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六十一-六十二章

第六十一-六十二章



    第六十一章幸运

    绝壁天坑之下,清澈幽潭岸上。

    沈石盯着还站在水中的钟青竹,从上到下反复看了几遍,道:“你真的不是以前就会游水的吗?”

    钟青竹摇摇头,反问道:“那我这样就算是会游水了吗,石头?”

    沈石茫然,想了想也不敢肯定,道:“大概算是了罢,我看海星游水的时候样子与你刚才就差不多,不过当然比起来还是她更熟练自如些。”

    钟青竹面上带了一丝喜悦,笑道:“真的吗,那这游水挺简单的呀。”

    沈石大翻白眼,心道你这是拼命打谁的脸啊……

    钟青竹又在水潭中扑腾了一阵子,沈石站在岸上不时提醒她小心,但是渐渐也看了出来,钟青竹好像真的在这上头有着莫名的天分,只不过听着口口相传,再加上自己尝试几次,好像就真的已经学会了。这让某个有名师指点外加勤奋刻苦学了好些时日仍然看不到成功希望的人真是情何以堪。

    看着在潭水中越来越是自如的钟青竹,沈石第一次对自己的天资产生了小小的怀疑,同时也算是真正认识到了,这世上果然是有骇人听闻的天才的。

    钟青竹看起来正在迅速地熟悉着水性,哪怕她此刻仍然还左手受伤,但是行进游水间,已然现出几分进退有度,过了片刻,她忽然转头对站在岸边的沈石喊道:

    “石头,你等我一下,我试试去潜水下去,看看有没有出路?”

    “啊?”沈石吃了一惊,但是还没等他出生阻止,钟青竹深吸一口气,便已潜入水中,片刻后身影便消失了。

    沈石心里颇有几分担心,皱起眉头看着这片渐渐平静下来的幽潭,道:“急什么,还没学会走就想跑了吗!呃……”

    他声音忽然小了下来,撇撇嘴:好吧,她好像已经学会“走”了。

    修炼不过短短时日,肉身也就是和凡人相差无几,憋上一口气潜入水中,钟青竹也没有支撑多久就浮出水面,远远向沈石招招手,看着神情倒没什么特别之处。

    沈石倒是有些担心,挥手道:“要不你先上来休息一下?”

    钟青竹在手中轻轻抹了一把脸,道:“底下水不急,没什么事,我再看看就上来。”说罢,回头又是深吸一口气,潜了下去。

    这一次潜入水中的时间比前一次稍长一些,沈石等待之余,目光也落在水面之上,正想着自己要不要也试着再下去扑腾两下,说不定也一下子开窍学会游水了呢……

    犹豫之间,时间便不知不觉地过去,但钟青竹一直都没上来,沈石渐渐有些担心起来,忍不住向水边走了两步,有些紧张地向水面下方张望着,心想该不会出什么事罢?

    幸好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哗啦”一声,水波荡漾,钟青竹便如一只小鱼般破水而出,不过这一次她并没有在水中继续停留,而是手脚并用,向岸边游了过来。

    沈石看着她面上也有疲惫之色,连忙向前走了几步,踩入水中,待她过来后接住了她,将钟青竹扶到岸上,又一直走回了那个山洞里没有雨水的地方坐下,两人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钟青竹呼出一口气,道:“我去那底下看过了……”抬抬头望见沈石带了几分希望的眼神,钟青竹沉默片刻,似乎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没有出路的。”

    沈石之前看她上来时并没有欢呼雀跃的模样,心里便猜到多半是这个结果,这时再听她亲口说出来,虽然有些失望却也在意料之中,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钟青竹看了他一眼,道:“不过,我在水底下找到了这个。”

    沈石抬眼看去,只见钟青竹伸出手来,摊开手掌,在白皙的掌心中,此刻却有两颗晶莹剔透的漂亮小石。

    沈石眼前一亮,猛地站起,道:“灵晶!”

    ※※※

    晶莹剔透流光溢彩,哪怕在这有些阴暗的山洞里都闪烁着淡淡光辉,这两颗安静地躺在钟青竹手心里的晶状小石,正是修道中人不可或缺的灵晶。

    钟青竹面上也有欢喜之色,不过看起来神情比沈石要淡定许多,微笑道:“是啊,我到水底下后没看到有通往外界的出路,但是正好看到水面下一个角落了有这么两颗灵晶,就取了回来。”

    “运气不错啊。”沈石从她手上拿起一颗灵晶,感叹地道。

    金虹山乃是鸿蒙南方第一仙山,其山脉深处的灵脉更是出了名的龙脉,庞大绵长灵气深厚,盛产灵晶,也只有如此巨大灵脉,才能支撑起凌霄宗如此庞大的修真势力,所以说天底下任何一个稍微有些规模的修真门阀,山门所在几乎必定要有一条或大或小的灵脉,此乃是门派根本根基所在。

    金虹山灵脉深藏于仙山之中,自然是被凌霄宗严密守卫,但这条灵脉实在是大得惊人,横亘仙山沧海,除了主脉在金虹山深处外,余脉支脉在地底深处亦有蔓延,围绕在金虹仙山周围的岛屿海洋都会被这条灵脉影响到。

    虽说灵脉枝梢末节的地方,天地灵力已是微弱,不可能会像主脉那样每日盛产灵晶,但天长日久下来,偶然也会凝结出少许灵晶散落在外,金虹山周围岛屿上,偶然便能发现一二灵晶,那些红蚌族人每每下海潜水,偶然也能在深海水中发现少许灵晶,都是这个道理。

    只是凌霄宗在金虹山开宗立派上万年,海水中人族少去,这周围大大小小诸多群岛上多半都已被人踏足过,所以如今基本上已是没有那种路边随便一走就能捡到灵晶的好事了。至于眼前这一幕,想必是这绝壁幽潭之下,人迹罕至,又受了某处灵脉末梢的影响,天长日久下凝结出了少许灵晶,却真的是意外之喜了。

    钟青竹看起来也是欢喜,道:“有了这两个灵晶,咱们一人一个,至少能坚持二十日了。”

    沈石点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赶忙追问道:“对了,水下面还有没有啊?”

    钟青竹迟疑了一下,看了沈石一眼,摇摇头,道:“我没看到其他的灵晶了,就找到这两个,要不等过些时候如果还没人来救我们,我再下去找找看?”

    沈石点点头,心里有些小小的失望,不过随后还是高兴起来,看着手中灵晶露出几分笑容,毕竟这才是真正的救命宝贝啊,能在这绝境中找到这东西,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钟青竹在一旁微笑地看着他,嘴唇微微蠕动了几下,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笑着道:“要不,咱们还是赶快修炼一下,希望这二十天里,门中诸位师兄师姐们能找到我们罢。”

    沈石点点头,下意识地抬头向洞外那片绝壁上的狭小天空忘了一眼,风雨仍在,只是狂风被绝壁挡在外头,雨势却仍是不小,从天上挥挥洒洒地飘落下来,整个天地看去仍是一片灰蒙蒙的。

    ※※※

    山洞中不知何时开始安静下来,沈石拿着手中那颗灵晶,只觉得一股温润微凉的气息从掌心中传来,抬了抬眼,发现钟青竹坐在山洞的另一侧,背靠石壁,双脚盘坐,眼睛合闭面色深沉,看起来正是在进行修炼,从灵晶中吸纳天地灵力。

    他收回目光,重新落回到手中那颗灵晶上,心想原本自己一颗灵晶只能使用十日,如今看来,倒是要节省着用了,也罢,每日就修炼一次吧。

    想到这里他,他便也沉心静气,闭上双眼,心神浸入掌心灵晶中,开始去感知那一缕微弱的天地灵力。

    修炼的过程如之前一样,平静而安稳,他顺利地感知到了灵晶中的灵力,然后引灵入体,缓缓沿周身气脉运行一周天,当这丝灵力在身体中稳定下来后,他只觉得有些昏昏欲睡,那是修炼过后精神上必然的疲惫。

    沈石缓缓睁开双眼,发现钟青竹仍是闭目修炼的样子,看起来她修炼的时间比自己要长一些,也不知是在感知灵力或是引灵入体又或是其他什么修炼关节上,比自己要慢上一些。

    坐在原地犹豫了一下,沈石还是再次闭上双眼,清心咒的咒文在心中缓缓流淌而过,一股清凉温和的气息开始在体内缓缓游荡,而随着这些对他来说已经十分熟悉的感觉,刚刚吸入体内不久的那丝灵力,也像是受到了什么无名力量的刺激驱动,忽然又惊醒一般,开始再度缓缓游动起来。

    穿过胸前腹部,游过天突百会,最后无声无息地在沈石眉心处停了下来,在这里已经有一些薄弱的灵力汇聚于此,那是前些日子沈石修炼清心咒的结果。如今他每日修炼两次,其间则用清心咒恢复一次精神,第二次修炼所得的灵力与常人并无不同,都是凌乱随意地散落在周身气脉中,平日几乎察觉不到,也只有到了日后修为精进突破至凝元境,开辟气海玉府之后,周身灵力才能百川归海汇聚至玉府丹田,从此修士道行大进,开始能驱使种种法宝,施展修炼各种神通道术。

    除了这些与常人无异的灵力外,在沈石体内还有另一部分的灵力,便是因为修炼过清心咒后,奇*都汇聚在他眉心处,与那些散落周身气脉的普通灵力不同,在他眉心处的灵力似乎因为都聚集在一处地方,每次修炼过后,灵力都自然而然地汇聚融合在一起,虽然如今沈石修炼时日仍短,眉心处的灵力依旧薄弱无比,但感觉中,已经比那些零落散乱的灵力要厚实一些了。

    而今天的这一丝灵力,在抵达沈石眉心之后,也没有任何挣扎的迹象,很顺服地与原在此处的那些灵力融合在了一起,感觉中,好像这片灵力又稍稍厚实凝聚了一点点。

    第六十二章得救

    在最初侥幸逃生,又在黑暗洞穴里艰难跋涉,满怀希望挣扎走出了洞穴又再次发现自己身处绝地,大喜大悲情绪翻腾,这接下来的日子,却好像一下子平静了许多。

    因为钟青竹很幸运地在水底下找到了两颗灵晶,沈石与她二人得以在这一处天坑绝地中得以生存下来,虽然目前来说还是看不到得救的希望,但总算是暂时摆脱了死亡的威胁。

    随后的日子,两人时常都眺望天空,希望能看到有门中师兄师姐神奇的身影御空而降,但不知是否因为这一处绝壁天坑实在太过隐秘或是不起眼,外界那些搜寻的凌霄宗弟子们始终没有发现这一个地方,如此过了五日之久,连沧海风暴都已经退去,天空重新恢复了蔚蓝晴朗,但是绝壁之上居然一个人影哪怕是从天空飞过的迹象都没有。

    沈石心里从最初的满怀希望,渐渐又变得有些焦虑起来,要知道他们手上只有两颗灵晶,两人分用之下,最多只能各自支撑二十日,再往后如果还未有人过来搭救,只怕两人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

    所以在第五日黄昏时候,沈石便和钟青竹商量道:“青竹,我看着很难有人再过来了啊,要不我们试试从山洞下面回头走走看,说不定也能走出去?”

    钟青竹通过这几日的修炼,引灵入体,灵力效用神奇,手上的伤势倒是好了许多,不再那么疼痛了,只不过仍然不可轻易乱动。在听到沈石的话后,她迟疑了一下,似乎也在思索斟酌,片刻后,她抬头道:“我觉得要不咱们还是在这里再等几日,底下那洞穴里一片漆黑,到底有什么古怪咱们都不知道,总觉得很危险的。”

    沈石缓缓点头,钟青竹说的的确也有道理,看来自己一个男子还是不如她细心,既然灵晶在手,确实也不用那么急迫的,当下便答应了下来。

    钟青竹见他没有坚持,脸上便轻松了许多,几句淡淡闲聊之后,她的目光无意中扫过洞外的那一处幽潭,目光有那么一刻的微微凝滞,但随即又面无表情地转开了。

    ※※※

    如此又过了三天,每一日都是在一片安宁与期待中开始,每每到了黄昏傍晚都是以失望告终,救援的人始终没有出现,沈石心里盘算日子,觉得这么长久的时间,只怕青鱼岛上的那些师兄们说不定已经认为自己这两个人被巨浪卷走,因此而放弃救援了。

    他的心情渐渐又开始有些急躁起来,虽然平日里他性子其实是沉稳谨慎的个性,但是身处绝境之下,眼见救援希望越来越小,又如何不能焦灼,相比之下,倒是钟青竹一直沉静如初,平日里并没有显露出多少焦躁之意,让沈石颇有几分惊讶。

    只是这等待的日子实在难熬,再说如果实在不行要回头走那洞穴的话,当然也是灵晶剩余使用次数越多越好,所以到了第九日上,沈石终于是忍耐不住,再次向钟青竹提出了向洞穴底下试着走出去的建议。

    钟青竹这一次犹豫思索了很久,但最后还是轻声细语地求沈石再等几天,沈石不解追问她为何不愿回走的缘故,钟青竹犹豫再三才期期艾艾说她怕黑,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实在不愿不敢再回到那黑暗可怖的洞穴底部。

    沈石茫然而无语,但总不可能自己就这样丢下钟青竹一人走掉,所以终究还是留了下来,与钟青竹一起约好最后再等上几日,若是救援之人还是不来,那万般无法下,也就只能尝试往回走了。

    不过或许是耐心的等待终于感动了老天,在这痛苦的等待煎熬中,第十天上,这个几乎已经不可能有希望的日子里,沈石与钟青竹首先是在早上看到原本蔚蓝的天空中突然掠过数道奇异光芒,纵横交错,久久未散,形如天网;到了中午时分,那天穹之上异光越来越多,最后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光幕,笼罩在整个青鱼岛上方,瑰丽奇幻之极。

    待这个光罩完全成形,便有数十道温和白光从天而降,白光如山如岳,气象万千,令人望而生畏,从青鱼岛边缘处缓缓向岛内移动,看那行动踪迹巨大光辉,却是连岛上一丝一毫的地方都没遗漏,尽数扫了过去。

    下午时候,一道白光掠过了某处山中石壁,照入了绝壁天坑。

    平静的白光掠过沈石与钟青竹惊讶诧异的脸庞与身子后,忽地猛然一顿,就此停住不动,而此时天际那奇异宏大的光罩,也猛然发出了一阵浑厚的锐鸣之声。

    仿佛是心中有所醒悟察觉,沈石与钟青竹对望一眼,都看见对方眼中难以抑制的激动与渴望,两人一起跑到天坑底部的中间,仰望的天际那犹如神迹般的巨大光幕,大声呼喊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数道剑芒破空而至,迅疾无比地在绝壁上方盘旋一圈,随即急冲之下,为首者赫然正是王亘。在他身后,郑哲等几位凌霄宗亲传弟子也是跟着,脸上都带着几分匪夷所思的惊讶之色,似乎完全没预料到沈石与钟青竹居然还顽强地活在这绝壁之下。

    得救了……

    那一刻,当王亘刚毅的面容出现在他们眼前,带着众人落在绝壁深谷之下时,沈石与钟青竹终于确定了自己真的逃出生天,这一次劫难,终于是闯了过去。

    钟青竹眼眶红了,似乎又想哭的意思,沈石也咬紧了牙,怔怔地看着身材魁梧的王亘大步走到自己身前。

    王亘的神色间虽然没有郑哲等人如此惊讶的神情,但仍然可以看出也有几分很少出现在他脸上的激动与兴奋,望着绝壁之下的这两个少年男女,衣衫残破面容疲惫,那少女的左手兀自还被布带绑在身侧,看着就像是断臂之伤。且不说他们究竟是如何逃脱升天挣扎于此的,但是这中间他们两人究竟吃了多少苦,也已是可想而知。

    王亘深深吸了一口气,站在他们二人身前,轻轻点点头,露出一丝笑容,道:“好了,咱们回家了。”

    “唔……”一声低低的啜泣声,从旁边想起来,却是钟青竹终于是忍耐不住激动,掩口哽咽着。

    ※※※

    一场沸沸扬扬的沧海风暴走丢风波,到了这个时候,终于算是彻底落下了帷幕。沈石与钟青竹被王亘等人救回青鱼集上,首先便接受了救治,两人被困于绝壁深谷十多日,早就身心疲惫,但因为有灵晶的支持,最后总算侥幸并没有留下什么特别的伤处。

    钟青竹的伤势重一些,特别是左手手臂骨折又一直拖了这么多天,中间也不知轻重地还下水游了几次,虽然因为有灵晶修炼引灵入体,让身子感觉好受许多,但王亘等人检查过后,却告诉她说这都是治疗不治本的迹象,那手臂断骨处一直就没接好,这么多日拖延下来,里面骨头断裂处都已错位,伤势反倒是更重了。

    若是俗世凡间,这条手臂怕就是难救了,但是凌霄宗是什么地方,自然有的是灵丹妙药神奇手段,虽说平日这些灵材道法都是价值不菲,但此刻王亘自然毫不客气地用在钟青竹身上,很快便将她手臂救了回来,只是因为拖延时日太久,终究还是有一些小小影响,日后她左手手臂行动间会与常人有些许小小的差异,但不认真看也看不出来,同时也不影响日后的道法修炼,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相比之下,沈石基本上便没什么大碍,一些皮外小伤,在那十几日中都已经好的七七八八,最难过的反而是那些日子里在绝境中的备受煎熬,此番得救后送回洞府,好好休息了一两天,他整个人便差不多恢复过来了。

    在这中间,王亘有过来看望过他一次,其余平日认识的几个新朋友也都有过来,贺小梅、蒋宏光甚至包括红蚌村的海星姑娘都得到消息,到他洞府这里看望了一下。不过待他最亲切的当然还是孙友,这几日差不多每天都跑到他洞府之中与他说话,嘘寒问暖的样子让沈石都有点受不了。

    只是当沈石问他缘故的时候,孙友才说了本来当日出事后,他也是十分担心沈石安危,但等沈石被救回来同时王亘等人也询问过他和钟青竹失踪前后的事,孙友才知道原来风暴当日,沈石是去找他结果误入彩贝滩,这才遇险遭难,孙友心中便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才每日过来。

    沈石当然不会因为这个与孙友计较,笑着叫他别多说,孙友也是一笑而过,不过两天聊天之中,沈石倒是从孙友口中知道了一些自己失踪之后青鱼岛上发生的事。

    沧海风暴来袭,沈石与钟青竹二人失踪,这中间不管是出了什么差错,反正当日王亘师兄在轩日堂中是大发雷霆,将一众师兄都训了个遍,然后不管风暴仍然未止,就派出所有人出去搜寻二人下落。

    只是谁也想不到他们二人会被巨浪冲入地底,又挣扎爬行到了那一处僻静无人知晓的绝壁深谷,所以哪怕王亘等人仔细搜索差点连岛上地皮都翻了三尺过去,但依旧没有找到他们。

    时间一长,众人心底也是渐渐绝望,多是猜想他们怕是风暴来临前正在海岸边上,所以被风浪卷走这才找不到人。只是众人之中,唯独王亘师兄异样坚持,哪怕过了这么久依然不肯放弃搜救。

    其实事情到了这一步,凌霄宗宗门之内自然也是得到了消息,这青鱼岛上新人弟子失踪一事,虽然算不上是在宗门里掀起滔天巨浪,但背后私下里有多少暗流波澜,有多少人暗中等着看王亘的难看,却是不问可知了。

    “不过幸好,多亏了王师兄坚持,才能救了你们出来。”孙友感叹了一句,同时看了沈石一眼,笑道,“对了,这次能救你出来,多亏了那日天上那道光罩,你可知道那是什么?”

    沈石一怔,当日天穹上掠过神奇光幕,种种异象,随后才有王亘等人深入绝壁救人的举动,显然从头到尾,那白色奇光才是自己得救的根源,听到孙友如此一说,连忙追问道:

    “啊,那东西果然有古怪么,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