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四十九章 宁静

第四十九章 宁静



    海星抬头看了看蔚蓝而晴朗的天空,道:“今天可能会有暴风雨,村子里的人一早也没出去打渔,虽然还有些鬼面虾的存货,不过风雨来的时候也只能躲在屋里,干不了其他事的。”

    沈石木然,片刻后同样抬头看了看万里无云的天空,那里澄澈透蓝,连半点白云都看不到,简直就是天气晴朗得令人发指。他指了指头顶天空,不可思议地对海星道:“这种天气,你说会刮风下雨吗?”

    海星点点头,理所当然地道:“是啊,而且待会风雨大得很,你也早些回去吧,最好就回洞府,别在外头特别是海岸边溜达了。”

    沈石见海星一副理当如此的淡定表情,心里不由得也多出几分疑惑来,莫非她说的还当真确有其事,待会就会有暴风雨来袭?只是此刻天空晴朗无比,艳阳高照,哪里有半分刮风下雨的迹象了。

    海星却是没跟他多磨蹭,今天出来看得出就是为了通知沈石一声,其他的虾笼啊尖刀啊海碗什么的,一件都没带,这个时候对沈石挥挥手,便蹦蹦跳跳地走回到红蚌村去了。

    沈石站在原地呆立片刻,又抬头看了看天空,嘴里咕哝了一句,道:“这种天气都能有大风雨,谁信啊……”

    只是话虽如此,但海星摆明了一副事情已经决定,跟你说一声然后你哪凉快哪呆着去的模样,沈石也是无可奈何,他总不能冲到红蚌村里搜出虾笼,然后大大咧咧地非要给他们剥虾罢?

    兴致勃勃满怀干劲地跑来准备大干一场,然后到了地头发现因为一个看起来委实不靠谱的原因自己什么都干不了了,沈石这下子算是深深体会到什么叫做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在心里为自己的赚取灵晶大业开局不利而苦笑一声后,他也只能转身离开。

    走在转回青鱼集的路上,天空依旧蔚蓝,万里无云,远处也依稀能听见海浪冲刷沙滩的声音,只是沈石走着走着,却总觉得自己周围似乎比平常更安静了些。

    他抬头向四周看了看,想了一下,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周围那些林子里的大树都安静不动,而在平常的海岛上,海风常年不断,它们时常都是摇摆并发出嗦嗦的声音。

    “还大风雨呢,现在连风都停了!”

    沈石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对刚才海星的话越发不信。

    如此一路回到了青鱼集,沈石才走了几步,便发现这青鱼集上的情况似乎也与平日稍有不同,在路上行走的同门看起来少了许多,有好些商铺都关门了,这也让他本来想趁着这个机会去逛逛商铺的想法再度落空。

    怎么今天什么事都不顺啊?

    不过,看这幅人人走避的样子,难道海星说的话居然真的有几分可能?

    沈石心里又嘀咕了起来,皱着眉在青鱼集街道上又走了一段,来到当日通往晨星殿与白鹤堂两条大路的交叉口,这里是青鱼集中最热闹的地方,街道中心竖立着一块木牌,上面偶尔会张贴些告示,将一些重要事情公告众人。

    沈石平日里因为去的是地处偏僻的红蚌村,并不经过这里,不过若是真如海星所说的那样,今日有暴风雨而且连海岸边都不能去有风险的话,这里的木牌上必定会有所警示的。只是当他走到那块木牌下看了看后,便只见上头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我就说嘛,真要有事,这里早就贴出公告了。”沈石顿时放下心里,既然凌霄宗这里没对那个莫名其妙的暴风雨有所警示,想必自然就是没太大问题了,同时也对红蚌村里的大惊小怪暗自摇头。

    这里既然无事,沈石便也没想着马上回去洞府,毕竟一大早的也无法进行修炼,沉吟片刻后,沈石干脆就想着去孙友饲兽的灵兽殿地方看看,反正他说了好几次要来看自己结果都没来,乘着今日有空,干脆自己去看看他好了。

    心意既定,沈石便转身向前走去,凌霄宗主要的堂口在青鱼岛上都有自己的殿堂,孙友饲兽的地方自然便是灵兽殿所在。不过沈石来到这青鱼岛上多日,除了在洞府修炼就是去红蚌村整日忙着剥虾,其他地方还真没怎么去过。当然那人手一份的凌霄简略上倒是有粗略标明了青鱼岛上一些重要地点的所在,但是一来这几日没看,二来沈石也没认真去记灵兽殿的地址,一时间只觉得记忆有些模糊,只能依靠大概的印象向前走去,打算路上遇到人救顺便打听一下。

    待他这里走后不久,有些冷清的街道上忽然又走过来两个凌霄宗弟子,看着都是年纪较大的上一轮师兄了,一高一矮,这时那个高个的正皱着眉头,对矮个子没好气地道:“该不会是你偷懒没贴上去罢?”

    矮个弟子一脸委屈,道:“师兄,我真的一大早就过来将那公告贴上去了啊。”

    两人一路走到那块木牌下,高个子冷笑一声,看了一眼光溜溜的木牌上,道:“那你贴的东西呢?”

    矮个凌霄宗弟子一时默然,苦笑道:“也许……也许是被风吹走了?”

    高个师兄“呸”了一声,此刻周围略显沉闷,大街上空空荡荡,却是连一丝风都没有,道:“哪来的风?能吹到哪儿去?”

    矮个子被师兄说得哭丧着脸又说不出话来,一脸不情愿地将肋下夹着的一张白纸贴到了木牌上,这一次则是严严实实地贴紧了,一点不敢大意。

    看着他老老实实地做事,高个师兄的脸色这才好了些,哼了一声,道:“平日就跟你说做事踏实点,都让我的话是耳边风,今天幸好是我当值,发现的早,否则要是被康宸师兄看到这纰漏,信不信直接就告诉王亘师兄,然后把你罚到第六岛那边做上一个月的苦力才回来?”

    矮个师弟缩了缩头,看起来对师兄口中说的那个青鱼“第六岛”上什么苦力活十分畏惧。高个师兄又看了一眼木牌,想了想道:“这公示迟贴了一会,不晓得会不会有事?”

    矮个师弟想了想,道:“其实也不会出什么大事吧,现在新入门的师弟都是有高一轮的师兄督导着,各个重要任务场所也有师兄盯着,但凡来到这岛上五年的人,这沧海风暴还不得都见惯了,就算咱们补贴告示他们也知道该躲避的。”

    高个师兄点点头,道:“唔,差不多也该如此,其实这沧海风暴虽然来势凶恶,但岛上多年来防备早有心得,大部分都是无碍的,也就是阵堂那边要收集灵材,会派些新人弟子去退潮的海滩上拾取五色贝壳,若是退避不及的话会就有几分危险。不过阵堂那里也有几位师兄坐镇,想必是无妨的。”

    说着,他脸色忽然一正,瞪了在身旁看上去放心不少的矮个师弟,道:“虽然如此,但你今日也是失误,以后切记不能再犯这种错事了!”

    矮个师弟老老实实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师兄。”言下似乎也有点庆幸,道,“还好康师兄这几天不在,对了,师兄,你知道康宸师兄去哪儿了吗?”

    高个的凌霄宗弟子犹豫了一下,道:“听说是在金虹山上,也不知犯了什么错处,触怒了掌教真人,被扣下了。”

    “啊?”矮个弟子显然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一时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高个师兄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开,矮个弟子跟在他的身后,嘴里絮絮叨叨又自言自语了一阵,也不知是担忧康宸师兄还是念叨自己,过了一会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块木牌,嘴里喃喃地道:“见鬼了,我明明是真的一大早就将告示贴上去的啊……”

    ※※※

    沈石一路走去,本想着在路上如果遇到一位路过的师兄或是知道灵兽殿所在地址的同门的话,就向他们打听一下该怎么走。谁知从那块木牌边走了好一段路,不知为何,原本感觉青鱼集上海稀稀落落有些人走动的样子,到了这个时候,居然一个人都没遇上。

    “人都去哪儿呢?这是都回洞府闭门修炼了吗?”沈石有些疑惑不解地看了看周围,犹豫了一下,想想好歹也是走了这一段路,而且青鱼集通向几个重要所在其实也就是那么几条路,走错的可能性不算大,终于还是继续向前走去。

    这一路走着,依靠记忆中凌霄简略上的印象,孙友所在的饲兽地方应该是本岛西侧灵兽殿设在青鱼岛上的一处山脚下,靠近海边,在那里圈了占地颇广的一大块地盘,主要豢养些低级灵兽。

    “西边吗……”沈石在走出青鱼集的时候,看到通向西边的路居然有两条,一条偏南,一条偏北,一时搞不太清楚,不过仔细向远处眺望一阵后,发现偏南的那条路似乎通向某处海滩的方向,只是隔得有些远,看不太清楚,而偏北的那条路径小一些,蜿蜒前行的方向则是往西北边一处小山丘。

    沉吟片刻后,沈石还想选了往西南的路。

    ※※※

    与此同时,青鱼岛上某处山脚兽场之内,孙友皱着眉头,尽力憋住了呼吸,同时双手拖着一只体型庞大的大龟,正一脸晦气地将它拖向兽场远处的一个位在高地上的兽笼。

    大龟贝壳黑色而有纹路,看去要比普通的海龟体型大上数倍,约莫直立起来能到孙友的胸口,是灵兽殿在青鱼岛上豢养的一种名叫“黑纹龟”的低级灵兽,其身负的龟壳乃是一种很有用处的灵材,所以灵兽殿中豢养数目不小。

    孙友龇牙咧嘴地好不容易才将这只大龟拖到高地上的兽笼关好,然后抬头看了看天色,只见头顶的天空仍然还是蔚蓝一片,但是海平面远处,似乎隐隐已经有了几分阴影。

    “臭死了啊,为什么你一只海龟身上会这么臭啊!”

    孙友闻着自己身上传来的恶臭,恨恨地瞪了一眼兽笼中的大龟,大海龟刚才被他拖行了一路,早就把四肢头颅缩到了坚硬的龟壳中,此刻在硬壳里偷偷看着这人啰啰嗦嗦骂骂咧咧,忽然旁边又传来一个声音:

    “哈,二弟,你在这里抱怨什么啊?”话音未落,一个面容端正英俊的少年从兽场的另一个角落转了出来,走到孙友身边,看了他一眼后,脸上忽然露出几分关怀之色,道,

    “咦,二弟,你脸色不太好看啊,是不是修炼太辛苦了。对了,来这里之前父亲不是给了你一块‘红袖沉香’么,那东西清心安神,对修炼过后的疲倦大有好处,你别忘了用啊。”

    孙友原本搭在兽笼边上的手猛然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