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光明纪元 > 第三章 交易

第三章 交易



    顺着酒柜后一条隐秘的甬道,瘸子小心翼翼的没发出半点儿声音,绕过了大堆的朗姆酒罐和烧酒罐,从两个装满了走私烟草和白糖的大箱子上爬过去,甬道尽头是一堵石墙。

    黑漆漆的甬道中,只有石墙上有一线灯光射出。瘸子趴在石墙上,眼睛凑到了那一线灯光上向外张望——石墙的另外一侧是一间陈设舒适的小房间,十几根白烛放出的烛光让不大的房间灯火通明,一圈铺着兽皮的大椅环绕着整个房间,林齐正坐在一张大椅上,带着让人恨不得给他当面一拳的古怪笑容大口大口的灌着酒。

    瘸子的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他认得林齐手上的青铜酒瓶,那是整个瘸子店不多的几瓶百年前留下的朗姆酒。百年的好酒,金钱已经无法衡量它的价值,更多的是作为瘸子店的传说存在。

    “这个该死的小鬼,他怎么找到这宝贝的?”瘸子气得浑身直哆嗦,但是他目光扫过林齐,看到了宛如一柄利剑般站在林齐身边不远处的恩佐,瘸子不由得咧咧嘴,无奈的摇了摇头。

    伸手在石墙上按了一下,一侧的石墙无声的划开,瘸子带着灿烂的笑容走了出去。

    “嘿,嘿嘿,我最可爱的小朋友给我带来了什么好东西?”瘸子用力的揉搓着双手,他故意不去看坐在那里喝酒的林齐,贪婪的眼睛只是在恩佐腋下的布卷上打转儿。他深知林齐的个性,没有足够的好处,别想他来瘸子店一步,这是一个年纪轻轻但是比任何道上的老家伙都要精明的年轻人!

    ‘前途无量的小鬼,他父亲可真有个了不得的孩子’,瘸子在心里感慨了一声。

    看到瘸子走了进来,林齐用力抖动了一下酒瓶,将最后一点余沥抖进了嘴里。舒畅的呼出一口酒气,林齐将酒瓶随意的丢在了地上,发出让瘸子心痛的一声大响。满足的打了个饱嗝,林齐笑呵呵的拍着手叫道:“亲爱的瘸子大叔,每次看到你,我就好像看到了许多金灿灿的喔喔叫和银灿灿的喳喳叫,你会给我一个满意的价钱吧?”

    瘸子死死的盯了一眼在地上滚动的青铜酒瓶,慢吞吞的从腰带里摸出了一个金币和一个银币。

    第七帝国如今使用的金币正面是圣路易十三世的面相,背面是一只雄纠纠气昂昂的雄鸡。所有和道上沾边的人,都心有灵犀的将金币称之为‘喔喔叫’。至于帝国最新铸造的银币么,背面是一只展翅高飞的云雀,所以它也就有了‘喳喳叫’的别名。

    做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架势将金币和银币往屋子里仅有的一张小方桌一丢,瘸子昂着头笑了起来:“瘸子大叔这里有很多可爱的小公鸡和小云雀,只要亲爱的小朋友能拿出我感兴趣的东西,价钱不成问题。”

    林齐打了个饱嗝,恩佐默不作声的上前一步,将腋下的布卷重重的放在了方桌上。瘸子麻利的将布卷解开,里面是六柄涂满了防锈油的刺剑。剑柄恰好一掌可握,剑身长有四尺,细长的剑身上带着均匀的云水纹,显然钢质极佳。剑尖部分闪耀着夺目的青蓝色,锐利森寒之气扑面而来让人不敢正视。

    “哟,哟,多好的小宝贝!”瘸子的眼睛亮了,他身手麻利的扑到了方桌上,手指轻巧的拂过六柄刺剑,宛如多情的浪子在抚摸绝世美人的**。他指尖细微的颤动着,仔细的划过剑身上每一片云水纹,钢质致密、坚韧,的确是一等一的好剑。

    随手抓起一柄刺剑,瘸子手一抖,房间内的烛光齐齐一暗。空气中响起宛如毒蛇噬人的‘咝咝’声,几条肉眼不及分辨的寒光撕开了空气,刺在了房间角落里一具竖立着的甲胄上。

    这套甲胄主要用厚厚的牛皮制成,关键部位上镶嵌着巴掌大小的钢板。在瘸子剑势下,牛皮宛如纸片一样被撕开,心口和腋下厚达一指的钢板也发出尖锐的呻吟声被剑尖洞穿。

    烛光再闪,瘸子收回刺剑放在面前仔细端详,剑身上只有几条比头发丝还要细的摩擦痕迹,剑身基本上毫无损伤。他不由得啧啧惊叹起来,这套放在房间角落里当摆设的甲胄可是他花了大价钱从帝国正规军的辎重仓库中弄来的制式甲胄,是中级将领才能穿戴的考究战甲。

    在这刺剑面前,这中级将领才能穿戴的甲胄不堪一击,可见这刺剑的穿刺力达到了什么程度。

    看到瘸子试剑的结果,林齐‘嚯嚯’的大笑了起来,他同样兴奋的搓着双手,眼前有无数的金币和银币在飞舞。他向恩佐笑道:“我就说嘛,我就说嘛,这次的货色肯定会让瘸子大叔满意的,是不是啊,瘸子大叔?这可是我们好容易才从军事学院的库房里弄出来的!”

    瘸子冷哼了一声,他小心的将刺剑放在桌子上,眯着眼望着六柄刺剑沉默不语。

    林齐挑了挑眉毛,两只手同时缩进了袖子里。恩佐默不作声的将手放在了腰间,那里有一个暗袋,里面装了一柄和桌子上的刺剑一模一样的长剑。恩佐判断了一下自己和瘸子的距离,只要一剑,他有九成的把握刺穿瘸子的喉咙。

    房间内的烛光微微颤抖了一下,有物体在房间内运动,荡起的风扰动了烛光。

    瘸子后颈的汗毛突然竖了起来,好似被毒蛇盯上的青蛙,他浑身都冒出了鸡皮疙瘩。

    沉吟了一阵,瘸子冷笑着摇头:“军事学院的库房里会有这样精良的兵器?见鬼,能够刺穿一掌厚的均质钢板,这种刺剑可是好宝贝,多得是出了大价钱的人等着它们。但是我想听一句实话,你们从哪儿弄来的?”

    恩佐的手稳稳的握着剑柄,森严锋利的目光死死的锁定了瘸子的喉咙。

    林齐满不在乎的翘起了二郎腿,他嬉笑道:“它们的来路,重要么?反正它们不会留在您手上!”

    瘸子皱了皱眉头,他思忖了一阵,突然失笑摇了摇头。

    故作大方的从怀里掏出一个油滋滋的钱袋,瘸子从里面抓出了一把金币丢在了方桌上。

    林齐的眼睛骤然变成了金黄色,他欢呼着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