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二十一章 初会

第二十一章 初会



    巨石脚下,一直从容淡定地站在石阶边上的两个凌霄宗弟子霍然抬头,与此同时,遥远高耸的巨岩顶端,似乎也有几个人影闪动了一下,迈步闪到巨石边缘向下方望来。(请搜索,更新最快的站!)

    只是这一切瞬息之间的变化,早就不在沈石的注意之中,此刻他眼前只剩下了那个正倒下的身躯。海风从巨石边呼呼吹过,带着冰冷的凉意,似乎提醒着身后便是空无一物的危险悬崖;而脚下的石阶此刻看去竟是如此的窄小与陡峭,似乎已没有了半点立足之地。

    周围所有的少年,一个个都吓得紧紧伏在地面,生怕就被牵连到,一个不好连自己也要遭殃滚落下去,而沈石却是避无可避,在这一刻他心中甚至连破口大骂的空隙都没有,因为转眼之间,那跌落的女孩身子,似乎已经到了他的身前。

    巨岩顶上,一个高大的身躯“呼”地随风飘荡而起,作势欲直扑而下。

    几乎是出于一种本能,又或是垂死挣扎,倒霉透顶的沈石下意识地低吼一声,猛地张开双臂,让是根本来不及让开了,不然他一点都不介意让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孩从自己身边滚落下去以免得自己也无端给她陪葬,只是此刻已然由不得他,仓促之间,他只能尽全力保持住自己身子平衡,然后用手抱住那倒下女孩的身子同时拼命地想要贴近石阶,希望能侥幸保持住不要滑落。

    只是如此陡峭的石阶之上,想要保持平衡本来就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加上之前攀登了这么久以及紧张的缘故,绝大多数少年包括沈石在内,体力都是消耗得厉害。所以当沈石才刚刚接住那女孩想要再站稳的时候,便觉得一股巨大的冲力从那女孩身上传下,而自己的脚下则是一个踉跄,果然还是无法保持安稳,直接滑落了下去。

    “啊……”这一刻,不止是那个跌落的女孩,就连周围的少男少女目睹这一幕,都是有不少人害怕的喊出声来。

    不知为什么,在这个生死关头,沈石的脑子却好像突然冷静了许多,有那么一个似闪电般的瞬间,他脑海中莫名还掠过了一个古怪的念头:以前自己曾经杀过的那些牲畜,临死前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害怕恐惧呢?

    他咬着牙,双手紧抱着已经坠入他胸前的娇柔身子,两个人同时都在向下方滑去,原本陡峭的石阶此刻看着竟如此的凶恶狰狞,但沈石并没有放弃挣扎求生的念头,一片混乱中,他拼命地用手在石阶上抓着,抓住每一块可能支撑身体的突起石块以及可以阻挡身躯下落的台阶,同时双脚也拼命地踩踏着底下的石阶,甚至在这些动作的同时,他还记得不顾一切地将身躯包括自己身下那个女孩的身子都同时用力压向石阶,不然若是真的被冲力冲得离开石阶的话,那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远远看去,这个时候的沈石就像是一只手舞足蹈的猴子,慌乱而不顾一切地想要抓住些什么,带了几分滑稽之意。但是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没有丝毫的笑意,都是目瞪口呆地望着。

    一层,一层,一层,又一层……

    那股从上往下的巨大冲力让沈石的身子直接向下滑了四层台阶,中间好几次,他看去都几乎要整个身躯飞出石阶,跌落下悬崖一般的巨岩,但是到了最后,他竟然不可思议地、硬生生地在这石阶上依附着,直到,他的脚终于在第四层石阶上,侥幸踩到了一处突起的小石块。

    巨石下方人群中爆出一阵骚然,巨岩顶端的那个高大身影,也在忽然停滞之后,又轻飘飘地落回到了巨石上。

    石阶之上,死里逃生的沈石借着脚下那一点坚硬的小小石块支点,终于是勉强再度站稳了身子,惊魂未定的他脸色煞白,只到此刻他才觉得回过神来,觉得深深的后怕,不要说遍体冷汗,就是整个身子都觉得软了下来,手足无力。

    而在他身下那个女孩,直到这个时候似乎还没从惊吓中缓过神来,全身都在颤抖着,一时说不出话来。

    沈石大口喘息了几声,忽然一把推开兀自蜷缩在他身边又或许是根本还没力气走开的女孩,这一刻,他只觉得心底完全都是莫名其妙倒霉透顶的怒火,那种到鬼门关上走了一圈又回来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

    “你有毛病啊!”沈石大声地对着这个女孩吼了一句,咬牙切齿地道,“你自己想死,不要害别人好不好!”

    那女孩身子微微颤抖着,原本就苍白的脸庞被沈石这么一骂,登时像是又白了几分,连丝毫血色都看不见了。她的嘴唇抖抖索索,似乎想对沈石说些什么,但半天也没吐出一个字来。

    就在这个时候,在满脸怒气的沈石下方,忽然传来了一个半死不活、有气无力同时似乎带着极大痛楚的声音,幽幽地道:

    “大哥,你要骂这笨丫头随便骂,骂死了我都没意见,不过麻烦你骂之前,先把你的脚挪开行不行啊……”

    ※※※

    沈石吓了一跳,连忙低头一看,只见刚才脚下那一层石阶上,救了自己以及那个女孩一命的那块凸起的小石头上,居然不知何时是有一只手正好抓在上面,而自己的一只脚正是死命地踩在那上头。

    顺着那只手看去,只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趴在石阶上,一脸无奈、满脸痛苦,正是龇牙咧嘴苦笑地看着他。

    沈石呆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连忙将手脚收起,看看正好左侧石阶外有一处相对平坦的小台,此刻他也是一时间无力再走,当下鼓起剩余力气,一屁股坐到了那小平台上,这才缓缓松了口气,慢慢地觉得那魂魄直到此刻似乎才缓缓飞回自己的肉身之中。

    一起突兀生的意外,终于还是险之又险地平安度过了,石阶上一个个少年少女们都是安静下来,过了一会,不少人也是再度开始了向上攀登。只不过这一次,每一个人都是更加的小心谨慎,同时前后人之间,也不约而同地拉开了距离,已经没有人敢太过接近地站在前面一个人的背后了。

    茫茫大海,滚滚浪潮,蔚蓝的天空与澄澈的海面,构成了一副海天一色的美景,海风吹来,更是令人心旷神怡。坐在巨石上的沈石伸手揉揉眉心,默然无语,随后听到一阵脚步声,一个人从下面上来,在他身旁的石阶上停下了脚步,也是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身旁。

    沈石转头看了一眼,见正是刚才自己踩了人家手掌的那个少年,有点意外,道:“你怎么不走了?”

    那少年长吁了一口气,伸手到额头上抹了一把冷汗,看他眉目清秀,单论相貌的话,却是算得上俊秀,只是此刻脸色兀自也有些难看,喃喃道:“差点被吓死,身子都软了,得歇息一会儿。”

    沈石没好气地道:“又不是你被人撞了,有什么好害怕的?”

    那少年苦笑一声,道:“大哥,刚才你要是没踩到我的手,呃,不是,要是你没踩到那个小石头,接下来就是直接撞到我身上了。”

    沈石一想果然如此,那种情况下他确实无法保持平衡,只能继续滚落,如果再一撞眼前这少年,怕是事态就要像是滚雪球一般,再也不可收拾了。

    想想刚才那番危险局面,沈石与那少年对望一眼,都是看出对方眼底的后怕与侥幸之意。

    片刻之后,沈石定了定神,看了那少年一眼,道:“不管怎么说,刚才踩了你的手,对不住了,我叫沈石,请教尊名是?”

    那少年咧嘴一笑,伸出右手递给沈石,道:“孙友。”

    沈石笑了笑,拿手与他轻轻一拍。

    ※※※

    又是一阵海风习习吹过,似乎风力小了些,两人在这里坐了一会,不知是不是经历了刚才那一番生死时刻的考验,在沈石与孙友这两个少年眼中,此时再看这陡峭的石阶,居然觉得石阶似乎并之前温和了许多,连坡度看起来好像也没那么陡峭,不再那么令人害怕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从他们身旁的不远处石阶上,有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传来,还带着几分隐约的哽咽,低声道:

    “对、对不住了……”

    沈石与孙友都是转头看去,只见说话的正是刚才事情的始作俑者,不知为何,那个女孩也没有继续向上走,而看起来她也不敢大喇喇地回身直接坐在陡峭的石阶上,所以从刚才到现在,她一直都是像一只受惊的小鸟般,带了几分紧张静静地趴伏在石阶上。

    “对不住,我、我不是故意的……”她慢慢地抬起头来,晶莹的泪珠似乎在眼眶里打着转,但是强忍着没有哭出来。孙友皱了皱眉,没有说话,沈石被她差点害死,本来对这女孩正是满肚子火气,但是看到这么一副表情,一时间也说不出其他难听的话来了,默然片刻后,只能苦笑地摇摇头,挥手道:“算了,算了。”

    那女孩子贝齿紧紧咬了一下没有血色的下唇,看着沈石似乎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收回了目光,然后深深呼吸了一下,却是咬咬牙,重新开始向着巨石上方走去。

    孙友虽然从一开始就没说话,但是一直从旁边看着她,而那女孩中间也曾经看向孙友一眼,只是接触他目光一次后,便立刻移开了视线。

    目送这女孩走出了一段距离后,孙友忽然对沈石道:“沈石,你应该不是本地人罢?”

    沈石怔了一下,点头道:“是,我是从西南……岚州过来的。”

    孙友“哦”了一声,看起来对那什么西南小州并没有多少感兴趣,反而是微微凑近了一些沈石,低声道:“难怪你不认得那女孩子,你没看这里有多少人都离她远远的?”

    沈石皱了皱眉,摇头道:“我还真没注意,这里头有什么说法么?”

    孙友向那女孩背影看了一眼,道:“她姓钟,名叫钟青竹,是钟家的一个旁支私生女,所以在钟家里很不受待见,听说平日里也是笨手笨脚的,倒是没想到今天差点惹出了大乱子。”

    沈石看了孙友一眼,孙友双手一摊,道:“你别看我,这话可不是我随口乱说的,流云城内外世家子弟,差不多都知道的。”

    沈石“唔”了一声,心想自己刚才那算不算是被无辜牵连啊,不过随后转念一想,却是又想到某事,抬头看向孙友,道:“听你这口气,对这些世家子弟很熟啊,而且你又姓孙,莫不是也……”

    孙友摆摆手,一脸无所谓地道:“没错,我也就是那个凌霄宗附庸世家里的孙家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