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47-48章


    第四十七章秘法

    仿佛沉睡了不知多少岁月,在黑暗中茫然而沉默,直到忽然间望见那一缕微光,久远而陌生的记忆里却泛起几分熟悉,虽然仍不知晓那究竟是什么,却有一股强烈的战栗如电流般流淌过全身,刹那间大喊出身!

    “啊……”

    一声叫喊,沈石猛地翻身坐起,大口喘息着,惊魂未定地看着周围,熟悉的石室景象映入了他的眼帘,过了好一会,才缓缓回过神来,刚才自己迷糊中睡了过去,好像做了一个恶梦。

    梦里的景象一时间好像已经模糊不清,不过擦了擦额头,他发现自己已是出了一身冷汗,也不知道到底梦见了什么东西,就这样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待心境完全平复下来后,他也没回想起来,倒是发现自己的身子感觉十分轻快,特别是精神饱满,好像全身都充满了劲头。

    沈石下意识地看向手边不远处的床榻边缘,那里有一个老旧的沙漏站在那里,里面的白色沙粒无声而沉默地流淌着,此刻只剩下了最后残留的些许。沈石皱了皱眉,脸上掠过一丝惊讶之色。

    这玉质沙漏是当初老爹沈泰与他分别时赠送的小东西,当做是一个念想,里头的沙子从一面完全流到另一端,正好便是一个时辰。而沈石分明记得自己今晚开始修炼的时候,是按惯例将这沙漏中沙子都放在一端后开始倒置计时的。

    也就是说,从开始修炼到现在,只堪堪过去了将近一个时辰?

    沈石沉吟了片刻,跳下床榻,在地上活动了一番身体,扭头弯腰挥臂最后还蹦跳了几下,最后终于明确地确认,自己眼下确实是精神爽利得不行,好像一身是劲巴不得现在就可以去红蚌村剥个二三十只鬼面虾!

    但是这不对啊……

    沈石慢慢停住了身子,眉头越皱越紧,无论是星罗功秘法口诀的记载还是王亘师兄苏河师兄教授功法时候的告诫,乃至这些日子以来孙友、贺小梅、蒋宏光等新朋友开始修炼后跟他聊天时所谈到的,话里的意思都是完全一致,那就是人族在修炼后,特别是刚刚开始从灵晶中吸纳灵力引灵入体的新人,在每一次修炼之后,必定是整个人疲倦无比,特别是精神上尤其疲累。

    用王亘师兄的话说,那就是从灵晶中吸纳灵力进入肉身气脉时,这中间所有用到的法门功诀,天底下千奇百怪数不胜数,但归根到底都是耗费精神以意念牵引。所以所有的修士在修炼完之后的反应,都是疲惫的,这也是修士一天中最多只能修炼一次引灵入体的根本原因所在,若是操之过急修炼次数过多,人的精神首先便负担不住,强行逆天而行的话,不出十天半月,这人便要变成一个白痴了。

    哪怕是道行渐深境界更高的修士,同样也是如此,因为凝元境甚至神意境的修士虽然境界高深神通大进,无论肉身还是精神都远胜炼气境修士,但他们每一次从灵晶吸纳的灵力同样也是大幅增加,所耗费的精神同样是增加巨大,最多不过是修炼后不会再有那般强烈的疲倦之感,但绝大多数高段修士,仍然还是一天只修炼一次。

    很久以来,这是鸿蒙修真界中一种公认的道理,沈石拜入凌霄宗后没多久,也就从门中的师兄们口中知道了。

    但是,自己眼下的这个情况,明显是不太对劲啊……

    今天晚上第一次引灵入体的兴奋,在这个时候已经慢慢消退了,在沈石心中取而代之的浓浓的迷惑不解,他沉思了好半晌,仍然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干脆便在床榻边上坐下,闭上眼睛,将今晚的修炼过程从一开始到最后,在脑海中一幕一幕慢慢地过着,试图想找到些端倪或是异样之处。

    灵晶,握紧,静心,凝神,修炼,感知,黑暗,微光,灵力,追逐,引灵,入体,所有的过程他都像是切开了一个个片段,一点点地回想过去,可是一直想到最后,他发现一切都很正常,完全和平常一模一样,除了今晚没有肉身反噬的征兆,第一次修炼成功……

    后来,他累了,倒在床上,在第一次完成修炼的巨大喜悦与兴奋中,同样的,那时他也十分正常地感觉到了仿佛不可阻挡的疲惫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然后,他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再有意识的时候,便是睡醒时的现在。

    沈石眉头猛地一皱,像是隐隐抓住了什么,集中精神开始回想,试图记起自己刚刚将睡未睡那个片段,可是一切似乎都是模糊的,脑子里混沌一片,或者说是一片浆糊……

    真的是刚才睡觉时发生了什么吗?可是自己分明什么都没做,现在回想起来,迷迷糊糊中自己好像什么也没想,就是疲倦的想要大睡一觉,要是那时候有个提神醒脑的……

    提神醒脑!

    突然,这四个字如闪电一般在沈石的脑海中掠过,似乎在黑暗中猛然照亮了阴暗的角落,他身子随即一震,这一刻,另一个名字在他脑海中缓缓浮出了水面。

    清心咒,是清心咒吗……那个他一直掩藏、犹豫而不敢去触碰的秘密?

    这个时候,沈石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莫名的怪异,似有恍然的欣喜,又似有迷茫的困惑,他转过身迟疑了一下,伸手到了床榻的最里面,在被褥掩盖下的某个秘密角落摸索了一下,然后再回身时,手上已经多了一个黑色的卷轴。

    当日在初入凌霄宗门下时,经历吞晶蟾那一关的时候,沈石便已察觉到这清心咒卷轴上的七叶金葵花纹章很可能给自己带来麻烦,从那以后便再不敢随身携带,正好凌霄宗给每个新人弟子都分配了一处单独的洞府,非本人云符不能开启,所以沈石便将其小心地藏在洞府中。

    在得到这清心咒卷轴后,沈石自然是暗中反复看过许多次,只是心中仍是颇有顾虑,不敢随意就妄加修炼,而在这之后又有肉身反噬、红蚌村剥虾等许多事,让他在这段日子里过得充实而忙碌,一时间甚至都把这清心咒忘到脑后去了。

    谁知道,就在自己好不容易终于第一次适应了肉身反噬,成功修炼的日子里,居然也莫名其妙地修炼了一次清心咒。

    真的修炼了吗?沈石心里有些忐忑不安,站起身来又小心翼翼地活动了一下身子,自我查验了一番,终于确定自己似乎确实没有什么异样,相反的,自己的精神似乎特别的爽利饱满,这与孙友等人平日跟自己抱怨每次修炼完后都是累得跟一条死狗似的的形容完全不同。

    或者说,这神秘的清心咒,果然只是一门专门提神醒脑的功法么?

    沈石没来由的,心头忽然一跳……

    ※※※

    四月廿八日,晴。

    清晨时分,走出洞府的时候,沈石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今天的天空似乎比往常更蓝,一望无际的苍穹里连一片云朵都没有,天空澄澈透明的就像是一块巨大而无暇的蓝宝石。海潮还在白鱼湾的沙滩上翻涌着,哗哗地海浪声远远传来,海风习习,似乎比平日也小了一些,而平常时常看到在海岸边飞翔捕鱼的海鸟,今天也没看见了。

    沈石站在洞府门口,对着大海的方向伸了个懒腰,只觉得这一天看起来似乎特别的美好,自己的心情当然也是特别的好。

    三天前的那个夜晚,他终于第一次做到了引灵入体,也就是从那时起,他算是正式踏上了修炼之路,可以被人勉强称呼为修士了,虽然目前还只是最低的炼气境初阶。

    不过,这世间哪一个修士不是从这里起步的呢?

    如今在炼气境初阶,他体内的灵力自然微薄,但自今日起只要后续灵晶跟得上,自身修炼不松懈,则体内灵力自然会越来越浑厚,待修行日久,随着吸纳灵力日益增多,再凭借几分机缘,打通周身气脉的几个关节难点,道行自然而然便会提升,从初阶至炼气境中高阶,便能尝试开辟丹田玉府,窥探凝元境的大关。

    至于这青鱼岛上还有许多困在炼气境多年不得进境的师兄师姐们,在这一刻,少年沈石的心中却是完全没想起了。

    除此之外,他心情好还有另外一层不可对人言明的原因。

    经过反复的迟疑、斟酌与内心争斗,到了最后,他终于还是没忍住,开始偷偷对那门来历神秘的清心咒进行试探性的修炼。而经过这数日里的修炼尝试,沈石终于初步确定,这清心咒看起来确实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坏处,相反的,这门神秘的咒法在恢复精神上,尤其是在他修炼过一次引灵入体后感觉到强烈的疲惫感,随后再运行一次清心咒,对恢复体力精神上有令人惊异的奇效。

    每次修行过清心咒,则所有的精神疲倦之感必定会一扫而空,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刚刚洗过澡全身爽快的人一样,精神头好得要命。甚至于,沈石甚至大着胆子,偷偷尝试着一天之内又修炼了第二次,也就是第二次手握灵晶引灵入体。

    他做到了了。

    甚至连他本人都不敢抱有太多希望只是怀着万分之一侥幸的尝试,居然、竟然、真的,成功了!

    他居然成功做到了在一天之内两次引灵入体,并且这第二次的尝试修炼后,他与之前第一次修炼后反应是一样的,只是单纯地感觉到了精神上巨大的疲惫感,但王亘师兄他们所说的那种过度修炼对身体有大损害的种种迹象,一个都没出现。

    不过,清心咒的神奇似乎也就到此为止了,在一天之内修炼两次后,无论他在如何运行修炼清心咒,自己的肉身都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似乎一天之内,清心咒最多只能回复他一次的精神。

    第四十八章不凑巧

    一日之内两次修炼,几乎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噬害处,哪怕清心诀的奇异效果一日中只能有效一次,但就算这样,沈石也已经是心满意足,完全不想去再奢求更多了。

    一天之内,修炼两次,这意味着什么?这根本就是只要灵晶跟得上的话,他修炼的速度就能比普通人快上一倍,如此巨大的好处,他的心情如何能够不好?

    看着海天一线一片蔚蓝,沈石真有种想要张口呐喊的冲动,不过当然到了最后,他还是忍住了,笑了笑,然后伸手揉了一下眉心。

    手指在眉心处,轻轻停顿了片刻。

    或许,唯一一点稍微令他有些不安,略显美中不足的是,那清心咒似乎有一个奇怪的后遗症,每次运行施展后,虽然能够迅速地恢复精神,但是同时都会将他之前修炼得到的那一丝灵力,莫名其妙地从随意散落于周身气脉各处的状态,缓缓聚拢吸引至眉心深处的某处窍穴内,并就此停驻不动。

    而一天中第二次修炼引灵入体得到的那丝灵力,因为清心咒似乎只能有效一次,反而是像绝大多数修士那样,正常地散落于体内气脉中。

    不过,这看起来似乎也没什么大碍吧,眉心处也是周身气脉的一处,入体灵力停驻在那儿不动虽然有些奇怪,因为常理上来说,只有日后修炼至凝元境开辟玉府气海之后,灵力才会有汇聚一处的迹象,在炼气境则从未听说过有如此异状出现。

    不过至少现在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异样的地方,灵力入体越多,修行道行就越高,自然就是越好的!反正将来修行更进一步,到了开辟丹田玉府时,周身所有的灵力必定都会百川归海汇入玉府之中的。

    沈石满怀兴奋地这样想着,望着蔚蓝的天空,只觉得将来前途一片光明。

    海风吹过,带着丝丝缕缕的凉意。

    沈石转身向青鱼集的方向走去,准备顺着那条路去红蚌村,今天要好好干上一天。如今他人逢喜事,虽然不可对人言,但心中已然充满了干劲,再说一天修炼两次,首当其冲的就是灵晶的消耗量就要比旁人多了一倍。

    一般而言,一颗正常的灵晶足以供炼气境初阶修士修炼二十次,也就是足够二十天的修炼,等境界提升后,修士对灵晶灵力的消耗量同样也会大幅提升。炼气境中阶修士吸纳灵力的速度就要比初阶多了一倍,一颗灵晶仅能使用十日,到了炼气境高阶,更是又翻一倍,一颗灵晶只能支撑五日了。至于更高境界的大神通修士们,凝元境、神意境甚至元丹境的大真人,他们修炼时所要消耗的灵晶与灵力,那就不是现在的沈石所能想象的了。

    虽说如今沈石不过是在修炼之道上刚刚起步,只是炼气境初阶而已,每次修炼时从灵晶中吸纳的灵力并不多,但是架不住现在他一天两次修炼,对灵晶的耗费比普通人要多一倍啊。

    一想到自己要以炼气境初阶的微弱道行却要以炼气境中阶的速度来消耗灵晶,而日后万一境界提升,对灵晶的需求之多只怕就越发恐怖。一念及此,沈石便顿生急迫之感,甚至隐隐有些惶恐,尽可能的赚取更多的灵晶,已然是沈石如今在青鱼岛上的头号要事了。

    ※※※

    沈石这边振作精神,充满干劲地准备去大干一场的时候,没走两步,便看到自己隔壁的洞府石门隆隆而开,然后孙友一脸颓废无精打采地走了出来。

    抬眼看到沈石,孙友对着他招招手,顺手关了石门后,慢慢地走到沈石身旁。沈石打量了他一番,只见孙友眼眶微黑,眼皮脸颊也见些许浮肿,一副熬了通宵没睡觉的疲倦模样,不禁愕然道:“你这是怎么了?”

    孙友嘴巴一咧,有气无力地苦笑了一下,道:“还不是修炼搞的,这几天我每晚修炼后都是头痛欲裂,连觉都睡不好,起来就是这般模样了。”说到这里,忽然他想到了什么,眼中露出几分惊奇之色,仔细看了看沈石,奇道:

    “咦,我记得你前几天说过已经渡过肉身反噬之期,可以开始修炼了啊,怎么看起来精神比我还好?”

    沈石一怔,下意识地点头道:“是啊,我三天前就可以开始正常修炼,引灵入体了。”

    孙友看了他一眼,只见沈石虽然面上也有几分疲惫之色,但双目有神身躯挺拔,情况看起来确实比自己好多了,皱眉道:“那就奇怪了……”

    沈石一时说不出话来,脑筋急转,正想着编一个什么借口来敷衍过去,就在这时,便听着旁边有人冷哼了一声,口气里带了几分不屑,道:“少见多怪!修炼之后自然人人皆有疲态,但以每人肉身情况不同,精神疲倦持续时间也不一而足,他不过就是恢复的快上一些,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沈石与孙友都是转身看去,只见两个女孩站在身边不远处,一胖一瘦,容貌有几分相似,正是钟青露和钟青竹两人。此刻能对着孙友还把话说的这般带了嘲讽的人,自然只有钟青露大小姐了。

    这些时日整日忙着修炼,要不就是在红蚌村剥虾,早起晚归的,除了前几日从孙友口中听说钟青露接了炼丹任务,钟青竹接了拾贝任务外,沈石还真的好些日子没见到这两位女孩了。今日一见,沈石先是仔细看了一下她们两人,随后先是一呆,继而心里却是有些好笑起来。

    原来这两位少女,特别是钟青露一副瞧不起孙友的模样,但看上去她们两人的情况也不是太好,同样也是一脸倦意在面上,其中钟青竹看上去还好一些,钟青露那张原来白白胖胖的小脸,则是同样多出了两个黑眼圈,十分显眼。

    孙友听了钟青露的话以后,居然没有立刻生气发火,而是若有所思沉吟片刻,回头对沈石道:“你别说,还真是钟家丫头说的这个道理。不过将来随着咱们修炼时日增长,肉身都会与灵力越来越协调,如今不过是一些粗浅的反应罢了,时间一长也就好了。”

    这道理沈石自然也听人说过,不过刚才一时之间没想起来,倒是让钟青露在一旁看孙友不顺眼,直接替他说了,当下微笑道:“所以你就再忍耐一段时间吧。”

    孙友耸耸肩,道:“也就只能这样了。”

    这时钟青露带着钟青竹走到他们二人前面去了,看着她们两人的背影,或许是因为刚才钟青露无意中替他挡了一关的缘故,沈石居然觉得钟青露这一次看起来顺眼多了,忍不住低声对孙友道:“为什么你老是和钟青露吵架啊,我看她其实也不是特别让人讨厌啊?”

    孙友嗤笑一声,刚想批判一下自己这个朋友,前头钟青露却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忽然站住脚步回头看来,正好看见孙友神情诡异一边看着自己一边想对沈石说些什么的样子,登时脸色一沉,冷笑道:“孙老二,你在那边鬼鬼祟祟地又想背后说人什么是非?”

    孙友一呆还没说话,钟青露目光扫过沈石,见他有些茫然地看着自己,一副呆傻模样,看着就来气,冷哼一声,喝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在那边跟孙老二唧唧歪歪的,一看就不是好人,也不知道怎么混进凌霄宗的!”

    说罢,狠狠瞪了他们两人一眼,然后再不理会,转过身甩甩头,飘然而去,钟青竹吐了吐舌头,向他们两个略带歉意地笑了一下,然后赶忙跟了上去。

    半晌过后,孙友斜眼看向沈石,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沈石默然片刻,道:“那句话忘了吧,就当我没说过!”

    ※※※

    两人一起走至青鱼集,因为凌霄宗各大堂口在青鱼岛上都有专门殿堂分布在这岛上,接了其中的任务基本上也都是要去相应的地方做事,所以孙友与沈石就在青鱼集上分开,临别时候孙友看着精神倒是恢复了不少,还对沈石笑着道:“今天如果我早点做完事情,就去红蚌村看看你剥虾啊。”

    沈石一笑置之,这么多天来孙友同样的话说了好几次,但除了第一次不告而至,后来但凡说了要来的,却是一次都没来成。

    从青鱼集出来一路向东行,沿着那条通往红蚌村的大路走了一会,远远地便看到那个坐落在海滩之上的小村,再走近一段路后,沈石便也意料之中地看到那个倚靠在村口树旁的窈窕身影。

    他微微一笑,大步走上前去,向着海星姑娘打个招呼:“早啊。”

    海星看了他一眼,忽然道:“咦,看你今天心情不错嘛。”

    沈石哈哈一笑,摸了摸脸,道:“有吗?”

    海星嗤笑一声,道:“废话,看你嘴巴都快笑到耳边边上去了啦。”

    沈石笑着摇摇头,然后摩拳擦掌,道:“好吧,废话少说,快把虾笼拿出来,今天我要好好干一场。”

    海星怔了一下,奇道:“你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看你怪怪的,前几天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今天又像是换了一个人。”

    沈石哈哈一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催促海星快拿虾笼。前头这些日子,他在渐渐熟悉了剥虾这个在青鱼岛上多数人看来血腥又肮脏甚至有些低贱的活后,剥虾的速度便逐渐稳定在一日二十只左右。不过这几天因为钻研清心咒的缘故,他绝大多数心神都扑在上面,毕竟这要是一个搞不好,说不定修炼上就会出问题。是以这数日来在剥虾的时候,沈石居然也不时会出现走神的现象,而每日剥虾的数目也从稳定的二十只下降到只有十二三只。

    这种明显的异常当然会被海星所发觉,忍了两天没说话后,到了昨日海星终于忍不住向沈石开口说了几句。不过此时此刻自然沈石已然解决了那个大难题,此刻满心欢喜只想着大干一场好好赚取灵晶,以后自己要用的灵晶数目可是大着呢,比寻常人多一倍呢!

    一想到这里,沈石便有些急不可耐,道:“没事没事,前几天我正好有些事嘛,现在都好了,快把虾笼拿出来罢!”

    海星略带遗憾地看了他一眼,叹息了一声,道:“看你难得这么有干劲的,真是少见,不过可惜了,今天不能剥虾了。”

    沈石一呆,愕然道:“什么?”

    (今天两章都在早上十点一起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