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择天记 > 第三十一章 天塌下来的时候,他...

第三十一章 天塌下来的时候,他...

readx();    陈长生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往姑娘身前挪了挪,尽量把她挡在身后。
  
      那名魔族男子面带悲戚,继续道:“因为你的出现,我无法杀死她,便只能启用圣器,所以我也要随着一起去死,这是军师大人的意志,谁都无法抗拒。”
  
      陈长生隐约有些不安,握着剑柄的手紧了紧。
  
      魔族男子起身,着陈长生感慨道:“少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想你将来肯定会成为一个很了不起的人,可惜你今夜要陪我去死了。”
  
      完这句话,他举起手里那件铁制的法器。随着他的动作,一道极为恐怖的气息从天而降。无数细微的铁片,从夜色里飞回。那道隔绝世界的无形屏障消失一空。
  
      一道如山般的黑色巨网向国教学院地面落下。
  
      “烟罗?”落落脸色微白,喃喃道。
  
      百器榜第十九,烟罗。
  
      魔族圣器。
  
      传闻是第一代魔君狩猎时用的猎网。
  
      一朝落下,天地皆困。
  
      无物能破。
  
      便是那些著名的神兵妖剑亦不能破。
  
      按道理来,如此强大的魔族法器,在百器榜上的排名应该更前一些,至少不应该在落雨鞭之后。但因为制作百器榜的是人类世界的天机阁,难免有些受打压,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烟罗曾经严重受损。
  
      据在遥远\u
  
      2000
  
      7684过去,烟罗的真实名字应该叫阎罗,却被某位实力强大难以想象程度的绝世强者重创,再也不复最初第一代魔君手里的强大,所以才被改名叫做烟罗。
  
      如果还是完好状态的阎罗,一旦施展开来,可以轻而易举地将网下的人变成虚,现在受损严重的烟罗,亦可以隔绝天地,但如果要用来攻击,则需要施器者以自己的生命精血为祭!
  
      这便是魔族男子最开始的时候一直不肯用这件法器进行攻击的原因。直陈长生一言惊风雨,他身受重伤,知道再也不可能完好无损地杀死落落,才不得不启用这件法器。
  
      被迫奔赴死亡,自然有些悲伤。
  
      着向地面落下的那道黑色大网,落落很震惊,脸色有些苍白,她认得这网是什么,知道烟罗算不复遥远过去年代的恐怖威力,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
  
      她的落雨鞭肯定无法挡住。
  
      传中的霜余神枪应该能破,但神枪在皇宫里,谁能来援?
  
      她抬头望向夜空里那道黑网,手里的落雨鞭如电般刺出,带着风雨呼啸而去。
  
      只听得一声闷响。
  
      落雨鞭如被闪电击中的蛟蛇一般,骨碎成无数截,颓然折回。
  
      一道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顺着鞭柄传她娇的身躯里。
  
      噗的一声,她口吐鲜血,向后倒下。
  
      今夜这场苦战,对一个十四岁的姑娘来,着实消耗太大,此时她再也无法支撑,眼前一片模糊,快要昏迷,最后的画面便是——那少年拔出短剑,刺向黑色的夜空。
  
      那把剑很黯淡,很普通,而且有些短。
  
      少年的手举的很高,向着如整片天空一般的黑色巨网迎去。
  
      他的动作有些笨拙,给人的感觉有些悲伤。
  
      因为差距太大,感觉太自不量力,很令人绝望。
  
      像是螳臂想要挡住一辆狂奔的马车,像一颗鸟蛋从甘露台落下,砸向坚实的地面。
  
      落落很难过,很抱歉,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他也不会死吧。
  
      然后,她昏了过去。
  
      ……
  
      ……
  
      嗤啦一声响。
  
      似坚不可摧的黑色巨网,忽然从中间被撕开一道极大的裂缝,被隔绝很久的外界的夜风,向着网中央猛烈地灌入,随之来的是真实的星光,如瀑布般倾泻而下。
  
      漫天星光深处忽然出现一团熊熊燃烧的云,那团红云不知何时出现,瞬间落国教学院中央,草坪上青草微焦,槐树嫩叶枯卷,场间的温度不断地升高。
  
      那是一只红云麟!
  
      红云麟的前蹄重重地踏在那名魔族强者的胸前,只听得喀喇一声脆响,那魔族强者胸骨尽碎,鲜血狂喷,身体重重地陷进草地里,右手却依然死死握着那件法器。
  
      又听得嗤的一声厉响!
  
      一道极为炽烈的刀光照亮了国教学院的夜空。
  
      那名魔族强者的右臂伴着血水高飞而起,远远落进了湖水里。
  
      红云麟是名中年男子,浑身披甲,甲亦是殷红血色,神情肃杀,居高临下盯着此人。
  
      那名魔族强者的眼中闪过一抹绝望的神情,喃喃道:“原来是你,难怪能破了烟罗……”
  
      大周御天神将薛醒川,以红云麟为座骑,持血光神刀!
  
      他深得圣后信任,掌大周禁军多年,
  
      大陆三十八神将,排名第二!
  
      “耶识檀律,你果然藏在京城里。”
  
      薛醒川着座骑脚下浑身是血的那人,面无表情道:“当然,你没有资格让本将寻找这么长时间,但我很想知道,你被送进清吏司后,还能不能不出黑袍的下落。”
  
      那名魔族男子原来叫耶识檀律。他本来已经绝望,听这句话才知道人类一直准备着从自己身上找军师大人,更\u
  
      256f
  
      52a0绝望,当他发现自己连自杀都做不后,绝望透顶。
  
      什么是真正的强者?薛醒川是真正的强者!
  
      在他的面前,你想死都死不成!
  
      嗖嗖嗖嗖,国教学院里响起无数破空之声,夜空里隐约还可以数座飞辇正在高速靠近。
  
      这场战斗发生的地方距离皇宫极近,当烟罗被破后,自然惊动了无数人。
  
      薛醒川这等强者最先赶,其余的禁军以及宫里的高手,也纷纷赶来。
  
      夜色里,又有无数人影翻过院墙,出现,那些人着场间的画面,震惊异常,根本没有理会那名被薛醒川制住的魔族男子,直接狂奔落落身前,迅速将她带走。
  
      薛醒川知道这些人的身份,没有阻止。能够在京都里找魔族最擅长隐匿的耶识族人,而且还是生擒,由此或者可以更接近那名神秘的魔族军师,这让他很满意。
  
      只是耶识檀律昏死之前的那句话……
  
      薛醒川微微皱眉,他很清楚,自己赶的时候,那道烟罗已经破了。
  
      有禁军将那名魔族男子加上禁制,拖入夜色之中,等待此人的将是极其悲惨的下场。
  
      红云麟缓缓踏步转身,他望向不远处那名少年,面无表情问道:“你又是谁?”
  
      陈长生还紧紧握着那柄短剑,有些没有弄明白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听这句话,他才醒过神来,将短剑收入鞘中,道:“我是这里的学生。”
  
      薛醒川神情微异,没有想这名不起眼的少年,便是传闻里那个国教学院的新生。
  
      他一眼,便知道这名少年只是个普通人,那把剑也极寻常,知道今夜应该是受了池鱼之灾,对于这少年居然敢拿起短剑,拦在那名魔族之前,他有些欣赏。
  
      但也只不过是欣赏罢了。
  
      没有人愿意理会国教学院,这是个被诅咒过的地方。
  
      他也不想理会。
  
      有人上前核实陈长生的身份。
  
      红云麟踏地而起,驭霞而去,不多时便消失在皇宫里。
  
      陈长生着这幕画面,好生震撼。
  
      ……
  
      ……
  
      第二天清晨,很早的时候,落落醒了过来。她的身体本来与普通人不同,昨夜主要也是消耗太多,并没有真正受什么伤,精神早已恢复十足。
  
      但她没有马上起床,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着床帷上那些繁美的绣花,想着昨夜发生的事情,尤其是自己昏迷自己的最后那幕画面,有些发怔。
  
      那道黑色的巨网落了下来,像天塌了一样。
  
      在她以为下一刻便会死去的时候,她那名少年站在自己的身前,拿起短剑迎了过去。
  
      父亲以前总,天塌了会有高个子替你顶着,这句话让她很不高兴,因为她觉得这是父亲嘲弄自己长的太矮,但这时候她却忽然很庆幸自己长的很娇。
  
      那少年长的其实不是很高,但比她高。
  
      所以当天塌的时候,他替自己挡着了。
  
      落落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开心,格格地笑了起来。
  
      然后她想起些什么,微惊起身,喊道:“人呢?”
  
      十余名族人呼啸而至,其势侵掠如火。
  
      她不安问道:“他没事吧?”
  
      能够近身服侍她的族人,无论男女,都必然是冰雪聪明的人物,听着这话,便知道她问的是谁,有人禀道:“薛醒州神将昨夜及时赶,那少年没有受伤。”
  
      落落拍了拍胸口,有些后怕。
  
      “那好。”
  
      她翻身起床,道:“我去他。”
  
      那些族人对视一眼,齐齐跪下,有的人甚至红了眼眶。
  
      落落醒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道:“抱歉,以后不会再出昨夜这样的事情了。”
  
      族人们觉得好生安慰,殿下终于要长大成人了吗?
  
      “但我真的要去他。”
  
      落落着族人们很认真地道:“他是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听完这句话,房间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联想昨夜殿下之所以会偷偷离开百草园,最后被魔族找机会谋害,是因为要去和那名少年夜半相见……
  
      族人们觉得好生惊恐,殿下终于要长大成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