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三十四章 反噬

第三十四章 反噬


  
      坐在沈石身旁的孙友,此刻看起来的情况便要比他好上许多,虽然也有几分疲惫之色,但整个人的神情看起来还是兴奋居多,不过这时倒是带了几分关怀之意,目不转睛地看着沈石。(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沈石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一手抚额,低声对他道:
  
      “倒霉啊……”
  
      孙友皱了皱眉,看了一眼沈石苍白的有些吓人的脸庞和额头鬓边已经被汗水浸湿的头,低声道:“你有肉身反噬之兆?”
  
      沈石默然点头,孙友眼中多了几分同情之意,这时周围许多少年已经纷纷起身向着殿外走去,孙友也站了起来,轻轻拍了拍沈石的肩膀,安慰他道:“这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不过就是要吃些苦头,在修炼上迟缓上几日时间而已,没妨碍的,你别担心。”
  
      沈石点点头,道:“我明白的,多谢。”
  
      孙友笑了笑,起身欲走,想了想还是回头对沈石道:“我在外头等你。”
  
      沈石怔了一下,随后也没客气,“唔”了一声,道:“好。”
  
      孙友对他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大殿里四百多个新人弟子,这一走倒是出去了一大半人,很快偌大的殿堂里,还坐在地面蒲团上没动的少年,东一个西一个零零散散的,看去还有几十人。
  
      沈石转眼向四周看了一下,在心底暗暗算了一遍,连他自己在内,此刻还留在晨星殿里的少年一共还有二十九人。他龇了龇牙,感觉着自己身子上似乎在这一段时间里慢慢恢复了一点力气,但是同时心情仍是低落了许多,满脑子都是想着刚才那股剧烈的痛楚和那“肉身反噬”四个字,同时心底暗自感叹倒霉。
  
      所谓肉身反噬,其实是人族在吸纳灵晶灵力入体进而修炼的过程中,少数人会遇到肉身突然遭受剧烈痛楚以致无法修炼的一种异状。这种怪异状况并不多见,但也不算特别少见,一般而言,数十人中大概便会有一两个人会遇到这种情况。
  
      这种异状只会出现在人族身上,哪怕是在一万年前天妖王庭时代,诸多异族包括妖族在内以天地灵力修炼各自种族神通的时候,都没有出现过类似异状。而经过长达万年的仙道展摸索,人族也大致搞清楚了这肉身反噬的缘故。
  
      其原因大抵就是……人族肉身,本来似乎就是与天地灵力不太协调的。
  
      昔年妖族号称天选之族,神灵子嗣,根本无需任何媒介便可直接以肉身吸纳天地灵气入体,借以修炼种种神通妖法,资质强大得一塌糊涂,与天地灵力再协调不过,也正因此造就了天妖王庭数万年的辉煌时代。而除妖族以外,其余异族与充斥于鸿蒙诸界的天地灵力协和程度不一而足,有高有低,高者强势强悍,低者弱小一些,但不用说都比与天地灵力完全绝缘的人族更强……
  
      只是鸿蒙世界芸芸众生,也许也包括人族自己,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一枚小小晶莹的灵晶石头,竟然改变了所有种族的命运。
  
      人族诡异地现了灵晶的秘密并以更加诡谲的方式,不可思议地以难以置信的度迅找到了从灵晶中吸取天地灵力入体并加以修炼的方法,然后再凭借着人族庞大无匹的人口数量优势,经过百年血雨腥风的惨烈战争,由弱变强,终于是硬生生地将所有曾经压在自己头顶的异族尽数推翻剿灭,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宰。
  
      不知有多少强大无比的异族大能,在战死的时候或许还死不瞑目,还是无法想通那些曾经看起来无比弱小的人族,为何竟然能够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辉煌过后,便是人族的时代了,只是光辉之下,还是仍有一些小小的瑕疵缠绕在人族周围,挥之不散。
  
      肉身反噬,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但很烦人的东西。
  
      人族肉身,从一开始就是很弱小的,与其他异族相比,几乎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甚至从出生到十二岁少年这一段时间里,人族小孩的肉身连最开始那一点点微弱的灵力入体都无法承受,可见人族本身到底孱弱到了什么程度。
  
      而一旦到了可以开始修炼的时候,许多人会卡在感应灵晶中灵力的这一道关卡上,许多人在一开始手握灵晶,感应到的就是一片黑暗,根本看不到丝毫象征灵力的微光模样,不过这一个关卡随着历代奇人异士的钻研摸索,已经找到了许多法子可以辅助修炼。今日凌霄宗的晨星殿中奇异法阵便是如此,可以帮这些少年们渡过极重要的一道关卡,这也是名门大派较之小门小派看着不起眼但实际上极其实用的许多优势之一。
  
      而在感应到灵力之后,便是吸纳灵力入体的关键环节,之前所说的肉身反噬异状,便是生在这个时候。当人族少年吸纳灵晶内灵力入体时,会有很少一部分人因为肉身与常人有些许细微差异不同,对于天地灵力的反应特别厉害,一旦灵力入体,肉身便如临大敌,痛苦不堪,以至于根本无法修炼下去,就像是肉身自己就要排斥这种外来的灵力一般,所以俗称为“肉身反噬”。
  
      不过这名头听起来有些可怕,但通常来说并不是一个特别严重的问题,刚才孙友与沈石交谈的时候,眼中便是只有同情却无特别担忧之意,也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肉身反噬虽然痛苦,但只是人族肉身对这种灵力的反应过度而已,一般而言,只要有肉身反噬的少年咬紧牙关,多承受几次这种痛苦,肉身也会随着时间增长和接触天地灵力次数的增多,会慢慢地习惯这种天地灵力,反噬的次数与痛苦程度,都会逐渐降低,直到最后消失不见,便能正常修行了。
  
      过往一切事实,都早已说明了这个问题,肉身反噬只是要比别人拖延一段修行时日,并额外承受一些痛苦的折磨而已。
  
      大殿高台之上,王亘神色如常,看起来也没有焦虑之色,只是挥了挥手,示意此刻还留在晨星殿里少年们都向他这边靠拢坐前一些。
  
      沈石站起身向前走去,在距离王亘不远处的一只蒲团上坐了下来,同时目光向周围看了一眼,只见身边这些跟自己同病相怜的少年们多半都是陌生面孔,一个个看去脸上都是漠然晦气之色,显然大家对这种修炼常识多是知晓一二,并没有太过担忧的神色,但相比起之前多数顺顺利利就开始修行的同伴,自然都是没什么好心情的了。
  
      王亘目光在这二十九个少年的身上转了一圈,不知为何,在人群里的沈石身上略微停顿了一下,但除此之外,他也并没有任何我其他异样表示,只是在沉默片刻后,便一如往常地沉稳开口道:
  
      “你们身上都是有肉身反噬的征兆,其中来龙去脉,我看你们大概也都明白,我也就不多说了。留你们下来,我是想跟你们交待几句话。”
  
      “修仙之路,漫漫长远,非在于一日一时之得失。肉身反噬不过小事尔,你们只将之视作寻常磨练即可,日后勤奋修炼,自会道行精进,不必在乎眼下数日之磨折苦楚。”
  
      二十九个少年都是微微点头,看起来脸色多少都好了一些。
  
      王亘又道:“不过既有反噬之状,你们再来这晨星殿中也是无用,接下来数日里,你们只在自己洞府中修炼便可,只需谨记若反噬苦楚太甚,便松开灵晶舒缓精神,自然无碍,如此反复数日,待肉身渐渐习惯灵力之后,反噬异状自然消退,那时再重新开始修炼即可。”
  
      此言一出,有好些个少年脸上都有些难看起来,不过谁都知道王亘师兄说的是实话,怪也只能怪自己肉身不争气,所以倒也没人说什么。
  
      王亘说到此处,沉吟了一会,目光闪了一下,缓缓道:“另有一事,或许是你们平日不知的,我也顺便跟你们说说。其实这肉身反噬,有时候也并非全然都是坏事。”
  
      包括沈石在内,乍听王亘此言,登时一个个都是面露惊讶之色,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这肉身反噬难道还会是好事么?
  
      王亘将这些少年的神情看在眼中,面上虽然仍是严肃没有笑意,但眼神还是微微柔和了些,道:“寻常人包括许多散修,只将肉身反噬看做是磨折痛苦,却不知其中亦有区分。本门历代祖师传承细查,时至今日,以为肉身反噬异状虽然都是对灵晶中灵力入体肉身不适,进而引起肉身痛楚,但其中一大半人可能的确如此,但另有一些人却可能是因为其本人对天地灵力感应敏锐,远胜常人,同时也出了肉身承受极限而造成了类似苦楚。”
  
      听到此处,台下一众少年中,已经有不少人眼神微微亮,王亘将他们的表情砍在眼中,第一次露出了淡淡笑容,道:“前者也就罢了,反噬苦楚过后继续开始修炼,与常人无异;至于后者,往往对灵力感应敏锐,在最初苦楚过后,反而在修炼上进境要比普通弟子更快一些。本门之中,过往涌现出的好几位天才英杰,其实当年开始修炼的时候,都是有过肉身反噬之苦的。”
  
      这一下,台下的少年们已经不是眼神亮,而是看去仿佛个个都开始有些兴奋起来了,浑然也不去管王亘之前所说,可能拥有对灵力敏锐感应的人应该还是少数这个事实。少年心性,一个个或许都觉得自己独一无二,或许都觉得自己一定就是那个最特别的一个吧。
  
      王亘平和地道:“和你们说这些,便是让你们不必为这肉身反噬而灰心丧气,日后的路还长,谁也不知将来各自成就如何,明白了么?”
  
      “是,多谢师兄教诲!”
  
      这一次的回答,却是全部少年都响亮而整齐地异口同声喊道。
  
      没过多久,这些留下的少年便告辞而出晨星殿,沈石走在人群里,只觉得自己心情突然好像真的好了很多。其实仔细回想一下,那位王亘师兄似乎也并没有明确地对他们说什么,只是提了一种可能而已,但看着自己周围的少年们,一个个似乎都觉得自己将来必定大有前途,对未来信心十足精神百倍了,就连刚刚承受没多久的肉身反噬苦楚,也早就抛到脑后去了。
  
      沈石也是心下自己苦笑,但在他走出晨星殿的那一刻,心里也是忍不住为将来小小地幻想了一下,或许……自己真的是那些少有的对灵力敏锐的人呢。
  
      不过王亘师兄口中所说的过往那些虽有肉身反噬异状,但其实是对灵力感应极其敏锐的宗门天才弟子,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在沈石心里掠过这个念头的时候,他正在走出晨星殿,重新走入光亮之中。而在他背后,那座晨星殿的阴影里,王亘仍旧坐在原地,似乎也在出神地想到了什么。
  
      过了一会,只见他眉头微微一皱,脸上露出了一丝奇怪的表情,像是觉得牙有些疼的模样,磨了磨后槽牙,然后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自言自语了一句:
  
      “那个变态……”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