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六十九章 谎言

第六十九章 谎言



    五月初八日,晴。

    蔚蓝的天空和安详美丽的大海,仿佛已经成为了在青鱼岛上许多少年的共同记忆,在这座世外桃源一般的岛屿上,一年之中绝大多数的日子都是晴朗的,虽然偶然也会有风雨交加的日子,但总的来说,青鱼岛上的天空总是那么的蓝。

    这一天也不例外。

    蓝天碧海,白浪沙滩,还有海鸟翱翔起伏于海岸线上不时鸣叫,随风远扬,沈石走出洞府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熟悉的画面。

    他面向大海,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旁边的那座洞府。果然片刻之后,三年中差不多已经养成和他一样早起习惯的孙友也是按时走了出来,脸上挂着在修炼到炼气境中阶之后已经很少看见的倦容,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沈石看了便笑,道:“那火球术修炼的如何了,可成凝聚出火苗?”

    孙友没好气地道:“什么鬼东西,我算是明白了,为何以前光听别人说这五行术法最是难练,好家伙,这玩意也太难了吧,昨晚我光是想要在体内运转一遍火球术的法诀都吃力的很,更不用说感应什么火系灵力了!对了,你的水箭术呢?”

    沈石一摊手,道:“什么也没凝出来。”

    孙友像是牙疼一般歪了歪嘴,咕哝道:“这五行术法这般艰深,也不知道当初到底是谁创出来的,真是不给后人留条活路啊。”

    沈石笑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真要如此,天底下那无数散修,岂不是都要死上一回。”说罢顿了一下,想了想道,“倒是这五行术法的起源,我以前确实曾有留意过。”

    孙友一怔,登时对这位好友有些刮目相看,道:“什么,你居然真的知道啊?”

    沈石摇摇头,道:“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就是力所能及地找些有关的书卷古籍来看看,但是说实话,最后也没看出什么结果来。那些书卷古籍中对五行术法的起源差不多都是各持己见,有的说是三千年前一位前辈大师所创;有的则认为早在天妖王庭末年五行术法就已出现,甚至很可能就是人族六圣中的一位所创;还有更夸张的说法,说是这五行术法其实来源更加古老,早在数万年前,天妖王庭诞生更早的年代,就已经有一些术法开始流传了。”

    孙友听得一愣一愣,愕然道:“不会吧,这么夸张?”

    沈石苦笑道:“所以说到了最后,这些话我一个也没敢相信,反正至今五行术法流传天下,但对它的起源应该还是没有一个公认的说法。”

    孙友撇撇嘴,道:“真麻烦。”说着挥挥手,刚想跟沈石说些什么的时候,目光忽然向沈石背后看去,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早啊,你们也这么早起来了啊?”

    沈石回头一看,只见是贺小梅与蒋宏光二人并肩而来,三年过后,这两位也是长大许多,但是贺小梅看着仍是娇小玲珑的身材,倒是蒋宏光身躯长大不少,看着颇有几分高大,站在贺小梅身旁比她高了一个头许,很有几分护花使者的风范。

    说起来,当初住在这附近相互认识的几位朋友里,沈石、孙友以及钟青露、钟青竹四人,三年后都是修炼到了炼气境中阶境界,只有贺小梅与蒋宏光至今仍然停滞于炼气境初阶中,时间稍久,这两位便隐隐有些着急尴尬起来,不过总算这岛上新人大体来说,还是在炼气境初阶的人数占了多数,所以他们才没有过于焦虑,不过也正因此,蒋宏光与贺小梅似乎颇有几分同病相怜的意思,倒是彼此间平日里走近了一些。

    这时听到孙友对着他们两人打招呼,贺小梅嫣然一笑,两只眼睛和以前一样,顿时眯成了两个漂亮的小月亮,笑着点头,而站在她身旁身材高大的蒋宏光脸上神情却似乎有些不太愉快,淡淡地看了孙友一眼,似乎对那句“你们也这么早起来的”普通问候有几分介怀,道:“

    “是啊,你们炼气境中阶的都这么早勤奋的起床,我们初阶的可再不敢偷懒了,否则以后岂不是更加追不上你们?“

    孙友与沈石都是眉头一皱,看孙友的脸微微沉下,似乎就要开口说些什么,沈石却是踏上一步,走到贺小梅身前,抢着说道:“贺师妹,听说前几日你接了一个绿板上的任务吗?“

    贺小梅嘿嘿一笑,道:“没错,我那天运气好得很,正好就在白鹤堂附近看着,结果一眼就看到堂口里贴上了一张新任务,就是灵耕里的‘洒水’了。”说罢,也不等其他人反应,自己便咯咯笑了起来,显然十分的欢喜。

    孙友看了沈石一眼,嘴角微微翘了起来,而沈石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看了他一下,对他使了个眼色。孙友耸耸肩,转头对贺小梅笑道:“你运气还真不错啊,我早就听说那灵耕至少也都是绿板一级的任务,报酬不少但难度很大,偏偏只有这洒水一事最是便宜,只需要去山中灵泉挑水再去灵田浇灌,虽然往返路程遥远,但相比绿板任务的报酬来说,实在是合算的很。以前这任务都是被人抢着不放,也不知道为何那天居然会放出一个名额出来了。”

    贺小梅眼睛又笑得眯了起来,笑容甜的就像是一朵花儿一般。

    看着沈石与孙友都在与贺小梅说话,态度也是亲切,蒋宏光似乎觉得有些不太舒服,轻轻咳嗽了一声,身子下意识地向前走上一步,却是站到了贺小梅的身旁,隐隐有几分护卫的姿态透了出来。

    贺小梅却是没感觉到什么,抬头看看天色,对他们二人笑道:“好啦,不跟你们说了,我该赶去灵泉挑水了,不然万一迟到了灵耕那里的师兄生气把我辞退,那就真是哭都没用了。”

    沈石哈哈一笑,让开身子,笑道:“说的也是,正事要紧,你快去吧。”

    孙友面上也是带着笑意,但目光有意无意地在贺小梅身旁的蒋宏光身上停了一下,然后站到了沈石身边。

    贺小梅对着他们嘻嘻一笑,向前走去,蒋宏光依然跟在她的身旁,走了一段路后,蒋宏光看着脸上兀自带着笑容显得十分开心的贺小梅,忽然道:“小梅,我觉得那两个人似乎有点看不起我们。”

    贺小梅有些意外,道:“有吗,我没感觉到啊?”

    蒋宏光冷笑一声,道:“你没看刚才他们看我们两人的眼神,都有几分居高临下的意思,特别是那个孙友,说什么你们也这么早起床,好像在讽刺咱们一样。”说着,他脸上露出几分厌恶之色,道,“他们不过是仗着家世好,这三年中明里暗里都不知道占了多少便宜,这才比咱们没什么门路的更早一步修炼到了炼气境中阶罢了。”

    贺小梅却是摇摇头,道:“虽说岛上有许多世家出身的师兄师姐,不过有宗门规矩定在那里,他们其实也没你说的那么多便宜可占啦。”说罢像是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对蒋宏光道,“对了,蒋师兄你不是说自己没门路没家世么,但三年前不也是一来就拿到了饲兽这种上好的任务吗?”

    蒋宏光滞了一下,面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嘿嘿傻笑了一下,没有接话。

    贺小梅看着也没什么心机,笑着道:“不过咱们两人真的也要努力一些了,早日追上他们,如果有机缘的话,要是能快快修炼到凝元境就好啦,那样我就能登山出岛,到时候也能回阳州那里看看我爹去了。”

    蒋宏光眉头微微一挑,点头赞同道:“不错,确实如此。”然后他笑着看了贺小梅一眼,道,“小梅,我记得以前你说过家在阳州,你爹是当地一个有名世家的家主吗?”

    贺小梅嘻嘻一笑,摆手道:“也算不上什么特别有名的世家了,起码和咱们凌霄宗门下那些个大的附庸世家是没法比的,不过我爹倒是主持家务很久时间,也挺疼我,早先千方百计让我拜入凌霄宗门下,临走时还给我塞了五十个灵晶,结果……唉,要是那些灵晶能在手里,我就不用这么辛苦啦。”

    蒋宏光笑着点头,道:“听说阳州那里也是个好地方,有机会我也跟你过去看看。”

    贺小梅笑道:“好啊。”

    蒋宏光微微低头,笑意似挂在了嘴边。

    ※※※

    看着那两个人慢慢走远,孙友脸上的笑意缓缓消失,忽地哼了一声,道:“你看那蒋宏光阴阳怪气的样子,倒好似咱们欠了他多少钱似的。”

    沈石笑道:“许是他有些执着,面对你这位家世好长得帅就连修炼都比他更快一步的人,有点放不开罢。”

    孙友嗤笑一声,道:“谁想去和他比了,自己修炼不行反倒是我的错么……咦,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沈石道:“修炼比他快一步。”

    孙友立刻摇头,道:“前面那句话。”

    沈石道:“家世比他好。”

    孙友又摇头,道:“后面,后面……”

    沈石无奈地摇摇头,道:“好吧,你生的比他潇洒一点点……”

    孙友哈哈大笑,用力一拍沈石肩膀,道:“知我者,沈石也!”

    沈石转过头去,对这个自恋的家伙有些无法直视,正好看到后头又走来两人,却是钟家姐妹,便对钟青露钟青竹她们点点头,笑以致意。

    钟青露白了他一眼,一如往常般骄傲的像只小孔雀般眼过于顶,一副不屑的样子,不过三年来她都是这般模样,沈石孙友倒是都习惯了,哪怕这份骄傲之意比刚才蒋宏光明显多了,两人居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至于钟青竹当然是脸色好看多了,微笑着对着他们两人打招呼,然后看着他们二人笑道:“咦,怎么你们两个看起来都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想了想,钟青竹像是想到了什么,笑道:“莫非是昨晚整夜修行那五行术法,累到了么?”

    孙友没好气地抱怨道:“是啊,真想不到那五行术法这么难学。”

    钟青竹微笑道:“本来就是这样的了,都是你们太急于求成罢?”说着,她目光柔和地看了沈石一眼,眼中似有几分隐隐的关怀之意,道,“沈师兄,你也是一样吗,要保重身子,莫要操之过切啊。”

    沈石笑着点点头,孙友在旁边道:“反正以后慢慢练吧,对了,钟师妹,昨天你不是也拿了一门‘流沙术’回去么,晚上可有修炼?看你今天精神不错啊,是不是昨晚偷懒了?”

    沈石心中忽地一动,目光落在钟青竹的脸上,只见钟青竹微微一笑,道:“哪有,我资质不如姐姐,也不如你们二位师兄,怎么还敢偷懒呢?昨晚我整夜都在洞府里练习流沙术,结果后面太累就这样睡着了,所以早上起来才看着没什么倦容的罢。”

    孙友“哦”了一声,笑道:“原来是睡过去了啊。”

    旁边沈石也是微笑,只是看着钟青竹的目光中,慢慢多了几分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