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三十六章 任务

第三十六章 任务



    “你们刚到这青鱼岛上,修炼初始身无道行,捕妖、灵耕、护阵、掘晶之类的事是做不了的,只能挑些简单的任务,我看了一下宗门最近颁下的白板任务,其中有三件比较适合你们。(请搜索,或者直接输入看最新章节)”

    许兴伸出了第一个指头,道:“第一件,饲兽。本门豢养有许多仙禽灵兽,各有用处,在这青鱼岛上也有一些,此类事皆归宗门内‘灵兽殿’掌管,所以这任务也是灵兽殿里颁下的。你们所需的就是去照顾这青鱼岛上的灵兽,平日按时喂食,漱洗亦不可马虎,所以应该会有些脏乱辛苦,不过这都是难免的。”

    许兴又伸出了第二个指头,道:“第二件,炼丹。其实吧,说是炼丹,只是因为此事乃是宗门‘丹堂’颁下的任务,你们现在一无道行二无经验,当然不可能让你们真的去炼丹,白板上的任务都是让你们去打打下手,掌管丹炉火候,又要辨识药材随时交给炼丹的师兄师姐,所以耽搁的时间可能会比其他任务要长许多。”

    四个少年听到此处,都是微微皱起了眉头,脸色并不算是轻松好看,这些任务听起来虽然简单,但做起来显然不轻松。许兴将他们的神情看在眼里,微微一笑,继续说了下去,道:“第三件,拾贝。每日晨晚,岛上退潮时候,许多沙滩上都有五色贝壳,乃是‘阵堂’一些低级法阵的材料,只是多藏于海滩淤泥深处,有些难找。接此任务,每二百贝壳可换一颗灵晶。”

    贺小梅呆了一下,愕然道:“这么多才能换一颗灵晶?”

    许兴笑道:“正是,宗门规矩如此,本就是以艰难境遇磨练新人弟子,自然所颁下的任务都不会特别轻松,这三件还是我为你们特意挑选过,还算是过得去的。至于日后还有更多绿板、红板、黄板上的任务,要求难度更有过之而无不及,诸如我之前说过的灵耕、捕妖等事,还有符箓、潜海、掘晶……”

    沈石眉头一挑,忽然开口道:“咦,咱们这里还有符箓的任务?这不是旁门小道么?”

    许兴看了他一眼,道:“怎么说呢,这五行术法确实是比不上咱们日后将要修炼的各种主流道法神通,但是此类法术流传万年,有些时候还是很有用处的。特别是对炼气境修士来说,因为道行缘故能修炼的神通极少,所以往往会在这个时候修习一两种五行术法,以作防身之法。本门之中,就有一处专门的‘术堂’,专管这五行术法,虽然规模不大,但也会颁下一些诸如符箓之类的任务,毕竟这些符箓拿出去到外头大城坊市里,还是很受一些修士特别是道行不高的散修欢迎的,也能赚取不少灵晶。”

    “原来如此。”沈石恍然大悟,不过随后便听到许兴微微一笑,道:“只是这符箓之道,是出了名的繁杂艰涩,阴阳五行各种符文繁复扭曲不说,以此为基础再进而要在符纸上描画的符阵就更是艰难,更不用说还要经历最后一道‘注灵’的难关,这样才能真正做成一张符箓。所以就算是一位难得熟练的符箓师,想要大量做出各种符箓也是艰难,历来门下弟子,做此类任务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沈石缓缓点头,许兴看他没有再问,也就住口不言,转头对孙友道:“几件我觉得还过得去的任务就这些了,你们可以考虑一下,当然也可以再去白板那边仔细看看,说不定另有适合你们的。不过你们毕竟是新人弟子,能做的任务基本都在白板上,后头的绿、红、黄、紫各板,都是难度不小的任务,你们可能还需过上一段时日才能做到。”

    孙友点了点头,道:“多谢小舅。”

    许兴笑了笑,道:“好罢,暂时便是这般,你们先四处走走,熟悉一下也好。”说到这里,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迟疑了一下,欲言又止。

    孙友倒是眼尖,看到小舅的模样,笑道:“怎么了,小舅,还有事么?”

    许兴想了想,道:“其实我刚才还想到另一件事,算来也是简单点的,不过……对了,你们过来的路上,在青鱼集外头有没有看见那些红蚌妖族?”

    四人都是点头,贺小梅还用手比划了一下,道:“看起来怪得很啊,两个大蚌壳就那样长在身上。”

    许兴笑道:“这些红蚌族人在咱们凌霄宗下生活多年,时日久了,你们也就看习惯了。我刚才想说的,其实也是和这些红蚌族人有关,也算是一个任务罢,但平日并不写在这白板上的。”

    孙友等人都是好奇心大起,孙友最快,第一个道:“什么,居然还有这样的任务,是什么?”

    许兴笑了笑,道:“这事其实就是那些红蚌族人看咱们这里叫新人弟子们做诸般事而勾起来的,他们这一族人,从古至今都生活在海边,平日里最爱吃的一种食物是一种名叫‘鬼面虾’的海中大虾,在金虹山周边海域便有许多。只是鬼面虾这种东西,抓倒是不难抓,有渔潮时随便丢个渔网,一捞就是一大把,但这玩意虾壳其硬无比,刀斧难开,只有用利刃从腹下壳缝间刺进才能勉强剥开,取出细嫩虾肉。”许兴用手做了个手势大概示意了一下,道,

    “那些红蚌族人虽然爱吃鬼面虾,但天性极为好洁,偏偏要吃这鲜嫩的鬼面虾虾肉,剥虾壳的时候就必定会弄得全身血淋淋脏兮兮一塌糊涂,所以向来被红蚌族人视为天大苦差。在看到我们对新人弟子颁布诸般任务后,他们也有样学样,说是只要有人帮他们剥虾,也一样会给灵晶酬谢。”

    “这样啊……”孙友几人这才明白,倒是沈石心思慎密,很快想到另一件事,道:“许师兄,呃……我该怎么称呼……”

    许兴一笑摆手,道:“我比你们痴长一些年岁,以后见面就叫我许叔罢。”

    沈石点点头,道:“许叔,不是说像红蚌族人这样的妖族,平日都不用灵晶的么,他们又哪来的灵晶来给我们做报酬。”

    许兴道:“哦,这事是这样的,咱们金虹山脉乃是东南第一灵脉,天生聚拢天地灵气繁盛无比,每日都会凝聚许多灵晶,此乃众所周知之事。而这条灵脉平日深埋于灵山深处,但仍有极微细之余脉散于周端,有些更是深入诸岛外的海底。红蚌族人水性极佳,无需任何法宝器物相助,便能潜入海底极深处,所以平日不时就能从海底现少量灵晶。虽说他们是用不上,但既然知晓咱们人族视为重宝,自然也就收藏起来用作跟咱们交易了。”

    蒋宏光迟疑了一下,在旁边小声问道:“许叔,那要杀多少只鬼面虾,红蚌族人才会给咱们报酬啊?”

    许兴答道:“一百只鬼面虾,一颗灵晶。”说着,他伸出了第四个手指,笑着道,“所以这也算是我跟你们说的第四件,剥虾。”

    ※※※

    从许兴那边离开,四人站在白鹤堂里商议了一下,刚才许兴所提的四件任务,听起来确实都不算难,都是他们眼下哪怕身无道行也可以做到的,但是一件件仔细想过去,其中都是脏活累活,那蒋宏光与沈石还好,但是孙友与贺小梅都是极好的家世出身,平日里哪里吃过这种苦,便不太想去做。

    几个人商量了一会,便决定还是一起来到白板这里再仔细看看有没有其他更合适的任务。

    这个时候白板下已经站着许多少年,显然在凌霄宗禁止所有人自行携带灵晶入门的规矩下,这些新入门弟子的当务之急,都变成了赚取灵晶以供修炼,毕竟除了一开始赐下的那唯一一颗灵晶,后续所需的灵晶凌霄宗看来摆明了是要大家自己去赚取的。

    四人在白板前分别站定,仔细看了一会,只见白板上头贴着方正白纸无数,层层叠叠,诸多奇奇怪怪的任务也是在所多有,不过这边看一下那边看一下,不管难度苦累或是报酬,似乎也都跟许兴之前说的那几件事差不多,更多的显然还比他所说的要难做一些。

    沈石看了一会,心中又想到许兴刚才所说的符箓一事。他自小描画符箓多年,却是想不到在凌霄宗里还有用到的可能,心意一起,便有些忍耐不住,在看了一会并没有找到更加合适的任务后,他便留意起白板上是否有有关符箓的任务。

    只是他这里看了好久,差不多找遍了整个白板,居然连一个符箓的字样都没找到。沈石皱起眉头,按说那许兴不大可能会骗自己啊,想了片刻,他心中忽然一动,看了周围一眼,只见并无人注意到他,几个刚认识的朋友孙友贺小梅蒋宏光等人也还在另一头仔细地向白板上观望着,他便不动声色地向白板旁边一绕,轻轻巧巧地转了个圈,却是走到了白板后头。

    白板之后,是颜色为绿色的阔大木牌,按许兴刚才的说法,应该就是叫做的绿板了。和白板上的情况一样,绿板上同样贴了许多纸条,不过在绿板前的凌霄宗弟子就比白板钱少了许多,其中还有不少是年纪大一些的上一轮五年之期的弟子。

    其中有几个人注意到沈石走到绿板这里,纷纷投来有些异样的目光,不过稍后众人或许都以为沈石不过是那些新人弟子中好奇心重所以跑过来看个新鲜的一位,所以也没太上心,一个个又转过了头,专心地看着木牌上的纸条去了。

    沈石松了口气,便在这绿板上找寻起来,这一次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在他看到绿板上第三张白纸的时候,便现了这正是一份术堂颁下的任务,内容也正是在符纸上描画出一个专门的符阵。

    制作符纸,还不是制作符箓,正合沈石的心意,他此刻道行全无,要制作符箓,那最后一道“注灵”的关口便过不去,但若是单单只是画一份符阵,凭借自己过往七年日夜不缀的联系,沈石自觉还是有几分信心的。

    正欣喜处,他目光往下看去,猛然间却是眉头皱起,一丝愕然神色从他脸上掠过,只见那纸条下方却是清楚写明了四个大字:

    材料自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