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戮仙 > 第九十章 异常

第九十章 异常



    “嗖!”

    清脆的锐啸声响彻海滩,随之而起的则是一声愤怒痛楚的鸟鸣声,片刻之后,一只体型有半人高的灰色大鸟从半空中掉落下来,重重地摔在了沙子上,鲜血流淌而出,在血泊中抽搐了几下后,便就此死去。

    离这只低级妖兽风鸟五尺开外的海滩上,沈石长舒了一口气,面上原本有些凝重的神情放松下来。随后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已是过了午时,艳阳当头,正是一天之中最炎热的时候。

    不知不觉,已经在这妖岛上奋斗了几个时辰,在这其中他顺着这片妖岛外围的海滩,杀死了四只铁甲犰狳,最后还遇见了一只风鸟,同时在这中间也服食了一枚养气丹,所以灵气恢复的速度比以前快了许多,这才没有被迫回到那艘大船上去枯等一日。

    相比起相对有些笨重的铁甲犰狳,风鸟这种低级妖兽在力量上不如犰狳,唯独在敏捷速度上却是强了很多。沈石修习水箭术之后,还是第一次与这种速度偏快的妖兽战斗,刚开始的时候还不太适应,很快就被风鸟贴近身子,着实遇上了几次险情,不过幸好他终究也是炼气境中阶的境界,肉身勉强可以抵挡风鸟的攻击,几番折腾之后,他瞅准一个破绽放出了蓄势已久的水箭术,谨慎状态下准确命中了风鸟的心脏位置,一击致命。

    饶是如此,此刻的沈石看起来也颇有几分狼狈,头发衣衫都是凌乱,好几处都被撕开了大口子,这些自然都是拜风鸟的利爪所赐,甚至在他脸颊之上,也多了一道皮开肉绽的伤口,虽然不长,但鲜血流淌下看起来也颇有几分可怖。

    站在原地定了定神,沈石又仔细查看了一下周身,确定除了一些外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伤处,这才放下心来,至于脸上那道被抓裂的伤口,他倒是不太在意,风鸟这种妖兽并无毒性,除了伤口有些疼痛外,并不需要担心其他的。

    走到风鸟身旁,他打量了一下这只风鸟尸骸,然后伸手在风鸟的背上翻找起来,在触手柔软中略带坚韧的羽毛里,于脖颈背后处,他很快找到了三根与周围颜色不同的羽毛,并不是风鸟通体的灰色,而是呈现出相对鲜艳许多的明黄颜色。

    这是风鸟身上灵力最为汇集之处,也是风鸟产出最有价值的灵材,名叫“风鸟黄羽”,回青鱼岛后每根黄羽可以换取三颗灵晶的报酬。

    如此一来,这只风鸟便有九颗灵晶的回报,加上之前杀死的四只铁甲犰狳,光这半天工夫沈石在这妖岛上便赚取了十七颗灵晶,报酬可谓丰厚,哪怕是相较一些一些炼气境高阶的师兄来说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事实上,沈石确实算是一个异类,要知道凌霄宗青鱼岛上的新人弟子中,包括往年留下的还未突破凝元境的老弟子,几乎都是至少要到炼气境高阶境界的时候,才有上妖岛捕妖的能力,并且其中多数人还是数人结队而行。

    并非是众人实力不够,实在是正常来说,多数人都是在炼气境高阶之后肉身强韧又上了一个档次,足以挡住妖兽攻击,这才敢上妖岛,而五行术法也并非完全无人修习,但是一般人修习五行术法,往往施法时间都需要很长,十息、九息的都是常见,能苦心修炼到八息甚至七息施放一个术法的,那已经算是在五行术法上天赋异禀了。

    而如此漫长的施法时间,显而易见的根本无法单独去面对妖兽,只能是找到同门结伴而行,战斗中让同伴顶在前头,自己在远处施放术法,这才是最高效的法子。至于似沈石这般,因为清心咒所造成的神秘后果,施法速度几乎等同于开辟了玉府气海的凝元境修士,却是一个都不可能有的。

    沈石取下了三根黄羽,心满意足地收进戴在左手上的小如意戒,里面此刻已经装了四张铁甲犰狳的骨甲,收获不可谓不丰厚啊,只可惜今天没遇上铁甲犰狳在海滩上扒黑纹龟的窝……

    有些贪心不足地想着,沈石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哪可能天天有那么好的运气,笑了笑,站起身来,转眼向四周看了一下,此刻他在服食过一枚养气丹后恢复的灵力,又在战斗里消耗了许多,眉心处的灵力只够施放最后一次水箭术了。

    是继续向前搜寻猎物,还是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呢?

    沈石摸了一下手上的小如意戒,有些犹豫不定,按说这报酬倒是足够了,就此回头倒也不算是虚度一日,不过……

    “轰!”

    就在他思索时候,忽地一声沉闷大响,随后伴随着一声兽吼,却是从他身前那片林子深处传了出来,把沈石吓了一跳。

    是什么厉害妖兽到了附近吗?

    沈石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如此,他可是有自知之明,自己的水箭术虽然小有成就,但是单独一人最多也就对付一下妖岛边缘这些低级妖兽,稍微深入岛屿一些的妖兽,凶猛强悍程度便要胜过这些犰狳风鸟不少,以他如今炼气境中阶的境界,确实还是无法应对。

    他转身就走,虽然此刻林子中那只未知的妖兽还未露面,但是能不碰见还是别碰见的好,只是在他快步跑出几步后,突然又听到那林中传来一声暴喝声,却是让他一下子停下了脚步。

    那显然是一个人的声音,听起来正在和某种妖兽搏斗,而如今这妖岛之上的人类,除了沈石自己外,也仅仅只有一个人了。

    沈石盯着那片林子深处,眉头紧皱,但沉吟片刻后仍然还是掉头就走。

    ※※※

    回去的路上倒是没出什么意外情况,沈石一路平安地回到了停靠在海边的那艘大船上,登上甲板的那一刻,他下意识地转眼看向四周,只见船上空空荡荡,甘泽还没有回来。

    徐雁枝与曾志柏二人也不见身影,不知道是不是躲在某处修行去了,沈石也没去找他们,自顾自地在甲板上找了个地方坐下,不时向船外看上一眼,只见妖岛寂寂,仍是未见人影出现。

    时间悄然而过,当空的烈日照耀着这座岛屿,一直到了一个时辰之后,忽然有一阵动静从妖岛上那片林子中传了过来,沈石站起身,扶着船舷望去,只见人影闪过后,甘泽从树林深处慢慢走了出来。

    他看去很是疲惫,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似乎是因为筋疲力尽的缘故,连走路都显得有些虚浮,就这样一路从海堤上走了过来,登上大船,然后一屁股就坐到了甲板上,背靠船舷,在那里大口喘息着,先是看了一眼沈石后,他脸上的神情也随之慢慢放松下来。

    沈石很快注意到甘泽的身边放下了两件东西,一个是一张黑色的大块毛皮,另一个则是一对尖锐细长的獠牙,他盯着这两样东西看了一会,然后抬头看向甘泽,正好甘泽喘息初定,也是抬眼向他看来。

    两人目光在半空中对视片刻,沈石首先露出了一丝笑容,道:“辛苦了罢?

    甘泽笑了笑,神色中有一丝倦容,但精神看着还算不错,笑道:“还行,呃,你脸上这是?”

    沈石伸手在脸颊上的伤口轻轻摸了摸,道:“被风鸟抓的,没什么。”

    甘泽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随即看沈石周围似乎两手空空,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今日……运气不好吗?”

    沈石笑了一下,伸出左手递到甘泽身前不远处,将那个小如意戒展示给他看,甘泽瞄了一眼便是眼前一亮,恍然道:“小如意戒,我居然忘了这个……下次也得去搞一个来。”

    沈石笑着点点头,目光在他身边那两样灵材上扫了一眼,道:“这莫非是鬼影山猫?”

    甘泽怔了一下,再看向沈石的目光里便多了几份凝重,道:“正是,你莫非见过这种妖兽?”

    沈石微笑道:“以前……见过一次吧,”说着他抬眼看向甘泽,目光中已经是多了几份敬佩之意,道,“你比我想得还厉害,居然一个人就杀掉了一只鬼影山猫。”

    鬼影山猫在位阶上,其实仍然属于一阶妖兽,与风鸟、铁甲犰狳在同一个层次,但是同属一阶妖兽,鬼影山猫的战力却是远胜风鸟与铁甲犰狳,无论是在力量、速度乃至凶猛上都算是一阶妖兽中的强者,沈石敢单独对上风鸟与铁甲犰狳,但若是遇到鬼影山猫的话,只怕就是凶多吉少。

    往日里沈石也见过其他高阶的师兄师姐们猎到过这种妖兽,但无不是结队捕猎,似今日甘泽这般单独杀掉鬼影山猫的举动,确实还是闻所未闻,可见眼前这位,还真不是浪得虚名,盛名之下,果然有着不同寻常的实力。

    倒是甘泽看起来并没有多少得意之态,与沈石闲聊了几句后,似乎因为与鬼影山猫的战斗确实消耗了他不少力气,便闭上眼睛在那里休息去了。

    沈石看他一副疲惫的模样,便也没去打扰,安静地走在一旁,如此一直等到天色渐暗夕阳落山的时候,徐雁枝与曾志柏二人才突然鬼魅一般地船上不知哪个角落走了出来,看着甘泽与沈石安然回到船上,他们二人似乎也松了口气,随后两人的目光都落在甘泽身上,特别是在他身边的毛皮与獠牙上掠过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不过饶是如此,他们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身而去,很快大船便起锚回航。

    而沈石则是默默站起,从甲板上眺望那座渐渐远去的妖岛,在这夕阳落山沉海的时刻,这座岛屿重新恢复了平静,似乎逐渐将要陷入沉睡之中。只是黄昏时分的落日余晖照在沈石脸上的时候,他似乎掠过了一丝莫名的疑惑之色,看向这座妖岛的眼神,也带了几分深沉。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鬼影山猫这种妖兽,自来天性恶热喜阴,往往都是黄昏时分才出来觅食,鲜少会在正午时分出现的。

    但是今日,这只被甘泽杀掉的鬼影山猫,似乎有些与众不同啊……

    (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