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欲封天 > 第十四章 威胁

第十四章 威胁

    孟浩此话一出,大汉顿时身子僵了,莫说是他,此刻就连四周的众人,在听到这句话后都是一个个倒退数步,看向孟浩的目光更为恐惧。
  
      “买……买点吧……”曹阳颤抖开口,声音微弱,若非是被孟浩扶着身子,怕是立刻就会歪倒。
  
      “一粒丹药一枚灵石,童叟无欺,兄台放心,我不会趁火打劫提高价格,你问问四周的师兄,我养丹坊分店口碑老好了。”孟浩表情亲和,从口袋里取出十几粒活淤丹。
  
      看到这么多丹药,曹阳面色越加苍白,再看看孟浩那亲和的表情,只觉得背后隐隐发凉,心中不寒而栗,咬牙买下。
  
      “兄台果然识货,我这东西可都是养丹坊正品。”孟浩说着,又从储物内取出了几粒止血丹,托在手中。
  
      曹阳看到孟浩又拿出丹药,顿时一个激灵,看了眼孟浩的储物袋,心中充满悲苦,再看看孟浩的脸上满是对自己的关爱之色。
  
      曹阳不傻,自然明白孟浩这是什么意思,心中滴血,但还是命重要,百般无奈从储物里掏出灵石,一脸不舍的递给了孟浩。
  
      孟浩将灵石取走,微微一笑,拿着丹药一粒一粒的放在曹阳的手中,几番下来,曹阳储物袋内的灵石,已经全部变成了手中堆积如小丘的丹药。
  
      曹阳的心中滴血更多,脸上的肉都心痛的哆嗦起来。
  
      然而,再看孟浩时,孟浩的手中还托着五粒丹药,心中一惊,露出绝望。
  
      “之前的丹药,已经可以让你恢复伤势了,这五粒养气丹,是你伤势好转后用来调养身子的。”孟浩脸上依旧带着关切之意,看着曹阳。
  
      “没了,真没了。”曹阳看着搂住自己的孟浩,快哭了出来。
  
      孟浩没有说话,还是那副亲和的表情,可却让曹阳看的头皮发麻,再忍心痛,咬牙取出几样法宝,有飞剑,有法棍,还有几枚凝灵丹。
  
      “灵石实在没有了,我只有这些东西了。”曹阳悲痛欲绝的说道。
  
      “法宝也可以。”孟浩直接将曹阳拿出之物一扫而走,放入储物袋内。
  
      片刻后,曹阳欲哭无泪的拿着大把的杂品丹药,被人搀扶着匆匆离去。
  
      孟浩心满意足的拍了拍储物袋,这才是晌午,他就已经卖的差不多了,暗自琢磨不可生意做绝,于是见好就收,此刻收起大旗,向着四周修士打着招呼,说着明天见这种让人听到后头皮一炸的话语,迈着大步走出平顶山。
  
      时间一晃过去了大半个月,这大半个月来,孟浩在低阶弟子之中名气如日中天,低阶弟子几乎大都知晓,在平顶山上,出现了一个养丹坊分店的杂货铺。
  
      这铺子里有各种杂品丹药,且铺子主人修为惊人,俨然已被誉为与陆烘一样,处于平顶山巅峰。
  
      更被广为人知的是这杂货铺的主人,看起来是柔弱书生,但实际上脾气极为暴躁,诸如此类的流言,已渐渐传播开来。
  
      这一日午后,曹阳面色苍白的从其居所内走出,虽然肤色不好,但伤势已经痊愈,让曹阳忍不住暗恨孟浩高价卖给自己的丹药效果的确如其所说,正正好好够恢复之用。
  
      他躺了半个月,直至近些日子才可以活动自如,此刻他神色露出迟疑,仿佛犹豫不定,直至很久这才一咬牙,豁出去般缓慢的向前走去,在外宗内走了不久,来到了一片屋舍不多的区域,直奔最右侧的一间屋舍走去。
  
      “曹阳求见陆师兄。”在这屋舍门外,曹阳抱拳一拜。
  
      屋舍内,盘膝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这男子穿着绿袍,相貌不算俊朗,但有狂傲之意,此刻闭着的双眼微微开阖,露出一缕咄咄精芒。
  
      “何事。”陆师兄淡淡开口。
  
      “回陆师兄的话,我……我前些日子被人抢了。”曹阳赶紧开口,内心很是忐忑,外人传他与陆师兄是表亲,但他自己知道,表亲是真,可对方根本就与自己没有什么亲情,平日里长久闭关,毫不理会自己。
  
      如今他也是一口气难咽,这才找来。
  
      听到此话,陆师兄神色内露出一抹不耐烦,淡淡开口。
  
      “抢你者何人。”
  
      “是一个叫做孟浩的外宗弟子。”曹阳连忙说道。
  
      “孟浩?”陆师兄略一沉思,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数月前将旱灵丹送给许师姐的身影。
  
      “正是此人,如今他不学无术,在平顶山开了个杂货铺,到处向那些惨烈厮杀的同门兜售杂品丹药,谋取暴利。”曹阳恨恨不平的说道。
  
      “兜售丹药?”陆师兄皱了下眉头,但目中却是精芒一闪。
  
      “是啊,此人现在于低阶弟子中名气极大,他在平顶山开了杂货铺,贩卖杂品丹药,逼人强买,都是同门,他如此做法让人怨声载道,羞与为伍,人人不耻,天人共愤,还请陆师兄主持公道。”曹阳一脸愤愤,想起了自己当日的凄惨。
  
      曹阳的这些话语,陆师兄没有在意,他此刻双眼越来越亮。
  
      “修为到了我这样的层次,总抢低阶弟子会落了身份,我在靠山宗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想到这个方法,开个杂货铺,兜售丹药……”陆师兄深吸口气,拍了一下大腿,心中暗道。
  
      曹阳一愣,他隐隐听到屋舍内传出啪的一声,不知这是什么声音,但却不敢多问,随后便被陆师兄打发走了,根本就没提替他报仇的意思。
  
      翌日清晨,孟浩带着愉悦的心情,拿着他的大旗,身上挂着七八个储物袋,迈着大步走向平顶山,这大半个月来他已经习惯了这条路,走的很快,不多时就来到了山顶,依旧坐在大石上。
  
      随着他的出现,平顶山的修士一个个都面色苍白,这大半个月来他们已经被孟浩折磨的萎靡不振,可除非是断绝来此地,否则的话修炼要抢夺,外面区域又不允许生死,也就没了威慑,只能硬着头皮在这里,好在一个个大都有了提防,只要孟浩一走来就立刻不打。
  
      可总是会有杀红眼的,也总是会出现彼此曾有死仇的,于是孟浩的生意虽说少了一些,但也不错。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自从孟浩占据了这里后,此地死亡人数明显减少,这一点被他时常念叨,已成为了他兜售丹药的一句口头语。
  
      与往常一样,孟浩正寻找目标,他心里暗自琢磨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考虑着云杰县一些店铺开张时,都要找些人做托,于是有了想法,脑海正完善时,忽然眉头皱了一下,他发现在不远处,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神色中带着一抹狂傲,上山后居然拿出一杆大旗竖立在旁,这旗帜明显要好过孟浩的布衫,上面竟写着与孟浩这里近似的几个大字。
  
      养丹坊第二分店。
  
      这青年正是陆烘,身为低阶弟子第一人的他,修为与孟浩近似,都是只差一丝就到了三层巅峰,孟浩看了几眼,便不再理会,这种做生意的事情本就存在了模仿,只是对方旗帜的名字,让孟浩有些不喜。
  
      平顶山上的修士,此刻也都看到了这一幕,一个个面面相觑,但随着人多,渐渐厮杀再起,半个时辰后,孟浩双眼一亮扛起大旗快速走近正厮杀的二人,几乎就是他旗杆一立的刹那,不远处的陆烘,也迅速走来,将旗杆立在了一旁。
  
      两杆大旗这么一立,那彼此打斗的二人顿时冷汗流下,在他们看来身边这二人都是强者,平日里一个也就罢了,可今天居然两个都出现,被他们盯着,这二人顿时忐忑。
  
      “兄台,买我一粒丹药保平安吧,一枚灵石一个,童叟无欺。”孟浩连忙抢先开口。
  
      “买陆某丹药,一样保平安。”陆烘看了孟浩一眼,有杀机一闪而过,在另一侧冷淡说道。
  
      那二人心惊胆颤,根本就不敢继续打斗下去,匆匆拿出灵石分别买了丹药后,赶紧离开,孟浩皱起眉头,这种买卖明显是强抢,长久下去这公开区定会没人来了,不是他本意。
  
      就这样,直至晌午,孟浩的生意比往日减少了太多,除了早上的一单,几乎没有开张,反倒是陆烘那里,不管青红皂白,直接一站,逼的人不得不买,若有不买立刻出手,使得还没到晌午,平顶山上就几乎空了。
  
      陆烘看着收获的数十枚灵石,尽管表情冷淡,可实际上内心却是火热起来。
  
      “的确是个好买卖,要是我之前就想到,也不会因总是抢低阶弟子被几个师兄耻笑,只不过这姓孟的在那里,让人看的厌烦。”他来此根本就不是为曹阳之事,而是为了模仿孟浩,此刻看到了甜头,顿时更热衷了,隐隐确定了要一家独大的念头,看向孟浩时,杀机一闪。
  
      “再学习几日,我就杀他。”
  
      第二天,因陆烘身为低阶弟子第一人,积威之下,尽管公开区人少了很多,可余下的那些不知晓昨日情况的,也都苦着脸不敢不买他的丹药,孟浩这里不愿如此做生意,一整天又没开张。
  
      尤其是那陆烘看向孟浩时,杀机越来越强烈,直至在第三天黄昏,孟浩沉默临走时,背后传来陆烘狂傲的声音,传遍平顶山,被此地不少人听到。
  
      “明天若还看到你那杆破旗,我就废了你全身修为。”
  
      孟浩脚步一顿,没有说话,可目中却露出一抹寒芒,迈步走远,回了洞府。
  
      “本就是他模仿我在先,抢我财路在后,鸠占鹊巢之下,竟还想废我修为!”孟浩双眼露出一抹凌厉,想起了这几日对方目中频频闪过的杀机,起身推开了洞府第二间石室的门,在这门打开的瞬间,立刻浓郁的灵气扑面,孟浩毫不迟疑的盘膝吐纳。
  
      积累了几个月的灵泉气息,在这一刻宣泄,被孟浩全部吸入,日出黎明之时,孟浩睁开眼,目中精光闪闪,他的修为有所突破,不再是距离巅峰一丝,而是直接成为了三层巅峰,大半只脚踏入四层。
  
      但这一步却不好跨越,修为越是靠后就越艰难,尤其是五层、七层各有瓶颈,更为艰难,孟浩皱起眉头,咬牙之下打开储物袋,忍着心痛之意,将他这段日子换来的所有凝灵丹全部取出,不惜耗费灵石,立刻用铜镜玄妙之处将本就不少的凝灵丹变出数倍之多。
  
      凝灵丹尽管效用甚微,可若是数量大增,自然多少还是具备一些效果,但却无法多次进行,除非一次比一次更多,直至彻底失效。
  
      “我若不抢先废他,此人明日就会出手灭我!”孟浩毫不犹豫的取出凝灵丹,吞入口中。
  
      他体内灵气本就只缺一丝,此刻随着大量凝灵丹的融化,顿时孟浩身子一震,他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修为在体内如洪水绝提般爆发开来,脑海轰鸣间,整个人刹那意识模糊,当清晰时,他双眼开阖有精芒一闪,可距离凝气四层还是差了一丝,孟浩一咬牙,此刻顾不得其他,再次复制了数量更多的凝灵丹,毫不迟疑的吞下。
  
      一次,两次,直至第三次时,孟浩脑海轰鸣之声极为强烈,如有波涛汹涌而来,最终轰的一声,孟浩眼前模糊。
  
      大量的污垢从他汗毛孔内不断的泌出,每出现一些,孟浩就会清醒一分,身体也都通透很多,直至半个时辰后,孟浩双眼一凝,精芒更甚,完全清醒时,目中露出夺目之芒。
  
      “凝气,四层!”孟浩感受到体内的修为如滚滚长河,随着运转,甚至有阵阵风雷之声传出,气势惊人。
  
      孟浩神色平静,低头取出储物袋内十五把飞剑,这些飞剑都是他这大半个月来交易获得,样子相同,虽出自宝阁,但却制式。
  
      还有一些其他样子的法宝,都是交易得来,深吸口气,孟浩闭目养神,静等天明。
  
      “入了宗门,踏入修行,已身不由己……以我修为可去抢夺,但我不愿伤人太多,故而想出生意之事,可如今此人先抢我生意,又对我威胁,要废我修为……欺人太甚!”
  
      清晨一刻,孟浩睁开眼,走出洞府,清洗了全身污垢,直奔平顶山。
  
      ------------
  
      大章,求推荐票!
  
      另外晚上7点半,耳根起点三江访谈,欢迎诸位道友光临交流,记得仙逆时三江访谈服务器因人多死机了,要不这次我们再让三江死机一次?咳咳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