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五十三章 摸索

第五十三章 摸索



    “钟青竹?”

    黑暗中,沈石屏息静气,试探着喊了一声,周围一片寂静,除了不知哪里传来有水珠滴落到水中发出的“嘀嗒”声外,便没有其他的声音,甚至连虫鸣声都没有。

    一个人,在这片陌生的黑暗中,仿佛感觉有一种特别的孤寂,沈石莫名的有些心慌起来,为自己未卜的命运,也有些担心钟青竹的安危。他仍记得自己昏迷前被那可怕的激流挟带着到处冲撞的场面,现如今居然还能够活着,连他自己想想都觉得有些侥幸。

    可是钟青竹的运气会不会也这么好?当初第一次见面在拜仙岩石阶上时,沈石可是还记得孙友说过这位女孩据说是个霉运缠身的人,呃,是不是这样说的呢,反正就是运气挺不好的罢。

    沈石心里胡乱地想着,开始试探着往身旁更远处摸索,同时口中每隔一会,便叫上一次钟青竹的名字,希望能够找到她。

    之前因为事情太过仓促突然,沈石甚至连那个山洞入口的模样都没看清楚,只是隐约记得这个山洞似乎不大,但是想不到在这巨浪激流的冲击下,水浪带着他们往洞内冲了很远都未见底,直到他昏迷过去。

    现在在周围一片黑暗中,他小心翼翼地摸索了一阵,突然陷入犹如瞎子一般的境地,实在是让他很不适应,不过摸来摸去,好歹是大致察觉自己应该是还在某处洞穴之中,周围水洼不远处,便能触摸到坚硬的石壁,而且洞穴不算高大,约莫只有大半人高,他甚至连站直身子都做不到,只能弯腰在水中爬行摸索。除此之外,也许是因为那股激流水浪冲刷过的原因,这个黑暗的洞穴石壁上十分的潮湿,不停的有水珠滴落,前头听到的嘀嗒声就是如此而来。

    但是钟青竹仍然没有回音。

    沈石忍不住心里渐渐有些焦灼起来,虽然大致搞清了周围情况,但显然知道自己身在洞穴也是于事无补,而钟青竹下落不明生死不知,除了担心她的安危之外,沈石对自己的未来也有几分说不出的恐惧,难道是要莫名其妙地死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

    一阵莫名的烦躁在心头腾起,沈石焦躁之下忍不住咬牙骂了一句:“钟青竹,你到底死哪里去了啊?”

    话才出口,沈石心里便有几分后悔,在黑暗中苦笑着摇摇头,心想自己还是定力不够,在这种情况下竟会如此轻易的失态,轻叹一声后正想振作精神,重新往前在摸索一番时,却猛然听到前方不远处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我、我在这……”

    沈石身子一震,差一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那声音虽然微弱,在这一片黑暗中却显得特别清晰,哪有可能听错?那个瞬间,沈石的第一反应是大喜过望,第二反应却是下意识地对着黑暗那头翻了个白眼,在心里道:“好好叫了你半天没反应,忍不住骂了一句居然就……”

    不过不管怎么说,有了这个回应,沈石顿时是精神一振,或许人就是这样,哪怕周围是再孤寂冰冷的黑暗,但只要感觉到有个同伴在身边,便会下意识地感觉到温暖与安全。沈石立刻调整方向,对着黑暗里钟青竹声音传来的方向,叫道:“你别动,我现在过来找你。”

    “嗯……”钟青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怯生生的感觉,略微还带着几分颤抖,也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身上在不久前的激流冲击下受了伤。

    水声渐渐响了起来,那是沈石在水洼中摸索着向前爬去,经过刚才最初的摸索试探,他对周围的情况虽然看不清楚,但大致心里已经有些印象,同时每前进一段距离,他都会叫上钟青竹一声,等到钟青竹回答的时候,再在黑暗中凭声定位,慢慢地靠近了她。

    声音处越来越近,周围仍是一片黑暗,水声在脚下手边幽幽作响,嘀嗒声忽远忽近。片刻后,他向前摸索的手掌,忽然碰触到一个柔软的身躯,与此同时,钟青竹的声音就在他身前尺许处响起,语气中似乎也带着欢喜与激动,道:

    “沈大哥?”

    沈石怔了一下,随后在黑暗中咧嘴一笑,道:“是我,放心吧,这里没鬼。”

    钟青竹忽地身子一抖,却是反手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臂,虽然看不清她的脸色,但沈石却能察觉她似乎突然间很是害怕的样子。

    “呃……我错了。”沈石感觉到钟青竹的指甲似乎已经刺入了自己手背的肉里,在黑暗中苦笑一声,低声道,“是我嘴贱,不该乱说话。”

    钟青竹在黑暗里似乎喘息了几下,然后隐隐平静了下来,随即很快发现自己手上不对,连忙松手,道:“啊……对不起沈大哥,我、我只是害怕,没想过要抓你……”

    “叫我沈石吧。”沈石打断了她有些纷乱的话语,道,“我也没比你大多少。”

    钟青竹安静了一下,过了一会,低声道:“好的。”

    虽说这相遇之后三言两语几番错漏,气氛非但没有预想中的欣慰欢喜,反而莫名其妙的有些尴尬起来,但沈石还是觉得安心了不少,毕竟有个人在身旁说话,哪怕周围黑暗依然幽深冰冷,他也觉得好像没之前那么孤寂可怕了。

    “这是哪儿?”过了片刻,钟青竹小声地问道。

    沈石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晓得,但应该是在刚才那个山洞深处的某个地下洞穴里罢。呃,对了!”突然间他一下子高兴起来,道,“你个山洞不是你找到的吗,想必你是知道这洞里情况的罢,要怎么出去?”

    钟青竹的声音忽然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才听到她的声音带着小心与歉意,低声道:“我、我也只是以前拾贝时,偶然看到这个山洞的,并没有进来过。”

    “啊?”沈石怔了一下,一下子泄了气,满怀希望都化作泡影,一时间说不出话来,那一头钟青竹也是沉默不语,似乎也是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过了一会,沈石猛地回过神来,不管怎样,总不能就这样在这里坐以待毙,当下甩甩头,振作精神,道:“好罢,不管怎样,我们去找找看有没有出路。”

    钟青竹在黑暗里,轻轻答应了一声,然后水声响起,她似乎也在水洼中翻身爬起,只是片刻之后,便听到她一声轻哼,似乎倒吸了一口凉气。

    沈石身子一顿,道:“怎么,哪里受伤了吗?”

    钟青竹迟疑了一下,道:“我也不知道,身上好些地方疼,但是左手这里好像特别痛,使不上力。”

    沈石皱了皱眉,但并没有觉得太过意外,刚才自己醒来的时候,身上也至少有十几处地方疼痛,侥幸的是看起来都是些大大小小的皮外伤,没出现筋骨扭断等要命的伤势。不过现在看起来,钟青竹她果然还是比自己要倒霉一些,运气不太好啊……

    “我帮你看看吧,可别是手摔断了。”沈石说着,伸手过去摸索了一下,抓住了钟青竹的手臂。

    黑暗中,钟青竹的身子微微动了一下,口中似乎说了两个字,但是也不知是害羞还是其他什么,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不清,沈石皱眉道:“你说什么?错了吗?是说我按错了?唔,这里疼不疼……”

    说着,他手指在钟青竹手臂上的几处关节还有手腕中轻轻按了几下,钟青竹沉默片刻后,低声道:“不疼。”

    沈石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看起来应该不是骨头断了,那就是皮外伤,不碍事的。”

    钟青竹又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悄声道:“我、我是说你拿错我的手啦,这是我的右手,我痛的是左手……”

    沈石手一僵,然后慢慢松开了抓着钟青竹手臂的手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末了只能低声咕哝了一句,道:

    “那你不早说……”

    ※※※

    黑暗中,水声清晰地响起,沈石半跪在水中,摸索着慢慢向前爬去,而在他的身后,水声同样轻柔而有规律的响起,那是钟青竹跟在后面。

    经过在黑暗里的摸索查验,钟青竹的左臂确实还是比较倒霉地摔断了,或许是前头被激流挟带着撞上了某处坚硬石壁时的伤势,只是如今这种情况下,却是没什么好办法了。

    沈石最后也只能随便从身上撕扯了些布条下来,在她手臂上胡乱绑了些,让她手臂垂吊在脖颈胸口前,不再乱动,等脱离眼下这处险境后再想办法医治了。

    至于摸索寻找出路的方向,其实因为身在洞穴中,隐约有前后两个方向,但是周围一片黑暗,两人也搞不清楚到底前后那条路才是出口。

    按理说最好的办法,其实是应该两人分头行事,一人去一个方向摸索寻找,但是在开始前行寻找后,钟青竹默不作声地就跟在了沈石身后,沈石自己也没说什么。

    两个人之间,倒似乎隐隐有了几分无声的默契,在这片幽深黑暗又压抑的地底洞穴中,前路茫茫,生死难测,无论如何,有个人在身旁,似乎总是让人更安心些的。

    如此向前摸索着爬行了很久,也不知这个方向究竟对不对,但是在两人的感觉中,这条深邃窄小的洞穴仿佛深不见底,黑暗在前方无穷无尽,像是永远都走不到头。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忽然就都不说话了,周围一片寂静,只有从石壁上滴落的水滴声音,在这片黑暗中静静地回荡了。

    “沈石。”

    忽然,从身后传来了钟青竹的声音,听起来带了几分疲惫。

    “怎么了?”沈石停下身子,转头看去,虽然出了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但还是能依稀感觉到她的身影。

    钟青竹安静了一会,然后幽幽地道:“你说,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