孩女孩,自然都明白眼前只剩下了一个选择,纷纷都是振作精神,哪怕腿脚上仍有些软,仍是咬着牙坚持向上走去。

    沈石也是人群中不起眼的一个,面色也还算镇定,此刻也是继续向上走着,偶然间抬头向前看去,却是看到在最前头那几个男孩中,居然有一个就是小胖子侯胜。

    不过此刻石阶越高越是陡峭,倾斜角度越来越大,看起来越的吓人,哪怕是走在最前头的人,虽然鼓起勇气继续前进,但仍然禁不住畏惧害怕。同时人在高处,海风也是越来越大,澎湃而永无止息的海潮一**一浪浪地冲来,拍打着巨石悬崖,仿佛每一下,都让这块巨石微微摇动,有一种下一刻就会全部人都跌落的可怕幻觉。

    为了保持身体平衡,前头的少年已经都俯下了身子,双手都搭在石阶上,手脚并用,尽力靠近了石阶,然后一层层一步步向上艰难攀登着。

    沈石也是如此,同时心底暗暗骂了一句,这凌霄宗还真是规矩奇大,就连上个拜仙岩接引弟子,都要搞个这般大的阵仗。此刻在他周围左右,都是沉重的喘息声,因为过度紧张,这些少年们的体力也在快地消耗着。

    渐渐的,少年中分出了前后几块层次,最前头的约莫有七八个人,走得最快,脸色也是最好,其中就有小胖子侯胜;中间人数最多,约莫有三四十人,看去都是紧张,但还是在继续向上爬着,度还算可以;至于落在后面的十几人,看起来情况最为糟糕,前头哭出声来的几个女孩,还有几个瘦弱乃至胆怯的男孩子,都在这一层次中。

    沈石的情况看着还算过得去,虽然看起来并没有爬得很快,但还是跟上了中间的大队,这还是因为他之前上来的迟了些,又被小胖子侯胜抓住吵了一会,所以才耽搁了。眼下他缓缓前行,虽然度看起来一般,但一路上就这样居然也不停地过了好些人,渐渐来到了队伍中间。

    “那个小胖子,看不出来居然腿脚还挺麻利嘛……”沈石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最前头那个爬得飞快的小胖子,摇了摇头,又往上走了一层石阶,前头不远处就是一个女孩,看着脸色有些苍白,正停在他前路上驻足休息,大口喘息着,看来非常疲倦的样子。

    沈石向她看了一眼,只觉得这女孩似乎长得还算清秀,至于其他的倒也没多想,接下来便准备从她身边饶过继续前行。那少女喘息中看了沈石一眼,似乎对自己要被人越有些不情愿,便咬了咬牙后,又继续迈步向前走去。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那少女脚步才踩上高一层的石阶,一阵大风突兀吹来,也不知是体力耗尽还是脚底一滑,那女孩身子一个摇晃,竟是立足不稳,在出了一声带着凄厉的尖叫后,她的身子竟然是向沈石这边一下子摔了过来!

    那一刻,整条石阶似乎都吓呆了,沈石也是瞬间脑海中一片空白,只觉得一颗心在这一刻都快要从胸膛里跳了出来。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有些娇弱的身子,就这样从自己面前倒了下来,带着可怕的风声以及铺天盖地的阴影。

    这如此陡峭的石阶悬崖,接下来是不是就要摔下去一片,然后大家同归于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