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光明纪元 > 第七章 家族来人

第七章 家族来人



    第二天,小孩子巴掌大小的雪片终于从彤云密布的天空飘落,伯莱利城顿时一片白茫茫。

    一大早的,林齐就翘着腿儿坐在了瘸子店里。在酒馆角落里一张放桌边,林齐的两只脚高高的翘在了桌面上,嘴里叼着根玉米芯做的烟斗,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喝着呛鼻的杜松子酒。

    酒很好,是瘸子珍藏的好酒,从海外运来的好东西,是那群心灵手巧的地精精酿的好酒。酒味浓香淳厚,和瘸子卖给那群码头区的好汉们的劣等品不可同日而语。

    张嘴吐了几个烟圈,林齐打了个酒嗝,端起硕大的铜酒杯灌了一口酒,只觉浑身暖洋洋的舒服得让他只想睡上一觉。但是他心里有事情,所以他强提起精神,眯着眼睛在酒馆四下里张望,期望着能看到昨晚上来自东方的江永一行人。

    大肥羊,来自东方的大肥羊。虽然这群肥羊似乎是披着羊皮的猛虎,但是他们的确肥美得让人心醉。林齐想要从他们身上盘出一点蛛丝马迹,先盘算出他们到底有多少身家,然后再衡量一下他们的钱包和他们的实力之间的比例,最终决定是不是要对他们下手。

    虽然这里是码头区,虽然这里是瘸子店的地盘,虽然那群诡异的白面青年人似乎很不好对付。但是只要江永身上的钱财足够诱人,林齐绝对会对他们下手。

    “我的喔喔叫,我的喳喳叫!”伸手摸了摸腰间的钱袋,仅仅一个晚上它已经干瘪了下去,就好像一个被榨干了浆水的柠檬。林齐有点苦恼的叹了一口气,扳着手指盘算了起来。

    作为铁拳兄弟会的大哥,要花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盘踞在伯莱利大学城,整个大学城区都是它的地盘,拥有核心成员数十人,外围兄弟数百人,铁拳兄弟会的实力在整个伯莱利城都是排得上号的。但是林齐毕竟是外来户,他仅仅在伯莱利城经营了三年,他的根基不稳,他并没有稳固的财源,所以林齐的钱袋总是处于干瘪状态。

    “十八个喔喔叫,金灿灿的喔喔叫,仅仅和我同床共枕了一个晚上就消失了!”

    有点颓唐的叹了一口气,林齐又抓起酒杯喝了一口。重重的吐了一口浓烟,林齐板着手指暗自诅咒起来。十八个金币,足够普通老百姓花天酒地的过上两三年好日子,但是仅仅一晚上就和他告别了。

    有什么办法呢?铁拳兄弟会的几个核心成员,同样是第五大学的大学生酒后在街头和外校学生斗殴,结果被巡游的龙骑兵一网成擒,仅仅是他们的担保费用就花费了八个金币!

    剩下的十个金币,则用在了那些外围兄弟身上。前一阵子铁拳兄弟会和敌对势力冲突,好几个外围的打手被打断了肋骨,医药费、营养费、安家费,这一切都要花钱!十个金币就好像活泼的小鸟一样从林齐的钱袋里飞走,现在他的钱袋里只剩下了三十几个铜子儿!

    “我的梦想,是我死后的坟墓和棺木都要用黄金铸成!”叹了一口气,林齐对坐在一旁纹丝不动的恩佐苦笑道:“但是现在看来,我距离我的人生目标越来越远!黄金,黄金,金灿灿的黄金!坦白的说,不管是天上的诸神,还是传说中地狱中的恶魔,谁能给我黄金,我就信奉他!”

    恩佐擦了擦鼻子,用力的打了个喷嚏。他歪着眼望了自己的大哥一眼,重重的吐了一口鲜红的唾液。槟榔和烟草的混合物气味刺鼻,林齐咧了咧嘴,抽了抽鼻子,也打了个打喷嚏。

    两人端起酒杯碰了一下,恩佐喝了一口酒,含糊的说道:“头儿,您家里很有钱!”

    林齐的面色阴郁,他抓着玉米芯的烟斗狠狠的在酒桌上摔打着,将里面的烟草余烬敲了出来。他阴沉着脸说道:“没错,我的老爹应该很有钱。但是那是他的钱,还不是我的钱。我老爹体格健壮,就和一条魔兽没什么两样,没有五六十年的功夫,他不可能将那些钱留给我!”

    长叹了一声,林齐摇头道:“而且,就算我老爹不幸去见了众神,我还有竞争对手呢。”

    恩佐歪了歪嘴,将一团烟草和槟榔的混合物塞进嘴里,大口大口的咀嚼着。他的目光在几个女佣的身上扫来扫去,嘴角挂着一丝故作潇洒的笑容,很得意的向她们抛了个媚眼。

    大白天的,瘸子店里没什么客人,几个女佣无所事事的站在酒柜边,看到面容俊朗刚硬的恩佐向自己搭讪,她们纷纷放肆的大笑起来。码头区的女佣可没有什么贞洁烈女,能够吸引到任何一个异性对自己感兴趣,对她们而言都是一份难得的荣耀。

    林齐皱着眉头,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

    虽然年仅十八岁,但是他开始思索自己的人生,思索自己过去十八年的成功和失败。借助酒精的力量,林齐在为自己做更加远大的人生规划——也许仅仅坟墓和棺木用黄金铸造似乎太小家子气了,也许自己活着的时候,就应该住在一座用黄金搭建的宫殿中?

    不屑的瞥了情绪高涨,正在和女佣们眉来眼去的恩佐一眼,林齐讥嘲的说道:“女人,噢,女人!恩佐,只要有金灿灿的喔喔叫,你想要什么女人没有呢?金灿灿的黄金,哦,我宁可让我的床上躺着一尊黄金铸造的美人,也不愿意让这些花枝招展的讨厌生物靠近我!”

    恩佐没搭理林齐,相交三年,他知道林齐对黄金近乎偏执狂的追求。这种毛都没有长齐的青涩小鬼,哪里知道这些可爱的雌性生物的好处?恩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的身体内部突然有一股热力冲了上来。

    但是摸摸腰间干瘪的钱袋,恩佐默运军事学院教官传授的控气法门,强行将这股热力压制了下去。

    回头看向林齐,恩佐异常认真的说道:“是的,头儿,我突然发现,金灿灿的喔喔叫的确是可爱的。”

    恩佐话音未落,酒馆的大门就被人粗暴的一脚踢开。狂风卷着大雪扑了进来,一个粗糙沙哑无比难听的声音轰然响起:“瘸子,派人去找我们家少爷,老爷派我给他送信来了。嘿,娘们儿,给大爷上杯酒!”

    林齐闻声大喜,他一骨碌的跳了起来,惊喜的大叫道:“啊哈,铁锤大叔,您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