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三十八章 屠宰

第三十八章 屠宰



    红蚌族的那个老头爽朗一笑,在众多少年的注视下,弯腰掀开一个竹笼的盖子,伸手进去直接一抓,然后再度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只约莫有小儿手臂粗的青色大虾。(请搜索,更新最快的站!)

    周围少年里登时出一阵惊呼,如此巨大的海虾,许多人还真是平生第一次看见,尤其是这海虾看着还与众不同,个头极大不说,那头颅部分也生得异常怪异,看去如一只青面獠牙凶恶非常的鬼脸,加上此刻鲜活无比,虾鳌虾腿等拼命挣扎舞动,口中还出尖细刺耳的“吱吱”怪叫声,更是显得极度凶残,少年中一些胆小的人甚至都不太敢看了。

    红蚌老人微微一笑,转头看了手中大虾一眼,道:“这东西名叫鬼面虾,你们要做的就是宰杀这海虾,然后剥壳取肉就可以了。”说着随手拿起挂在竹笼边上的一把明晃晃刀刃,似乎想当着众多少年面前示范一下,但随即这老头似乎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手中兀自鲜活鬼叫的鬼面虾,面上掠过一丝厌恶之色。

    眼珠子转动一下,红蚌老头身上的两只蚌壳也似乎随着轻轻扇动了两次,老头便放下手中刀子,随手向后一抛,站在他身后一个成年红蚌男子下意识地接住了,不明其意,正疑惑想开口询问的时候,便看见这位红蚌村村长笑呵呵地把手中鬼面虾一把塞到了自己手上,同时道:

    “海胆,把这只鬼面虾宰了,让凌霄宗的大家看看怎么做!”

    这名叫海胆的红蚌族人登时一脸苦色,刚想开口推辞,便被村长老头瞪了一眼,怒道:“你不杀是不是?”

    海胆哭丧着脸,道:“我杀,我杀就是了。”

    说罢,海胆垂头丧气地走上前几步,当着一众少年就在地上蹲下,然后大声道:“大家看清楚了啊,我就只做这一次,就这一次!”

    说着,他把鬼面虾往地上一丢,然后直接一只大脚踩了上去,虽然鬼面虾虾鳌虾腿拼命挣扎,但是被海胆这么一踩,整个身子还是动弹不得,露出了整个腹部。海胆皱着眉头提起那柄锋利刀子,口中说道:“这鬼面虾虾壳坚硬,从背上是打不开的,你们要做的就是先宰了这东西……”话音未落,只见他手起刀落,那锋利而明亮的刀锋在半空中似乎划过一道耀眼的光芒,直接刺入了鬼面虾的脖颈交接处。

    “啊!”几声轻细的尖叫,从少年人群中传了出来,带着几分惊恐之意,而几乎是伴随着这尖叫声,鬼面虾似乎也出了一声垂死的凄厉尖嚎,瞬间鲜血四溅激射而出,那血量充沛之极,一下子洒的到处都是,连那海胆身上也沾染了许多,而且更为诡异的是,这鬼面虾的血液颜色竟然是蓝色的。

    海胆一半身子上都沾上了蓝色的污血,看上去他的脸色就像是快死了一般难看,不过手上的动作倒是没怎么停滞,一脸晦气地拔出刀子,继续道:

    “先宰杀了这鬼面虾,它就不会挣扎乱动,然后看好了,腹部下方硬壳边缘,有一条细缝……”他没好气地把刀锋一转,直接插入了鬼面虾腹部,登时又是一股股蓝色污血一阵阵地挥洒而出,然后顺着缝隙徐徐割下,很快就剥开了虾壳,露出了里头白色鲜嫩的虾肉。

    直到此刻,海胆的脸色才好了一些,似乎这白嫩的虾肉对他的心情有不少的治愈,抛下手中刀把,他剥开虾壳用手抓住那条白嫩虾肉,用力一扯,登时便取出了虾肉,然后站起身在众少年面前展示了一下,道:“我们要的,就是这个。”

    说完,海胆苦着脸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蓝色污血的模样,长吁短叹地退了回去,经过那红蚌村长身边时,更是像死了爹妈似的一副愁眉苦脸。

    红蚌村长只做看不见,哈哈一笑,若无其事地走上前,顺手还接过了海胆手中的那条虾肉,对众多少年笑道:“诸位,看清楚了罢,咱们这里最是简单了,鬼面虾应有尽有,你们只要取出一百条这样的虾肉,交给‘海星’,”说着手一指站在他身后的那个有些害羞的红蚌少女,然后抚须笑道,“一百条虾肉,就能换一颗灵晶,这交易划得来罢!”

    ※※※

    “呕!”

    忽地,一个怪声从人群里出,众人纷纷转头看去,只见却是一个少女脸色苍白,弯腰跑到一旁做干呕状,正是贺小梅。

    沈石、孙友还有蒋宏光三人都是吓了一跳,虽然刚才红蚌族人那一幕宰虾的画面有点血腥,但贺小梅反应如此激烈,还是出乎这三个少年的意料之外。

    他们正想过去怎么安慰一下的时候,便听周围好像会传染一样,登时也有好几个女孩与贺小梅是类似的模样,纷纷做恶心状。

    一个人反应过激似乎还没什么,但是一堆人如此模样,顿时就让气氛有些诡异起来,本来一些看起来还没什么反应的少年,此刻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了,再看地下那一滩蓝色污血与丢弃在一旁的鬼面虾残骸,似乎就有些毛骨悚然的味道。

    贺小梅干呕了一阵,倒没真的吐出什么来,但是脸色苍白的吓人,喘息了半晌,对围在身旁的沈石等人苦笑一声,道:“不行了,我打小就怕这些东西,受不住,还是回去白鹤堂再看看其他任务罢。”

    说着也不等沈石他们有所反应,就快步向村子外头走去。

    沈石等三人面面相觑,蒋宏光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已经走到村口的贺小梅的背影,开口道:“我也觉得这任务不太好,我先走了。”

    说罢,同样是快步离开了这里,看着他的背影是追上了贺小梅,与她并肩而行,面上带了几分关怀之色,似乎在安慰她,贺小梅看着也是随意点头着,好像还没有从刚才的刺激中恢复过来。

    孙友看了看沈石,道:“沈石,你怎么说?”

    沈石迟疑了一下,目光扫过地上那摊污血,默然片刻后,轻声道:“我想再看看。”

    孙友怔了一下,显然有些意外沈石的选择,不过在犹豫一下后,他还是点了点头,道:“那我也陪你再看看吧,反正现在回白鹤堂也没什么好任务了。”

    沈石点点头,转头向旁边看去。

    周围原本围拢在这里的十几个少年,在经过刚才那一幕有些血腥的宰虾取肉后,此刻神色看起来都有些不太自然,之前的好奇与自信也少了许多。过了片刻,人群里的几个女孩率先掉头走了,接着有五六个男孩子看起来也对这种事不太能接受,在聚在一起商量了一阵后,也是逐渐离开了这个村子。

    看着底下少年们一个接一个默不作声地走掉,站在供奉着奇怪海兽雕像祭坛下的红蚌族人脸色都不太好看,那位老村长脸上已经渐渐笑不出来了。

    眼下还站在原地的,包括沈石与孙友在内,最后只剩下了五个少年,沈石向旁边看了一下,忽然一怔,只见在不远处的地方,他居然看到了一张熟面孔,赫然竟是拜入宗门那曰跟他莫名其妙就起了冲突的侯胜。

    小胖子侯胜这时显然也看到了沈石站在这里,开始也是出乎意料地呆了一下,随后便用一种怒气冲冲地眼神瞪了他一眼,看来对沈石的不满丝毫不减。

    沈石哼了一声,转过头来不去看他,心里只觉得无谓。

    而前头红蚌村长看到最后好歹还剩下了五个少年留了下来,并没有立刻离开的意思,脸色顿时一松,像是长出了一口气,连忙笑嘻嘻地走过来,道:“诸位小友,果然都是有眼光的人啊,这活其实真的不难,赚取灵晶这么轻松的事,在青鱼岛上真的找不到第二件了,你们相信我……”

    话音未落,便听那头有人似乎实在忍耐不住,忽地人影晃过,“噗咚”一声跳进了海水里,然后在水中拼命折腾,洗着自己身上的蓝色污血,一边毫不顾忌地大声抱怨道:

    “臭死了,臭死了,臭死了……”

    红蚌老头笑容一僵,随即哈哈大笑,手一挥若无其事,然后伸出一跟手指把五个少年的眼神再度吸引过来,呵呵笑道:“一百条虾肉,就换一颗灵晶哦!”

    “啪啪啪啪……”

    五个大竹笼也不知从哪儿就被红蚌族人搬了出来,放在海滩之上,每只竹笼边也都挂着一把锋利的宰虾刀,然后一个个红蚌族人便自顾自散去,只有那位名叫海星的少女留了下来,但看着显然她也十分讨厌鬼面虾,虽然留下没走,但离那五笼鬼面虾还是远远地站在一旁,红色鲜艳的蚌壳在她腰身之上微微扇动,衬得她脸颊娇艳无比。

    五个少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慢慢的走到海滩边上,一人站在了一笼鬼面虾前,只听海水潮汐声中,竹笼里一阵阵的“嗦嗦”声传来,让人心里不禁有些毛。

    一时间,五个人都没有蹲下去那竹笼中抓那鬼面虾,过了半晌,看起来还是那小胖子侯胜胆子最是粗壮,咬了咬牙,忽地一把掀开竹笼盖子,伸手进去抓虾,谁知手刚伸进去不久,便听他一声惨叫:

    “哎呀!”

    旁边几个少年都是吓了一跳,只见侯胜跳脚,噌地窜起,手臂挥动间,却是有一只鬼面虾的虾鳌夹住了他的手指,这一下看着真是痛的不轻。

    后面的红蚌少女海星看起来也是吃了一惊,连忙跑了过来,道:“小心,要抓鬼面虾的背壳,这样就不会被它夹到手了……”

    侯胜好不容易甩掉了鬼面虾,抱着已经流血的手指咬牙切齿,怒道:“那你不早说!”

    海星红了脸,低下头,轻声道:“我、我没想到你们不懂啊……”

    几个少年都是翻了翻白眼,侯胜再看那鬼面虾的时候,心里忍不住都有些憷,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只听旁边传来动静,众人转眼看去,只见站在最旁边一个竹笼边上的沈石,不知何时已经从竹笼中抓出了一只鬼面虾,那虾鳌虾腿在他面前拼命挥动着,面孔狰狞看起来凶恶无比,令人毛骨悚然,同时口中也是出尖利无比的惨叫声。

    孙友看得心里有些毛,正想着是不是过去跟沈石说要不算了,干脆回去换个任务的时候,却忽然觉得沈石的目光这个时候突然变得有些奇怪。

    那个相识才几天的朋友,脸上的神情似乎有些出人意料的平静,他就这样平静地看着眼前的鬼面虾,但不知为何,那只鬼面虾却突然挣扎的更加猛烈起来,手舞足蹈,叫声尖利的仿佛要透入人骨髓之中。

    片刻之后,在几个少年的注视之下,沈石忽地将这鬼面虾往地上一摔,正如之前那海胆所做的一样,一脚踏上踩住,面无表情举起手中刀刃,手起刀落,明亮的刀光在半空中掠过一丝凄厉的光芒,仿佛倒影出少年的脸庞,“噗”的一声,直接刺入了鬼面虾脖颈之处。

    “嘶……”

    一声尖利嘶鸣,大团大团的蓝色污血瞬间喷洒而出,如身旁的海潮大浪一般在半空中崩裂,溅洒了沈石一头一脸,血腥之气顿时四处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