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八十三章 等待

第八十三章 等待


  
      最后一缕夕阳的余晖,终于也在海平面的远方消失了,夜幕垂落,黑暗仿佛从四面八方涌来,将这座妖岛笼罩其中,增添了几分神秘之余,仿佛比白日里又更增几分狰狞凶恶。
  
      凄厉的兽吼声,随着夜色的降临,突然间高亢了许多,此起彼伏,仿佛有众多白日沉眠的妖兽在这夜晚都已醒来,走出藏身之处,对着这苍茫夜色仰天长啸。
  
      妖岛南边的长长海堤边,那只大船仍然还停在原地,换在平日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已经离开妖岛,在开往青鱼岛的中途上了。甲板之上,不知是谁点燃了一盏灯火,悬挂在桅杆边上,昏黄的火光下,每个人的脸色看去都很凝重,不少人都是望着人群里为首的牛雄与曾志柏两位凝元境师兄。
  
      这两人站在船舷边,正一言不发地盯着妖岛,那片茫茫的黑暗尽头,仿佛什么都被掩盖在其中。两人中脾气较差的牛雄此刻早已经是黑了脸,一眼就能看出他正在焦虑狂躁之中,就像是一座随时都会喷发的火山,而曾志柏脸色同样很难看,与这些炼气境的外门弟子不同,身为凝元境亲传弟子的他们二人,比这些师弟们更了解在凌霄宗宗门之内,甘家这个家族意味着什么;而甘泽的身份乃至他这三年来所展示的天赋,那份重要性更是超乎想象。
  
      甘家绝不会允许甘泽出现任何意外的。
  
      林虎这个蠢货!
  
      这一刻,无论是牛雄还是曾志柏,心中都是在骂着同样一句话,只是眼看着这片夜色渐渐变浓,按照宗门规矩,这时候早就应该扬帆离开妖岛,毕竟夜晚的妖岛要比白日危险许多,哪怕是他们凝元境的弟子应付起来也会艰难。
  
      可是他们两人对望一眼,却是谁也说不出这句话,丢下甘家唯一的继承人这个罪责,不是他们能够承受得起的。
  
      沈石站在人群背后,明显地察觉到甲板上的气氛越来越是凝重,甚至渐渐地开始有些紧张起来。除去站在最前头船舷边的牛雄与曾志柏,剩下的二十多个炼气境弟子在最初的沉默等待之后,随着夜色的降临,也逐渐开始有些骚动不安起来。
  
      终于,人群中有人沉不住气,开口问道:“牛师兄,曾师兄,夜色已深,咱们在这里是要等到什么时候?”
  
      此言一出,有人开了个头,登时便引来众多人的附和,众人纷纷开口询问,牛雄与曾志柏对望一眼,脸色都是难看。他们何尝不知道这些炼气境弟子的心思,多年以来,妖岛上历来都禁止弟子在晚上停留,所为的就是有些夜间出没的妖兽特别凶厉,有极大的危险。而大船停靠在海堤边迟迟不走,谁也不能保证那些传说中极厉害的妖兽会不会趁着夜色,直接摸上了大船。
  
      性命有所危险的时候,谁还管你是什么名门望族的子弟没回来,更何况这事看起来完全与他们无关,倒有很大可能是甘泽甚至林虎自己搞出来的。众多炼气境的弟子都是眼中露出几分愤愤不平之色,毕竟莫名其妙地自己处在这种危险境地,任谁都不会高兴。
  
      在众人虎视眈眈地目光下,饶是牛雄与曾志柏道行比众人要高出一截,一时间也有些吃不消,能来妖岛做捕妖任务的炼气境弟子,总不会差到哪儿去,日后很有可能这其中就有一部分人晋升凝元境界,今日一个处置不好,只怕日后便是结怨了。
  
      牛雄一时有些顶不住,咬咬牙转头看向曾志柏,眼中带了一些询问意思,但曾志柏却是苦笑之后缓缓摇头,轻声道:“不能走啊,真要走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林虎这厮绝对会把罪责推到我们身上。”
  
      牛雄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胸口憋闷,这口气似乎就堵在了那里,难受的不行,低低怒骂了一句:“狗日的林虎!”
  
      见他们二人没什么动静,甲板之上众多炼气境弟子脸上也渐渐浮现出了一层怒色,在场的谁也不是傻瓜,谁都知道如今夜深天黑的时候仍然在这妖岛上耽搁不去是为了什么,更有甚者许多人也都想到,若是自己因为某种原因耽搁在岛上到这个时候没回来,只怕这艘大船是未必会如此等待,早就扬帆回航了。
  
      人与人的差距,不平境遇,似乎从未如此明显地显露在众人眼前,黑压压的夜色里,船上的气氛已经压抑之极,忽然间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个女子,正是陈棠,只见她漂亮的容貌上带了几分愤怒之色,对牛雄与曾志柏二人道:
  
      “两位师兄,小妹有一事请教。”
  
      牛雄咬咬牙不说话,曾志柏面色难看,目光扫过这一众愤怒的人群,苦笑道:“你说罢。”
  
      陈棠深吸了一口气,昂然道:“请问两位师兄,是否认为我们这一船二十多位师弟师妹的性命,还抵不上甘师弟一人,所以要让大家冒着性命危险在这里一直苦等下去?”
  
      此言一出,在她背后的炼气境弟子登时便像是被点燃了一般爆发开来,一下子众多人纷纷开口,语气愤懑不满,气势汹涌猛烈,都是向着两位凝元境师兄诘问起来。
  
      饶是牛雄与曾志柏二人并非是没见过场面的人,但是一下子面对着二十多位师弟师妹愤怒的指责询问,也是有些吃不消,更何况此事本就是理亏在先,他们自己也觉得说不过去,一时都不知道如何解释还口。
  
      在众人指责下,牛雄脸色青白交加,怒意一闪而过,踏上一步似乎就要开口,却被他身边的曾志柏一把抓住,低声急道:“师兄,不敢意气用事。”
  
      牛雄急的挠头,却又彷徨无措,怒道:“那你说怎么办啊?”
  
      曾志柏也是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两人这里正如灶台边的蚂蚁一般焦头烂额,猛然间忽听那妖岛深处突然响起了一声尖锐刺耳的厉啸,声若雷鸣,隆隆传来,竟仿佛整座妖岛都似颤抖了一下。
  
      那啸声中凶厉之意简直似扑面而来,哪怕隔了这么老远,大船上的众人也是纷纷变色,一众炼气境弟子更是露出了几分畏惧之色。
  
      牛雄与曾志柏都是脸色大变,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过了片刻,曾志柏低低开口,却连声音听起来都似乎有些哑了,道:
  
      “那,那莫非是‘阴鬼王’?”
  
      牛雄的牙咬得有些隐隐作响,怒道:“林虎这厮脑子里都是泥巴吗,蠢到这般地步,竟然敢带着甘师弟去捕妖洞里不说,还待到百鬼夜行的时候!”
  
      曾志柏脸色惨淡,低声道:“阴鬼王一出,连我等凝元境弟子都要退避,一不小心就会陨落于此,整座青鱼岛上,怕是只有王亘师兄才能降服这只凶厉鬼物,怎么办?不如我们现在就回去禀告王师兄,请他过来救人?”
  
      牛雄咬牙道:“回去再来,怕是甘师弟连骨头都不剩了。”
  
      曾志柏还欲再说什么,忽然间两人又是同时抬头,一道红光在妖岛深处的夜色里一闪而过。
  
      虽然微弱,但是大船上的众人多数时候都是时刻关注着那边,倒是多数人都看到了,深沉的夜色里,这一缕红光显得特别的刺眼与诡异。
  
      牛雄盯着那边红光消逝后的夜空,带了一份诧异,道:“那是什么?”
  
      曾志柏也是茫然摇头,牛雄焦躁地来回来了两步,忽然像是下定了决心,道:“曾师弟,你先带着一船人回青鱼岛,然后立刻去找王师兄过来降妖救人,我去岛上捕妖洞看看,能否帮帮忙尽量拖延一下。”
  
      曾志柏大惊失色,道:“师兄,此事太过危险,你……”
  
      牛雄苦笑一声,道:“你当我愿意么,这不是没法子了么,你道行又不如我,我不去还有谁?眼下形势紧急,莫要再耽搁时间了。”
  
      曾志柏深深看了他一眼,知道牛雄所言俱是实话,当下也是重重点头,随后踏上一步,用极低的声音道:“师兄,你一切小心,如果……如果真有危险的话,你还是以自己性命为重。”
  
      牛雄点点头,道:“我晓得。”
  
      说罢,牛雄转头又看了那些炼气境弟子一眼,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摇摇头,一言不发地手按船舷,直接跳了下去,然后身形迅疾地向妖岛深处掠去。
  
      他这么一番举动,登时就引来甲板上众人的一阵骚动,更有不少人都纷纷跑到船舷边看着牛雄远去的背影,然后带了迷惑不解,转头看向曾志柏。
  
      曾志柏脸色苍白,最后看了一眼没入黑暗的牛雄背影,然后艰难地转过头来,在这一刻,他心中不知将那林虎唾骂了多少次,问候了林家祖宗十八代也不止。然后,他大声喝道:
  
      “站好,回青鱼岛!”
  
      ※※※
  
      夜幕之下,海风烈烈,大船调转船头,在夜色中缓缓回转向着青鱼岛的方向开去。
  
      甲板上,众人一片静默,虽然在起初纷纷诘问两位师兄为何苦等不去,置众人于险地,但是这事情究竟缘何而起,大家还是心理明白的,说实话,真是怪不到牛雄与曾志柏两位师兄的身上。
  
      而看到牛雄冒着性命危险趁夜入岛的举动后,想想也知道他是为何而去,平日牛雄虽然脾气暴躁了些,但对这些师弟师妹们都还算照顾,一时间众人也是担忧,可是这夜色之下,听着那妖岛上兽吼厉啸声连绵不断,越来越凄厉,却是谁也说不出话来。
  
      气氛如此僵冷,仿佛就连海风都要吹入骨髓一般冰寒,沈石默默地坐在甲板的一角,抬头看着这茫茫夜色,脸上没什么表情,也不知此刻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瞳孔一缩,望见了那深沉黑暗的苍穹之上,乌云深处,猛然有一道剑芒快如闪电,照亮了那一片天际,如风驰电掣一般划过夜幕长天,势不可挡如呼啸流星一样,向着那座妖岛冲去。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足球场上也是如此啊……今天就一更了。)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