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五十四章 微光

第五十四章 微光



    沈石在黑暗中默然无语,过了一会,道:“我也不知道。”但是顿了一下后,他还是低声道,“不过现在说这个为时尚早,总是要试试看能不能找到出路。”

    钟青竹轻轻“嗯”了一声。

    黑暗中看不清她的面容,沈石犹豫了一下,道:“是不是累了,要不坐下休息一下,然后再走吧。”

    钟青竹似乎也真的有些疲惫,闻言也没有坚持,两个人就在这片黑暗中,摸索着在洞穴边缘找了块高一些没水的地方坐下,至于脚下仍然没在水中,却是关不上了。

    沈石把后背往石壁上一靠,顿时只觉得一瞬间身子放松后,全身各处原本就有的疼痛一下子就都泛了起来,忍不住低哼了一声。坐在他身旁的钟青竹好像吃了一惊,问道:“你怎么了?”

    沈石咬咬牙,道:“没什么大事,就是身上好些地方痛了。”

    钟青竹沉默了一下,再开口时声音里却是带了几分担忧与歉意,声音轻柔,道:“对不住,我、我一直只想着自己,可是都没想到你跟我一样是被冲下来的,一定也受了伤,我真是……你没事罢,有没有哪里伤得很重的?”

    风声轻动,却是一只柔软的小手轻轻伸来,带着些许莫名的颤抖在他肩膀上碰了碰,似乎想继续摸索一下,却又不敢再往前,只是僵在那里。

    沈石笑了笑,道:“没事了,我自己看过了,都是皮外伤,不碍事的。”

    钟青竹明显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了。”

    沈石在黑暗中点点头,没说什么,钟青竹也没有再说话,两个人就这样坐在黑暗中,沉默地休息着。

    过了片刻,沈石忽然发觉坐在自己身旁的钟青竹身子似乎有些微微的颤抖,同时黑暗里的一片静寂中,仿佛隐隐有一些极度压抑住的微弱哽咽声,身旁的这个少女,仿佛正在悄悄啜泣,又似乎生怕被他发现,在拼命地压抑着自己。

    “怎么了?”沈石犹豫了好一会,终于还是开口问道。

    钟青竹被他这么一问,似乎知道终于还是瞒不过他自己哭泣的事,哽咽声渐渐大了些,但还是在尽力控制自己,只是那声音颤抖着,连话语声都有些模糊了:

    “我、我想我娘亲了。”

    沈石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其实刚才在黑暗中惶恐不安时,他一个少年,何尝又没有想过他那位矮胖的父亲呢?

    听着身旁钟青竹抽噎的啜泣声,带着几分无助与委屈,沈石过了一会,还是想着开口与她说说话,多少能让她放松一下心情,便道:“你娘亲是个很好的人吧,看你这么想她?”

    钟青竹在黑暗中似乎擦了一下眼眶,低声道:“是,我娘亲对我可好了,从小有什么事都记着我,从来不骂我,不打我,当我是心肝宝贝。”

    沈石默然片刻,道:“难怪你这么想她了。”

    钟青竹说了两句话,看起来心情果然平复了一些,在黑暗中轻轻叹了一口气,幽幽道:“你娘亲呢,她现在在哪里?”

    沈石停顿了一下,道:“我刚出世的时候,她就死了。”

    钟青竹的声音一下子安静了下去,过了好一会,才带了几分小心,道:“对不住……”

    沈石在黑暗里摆摆手,笑道:“好了,这有什么好说对不住的,你之前又不知道。还有啊,为什么你老是对别人说对不住对不住的,感觉老是欠别人一大堆钱一样?”

    钟青竹不禁哑然,过了一会才道:“是吗?”

    沈石道:“是啊。”

    钟青竹细细一想,道:“好像还真是这样……”

    沈石哈哈一笑,道:“可不是,所以说你跟别人说话我管不着,但是跟我说话就不用这样小心了,听起来怪怪的。”

    钟青竹道:“哦。”

    这几下对答聊天,两人心情都是平复不少,原本尚存的几分陌生感觉,现在倒是也都多了几分亲近。坐在黑暗里,两人有一句每一句地聊着,沈石从钟青竹的口中知道了她确实是出身于钟家庶出的一支血脉淡薄的旁支,家境也是惨淡贫寒,老爹除了姓钟之外,一无是处,早年五毒俱全,将好好一个家折腾的够呛,整日打骂钟青竹母女两人不说,还因为钟青竹是女孩不能传宗接代,对母女二人甚至动过兜卖的恶心念头。

    至于后来不知算不算是老天开眼,这位老爹莫名其妙地落水死了,从那以后母女两人相依为命,生计也是潦倒,钟青竹娘亲万般无奈下,硬着头皮去投靠钟家本宗,本也没抱太大希望,谁知运气好居然遇到钟家老太爷八十大寿,大喜之日钟家不愿晦气,一来二去居然也就收留了她们。

    从那以后母女两人总算是过上安稳日子,虽然在钟家地位依然低微,钟青竹娘亲平日做的也都是一些洗衣做饭的仆人事,但有饭吃有衣穿有屋住,母女两人已经足够欣喜了,哪怕平日钟家里头有些人看她们不顺眼,时常会刁难一下,又或是冷言冷语嘲讽几句,钟青竹也都是默默忍受下来,时间一长,倒是养成了几分现在这样小心翼翼的性子。

    至于如今她能来凌霄宗,则是又得了一份机缘。钟家乃是凌霄宗门下出名的一大附庸世家,虽说这数十年来家中人才匮乏,声势大不如前,但仗着以前在宗门里的人脉,平日多有高人看顾,所以还是勉强跻身于四大附庸世家之列,只不过声势实力上,较之如今如日中天的孙家、许家,甚至相对较弱一些的侯家那都是远远不如了。

    不过人面熟也有好处,来钟家的凌霄宗高人也不少,有一次便有一位前辈长老过来,本意是看看钟家这一代有无出色弟子,从中选出了钟青露还算过得去后,看来看去也并无太多人才,这让钟家上下都十分失望,谁知临走时这位凌霄宗长老看到正好从一旁端茶送水的钟青竹……

    沈石在一旁听到这里,忍不住一龇牙,心想这不对啊,这哪里是倒霉蛋运气不好的人,这从头到尾分明就是走大运吉星高照的模样啊!

    孙友那家伙果然是不靠谱的!

    沈石在心里对自己那位邻居兼朋友偷偷下了个结论。

    ※※※

    谈话间,沈石也随口说了一些自己过往经历,在听到沈石也是和自己一样,差不多是和父亲相依为命长大时,钟青竹好像对他也有了几分同情,不知道是不是感同身受的缘故。

    总之,说着说着,两人的干系都是亲近了许多,如此聊了一会,沈石自觉身上疲惫之感消散许多,便对钟青竹道:“歇息好了么,要不咱们再往前走?”

    钟青竹答应了一声,没有异议。

    两人便又开始了在这个黑暗的洞穴中摸索前行,这一次他们向前爬行的时间更长,因为周围太过黑暗,他们必须要一边摸索一边前进,钟青竹跟在身后还好,沈石走在前头,一团黑暗中老是会有一种搞不好就一头撞上坚硬石壁的错觉,所以行进速度快不起来,必须不停地在黑暗中摸索着。

    这样走着走着,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两人又再度有些喘气,身子上疲惫感阵阵来袭,这个时候他们心里都已经有了几分绝望,这条看不见光明的路,似乎没有半点的希望与生机。

    难道,真的要死在这个暗无天日的洞穴中吗?

    沮丧与灰心,像是毒虫一样悄悄啃噬着沈石的心,让他的心里又开始有些急躁起来,只是隐约听到身后那个女孩的动静,却又提醒他现在并非只有自己一个人,或许是少年莫名的自尊,要在少女面前保留几分尊严,所以他还是强行压下了心中的不安与烦躁,继续向前爬去。

    只是究竟这样能够坚持多久,连沈石自己都说不清楚。

    就在这时,忽地在前方黑暗深处,有一道微弱的光芒猛地闪烁了一下。

    沈石身子瞬间一僵,一下子停了下来。身后的钟青竹却是什么都没察觉,兀自向前走着,猝不及防下一下子撞上了沈石的身子,“哎呀”一声惊呼,两人同时摔倒在水中。

    “对不住……”钟青竹一开口就是这句。

    沈石却没空去理会她的言辞,一把抓住她柔软的手掌,带了几分激动,指向前方,道:“你看,看那边。”

    钟青竹“啊”了一声,带了几分不解向前望去,只见黑暗深处,一片静谧中,一道微弱的光芒平静地在那个角落里闪烁着。

    “呀!”钟青竹再次惊呼出声,但这一次声音里已是满怀惊喜,沈石也是兴奋无比,道:“我们过去。”

    钟青竹重重点头,道:“嗯。”

    顺着黑暗的洞穴隧道,两个人加快速度向那光亮处爬去,随着越来越接近那道光芒,那光辉似乎也亮了起来,连带着他们已经渐渐可以模糊地看清自己周围景物,果然就是想象中的那种地底洞穴,岩壁都是深黑颜色,到处都是水,十分潮湿。

    光芒越来越亮,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看清前头就是一处拐角,光芒就是从那个拐角石壁后照射出来的。

    当他们终于前进到那个拐角处,转了过来的时候,温和的光辉终于落在了他们两人的身上,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比之前宽敞高大些的隧道,已经足可容纳一人直立行走。

    而在这条洞穴顶上周围的石壁里,深黑的岩石之中,赫然有点点光辉如星辰一般,镶嵌在石壁上,发射出银色闪亮的温柔光芒,点点滴滴,闪闪烁烁,将这一处黑暗的洞穴映照的如梦如幻,犹如仙境一般。

    “好美啊……”钟青竹看着眼前这一幕,星辰般的光辉倒映在她明亮的双眸之中,显得如此美丽,情不自禁地赞叹出声。

    “这是‘荧光石’,”沈石看了一眼那些如星辰般的美丽光亮,淡淡道,“能自发微光,常伴生于硬石之中,偶尔用来照明,但不甚实用,除此外不能炼丹入器,用处不大,不算是灵材之列。”

    “这石头不值钱的。”最后他又追加了一句,语气很肯定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