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二十二章 圈子

第二十二章 圈子



    坐在这石阶中间,两个少年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借着平复刚才险死逃生的心情,说着说着,倒是现两人居然颇为谈得来。(请搜索,更新最快的站!)那孙友看上去虽然出身于凌霄宗门下如今最大的世家之一,但言谈举止间却是随意温和的很,并没有丝毫倚仗家世盛气凌人的模样;而沈石随口说了几句自己以前的生活,也让从小在流云城中长大从未出过远门的孙友眼前一亮,特别是沈石无意中说道了一些在商铺里干活辨识灵材的经历,更是令孙友眼前亮,居然是一副大感兴趣的样子。

    说着说着,两人都感觉居然亲近了不少,沈石孤身一人远赴千里到了这凌霄宗,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本来正是有种孤惶之意,与这孙友聊了一阵子,从他口中也知晓了一些凌霄宗内外,主要是宗门外那些附庸世家的琐事消息,心情也是好了许多,不知不觉也高兴起来。

    说话间,孙友凑近沈石身边,低声笑道:“按你这么说,普通的灵草灵矿丹药灵材等,你差不多都是认识的?”

    沈石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道:“这话说得太满了,我当不起。以前我也只是在那间商铺里打打下手,算是认识些常见的灵材罢。”

    孙友脸上露出一丝神秘之色,看看左右无人注意到这里,却是伸出从怀中掏出一个宝蓝色的绸布小袋,递给沈石,道:“既如此,你帮帮忙帮我看一下这东西。”

    沈石看了他一眼,孙友嘿嘿一笑,只是带了几分怂恿,道:“看看,看看,帮我看看这东西是什么?”

    沈石打开系在小袋扣上的活结,抖开布袋,里面便露出一块黄色的物件来,不过细看之后,却现这东西卖相普通之极,呈土黄色,看去就像是一个黄色的泥土疙瘩,唯一有些异样处的便是拿出布袋后,似乎隐约散出一阵淡淡的香味。

    “嗯?”沈石仔细看了两眼这个,再转头看向孙友时,眼色已是不同,道:“不错啊,果然不愧是大世家出来的人,居然随身带着这‘火蚣香’。”

    孙友哈哈一笑,道:“啊,你果然有眼光,居然还能认出这东西……呃,”忽地,他笑容顿了一下,突然眉头微微皱起,但随后又恢复了正常,看了一眼沈石手中的那块土黄疙瘩,道,“你刚才是说,这块乃是火蚣香?”

    沈石点了点头,道:“火蚣香乃是妖兽‘离火蜈蚣’腹下所产的异香,很是难得,看这块的大小成色,怕是要是上百年的妖兽才能产出。这东西最利于凝元境修士,在修炼吸纳灵晶时随身放置一块,便可有效减缓精神疲乏,可令修炼效果提高一成左右,是罕见的能增进修炼的灵材。”

    说着将手中这块火蚣香递还给孙友,带了几分羡慕之意,又道:“看来你家里对你很是看重啊,不过这火蚣香大约只在凝元境有效,一旦修至神意境,对修士便几乎失去效力,而若是从炼气境就开始使用,则异香效力又太过刚猛,很容易从灵晶中吸纳灵力入体过多,反而坏了玉府根基,日后再想突破便没指望了不说,时日久些,只怕身子都要搞坏了。”

    孙友似乎突然变得沉默了许多,一声不吭地将这火蚣香接了过来,低头目视良久,然后轻轻收回小袋收起,等到他再抬头时,脸上已经多了几分笑容,看向沈石的眼光里,也似乎比刚才多了几分不同。

    “走吧。”他轻轻拍了拍沈石的肩膀,道,“这石阶虽然难走,但是仙缘在上,总不能不走的。”

    沈石哈哈一笑,道:“正是。”

    两个少年同时站起身来,重新回到了这条陡峭的石阶之上,开始继续向上攀登。

    ※※※

    他们二人本来在石阶上已经行走过半,中间因为这意外耽搁了好一会,此番再度前行,倒是觉得这石阶行走起来,比之前似乎容易了不少。如此两人在石阶上又走了小半个时辰,终于是走完了这条艰难的仙缘之路,登上了拜仙岩的顶端。

    与那条陡峭险峻的石阶不同,拜仙岩这块巨石的顶端一片平坦,看去像是被人用大神通直接一剑削出了一块平地一般。此时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不少人登上了这里,沈石放眼看去,只见拜仙岩周围边缘处,每隔一段距离便站着一位身着凌霄宗弟子服饰的人,隐隐围成了一个圈子,将登上拜仙岩的少年们围在中间。

    而巨石顶端平坦宽敞的空地中间,此刻已经站着许多少男少女,粗略一看怕是已经过了两百余人,想来早在沈石抵达拜仙岩下方之前,就已经有不少早行之人先行登上了此处。

    踏足这平坦而坚实的石面后,沈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回身瞄了一眼刚才上来的这条石阶,想起不久前滑落的那一幕,委实还有几分后怕心悸。倒是站在他身旁的孙友看了看周围,尤其是目光在那些面色淡然器宇不凡的凌霄宗弟子身上停留了片刻后,却是将沈石拉着往前走的时候,忽然轻声道:“我觉得刚才若是咱们真的掉落没稳住掉了下去,可能也不会出什么事。”

    沈石“嗯?”了一声,带了几分疑惑看向孙友,孙友努努嘴,示意他看向周围那些围成一圈的凌霄宗弟子,道:“这些人道行高着呢,别的不好说,今天这个日子要是让咱们这样的新入门弟子死掉,岂不是大大的晦气?所以我现在想来,就算刚才真要出点什么事,也会有这些师兄们过来将我们拉住的罢。”

    沈石沉吟片刻,点了点头,倒是觉得颇有道理。

    巨石上方十分宽敞,哪怕此刻中间已经站了两百余个少年,但看起来似乎还有很大的余地空间,沈石随意走了走,与孙友在一处人稍微少些的地方站住了,向周围随意看了看,见那些凌霄宗弟子并没有任何表示,而石阶上不时还有少年继续走上来,看来还是要再继续等待一会的。

    只是他这里随意观望了一会,目光扫过原先过来的那些少年时候,时间一久,却是渐渐看出一点有些异样的地方来。

    那两百余人并且后头还在不断有人加入的少年人群中,看着杂乱无章地站着,但实际上却是隐隐分出了几个小圈子,最中心处约莫有二十多个少年,有男有女,身上服饰都是鲜丽,彼此间看着也是相互熟悉,站在一起正是谈笑风生,旁若无人。

    而在这二十余人的外围一圈,又隐隐站着差不多四五十人,年纪虽然都是差不多大小,但看去外围这些少年对最中心处的那些少年神态却是与众不同,颇有几分讨好敬畏之色,其中更有一些人被中心处的少年指使呼喝了两句,却也是心甘情愿地跑腿,并无不满之色。

    除此之外,在更外围的一大圈,便大概是沈石所站的位置了,这里的少年看起来彼此间都十分陌生的样子,很少与旁人交谈说话,偶然看到有一二少年似乎性情开朗,正找人攀谈的,也是为数不多。同时这最外围一圈,人也站得最是稀疏杂乱,看去根本不成圈子。

    而目光转动间,沈石居然还看到了那个对自己敌意十足的小胖子候胜,看他的位置是站在中间第二层圈子里,此刻的神情与之前面对自己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一张小胖脸上看去全是笑意,正站在另一位少年身旁不远处,眼角余光时时都看着那位衣着光鲜十分亮眼的少年,若是那位哪怕在最中心人群里也显得十分出众的少年有些许吩咐或是示意,候胜便会立刻第一时间凑过去,听从指令又或是跑腿什么的,看来对这位少年十分的恭敬。

    沈石远远看了一会,忽听身边传来一个声音,却是孙友走到了他的身旁,与他并肩而立,此刻顺着沈石的目光向前边那里看了一下,淡淡地道:“那人名叫候远良,是候家这一代嫡支的出色子弟。”

    沈石转头看了他一眼,道:“你认识的人倒是不少啊。”

    孙友耸了耸肩,道:“没办法,凌霄宗门下的附庸世家,大多都在这流云城方圆五百里内,打小诸世家间便是彼此走动,很多人都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

    沈石笑了笑,目光向人群中心处又看了一眼,沉吟片刻,道:“那这么说,站在中间的那些人……”

    孙友径直接口道:“中间那二十多个人,是如今势力最大的一些世家出来的嫡系子弟,平日里便是最得家中看重,有些人在凌霄宗宗门里都已经挂了号;围在他们旁边那些人,有的是世家旁支出身的子弟,因为天资不错被挑选过来,有的是跟这些世家沾亲带故的远方亲戚家生子之类的,反正都是要看这些嫡系子弟的脸色行事的。”说着他又一指自己和沈石所站的地方,道,“至于咱们所站的外面这一圈,我一个都不认识,应该都是凌霄宗这次所收的平民弟子。”

    沈石翻了个白眼,随即又笑道:“话说你不就是孙家的人吗,看你认识的人多得很,怎么不过去跟他们说话?”

    孙友嗤笑一声,似乎正想说些什么,忽然那最中心的人群之中,有一个身着白衣,面貌英俊身材修长的少年目光向这里瞄了一眼,正好看到了孙友,先是怔了一下,随即露出笑容,挥手高声叫了一句:

    “二弟,你什么时候上来的?快过来啊。”

    孙友脸上的神情瞬间为之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