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四十六章 修炼

第四十六章 修炼



    孙友与沈石都是不敢说话,生怕打扰到王亘的思路,过了一会之后,王亘微微点头,道:“沈师弟,这种事我确实从未听说过,但依你所言,应该还是修炼太急所致,应无大碍。你今日开始,每日只尝试修炼一次,看肉身反噬之痛可会减退,若果然如此,则一切无碍;如果痛苦再度加剧,明日再来找我。”

    沈石点点头,得了这位明显道行高明的凌霄宗师兄的话,他心里也是安定不少,当下连忙道谢。王亘点点头,并不作答,两人正要告退,王亘却忽然看了孙友一眼,道:

    “孙师弟,你留下片刻,我有话对你说。”

    沈石与孙友对望一眼,轻声:“那我先回去了。”

    孙友点点头。待沈石出去带上房门,脚步声逐渐远去后,静室里便只剩下王亘与孙友二人,这个时候只听王亘淡淡地对他说道:

    “以后不要再随便往我这里带人了。”

    孙友怔了一下,抬头看向王亘,王亘却是微微闭上双眼,没有再说什么。

    孙友忽然冷笑了一声,道:“王师兄,若是我大哥带人至此,想必你就不会这般说话了罢。”

    王亘眉头一皱,眼睛缓缓再度睁开,但此刻孙友却是直视于他,丝毫没有畏惧之色,王亘漠然摇了摇头,道:“你错了,便是你大哥孙恒来此,我也是如此。”说着顿了一下,又淡淡道,“门中每十个新人弟子,便帮你们配上一位督导师兄,便是给你们解惑帮忙的,若是人人如此无视他们,直接过来找我,那要他们督导何用,便是我,也要整日被你们忙死了。”

    孙友哼了一声,看起来似乎对王亘这番话不以为然,但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只是一拱手,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王亘坐在蒲团上看着孙友离开的背影,眉头紧皱,过了好半晌才叹息一声,脸上略显萧索之色,再度缓缓闭上了眼睛。

    ※※※

    沈石离开轩日堂后,自然是不晓得后来孙友与王亘之间居然发生了小小的口角,在他看来,王亘既然出身于那位孙长老门下,自然与孙友这样孙家的嫡系子孙关系是好得不行,说粗俗一些便是穿一条裤子的。

    想到这里,他心中对如今这名门大派私下里种种世家势力的庞大又有了几分更深的认识,不过这对他来说并非是什么问题,难道怨天尤人埋怨自己老爹老娘没投个好胎就可以让自己好过些么?

    他自问还没懦弱到那种地步。

    这一路走回白鱼湾洞府,眼看天色又是暗了下来,这一天不知不觉中就这样又悄然过去,似乎在这个青鱼岛上,每一天都过得十分充实的样子啊。

    他最后看了一眼即将落山染红了最后一片天际晚霞的夕阳,转身走进了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洞府。

    云符举起,星辉珠闪烁着温和的光芒再度亮了起来,照亮了这间石室。屋里的一切都保持着原样,和他早上离开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区别,沈石走到床榻边上,闭上双眼,沉心静神了一会,自觉精神还不错,犹豫了一下后,还是从旁边拿起那颗灵晶,深吸了一口气后,准备开始修炼。

    说起来,他来这凌霄宗修炼,这一路走到如今,吃的苦头还真是不少,颇多曲折反复,有时候还真是让人无奈,不过想想当日王亘师兄说过的话,仙路漫漫,艰险无数,心性怯弱者岂可胜任?

    他把手中的灵晶又握紧了几分,咬咬牙,然后闭上了眼睛。

    这一次的修炼,开始的时候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样先去感触灵晶中的灵力微光,然后在一片黑暗中竭力捕捉,最后尝试着将这微弱的一丝灵力引入体内气脉之中。

    没有了晨星殿里法阵的帮忙,和昨晚一样,沈石仍然花费了很大力气才做到这几步,不过完全沉浸在修炼中的他并没有感觉到,他今晚花费的时间比昨天晚上其实要少了一小会。

    当灵力即将入体的那一刻,他的心情也同时紧张起来,而正如他所预期的那样,肉身反噬的征兆同时出现了。

    强烈的痛楚再度从全身各处传来,同样也是如同从身体内各处撕裂般的难过,令他额生冷汗,面容扭曲,一时间再也支撑不住,很快倒在了床上,而修炼引气入体这一步,也顿时为之中断。

    只不过,躺倒在床榻上身子微微颤抖的沈石,神情间在最初的扭曲痛苦后,却很快露出了一丝兴奋与欣慰,这一次的痛苦果然比昨日要轻了不少,看来正如王亘师兄所言,自己昨日还是操之过急了,如果按照正常的修炼进程,肉身反噬的苦痛确实是应该像今日这样,缓缓减退的。

    有了这个指望,未来似乎顿时光明了许多,沈石的心情也顿时好了起来,甚至就连此刻仍然在肉身上肆虐的反噬痛苦都觉得不算什么了。

    星辉珠光芒柔和,无声地落在微微颤抖的那个少年身体上,凝视着他,直到他就这样悄悄沉眠过去。

    ※※※

    接下来的日子,沈石过得充实而有规律,他也渐渐开始习惯了这种在青鱼岛上的生活。

    每日坚持一次的修炼,再不敢多做一次,肉身反噬的征兆也随之日渐减退,眼看很快就要消失不见了。

    每一天的早上,他仍然是会独自一人前往红蚌村,在那位海星姑娘的监督下做着剥虾的事。第三天的时候,他剥虾十只;第四天的时候,他剥虾十二只,熟能生巧这句话,似乎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是一样的。

    他开始渐渐了解并熟悉了鬼面虾这种海中大虾的身体构造,尤其是对鬼面虾虾壳虾缝的转折细微处,日益了然于胸,下手剥虾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到了第五天的时候,他剥虾的速度猛然跃升,一天之内一下子解决了整整二十只鬼面虾,连海星都有些被他吓到了。

    顺带说一句,每日剥虾之后还剩下的些许时间里,海星也开始教他一些基本的游水技巧,不过与沈石剥虾的本事相比,他学习游泳的天赋看起来却是差得要命,好几天过去,在海星姑娘不断地教诲下,他居然还是没学会游泳,最多只学会了在海水里憋口气,然后身子能浮起来的程度。

    海星对沈石在游泳上的笨拙大为不满,对此冷嘲热讽了好几句。沈石被她说得郁闷了,就问她你当初学游泳时花了几天,谁知海星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挥挥手道:“我们红蚌族人,出生就在水里,天生就会游泳,不用学的。”

    沈石呆了片刻,无语摇头。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缓缓地过着,最初上岛时的激动与兴奋,在每个少年的心中都渐渐平复下来,大家都很快融入了这青鱼岛上的生活,安静而专注于修行。

    在上岛之后的第九天,肉身反噬的征兆终于从沈石身上消失了,也就是在这一日,平生第一次的,他将一丝灵力引入了自己肉身气脉之中。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是一股温暖的海水进入了自己身体,沿着气脉缓缓流淌,所过之处留下了一片暖洋洋的感觉,除此之外,便没有太多的异样。沈石倒是没有太多想法,人族修炼本就是一件长久坚持方见成效的事,引灵入体只不过是漫漫长路中踏出的第一步,一切不过是个开始。

    按照星罗功法诀的说法,引灵入体这一步做到了,便算是正是踏入了炼气境开始修炼,以秘法引灵力在周身气脉运行一周天后,这一缕灵力便会在肉身气脉中稳固下来。但一开始吸入的灵力实在是太过微弱,完全起不到任何锤炼改造肉身的作用,只有日复一日的坚持修炼,吸纳的灵力日渐浑厚增多,随着境界的挺高,肉身才会渐渐发生改变。

    当然了,这种改变有好有坏,但总的来说,还是好处居多。

    炼气境修炼所得的灵力,都是凌乱散落于周身气脉之中的,便如不愿听令的士兵一般,难以调度,这也是炼气境修士无法修行各种强大道术神通的根本原因,只有突破这层境界到达凝元境,于肉身腹部开辟了“玉府”,亦称“气海”或“丹田”,到了那时,周身灵力如百川归海,尽数归于玉府之中,则修士便可轻松驱使体内灵力,由此能修习施展诸般神通,到了那时,才是修士们真正登仙的第一步。

    所以自古以来,凝元境便号称是修仙大道登堂入室的第一步,也是所有炼气境修士的梦想。

    在第九天的晚上,沈石完成了引灵入体的第一步,在感觉到体内气脉中终于多了一丝暖洋洋的灵力缓缓游动之后,他只觉得精神困倦无比,头痛欲裂,不过这头疼倒不算特别剧烈,也并非是前些日子肉身反噬的征兆,而纯粹是精神消耗过大疲倦所致。

    对此沈石倒是并不担忧,每次修炼后精神疲惫都是应有之事,并不只有他一人而已,他私下也问过孙友等人,每次修炼完成后,他们也都是如此,只不过恢复时间每个人长短不一罢了。

    躺倒在床榻上,以手抚额,轻揉眉心,似乎这样能够稍稍减缓脑子的疲倦之痛,不过他这个时候,心情还是很不错的,毕竟是第一次引灵入体成功,虽然算起日子来,他比孙友、贺小梅、蒋宏光等人妖迟了九日,但未来的路还长,应该还能赶上吧……

    他有些困倦的闭上眼,缓缓地呼吸着,朦朦胧胧中有了些睡意,只是忽然间脑海中掠过一些文字,一开始似乎没什么含义,显得有些杂乱,但后来却渐渐排列整齐,隐约好像是一篇咒文的样子。

    他迷糊之中加上困倦疲惫,也没多想,只似乎记得看到类似提神醒脑的字样,便下意识地按照那些文字想了一遍,之后便慢慢地睡着了。

    体内气脉中,那一缕微弱之极的灵力,不知何时开始,从原本懒洋洋地躺在气脉某处一动不动的状态,忽然却开始游动起来,顺着气脉缓缓游走,最后一直游走到他头颅眉心处某个地方,这才停留下来,不再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