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八十九章 眼光

第八十九章 眼光



    在沈石与甘泽搭船前往妖岛的同时,青鱼岛上轩ri堂中,气氛则是显得有些凝重,许多凌霄宗弟子都早早起身,面无表情地巡视四周,而在轩ri堂主堂大屋里,此刻则有三人,相比起外头有些紧张的气氛,这主堂里却显得相对轻松些。

    王亘是这三人中的一人,但是与平ri不同,他并没有坐到首座,而是将这个位置让给了另一位白发老者,自己则是面带恭谨之se地陪在下座。而除了这两人外,还有一人居然是钟青竹,只是她看去颇有几分局促不安,似乎有点紧张,堂上也没她的位置,就这般安静地站在其他两人间,偶尔上去倒茶斟水什么的。

    白发老者看起来神se轻松,态度也是温煦,与王亘谈笑间,目光偶然扫过钟青竹的身上,眼神里也会露出几分满意之se。这神态自然都是被一旁的王亘看在眼中,笑道:

    “乐师叔你确实慧眼如炬,这三年来青竹师妹在阵法一道上的修行突飞猛进,只能用天赋异禀来形容了。”

    白发老者哈哈一笑,脸上也是掠过一丝自得之se,道:“三年前我在钟家偶然见到她时,也是看她似有几分资质,在那钟家里做一个倒茶做饭的丫头,委实是浪费了,所以一时兴起,便向钟承基要了过来,倒也确实没想过她能在三年里做到这般地步。”

    王亘哈哈一笑,又是几声赞叹,这位白发老者名叫乐景山,乃是凌霄宗内二十二位元丹境大真人之一,又兼主持重要堂口之一的阵堂,在凌霄宗内地为非同小可,哪怕以王亘如今的声势地位,见了他也要恭谨陪坐。

    片刻之后,只听乐景山转头又对钟青竹笑道:“青竹,当年你入门之际,我也让人给你王师兄带话,托他对你照顾一二,如今三年过去你能有少许成就,其中王亘师兄着实出力不小。你当谨记于心,快快谢过他。”

    王亘连忙笑着摆手,那边厢钟青竹则是答应一声,低头恭谨地行了一礼,王亘笑着虚扶起来,转头对乐景山道:“师叔何必这般客气,青竹师妹天资出众,我也是极看重的,ri后必成大器,到时候想必阵堂之中,师叔麾下,又多了一员大将。”

    乐景山抚掌大笑,看着十分高兴,两人又闲聊几句,乐景山便转头对钟青竹道:“青竹,我这次来青鱼岛不过是宗门内例行巡视,并无他意,但见你如今修行小成,确实不错,但万万不可自满,还需刻苦修炼。待ri后突破凝元境时,我便会禀明掌教师兄,将你收入阵堂门下,到那时又是一番新天地,可明白了?”

    钟青竹面露感激和少许兴奋之se,重重点头。乐景山笑道:“好罢,你还要做事修炼,就不用陪我们两人说话了,且去忙你的吧。”

    钟青竹答应一声,向这两位在凌霄宗宗门里地位举足轻重的人恭谨地行了一礼,然后快步走出了屋子。

    看着钟青竹苗条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王亘回过头来,笑着对乐景山道:“阵法一道向来艰难,一看财力资源,二看天资悟xing,钟师妹这三年来在岛上所得灵晶不过平常之数,于阵法一道上的进境却能远超他人,只能说是天赋秉异,悟xing奇佳了。”

    乐景山笑而不语,显然还是对自己的眼光十分满意,不过很快他的笑容淡了下来,看了一眼王亘,却是带了几分意味深长地道:“王师侄,今ri宗门里风起云涌,你也算是风云人物了啊。”

    王亘脸上神se一僵,抬眼看向乐景山,默然片刻后,却是露出了一丝苦笑,道:“师叔,底下那些师弟师妹们不晓得事情究竟,您还能不知么,何必又来笑话于我?”

    乐景山嘿嘿一笑,悠然道:“如今甘家那边一个个视你为眼中钉,掌教师兄那一脉,说不得杜铁剑对你也要生出几分忌惮之意,更不消说连五大长老之一的云霓,怕是对你也有几分看法了罢。”

    王亘默默无言。

    乐景山起身负手,在堂上来回走了几步,淡淡道:“前几年我心里还正想着,明阳师兄实在了得,生了一个厉害的儿子,又调教出一个厉害的徒弟,这ri后宗门掌教大位,当是在他反掌之间啊。可惜如今看来,似乎还是亲儿子比较好一点嘛。”

    王亘站起身来,神se一正,道:“师叔慎言,家师深谋远虑,计谋如海,非我愚鲁之辈所能窥探,这等妄测之言,师侄实不敢听。”

    乐景山深深看了他一眼,嘴角浮起一丝笑意,道:“当真不敢听?”

    王亘点了点头,道:“实不敢听。”

    乐景山踏前一步,又道:“但你心中莫非当真并无他想?”

    王亘沉默片刻,断然道:“并无他想。”

    乐景山凝视了他一会,忽然莞尔一笑,转身向旁边走开两步,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转头对王亘笑道:“你看我阵堂在宗门里如何?”

    王亘一怔,有些不明白这位师叔的意思,但犹豫片刻后还是坦然道:“金虹山上堂口众多,但还是以丹器阵兽书宝术七大堂口为尊,书堂术堂这般的且不论,师叔主持治下的阵堂这数十年来励jing图治,实力大进,以我看来,在宗门里各大堂口中,实力当可排进前三之列。”

    乐景山凝视着他,脸se平淡,道:“但我却连五大长老之列都进不去。”

    王亘脸se瞬间一变,甚至觉得脊背之上都猛地一寒。

    乐景山忽地又是一笑,重新恢复了之前那副温和的神态,道:“好罢,下来看也看过了,左右无事,我就先回山了。”

    说着便向外走去,王亘则是连忙跟上陪着送出门外,到了大门口处,乐景山脚步微微一顿,看了王亘一眼,微笑道:“好好做事,将来自然会有大好前程,若是万一遇上什么难处,也可以来找我这个老头子,说不定也能帮帮忙的。我看好你哦。”

    王亘深深施礼,低声道:“弟子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