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七十九章 赌局

第七十九章 赌局



    “呃……其实,我就是想要养气丹。”

    沈石一副老实的模样,但是抬头看去,钟青露一脸不以为然,半点相信的神色都无,只得叹了口气,道:“青鱼集丹堂商铺里面,一枚养气丹要卖十颗灵晶,实在是太贵了,我本来是想从你这边问问能不能便宜些的。”

    钟青露回想了一下昨晚的事,缓缓点头,心想原来昨晚他是为此而来,不过随即冷笑一声,道:“这就怪了,明明一枚养气丹能卖十颗灵晶,我为什么要便宜卖你,我跟你又没那么好的交情。”

    沈石沉默了片刻,道:“你炼出养气丹,如果不是自己服食的话,丹堂收购回去,一枚只会给你五颗灵晶的价码罢?”

    钟青露一扬头,脸上露出几分诧异之色,道:“你居然连这都知道。”

    沈石笑了笑,道:“其实这也不算什么机密大事,随便去青鱼集商铺里说我有养气丹想换一些灵晶,他们自然就说了。”

    钟青露撇撇嘴,看起来像是接受了沈石的说法,但随后又摇摇头,道:“不行,我不信你不知道炼丹之中会经常失败,你拿灵晶给我炼丹,还是说不通。”

    沈石这一次沉默的稍久了些,然后徐徐开口道:“如果我说看好你,提前跟未来可能的大炼丹师搞好关系,你信不信?”

    钟青露面不改色,道:“不信。”

    沈石苦笑一声,道:“好罢,实话跟你说了吧,这事其实是我临时才想起来的,之前去找你,确实只是为了能便宜买些养气丹。我这些日子在妖岛上捕妖,但是道行太浅,灵力只够我用三次水箭术,之后想要恢复灵力便要整整六个时辰,一天之内就什么事都做不了了。但是如果有一枚养气丹,只要两个时辰我差不多就能恢复过来,这样一天之内我就可以再次捕妖一到两次,收获也必定增多。”

    钟青露面色微变,看向沈石的神色间第一次多了几分郑重,缓缓地道:“难怪我刚才看你凝出了水箭……你现在不过才炼气境中阶,竟然敢去妖岛上捕妖?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应该是红板的任务啊!”

    沈石看了看夜色,点了点头,道:“昨天是我第一次去妖岛捕妖,收获是两张铁甲犰狳的骨甲,换了四颗灵晶,如果有养气丹在,这收入应该会至少翻一倍。”他看了一眼钟青露,只见她此刻已然是聚精会神,明眸闪动,显然也正在思索着什么,月光之下,他突然觉得这个少女虽然脸颊稍胖,但好像看起来也挺好看的。

    “我打听过,炼制一炉养气丹需要四种灵材,购置完全大概需花费十颗灵晶,不考虑炼制失败的话,丹堂商铺里等于是以五倍的价码在兜卖,真是暴利啊。”说罢啧啧两声,看起来一副很是羡慕的样子。

    钟青露哼了一声,道:“好罢,就算我承认你说得有道理,又肯跟你合作,但是你想过没有,万一你给我的灵晶买了灵材,但是却炼制失败之后,怎么办?”

    沈石沉默了一会,道:“失败了,自然就是血本无归,但要是成功了一次,便是五倍的暴利。我觉得可以赌一赌。”

    钟青露突然觉得有些生气,皱眉道:“赌什么赌,你可想清楚了,这赌的可不是你自己,是赌我……”她的声音忽然小了下去,感觉这话里说着的意思有些怪异,脸颊边也微微红了一下。

    不过沈石那边却是没有多想,点点头道:“是啊,我也知道这看起来有些荒谬,赌的确实是你的炼丹道行、能力甚至是……你的运气。只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是我们两个人的赌博,其实我俩赢的机会,是会不停变大的。”

    钟青露怔了一下,带了几分迷惑,道:“什么?”

    沈石笑了笑,道:“你每炼制一次丹药,是不是就会熟练一些?我每去一次妖岛,会不会对妖兽更熟悉一点?十天半月,三月半载,我们两人的道行,会不会都要精进?我们两人各自做的事,会不会都渐渐做的更好?”他悠然而带了几分向往,道,“也许将来某一天,你终于完全掌握了养气丹的炼制方术,每次都会炼成,而我在那妖岛上一天收获也是更多,回来换成灵晶,再去买更多的灵材给你炼制,你炼制出来再……”

    “好了好了,别说了……”钟青露猛地摇头,但是此刻看她双眼闪闪发亮,整个人的神色容颜都似与之前不同,显然是动心了。

    沈石笑道:“如何?”

    钟青露咬咬牙,道:“你说得当然好听了,事情真要如此的话,我自然是愿意的,但是没有你,我自己也能……”

    “你不行的。”沈石淡淡地道。

    钟青露这一下却是把脸沉了下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石默然片刻,道:“炼丹耗费太大,特别是在初学之始,你一个人既要修炼,又要购买灵材,并且失败几率还高,随便失误一次,只怕便要十天半月甚至更久才能凑齐下一份炼丹所需的灵材,我说的对不对?”

    钟青露不说话了。

    沈石看着她,道:“如此长久下去,你纵有再好天赋,也只能在这灵晶的限制下不得不蹉跎日子。凌霄宗丹堂里那些前辈师兄们,为何能成为炼丹师的寥寥无几,哪怕他们到了凝元境后也是如此,就是因为从一开始他们就浪费了大量时间在这上头。你想和他们一样?”

    钟青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一次真的是以一种全新的目光重新审视着面前这个人,良久之后,面色郑重,一字一字地道:“为什么选我?”

    沈石微微低头,道:“有几个原因,第一……我昨晚打扰了你炼丹,还连累你坏了丹炉。”

    钟青露哼了一声,瞪了他一眼。

    沈石干笑一声,道:“第二,这法子虽然是我临时想到的,但是宗门之内,丹堂里众多炼丹小有所成的师兄,没有一个会理我;而新人弟子中,你是第一个炼出养气丹的。不选你,我还去找其他那些废物吗?”

    钟青露“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随即立刻又板了脸,微微抬头,冷然道:“胡说什么废物,那些都是同门师兄弟,他们只不过练习炼丹的次数没我多而已,将来说不定有多少人在炼丹上成就远胜于我!”

    沈石笑着摇摇头,然后沉默了片刻后,道:“最后还有一点,其实是……”他脸上的神色忽然间变得有些奇怪,似乎在怀念想起了什么,钟青露见他突然中断话语,忍不住追问道:

    “是什么啊?”

    沈石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爹他是一个商人,你知道吗?”

    钟青露茫然摇头,沈石笑了笑,声音带了几分怀念,道:“我爹以前跟我说过,做生意这一行,最要紧的就是眼光,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提前抓住了,将来就能赚大钱。”

    钟青露想了想,然后指了一下自己,道:“你的意思是说抓住了我,将来就能赚大钱吗?”

    沈石失笑,摇摇头,然后慢慢地走到钟青露的身前,看着他的样子,还有一双似乎月光都倒映在他眼眸中显得如此明亮的眼睛,钟青露忽然觉得有几分莫名的紧张,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半步,然后便听身前的这个少年缓缓地道:

    “你将来在炼丹上会不会有所成就,谁也说不准,但是眼下你方才起步,却正是最难也最需要人帮你的时候,我想,这应该就是别人看不到的时候罢,我觉得可以赌一把。你呢,你想不想跟我一起赌?”

    钟青露有那么一刻,竟有些不敢直视沈石明亮的眼睛,仿佛他的目光太过耀眼刺目,刺得她有些生疼。不过片刻过后,她倔强地抬起头,盯着沈石,大声道:

    “我有什么不敢的,反正不都是你送的灵晶吗!”

    沈石哈哈一笑,点点头,然后对钟青露伸出手掌,钟青露看了他手掌一眼,道:“干什么?”

    “击掌为定!”

    钟青露嗤笑一声,瞪他一眼,道:“谁想跟你这个臭男人手碰手啊!”

    沈石呆了一下,尴尬不已,讪笑着把手慢慢缩了回来,忽然又听那边钟青露道:“把手伸过来。”

    “啊?”沈石的手停在半空,不明所以,一时有些搞不明白这位脾气古怪的少女究竟是什么意思。只见钟青露忽然伸出手掌,却是在他手背上重重一拍。

    “哎呀?”沈石吓了一跳,手背隐隐生疼,愕然道,“你做什么?”

    “击掌为定,就这样了。”

    “好吧……”

    ※※※

    月光如水,洒落在夜深人静的寂静海滩上,拉长了两个细长的影子。

    在这静谧的夜晚,海浪夜风里,仿佛也只剩下了他们两人的话语在幽幽回荡着,如轻烟一般飘来荡去,最后消散于无垠的夜空里。也不知多年以后,还会不会有人记得这个夜晚,记得最初的约定,唔……好吧,最初的生意啊。

    少年时的话语,谁会真的铭记一生,又有谁真的知道呢?

    说过了一些日后基本的事,其实大部分都是沈石在说,钟青露多数时候都是听着,诸如沈石几日之内给他一份足够购买炼丹灵材的灵晶,炼成之后给他多少养气丹等等,钟青露听得仔细,但是脑子里好像并不算是特别的清楚,反正只要记得自己只管好好炼丹就是了。

    说完这些琐事后,看看天色不早,两人便转回身向洞府方向走去。

    脚步踏在海滩沙子上,发出细细的声响,钟青露忽然间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本来自己今晚出来时心情烦闷跑来海边散散心的,怎么到了回去的时候,莫名其妙就多了这么一份约定呢?

    可是他提出的条件……真的是太好了啊,每一句话似乎都掐准了自己的脉搏,由不得自己不答应。

    正想着的时候,钟青露忽然听到身旁的沈石问了一句:“钟师妹,昨晚你那个丹炉价值多少灵晶啊?”

    钟青露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沈石会突然问起这个,不过还是答道:“两百灵晶,丹炉这东西最贵了,哪怕我那个是最小的。”

    沈石看着似乎盘算了一下,道:“但是我觉得这么多的灵晶,以你在丹堂的收入报酬,再加上你平日还要购买灵材自己炼丹,似乎不足以买这么贵的一座丹炉啊?”

    钟青露不以为意地道:“是不够啊,所以我向别人借了一半。”

    沈石一愣,道:“谁这么有钱啊?”

    钟青露笑着耸耸肩,似乎经过这一晚上的攀谈,她与沈石只见的关系倒是隐隐亲近了不少,连这种小动作都自然而然地坐了出来,笑道:“别人我也不太熟啊,就是我那个堂妹青竹了。”

    沈石一怔,随即默然无语。两人并肩走去,沈石微微低头,目光所及,只见自己身前的影子不知何时遮住了一片小小的海滩沙子,将它笼罩在黑暗中。

    幽幽暗暗,仿佛一点都看不真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