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三十二章 晨星殿

第三十二章 晨星殿



    种种议论窃语声,最后很快汇成了一股很大的浪潮,席卷了整群少年,或许最前头最先看到某物的少年还有些惊诧畏惧,但后头的少年却是一个个都被勾起了好奇心,纷纷向前拥去。

    怪物,还有妖族,这是什么情况?

    沈石与孙友夹杂在人群中,一半身不由己一半也是好奇心使然,随着人群向那个骚动发源地围拢过去,到了近处,沈石才发现那边厢似乎是在路边某处,但此刻早已被人围成里三层外三层,同时从人群里面的少男少女们不断传出来各种惊叹声,似乎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奇异之物,各种不可思议的神态表情。

    这情况却是让被堵在外围挤不进去的少年们越发焦急起来,一个个见缝插针地想要挤进人群,又或是干脆在外面又蹦又跳想要看个明白,沈石也是好奇的不行,只是在人群外耽搁了一下,立刻便挤不进去了,一时间只能干着急。

    正在此时,他眼角余光正好瞄到孙友脸上,却只见孙友一副淡定表情,居然没有任何特别惊讶的神态,而随后又看到道路两边站着好些个显然比他们大不少的凌霄宗师兄们,一个个都是站在路旁,露出几分轻松了然的笑容。

    这里面,究竟是什么……

    一片混乱中,忽然只听从远处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子声音,带了几分肃穆之意,冷冷喝了一声,道:“肃静!”

    这一声喝下,登时声震全场,也不知其中有何魔力,这一众少年登时都老实了下来,沈石听得清楚,正是那位看起来在凌霄宗内地位很高的王亘师兄发话了。

    前头大路拐角某处,转过两个人影,当先一人正是王亘,跟在他身旁的则是一位英俊潇洒的青年,同样也是昨日去接引众人时多数人都见过的康宸。

    王亘面色面沉如水,目光如电,扫过这一众少年,被他视线掠过的时候,这些少年竟然都有种似被火焰灼烧的异样感觉,一时间场中更是安静。

    片刻之后,王亘这才冷冷开口道:“大惊小怪,成何体统!今日是尔等入宗门修行第一日,都速去晨星殿,至于这岛上事物,日后自然便会了解。”

    声音冷峻,威势凛凛,众多少年被他气势所慑,一个个都老老实实地散开,快步向前方一处高大殿堂走去,远远看去,牌匾上正是写着“晨星殿”三字。

    而直到那些围观的人群散去,站在外围包括沈石在内的一些少年,这才渐渐看清了刚才这一场骚动的根源,一时间,倒吸凉气声、惊诧声又是响起一片,只见在人群散去后,原来那路边之前被人围住的地方,却是站着两个怪……“人”?

    头颅与四肢手脚,看着都与寻常人并无二样,看长相一个是老头,一个是少女,但在这两“人”的身躯躯干上,却竟然有两瓣类似海里蚌壳的奇异红色硬壳,紧紧依附在身体上,将整个躯干都护在其中。

    看上去,就像是……随时可以将手脚都收入那蚌壳中的怪物。

    在这一刻,沈石脑海中掠过的第一个念头,也正是:这、这岂非正是传说中的妖族!

    此刻,那两个身有蚌壳的“怪人”依然安静地站在路旁,那位拉头看着神色自若,嘴角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似乎对这种情况处之泰然;而站在他身边看起来似乎有点像是他孙女的那位少女,则是脸颊通红,一颗头垂得低低的,看起来十分害羞的模样,似乎下一刻就会忍不住将脑袋都缩回到那红色的蚌壳中去。

    “嗯哼!”

    一声冷哼,又从前头王亘师兄处传来,仍然呆在原地的少年顿时惊醒,一个个也顾不得再看这两位奇怪的人,纷纷向前头晨星殿跑了过去。

    待这些少年一个个溜之大吉跑走了,王亘的脸色才缓和了些,走了过来,站在那两位蚌壳怪人的身前,略一抱拳,带了几分歉意,道:“村长,真是对不住,这些小家伙都是昨日才刚刚接引到岛上的新人弟子,没见过什么世面,让您见笑了。”

    那老丈呵呵一笑,摆摆手示意无妨,随后啧啧两声,道:“唉,想不到一转眼居然又过了五年,又一批新人进来了。”言罢摇头,一副颇为感叹的样子,随后又向王亘道,“小王啊,好些日子没见你师父了,他现在可好?”

    王亘恭敬地道:“家师身子还算康健,只是近来辅佐掌教真人处置宗门杂事,事多繁杂,脱不开身,所以才没过来看你老人家。”

    老丈笑了笑,看了王亘一眼,笑道:“你倒是会说话。”

    王亘低头道:“不敢。”

    老丈一笑置之,道:“总之回头见了你师父,替我向他问声好罢。”说着转过头招呼了那蚌壳少女一声,道,“乖孙女,走吧,今天是爷爷老糊涂,忘了是新人弟子上岛的日子,哈哈哈哈……”

    看着他笑的爽朗的模样,似乎心情倒是不错,那位少女这才抬起头来,先是有些紧张地向周围看了一眼,见那一大群少年果然都已经跑开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赶忙就跟在老头的背后走开了。

    ※※※

    前头沈石走出一段路后,轻轻一拉孙友,道:“看你的样子,是知道刚才那两个……怪人吗?”

    孙友微微一笑,道:“我其实也是今天第一次见到这些‘红蚌妖族’,不过之前在家里的时候,倒是已经听说过很多次了。”

    沈石惊了一下,道:“什么,还真的是妖族么?”

    人族妖族,血海深仇不共戴天,当年多少血战流血漂橹,这仇恨早就是抹不掉了,而多年以来几乎每一个人族小孩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会被告知当年那些往事,都会知道天妖王庭被推翻之后,妖族只能仓惶逃窜,遁入妖界并从此自锢,永世不得复出。

    可是今日这青云岛上的红蚌妖族,又是怎么回事……

    孙友看了看周围,将沈石拉到一旁,低声道:“不是你想得那样啦。”说罢轻轻在他耳边说了一番话,将沈石听得一愣一愣,原来在一万多年前,天妖王庭还兴盛的时代,真正意义上的妖族,其实是专指“天妖”一族,这一类的妖族从外观看去,几乎与人族无异,但一般来说身高会比人族高上一头,除此之外,天妖一族无论男女,皆是俊美无双的美男美女,他们据说乃是真正的神明子嗣,天选之族,在天妖一族的神话传说中,他们更是自称乃是昔年开天辟地的盘古巨神的唯一血脉后代。

    总之,当年的天妖王庭时代,就是以妖皇一脉为首的天妖一族统御鸿蒙诸界百族的时代,而在天妖之下,人族之上,其实还有许多奇异种族,日后被人笼统成为鸿蒙百族的,这些奇异种族在天妖王庭时代也曾十分兴盛,一些个强大种族甚至裂土分疆称霸一方,盛极一时。

    而妖族昔年对待人族苛烈,这些其他强族们对待人族也好不到哪里去,总之人族就是被诸多强大种族百般欺凌,但到了一万年前,人族因为得到了灵晶之秘而陡然崛起,最后经过百年血战,推翻了天妖王庭。妖族气数已亡,这些其他强大种族也同样难逃被人族复仇的命运,不是被人族六圣带领大军举族剿灭,就是被杀得元气大伤,只能逃到异界某些角落里苟延残喘,不复当日丝毫威风。

    而随着时日流淌,人族一统鸿蒙,更无敌手,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除天妖一族以外的异族,全部被人族也统称为妖族,至于昔年心高气傲的天妖对此会觉得是极大侮辱,却不在人族考虑范围之内了。

    不过话说回来,鸿蒙诸多异族中虽然有许多凶残强大的种族,当年对人族也是仇深如海,但同样也有不少弱小异族,本身实力就弱,当年人妖大战时候,也往往就置身事外。虽然在人族统御鸿蒙后驱逐诸多异族,普通人世几乎已经看不到除人族外的任何异族,但是在类似凌霄宗这种海外仙山下,却偶然也会有一些昔年传承下来的弱小异族,本身没有太强实力,对人族态度也十分温和,所以就在这些强大人族派阀的庇护下,安静而不为外人所知地生活下来。

    “这些红蚌妖族便是如此了,听说他们的住处就在青鱼集东面海边,是一个小村子,全族人口也只有两三百人呢。”

    “原来如此啊。”沈石这一下算是大开眼界,长了一番好大见识,比起当日在那阴州穷乡僻壤,如今在这凌霄宗里,还真是隐隐看到了鸿蒙世界的另一面。

    孙友笑了笑,然后随口又道:“你也别小看这些红蚌妖族,他们在这青鱼岛上住的久了,和历代从这里出去的本门弟子都有交好,如今宗门里有好些个长老祖师,都是与这些红蚌小妖们认识的,一般人还轻易都不敢欺负他们。”

    沈石莞尔一笑,说话间,两个人便已走到了那一处晨星殿外,只见飞檐雕兽,红柱盘龙,殿宇高大自有肃穆之一,从外头看进去,殿中略显昏暗,但仍然看到一个个早先到达的少年都已在殿中地上一排排的蒲团上坐了下来。而在殿堂前方一处平台之上,正是王亘盘膝坐于其上,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先行回转此处的。

    周围少年鱼贯而入,沈石与孙友也不敢在耽搁,赶忙走了进去,在里头找了两个相邻的蒲团,学其他少年一般坐了下来,安静地等待着。

    一时半会之后,所有的少年终于都到了这里,直到此刻,原本微微闭目似在养神的王亘才睁开双眼,目光扫过下方,偌大殿堂里,此刻一片安静。

    “取出星罗法诀。”

    王亘平淡而浑厚的声音,在晨星殿中回响起来,与此同时,在众少年身后那两扇宽大厚重的大门,忽然无人自动,缓缓合拢,轰的一声关闭上。

    晨星殿中,一下子昏暗下来,正当这些少年有些惊讶时候,忽然一道淡淡清辉,如深夜皎洁之星光,从晨星殿顶照射而下,洒落在所有少年身上。

    一颗淡淡星辰,就在那晨星殿上方隐约出现,然后又是第二课星光亮起,接着是第三颗、第四颗、第五颗……

    那一刻,仿佛满天星斗,都奇迹一般地出现在这人间殿堂,一股神奇而无形的力量,随着星光清辉从天而降,将所有的少年包围在中间,如梦如幻,犹如仙境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