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光明纪元 > 第十九章 交换条件

第十九章 交换条件


  
      恩佐和于莲几乎是同时冲到了巴林神父面前,一人一边拎着他的肩膀将他暴力的拉进了房间,重重的按倒在地。一声兵器出鞘的脆鸣响起,林齐不知道从哪里拔出了一柄明晃晃的单刃大斧头,怒气冲冲的按在了巴林神父的脖子上。
  
      巴林神父惊恐绝望的张开嘴想要高呼救命,但是葛朗姆已经无比麻利的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肚皮上。
  
      可怕的重压让巴林神父瞪大了双眼,可怜的他吐出一口气,胸腔内所有气息被挤走,再也无力叫嚷一声。葛朗姆哼哼着扭动了一下屁股,巴林神父的腰肢顿时传来脊椎骨不堪重负的呻吟声。
  
      于莲反身一腿将房门关闭,林齐慢慢弯下腰,阴沉的面孔凑到了巴林神父面前不到半尺的地方。巴林神父被葛朗姆压得面色发紫,好似离开水的鱼一样狼狈的呼吸着,但是葛朗姆几近四百斤的体重挤压着他的胸膛,让他根本无法吸入半点空气。
  
      “维克被圆桌骑士会的人抓走了?”林齐慢吞吞的询问道。
  
      巴林神父可怜巴巴的看着林齐,喉咙里发出了难听的‘咯咯’声。他只是一个中间人,大学城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不良学生团体和他多少都有点联系,他只是一个传信的中间人而已。感受着脖子上冰冷的斧刃,巴林神父无比虔诚的向周天诸神祈祷,降下审判的雷霆,将这群恶棍劈死吧!
  
      一个循规蹈矩的好学生,未来的帝国精英,怎能在房间里私藏这种凶器?如果巴林神父没看错的话,林齐手上的这柄大斧头是屠宰场的屠夫专门用来对付某些大型牲口的,一斧头下去绝对能将一个人拦腰劈成两半!
  
      这里是第五大学的学生宿舍,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屠宰场才会有的东西?饶是巴林神父见多识广,他的脑筋也一时转不过这个弯来。尤其是当自己被这柄大斧头贴住了脖子时,巴林神父的思维已经彻底冻结了。
  
      葛朗姆‘吧唧吧唧’的咀嚼着一个煮鸡蛋,他仔细的打量着巴林神父的脸色,等得巴林神父的脸已经从发紫变得快要发黑时,他这才慢吞吞的站起身来,小心翼翼的坐在了木凳上。他不得不小心一点,自从半年前他一屁股坐塌了林齐的床铺,被林齐暴打一顿后,他现在变得很谨慎、很小心。
  
      所以刚才他那一下没有砸断巴林神父的肋骨,这实在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巴林神父猛的抽了一口气,发出了一声怪异的风啸声。他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这才结结巴巴的叫嚷起来:“和我无关,你们知道的,和我无关。我和陆军学院的那群恶棍没什么交情,艾森神父才是陆军学院的助教神父,我和他们那群下三滥的货色可没半点儿关系。”
  
      林齐阴沉着脸望着巴林神父,他没搭理巴林神父的叫唤,而是冷笑道:“如果将您剁成十八块,然后半夜丢进塞恩河,只要一夜的功夫,您就会顺着河水飘出去几百里地,从此世上再也没有巴林神父了。”
  
      巴林神父吓得面色惨白,他哆哆嗦嗦的说道:“这,这是谋杀!”
  
      林齐眨巴了一下眼睛,他冷笑道:“错了,这不是谋杀,这是失足落水身亡!”
  
      巴林神父差点没哭了出来,他又是害怕又是愤怒的低声吼道:“都剁成十八块了,怎么不是谋杀?”
  
      林齐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他用粗糙的斧刃刮了刮巴林神父肥胖油腻的脖子,冷笑道:“原来如此,真的哦,失足落水的话,不可能变成十八块的。那,我们将您灌醉后打晕,然后丢进河里?”
  
      古怪的笑了一声,林齐阴沉着脸说道:“一个喝得酩酊大醉,还被打晕的人,他还会游泳么?”
  
      两行热泪滚滚而下,巴林神父低声哀嚎道:“可是林齐先生,我们是朋友,我们是朋友啊!”
  
      林齐冷笑了几声,他坚定的摇头道:“不,我们不是朋友了,从昨晚开始,我们不是朋友了!所以您会失足落水,就算警备厅的铜帽子找到了您,那也是您酒后闲逛失足落水身亡!”
  
      巴林神父眨巴了几下眼睛,他神奇的止住了刚刚还滚滚而下的热泪,若有所思的望着林齐。沉思了一阵,他缓缓点头道:“那张护身符,抱歉,我拿错了,那一张,不是教区大主教亲自制作的那一张。但是请相信我,不是我有意欺骗尊贵的林齐先生,是我酒后拿错了。”
  
      深沉的叹息了一声,林齐颔首道:“是啊,您拿错了,但是我差点被科查大师一个火球干掉!”
  
      巴林神父竖起了三根手指:“三百张赎罪符,成本价,您明白的!”
  
      林齐咬牙切齿的瞪着巴林神父:“三百张赎罪符,三千个铜子儿,扣除成本,我的利润只有区区十来个金币,我的一条命,只值这么点么?两千张赎罪符,成本价,您明白的!”
  
      巴林神父咬牙切齿的望着林齐,他愤怒的低声吼道:“两千张?市面上突然出现太多的非教会出品的假赎罪符,你知道这会引起多大的麻烦么?最多一千张,否则你杀了我吧!还有,利润我要分一半!否则,你还是杀了我吧!”
  
      林齐收起了大斧头,那柄沉甸甸的凶器神奇的消失无形,恩佐和于莲也满脸是笑的将巴林神父扶了起来。一千张非教会印刷的赎罪符,这笔利润很是不错了,巴林神父现在是大家的财神爷,当然要对他恭敬一点。
  
      轻松的拍了拍手,林齐咬着牙冷笑道:“好吧,现在,亲爱的巴林神父,请告诉我,那群卑鄙的、无耻的、下流的混账胚子,他们是怎样抓走维克的?还有,他们提出了什么条件?”
  
      巴林神父擦了擦额头上被吓出来的冷汗,抢过方桌上的一瓶酒胡乱灌了一气。
  
      满足的打了个酒嗝,巴林神父眯起了眼睛。
  
      “他们怎么抓走维克的,我真不知道其中的过程。”
  
      “但是他们的条件可不简单。林齐,他们要你们铁拳兄弟会的几个头目,今晚午夜去剑和美女酒馆后面的那条巷子和他们谈判。”巴林神父的面色阴郁:“他们要你们带上足够的,金币!”
  
      林齐的嘴角抽了抽,剑和美女酒馆,那是陆军学院学生们平日活动的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