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二十七章 吵架

第二十七章 吵架



    钟青露冷笑一声,胖乎乎的小脸上却是露出几分寒意,道:“骂你又怎样?你一个小兔崽子,有那么一个修道不成的肥猪老爹,不就是靠着孙长老,这才得了一个拜入宗门的名额,还想着一步登天?做梦去吧你!”

    孙友看了她片刻,忽然间又笑了笑,然后道:“我觉得你特别像我老爹。(请搜索,更新最快的站!)”

    钟青露一时没反应过来,怔了一下,但从她身畔忽然有另一位少女伸过手来,正是钟青竹,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看样子似乎有些着急。只是还没等钟清露那边有什么反应,孙友已然面色平静略带嘲讽地开口说了下去:

    “你跟我老爹一样,常常骂人,身材也异于常人,活得特别不容易罢。”

    遥远的流云城中,某个无所事事的胖子忽地打了个喷嚏。

    钟青露呆了片刻之后,随即醒悟过来,孙友老爹孙峰是凌霄宗当今四大长老之一的孙长老的二子,这些年来在孙家地位不低,手中也掌握了不少权力,但因为在修道上资质一般,与他那位勇猛精进天资过人如今已是神意境巅峰道行的大哥截然不同。虽然当年他也曾拜入凌霄宗门下,但数十年修炼至今都未跨过炼气这一关,加之身材肥胖,在众多附庸世家里常常被人在背后嘲笑讥讽。只是修道中人自古子嗣艰难,境界越高者越是如此,孙长老虽然恨铁不成钢,平日里见面也多有责骂的,但众所周知还是颇为照看的,这也是孙友父子如今风光的源头。

    眼下孙友虽未口吐脏字,但将之前钟青露骂自己老爹的话语差不多是全数奉还,话里讥讽之意,又比之前更恶毒了几分,直把钟青露气得脸颊惨白,面无人色。她一个十二岁的少女,正是爱美的时候,平日里对自己有些肥胖的身材就十分在意,最为忌讳别人提起这一点。别说在钟家里从不敢有人在她面前说起这肥胖二字,便是出门与其他世家子弟见面玩耍时,连甘泽、侯远良这等傲气之人,一般也知晓她的逆鳞,等闲也是不提这一茬的。

    谁知今日到这凌霄宗内,却是被孙友一而再再而三地打脸,差点就把钟青露气晕了过去,若不是此刻手臂被身边之人死死拉着,怕是她已然冲过去与沈石拼命了。

    站在一旁的沈石看了站在钟青露身边钟青竹一眼,只见两位少女脸型轮廓看着有几分相似,年纪上钟青竹似乎比钟青露稍小一些,而且从她们的名字上也能想到,应该是同一辈分的堂姐妹。之前在石阶上生意外的时候仓促焦躁,火气很大也没细看,就光记得骂人了,此刻看去,但与这位少女秀雅清淡,肤白胜雪,一双明眸盈盈似水,虽然年纪尙小仍未长开,却已经是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容貌颜色。

    如果说钟青露之前容貌生得不错,颇有几分美人胚子的趋势,只是被如今这副肥胖身材坏了大半丑了许多的话,那么她身边这位少女,便就是完完全全的小美人了。

    只不过眼下钟青竹却是一脸焦急,死死拉着钟青露的手臂不放手,压低了声音,道:“姐姐,别乱来啊,这可是到了凌霄宗的岛上了。”

    钟青露看着却是向来霸道惯了的,如今被孙友这么当面恶毒讽刺了一句,气头上来,怒不可遏,根本不听这少女的劝,挣扎着一直就要向孙友和沈石这边冲来。

    钟青竹急得不行,想起来之前家中长辈多次告诫,凌霄宗乃是门规森严的宗门大派,万万不可乱来,否则触犯门规,惹怒了接引之人,搞不好就直接逐出门墙,从此与这份修道仙缘断了干系也说不定。当下拼命拉着钟青露,一边压低声音劝她,一边回头张望,正好看见孙友似乎还欲开口,登时就对孙友急道:

    “这位哥哥,你、你就别说了,再说就出事了呀!”

    孙友怔了一下,看了她一眼,随即微微一笑,点点头算是答应,然后向后退了一步,回到沈石的身侧

    沈石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低声道:“算了罢。”

    孙友撇撇嘴,苦笑一声,道:“又不是我想吵架的,你也看见了,都是她不肯干休,说话间还牵扯了我父亲。”

    只是他这里退了一步,那边钟青露看着却是越恼怒,在那边兀自挣扎,连挣了几下都没挣脱钟青竹,一怒之下却是反手一摔,“呼”的一声手掌就向那少女脸上打了过去,眼看就是要摔她一记耳光。总算临到头她的手掌收了一下,擦着钟青竹脸颊边缘刮了一下闪过去,并没有打实在钟青竹的脸上,但也让钟青竹吓了一跳,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步,伸手抚住脸颊,再抬头时,眼中已是带了几分委屈。

    钟青露不知为何,此刻好不容易挣脱了钟青竹的拉扯,却是没去再理会孙友,反而是满脸怒意地瞪着那个一脸委屈的钟青竹,就像是一个刁蛮而随意迁怒的蛮横女子,怒容满面地道:“钟青竹,你装什么好人?”

    那美貌少女身子抖了一下,贝齿轻咬嘴唇,慢慢低下头来,似乎在这位姐姐面前,向来是受气惯了的,并无反抗之意,纵有委屈,也是强忍了下来。

    此刻便是沈石在一旁看了这等情形,也是皱起了眉头,心里对这位名叫钟青竹的少女产生了几分同情之意,连带着把之前拜仙岩石阶上差点被她害死的怒意也冲淡了许多。只是听着名字,钟青竹应该也是钟家出身的,比钟青露稍小但算是同辈子弟,不过按照孙友之前的说法,她乃是钟家旁支小宗的庶出孩子,想必是因为天资不错而被人看上,所以才得到了这么一个拜入宗门修炼的机会。

    钟青露恨恨地骂了那钟青竹几句,转眼想起了身后还有一个真正的“仇敌”,猛地转过身来,盯着孙友,恨恨道:“臭小子,今日不便宜,等以后安顿下来,看我不整死你。”

    孙友失笑,目视于她,“啧啧”两声,道:“这话说的,好怕人啊,不过以前不觉得你这么笨啊。你要说呢,甘家的甘泽说这话,我还怕他甘家资格老,宗门里故旧多;又或是侯家的侯远良说这话,我也忌惮几分,他们老侯家如今可是有一位元丹境老祖爷爷在门中,厉害得不行;但如果是你说的嘛……”

    说到此处,孙友随意地压了压手指,淡淡道:“你们钟家有什么,往年不过是专一为宗门找寻灵草的附庸世家,如今神仙会遍布各地,宗门与其一日交易所得,便胜过你们钟家一月所获;说到门中靠山,你们钟家百年来人才调零,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一甲子以来,连一位神意境修士都没出过罢?话说得这么凶,可惜却是吓不死人的哦。”

    钟青露气得脸颊红了又白,连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一时间竟是连话都说不出,倒是在她身旁的钟青竹咬了咬牙,踏上一步,看着孙友道:“这位大哥,我不知道你是出身哪个大世家的子弟,但是我们钟家如今再怎样没落,只要我们后人奋力修行,日后总会有兴盛一日。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孙友咳嗽了一声,看着钟青竹那张年纪小小已然颇有风姿的脸庞,耸肩道:“刚才你在旁边可是都是看到了罢,我可没主动招惹你这位姐姐,都是她先骂我又骂我老爹,我这才还口几句。莫非你是要我像你一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么?”

    钟青竹一时语塞,下意识又轻轻咬了咬嘴唇,这无意识的动作在她做来,却仿佛又让她在委屈中平添了几分妩媚。

    到了最后,钟青竹终究还是连说带劝地将钟青露拖到了一旁,临走时候,那钟清露兀自恼恨不休地盯着这边,连跟孙友站在一起的沈石也被她瞪了一眼。

    沈石站在一旁,默然片刻,长出了一口气,心里却是一阵默默摇头,想着这一天下来真是各种莫名其妙,转过头看向孙友,孙友莫名地有些心虚起来,摊了摊手,道:

    “大哥,这是那疯丫头乱来,跟我真的没太大关系啊。”

    沈石撇撇嘴,忽然开口问道:“对了,听刚才的话里,令尊是个肥胖之人?”

    孙友点点头,道:“大胖子,胖的不行,随便走几步都要喘气,每次我爷爷见到我老爹那副模样,都会火骂他一顿。”

    沈石沉默了片刻,孙友有些奇怪地看着他,道:“好好的你问这个做什么?”

    沈石心里掠过自己那位不知所踪的老爹,昔日阴州西芦城内天一楼的大掌柜,也是一位出了名的矮胖之人。他看着身旁的孙友,心里突然觉得和这个家伙亲近了不少,虽然这感觉总觉得很诡异的样子,他伸手轻轻拍了拍孙友的肩膀,道:

    “我觉得咱们两个很有缘分啊。”

    “啊?”孙友不明所以,带了几分疑惑地抓了抓头。

    ※※※

    四百多人的新人弟子,最后一共分成了十人一组共四十三只小队,每十人便有一位师兄过来带领着,分头向岛内深处走去。

    沈石与孙友所在这一队同样也是十人,除了他们两人外,因为之前吵架站得太近的缘故,很不幸的,钟家姐妹两人也被随意地和他们划在了一起,除此之外,还有另外六人,不过都没有世家子弟出身的少年了。

    十人中,七男三女,除了钟清露、钟青竹外,还有一位名叫贺小梅的少女,看着容貌一般,但性子开朗活泼,大家跟着前头领队的那位师兄走了一阵子,她倒是已经和多数人都说过话,混了个脸熟了。

    至于带队督导他们这十人的那位师兄,名叫苏河,看着年纪也是不大,还不到二十的样子,举止斯文,面上常带微笑,看着倒不算是太难相处的人,一路上贺小梅大着胆子问了他几句话,苏河也是有问必答,笑吟吟的,和众人的关系很快便打成一片,倒是让这些新来的弟子们心中宽慰了许多。

    走着走着,沈石渐渐现这座岛屿其实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大上许多,苏河带着他们是从那片沙滩上最左边的一条通道上离开的,沿路一直走了很远,道路两旁树木成林,海风吹来,只见树叶摇曳,沙沙作响,一股凉爽之意遍布全身。

    很快前头树林稍疏,又露出几块洁白沙滩,潮水温柔而平缓地涌上又褪去,往里数十丈,便是一座山丘的山麓脚下。

    一长排面对海面、平整脸面的屋舍洞府,并排建立于此。

    苏河回头对着沈石等人笑道:“好了,以后数年之内,你们就是住在此处了。”

    (很早以前,我就有这么一个不太可能实现的梦想——海景别墅啊,亲!你们有没有想过哈^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