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七十七章 夜遇

第七十七章 夜遇



    “这……”沈石只觉得喉咙里有些发干,转头看了钟青露一眼,只见她原本白皙的脸上沾染的黑灰,似乎和地上散落的那些很是相似,心底越发的虚了,小声地道,“你……莫非是炼丹的时候,出了什么差错吗?”

    钟青露盯着他,冷笑一声,道:“托你的福,在我最关键的火势最盛准备开炉取丹的时候跑来叫门,手一抖丹丸都废了不说,连丹炉都摔裂了。”

    “啊……”这情况比沈石预想的最坏的情况看起来还要更糟糕三分,他此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只见钟青露满脸都是怒色,身子似乎都在隐隐发抖,显然是已气到了极处。

    惶然之下,沈石只觉得脑子里有些转不过弯来,只得结结巴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住。”

    “对不住?”钟青露的声音猛地抬高起来,在这片寂静的夜色中显得有些尖锐,盯着沈石,只听她恨恨地道,“一声对不住就算了?你知不知道我守了这一炉丹药多长时间,整整两个时辰都不敢离开!你知道要炼制养气丹需要几种灵草药材吗,你知道这一下多少灵晶没了吗?那一个丹炉坏了,你知道那又要多少灵晶吗,那花了我整整三年的积蓄才能买来的,你知道吗!”

    一堆疾言厉色如排山倒海汹涌澎湃的追问把沈石问得头晕目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而此刻钟青露说着说着,怒色依然,脸上却又多了几份伤心之意,眼中更有了几分水气,似乎触动了什么伤心处,到了最后更是一滴晶莹泪珠抑制不住,滚落下来。

    沈石瞠目结舌,手足无措地站在那儿,钟青竹狠狠擦了一把眼眶,声音里兀自带了几分哭音,对着沈石大声道:“你给我走啊,走啊,我不想看到你!”

    声音尖锐,在夜色中传出了好远,沈石转头间隐约看到周围附近的洞府似乎已经有人听到动静,跑出来探头探脑往这里张望。

    他心底真是十分歉意又无奈,又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委屈的紧,心里郁闷,但看眼前这一幕,终究还是过意不去,期期艾艾还想再对钟青露开口说几声抱歉的话,便见钟青露圆睁双眼,怒喝一声:

    “滚!”

    声若惊雷,震得沈石耳鼓发鸣,旁边洞府石门纷纷打开,围观人群眼看越来越多,沈石实在禁受不住,脸颊也是发热,只得掉头快步就走,落荒而逃。

    钟青露面上兀自还有怒色,转头一看最少有数十个同门弟子都探出脑袋观望自己这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对着人群怒道:“看什么看!”

    说完一个转身,云符一挥,“轰隆”声起,石门轰然关上!

    周围被她骂了的同门弟子们倒也没生气,反而一个个从各自洞府门口走了出来,渐渐聚到一起,在那边好奇地张望聊天着,平日相熟的还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一会看看钟青露这里,一会又回头看看前头沈石那边的洞府,彼此间脸上神色颇有深意,在那边说个不停。

    而在人群的外围角落里,钟青竹一个人默默地站在那里,也不知她是什么时候从洞府里出来的,眼中带了几分茫然,又有几分说不出的奇异表情,只是怔怔地看着钟青露紧闭的石门,一言不发。

    ※※※

    五月廿一日,阴。

    早上出门看看天色,只见天空阴云集聚,看着似乎是个沧海中少见阴霾的天气。沈石摇摇头,轻轻叹了口气,心情也是不太好。

    昨晚狼狈回来之后,可谓是一整晚心情都不太好,虽然还是坚持手握灵晶引灵入体修炼了两次,但是在那之后本该有的水箭术修炼就实在没什么心情做了,甚至包括每日修炼之后因为带着疲倦都会安稳入睡的睡眠,沈石也睡得有点不踏实。

    他满脑子都是那个破裂的丹炉和散落一地黑乎乎的药渣,与其他新人弟子不同,因为从小在天一楼那种大商铺里长大,他对丹药炼制也是知晓一二,虽然不会炼丹,但是却明白炼丹所需耗费的灵材确实价值不菲。

    炼丹这门手艺自古以来在修真界中,便有旁支之王的俗称,原因无他,便是修士在修炼过程中几乎都会用到服食各种辅助的灵丹仙药,满含灵力对修炼助益极大的灵丹,在许多修士眼中都是梦寐以求的无上珍品。

    但是炼丹却是耗费很大的一件事,哪怕是最低级的灵丹,所需灵材药草也是不菲,而能够成功炼出灵丹的炼丹师,更是极罕见的人才,不但要有于此道上杰出的天赋,更需要数量庞大的灵材在这中间的支持与消耗来练手,因为炼丹过程中的火候、丹色、各种灵药调配以及诸多限制,对一个想学炼丹的新人来说,都需要极多数量次数的练习。

    那种生而知之的人物,对炼丹一道上来说事不可能的,每一个炼丹师,都必须经历无数次的失败才能慢慢摸索出成功之道的经验,所谓的炼丹天才,大概也就是比其他人更快地摸索到炼丹诀窍少失败几次的人罢。

    钟青露能够在众多丹堂下属新人弟子中,第一个炼出养气丹,显然是在炼丹一道上有几分才华,但是刚刚入门炼丹的她显然根基还不算特别扎实,还需要许多次的磨练,不过若是按照这条道安心走下去,将来炼丹哪怕是小有所成,她日后修真的路便必定宽阔无比。

    一个有前途的年轻炼丹师,哪怕是凌霄宗这等名门大派,也必定会十分看重的。

    有人说过,修士是用灵晶堆出来的,其实这句话用到辅助修士修炼的那些旁支别业上,真的更加合适。最有名的三大旁支,无一不是耗费巨量资源才能小有所成的,炼丹、炼器、阵法,三种皆是如此。

    “钟青露昨晚的损失很大吗……”当沈石抱着两片铁甲犰狳的骨甲前往青鱼集上的时候,心里兀自回转着这个年头。

    对于钟青露在自己洞府中炼丹,沈石倒是十分理解,真要想在炼丹一道上有所成就,几乎没有任何捷径可以走,哪怕你才华横溢,也需要不断地练手熟练起来,成功炼出丹药的几率才会提高。钟青露之前的确炼出了一炉养气丹,但显然她自己也觉得似乎带了几分侥幸,又对炼丹这一道看起来颇有几分野心,所以干脆花了大价钱买了一套炼丹器具放在自己洞府中。

    可是如今好像一切都糟糕了啊。

    沈石有些牙疼地想着,一时也没想到自己该怎么办,到了青鱼集上,他径直去了专掌炼器一道的器堂商铺里上缴了这两片骨甲,那边当值的师兄显然也是早就熟悉了这一套,手脚麻利地跟他结算,没过一会之后,沈石便带着四颗崭新的灵晶走了出来。

    灵晶在手,胆气似乎都粗壮了一些,沈石心情也好了一点,在街上沉吟一会后,他拐了个弯,走了一段路,最后却是走进了丹堂在青鱼集上的商铺。

    这里门匾之上悬挂着丹堂二字的字样,铺面也算宽敞,看来无论到哪里,炼丹这一行始终还是给人财大气粗的印象。商铺里有收集各种灵材灵药的弟子,也有出售各种丹药的柜台,沈石看了一下,这里的灵丹一般品级不算很高,基本都是适合炼气境弟子服食的种类,养气丹也在其中,沈石问了一下价格,一颗养气丹要卖五颗灵晶。

    这个价码立刻让沈石缩了回去,虽然早知道这里的价格昂贵,要不然他也不会动了向钟青露那边购买灵丹的心思,毕竟钟青露不是商铺,自己炼出的灵丹肯定要便宜些。

    站在那边犹豫了一下,沈石又装作问价的样子,随口向售卖的那位师兄询问了一些养气丹包括炼丹丹炉的事,那位丹堂下来的师兄看着倒是和蔼,有问必答,到后来沈石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所需的几种灵药灵材,大概也知道了炼制一炉养气丹的灵材成本价,倒是那炼丹丹炉的事他以往是不知道的,向这位师兄打听之后,才晓得一只丹炉,哪怕是昨晚钟青露洞府中那种最低级的,也需要两百灵晶。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沈石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钟青露你太有钱了吧,然后第二个反应就是糟了,这丹炉赔不起了。

    ※※※

    从青鱼集中走出来,怀揣着原本十分满意欣慰但如今却觉得这般少的可怜的四颗灵晶,沈石心情郁郁,一路走回到白鱼湾,想想昨晚那一路废掉的丹药和破裂的丹炉,他便有心去找钟青露再致以歉意,但看着白天里人来人往,昨晚在众目睽睽下被钟青露喝骂的情景让他心里有些发虚,便终究还是没敢过去。

    如此纠结蹉跎到晚上,这一日妖岛也没去成,基本啥事也没干,算是沈石上岛之后少见的几个颓废日子。沈石自己也是感觉不太对劲,所以在入夜之后还是振作精神,心想那也未必完全就是我的错,我干嘛这般为难自己,便静下心来好好修炼了两次,然后想了想,看着天色已晚,便趁着夜色来到了空无一人的白鱼湾海滩上,面对大海,沉心静气,悄悄修炼起水箭术来。

    这一日白天阴霾,但到了晚上反而乌云退去,露出一轮明月高悬天空,月华如水悄然洒落,照的他四周沙滩都似披上了一层银纱。沈石缓缓吐息,片刻之后,眉心处灵力一动,施法速度快捷无比,只用了三息时间,便有一道透明晶莹的水流出现在掌心之中。

    就在他准备将这道水流施放出去的时候,忽然从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沈石心中一惊,回头看去,只见在月光之下,一个身影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秀发披肩,容貌秀丽,只是脸颊略胖,眉目间带了几分愁意,赫然正是钟青露。

    此刻但见她一双明眸目光落在沈石手上的水流中,登时露出了几分惊讶之色,但很快反应过来,瞪了沈石一眼,却是扭头就要离开。

    沈石心中一急,下意识地开口叫道:“等一下。”

    钟青露身子一顿,转过身来皱起眉头,看着沈石,一脸没好气地道:

    “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