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四十三章 世道

第四十三章 世道



    沈石心底不知不觉有些忐忑不安起来,连脚步也放轻了些,悄然靠近,却见海星蹲在地上,双手托腮,面色阴沉,一双眼直盯着面前地下,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沈石伸长脖子往她面前地面上瞄了一眼,只见除了一片沙地并未有其他任何出奇的东西,最多就是旁边长出了一丛青嫩野草,除此之外,连小小的蚂蚁也没看到一只。

    “咳咳”,沈石在她背后咳嗽了两声。

    海星姑娘动也不动。

    沈石干笑一声,在她身旁也蹲了下来,道:“看什么呢?”

    海星哼了一声,道:“我跟一只海龟约好了今天见面,结果到现在还没来,不知道是睡懒觉还是腿脚慢了,真讨厌!”

    沈石哈哈一笑,转头向四周张望一眼,道:“海龟,这岛上有海龟吗?我都没看见。”

    海星转过头来瞪了他一眼,沈石有些心虚,笑声登时小了,海星没好气地道:“昨天不知道是谁说要辰时来的,还大言不愧地说别人会不会睡懒觉!”

    沈石呆了一下,断然摇头道:“我可绝对没说你会睡懒觉,就是问问什么时辰来比较好啊,另外……”他想了一下,看了海星一眼,小声地道,“你刚才说的是不是‘大言不惭’?”

    海星一怔,似乎回想了一下,然后点头道:“唔,就是这个词,我爷爷教我的。说罢,你干嘛来迟了,你知道我站在这里等了多久吗?”

    沈石心里一跳,看着海星一张俏脸上带了几分薄怒之色,显然是在这里等待时间不短,心里郁闷了。他心里这时多少也有几分惭愧,毕竟昨日约定的时候自己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结果到了今天还真是自己睡过头了。

    不过当着海星的面话当然不能这么说,看这位红蚌少女嗔怒的心情模样,一听这缘故怕不得掉头就走啊。沈石心里念头急转了几下,仓促之间也来不及再想其他借口,只得长叹了一声,作痛心失望状。

    海星看了他一眼,皱眉道:“你干嘛啊?”

    沈石默然片刻,道:“其实是我早上赶来的时候,听说了一件……不好的事,心里有些难过,这才来迟了。”

    海星“嗯?”了一声,看起来有些好奇,道:“怎么了?”

    沈石叹息一声,道:“你还记得昨天和我一起过来的几个朋友吧,他们中间有一个跟我关系很好,名叫……孙友。”说到这里,沈石心里略带歉意地自语了一声“对不住了,先帮我顶缸一下啊”,然后干咳两声,把面上那丝不自然掩饰了过去,道,

    “我们两个昨天在青鱼集白鹤堂那边,都没有找到什么好的任务,像饲兽、拾贝、炼丹这些好事,都已经被其他人占满了名额,所以我们才一起过来红蚌村这里看看。他一开始也是对我说,这里剥虾的事他不喜欢,回去白鹤堂再看看,结果今天早上我才知道,原来他有个亲戚在这里,偷偷走了一位灵兽殿师兄的门路,拿到了饲兽的一个名额。”

    说罢,沈石拍拍自己额头,摇头道:“我刚才听说这事的时候,心里真是有些不舒服啊,一时想多了耽搁一些时间,结果连你这里也迟到了,真是对不住,海星。以后我一定会按时来的。”

    海星原本脸上还有些嗔色,但听着听着,神色间倒是渐渐缓和了许多,到了最后沈石说完时,她想了想,忽然冷笑了一声,道:“你那个朋友,是不是凌霄宗门下的附庸世家出身的?”

    沈石一怔,道:“是啊,你怎么猜到的?”

    海星从地上站起,张开双臂却是伸了个懒腰,衣裳贴身,隐隐露出几分玲珑曲线,然后忽地一笑,神色间已是开朗,一把把沈石也拉起,笑道:“好啦,你听我的,在我们红蚌村剥虾赚取的灵晶,不一定就比他们慢,最多就是以后在凌霄宗里人面比他们差一些,这也没什么啦。”

    沈石越奇怪了,跟在海星身后向村子边那处白色的海滩走去,同时追问道:“海星,你刚才的话我没听明白啊,是什么意思呢?”

    海星这时候手中抓着那只大虾笼,看着比她半个身子都还大一些,但神色间丝毫不见吃力之色,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闻言看了沈石一眼,似乎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撇了撇嘴,道:“你应该知道白鹤堂那边,一些不错的任务都是凌霄宗门里重要的堂口,如丹堂、阵堂、灵兽殿这样的地方颁布下来的罢?”

    沈石点了点头,道:“是啊,这有什么问题?”

    海星带着他走到了海滩上,在他们身前六七尺外,就是清澈的海水,哗哗的海浪声温和地传了过来。海风习习,吹起她黑色的鬓,在风中飞舞着。

    海星随手把虾笼往沙滩上一放,道:“只要得了这些看似不起眼的任务名额,便能先入这些重要堂口的眼,为了做这些基本任务,上面的师兄师姐长辈们,自然就会先教你一些基础的东西,同时自然也认识了门中的前辈。而饲兽、炼丹之类的事,并非一时短期的任务,都是长期做下去的,如此一来,跟几个堂口的前辈关系又是深了一层。”

    海星眼睛向远方海面上看了一眼,伸手拢了拢被海风有些吹乱的头,淡淡地道:“时日一长,凌霄宗这些重要堂口要吸收新血更新换代的时候,会不会先想着这些已经做了几年的新人弟子?人情关系都是他们亲近的且不说,灵兽殿要找的会是喂养灵兽熟知灵兽性子的弟子还是对灵兽一无所知的人?丹堂要收的是知道炼丹火候认识诸般药材的弟子还是对炼丹一窍不通的人?这些事放到哪里,谁都说不出丝毫异议来的。”

    沈石脸上的笑容渐渐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强笑了一声,道:“想不到你居然知道这么多。”

    海星嗤笑一声,不以为然地道:“这些事,也就是你们人族心里弯弯绕绕的东西多,这才想出来的。那些附庸世家追随凌霄宗成百上千年,有多少子弟门生都拜在宗门之下?我听爷爷说了,虽然如今凌霄宗几位长老似乎想要改变这般局面,但这大大小小方方面面的事,千头万绪,哪里是那么好改过来的?”

    沈石摇摇头,道:“这么说来,宗门里这些重要堂口颁下的任务,都会给这些世家子弟出身的人?”

    海星道:“不是十成,但七八成应该是有的罢,你想啊,只要是先入了这些重要堂口的门槛,以后修道有成,自然能获得各种助力,前途光明;若是天资不够修道不成,日后哪怕离开凌霄宗,也能和宗门里这些前辈师长有亲近关系,就算在宗门之外,也能代表本家为这些堂口做事,采购药材灵矿,购买寻找灵兽等等不一而足,总而言之就是好处多多了。”

    沈石苦笑一声,道:“小小一个白板,几个不起眼的任务,居然会有这么多的内情,我真是想不到。”一时之间,他心情还真有几分萧索,随口又问了一句,道,“那凌霄宗里所有的殿堂堂口,都是这样子的么?”

    海星想了想,道:“那倒也不是,也有少数几个冷门的堂口,听说连新人弟子都瞧不上的,门可麻雀。”

    沈石一愣,把她刚才那句话在脑海里过了一下,然后道:“你说的是不是‘门可罗雀’?”

    海星呆了一下,“哦”了一声,道:“我说错了吗,门罗麻雀。”

    沈石翻了个白眼,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了一遍:

    “不是,是门——可——罗——雀。”

    海星跟着他的话,嘴里小声练了几句,然后也像他一般,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说道:“门、可、罗、雀……哈哈,对了罢!”

    沈石看着她的笑容,莫名的心情突然好了许多,哈哈一笑,道:“这次说对了。”

    海星拍拍手,一副高兴的样子,到了这个时候似乎她才露出几分少女的天真,笑着道:“都是我爷爷教我的,一大堆怪怪的词,不过听起来还不错。”说完,她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道,“哎呀,跟你闲扯的太多了,你还是赶快剥虾罢,不然再这么说下去,今天你都杀不了几只鬼面虾了。”

    沈石也是醒悟过来,呵呵一笑,俯身走到虾笼边,伸手拿起了挂在虾笼边上的那把尖刀。

    海星站在一旁,却是自己又有些忍不住,道:“不过呢,我觉得你那个朋友也是不行,撇开你自己跑去灵兽殿做事,你不生气啊?”

    沈石摇摇头,道:“他说了啊,也帮我争取了一下,可是那位跟他亲戚相熟的师兄说只能有一个名额,他也没法子。”

    海星撇撇嘴,好看的唇因为这一丝不屑仿佛越的漂亮,自顾自地道:“谁知道呢,反正那些世家子弟家世好,门路也比你这样的普通人要多罢。”

    沈石感叹了一句,道:“这就是世道啊。”

    海星皱了皱眉,问道:“世道是什么?”

    沈石微微一笑,没有去回答她,手伸进虾笼抓出了一只张牙舞爪的鬼面虾,忽然又想起刚才的话,笑着转头问道:“对了,刚才你说凌霄宗里还有被人瞧不起的冷清堂口吗?”

    海星点点头,道:“有啊。”

    沈石道:“是哪个?”

    海星道:“术堂啊。”

    沈石想了想,带了几分不太肯定的口气,迟疑道:“你是说那个画符的……”

    海星一摆手,道:“就是那个整天画符箓一点用处都没有的术堂啦!”

    沈石不知为何,一时哑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