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唐砖 > 第二十三节穷侯爷

第二十三节穷侯爷


  
      云烨没昏过去,他听清楚了牛进达和程处默的交谈,他感觉自己现在不能醒过来,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现在的局面。该狂喜?该愤怒?该伤心?人有七情六yù,每种感情配一种表情是人被称高级动物的表现。没想到祖先混的如此悲惨。从木牌上看他们的确是自己正牌祖先,云家男丁留牌不知是从何时开始,反正这规矩就没断过,在后世遇到同姓者,掏出木牌相认已成传统,一旦确认同宗照顾,扶助应有之义。云烨在内蒙就碰到这样的事,住店登记身份拿身份证给店主,没想到店主拿出木牌问云烨有没有,云烨赶紧掏出木牌,两相对比确认都是一家人,顿时亲切感油然而生。虽然如同土匪接头,但云烨的确享受到无微不至的关怀,吃饭住店出行办事都被安排的妥妥当当,这是云烨最顺利的一次出差,临行时相约祠堂再见,家现在还摆着同宗赠送的工艺盘羊头。认祖归宗是必然的,也是必需的,背叛宗族不论在现代还是在唐朝都是做人的大忌。抛弃这些妇孺不但良心过不去,恐怕老祖宗会从坟墓里爬出来把自己活活掐死。想好了怎样面对,也就没必要昏过去。自己好歹也是贵族,京城里有封地的功臣,一千两百亩的农庄想必够安排这些妇孺老弱。
  
      “处默,伯父可曾回营?”云烨问守在旁边的程处默。程处默正在发愣,听到云烨在叫他赶忙起身:“兄弟你可算醒了,哥哥担心死了,小烨等咱回京,哥哥带着你cāo翻那些欺辱你族人的王八蛋,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只要有一人受到欺辱你唯哥哥试问?”云烨泛着泪花抓着程处默的手点头:“对,回京cāo翻他们。”兄弟二人相视大笑。
  
      “爹爹回来了,刚才要看你被牛叔劝回去了,要你好好休息,说万事有他在。”云烨不知老程何时来的,听老程原话就让人心底踏实,云烨感觉有这样一位伯伯是自己的命好。让程处默扶自己起来,把背包拿过来一件件翻检,一把英吉沙刀具,一面木盒装的小圆镜,犹豫半天才咬牙把那件发夹添了进去,手机尽管还能用,只是不能打电话而已,这东西又不能泄漏出去,唉,看来自己真的是一穷鬼,想要有钱看来必须等到土豆收获之后了。
  
      “处默,自家兄弟没什么好隐瞒的,小弟现在身无长物,唯有这三样大概能换些钱财,请帮小弟一把,将这三样东西变卖,你也听说小弟族人的惨状,人可以安排到庄子上,可小弟庄子还没有产出,这些族人现在衣食无着,困顿不堪,必须有足够的财帛才能活下去,虽说土豆收割必然会有大批钱财版赏,小弟心急如焚一刻也等不及了,请哥哥助我。”说完一头拜了下去。程处默正慌忙扶云烨。却听帐外老程的怒吼声响起:“兔崽子,老夫还没死呢,区区小事就要变卖你老师留下的宝贝,败家子。”老程跨进帐篷大马金刀地坐在床榻上,捡起匕首揪根头发在刃口上一吹,头发断成两节,喊了声好刀。又拿起镜子照了照脸,似乎被自己吓一跳,镜毛发可辨,清晰无比,根不是雾蒙蒙的铜镜能比的,有叫了声:“好宝贝”。再拾起发夹放眼前瞅片刻,再赞叹一声:“巧夺天工”。欣赏完三件宝贝,对云烨说:“这三样东西,哪一件都是稀世之宝你舍得那它换钱?你老师在天之灵能原谅你”云烨不明白三样东西英吉沙组刀才两百元,自己这把是jīng品也就值个千元了不起了,镜子五块钱满大街都是,发夹虽是订制,也不过五六百元罢了,怎么就成了稀世珍宝,还牵扯到道德水准这样的高度。想到这是未来产品也就释然了,就像唐朝填坟的唐三彩不也在后世买到天价吗?:“伯伯,钱财乃身外之物,小侄还未把这些放在眼里,卖了能帮助小侄那些无依的族人,倒也物尽其用,在小侄看来,伯伯,处默对我的情谊才是无价珍宝。”老程得意的哈哈直笑:“你小子说话做事总让老夫心头熨贴的舒服,不枉老夫替你cāo心一场,我打算遣程东回京,你小子把制冰的秘方写下来,咱两家合作,各占五成,待到京城,让你婶婶给你先支用两千贯银钱,以后从分红里扣除,你小子挣钱的是老夫是十足十的相信。老夫问过老牛,你在京里的亲眷不过三十几人,还有几人身在教坊司,相信在调查到是你亲眷时,百骑司应该已经保护起来,不会再受欺辱,两千贯足够把他们安排妥当,老程的面子长安令还要给几分。你写一封信给一件信物,让那些妇孺相信你是族长,大概也只有你来当这个族长了。”云烨听的目瞪口呆,自己刚才还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烦心,不料老程一转眼就解决了,还未等她说话。老程又说:“你小子身在军,没旨意私自回京可是重罪,按律是要砍头的,所以老老实实写信,写秘方交给程东,京里有你婶婶大可放心,她办事比老程还稳妥,你安安稳稳种好土豆,老夫估计年前咱就会拔营回京,左武卫是拱卫京师的军队老呆在陇右是怎么回事。咱回到长安拿出土豆吓那些嘲笑老夫的家伙一大跳,哈哈。”
  
      程东带走了云烨的名牌,家信,还有刚到手的平安县男爵的印带着十名骑兵以送信的名义星夜赶回长安。
  
      在程东走后第七天,土豆终于开花了,一簇簇的淡紫sè小花夹杂在墨绿sè的叶片显得格外高贵,的确是高贵这个词,老程说高贵它敢不高贵,牛进达居然点头称赞,伸着拇指夸老程学问了得。云烨怕几株土豆授粉不均,特意拿毛笔在每朵花蕊上刷几下,保证授粉几率,剪去了多余枝叶,看的老牛直心疼。现在,庄三停都没资格照顾土豆,老牛亲自把帐篷扎在草亭旁边,rì出搬出,rì落搬进。虽然云烨知道这是吃饱了撑的,?老牛乐此不疲也就不言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