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唐砖 > 第二十五节长安

第二十五节长安



    当云烨再一次进入梦乡的时候,长安城的净街鼓已经敲罢。各个坊市紧闭了大门,随着万家灯火相继熄灭,喧闹了一天的长安城终于陷入沉寂。

    太极宫仍有灯火,内侍,宫女悄无声息的站在长长地门廊下倾听大殿内焦躁的脚步声,互相不解的传递着眼神。往常睿智,镇定的陛下今天难得的焦躁起来,一阵紧似一阵的踱步声,似乎在传达这位天下之主的心情无比烦闷。陛下不高兴了,内侍,宫女站立的更加肃穆,喘气声也比刚才小了许多。一溜灯火从**蜿蜒而至,宫门前的黄衣内侍脸上浮起笑意,憋在胸的浊气顷刻间消散无踪,趋前两步俯身下拜:“恭迎皇后娘娘。”灯火一位宫装丽人轻摆袍袖,内侍起身侧立。“陛下还未就寝?”

    “回娘娘话,陛下自接到卢国公急报就一直在殿内,尚未就寝。”

    挥退众人后,宫装丽人独自进入大殿,见皇帝尤在踱步,刚要说话,却听皇帝说话了:“观音婢,你说世间真有亩产十五石的粮食吗?若真有又是何等模样?”

    皇后掩嘴轻笑:“二郎还在灵州蝗灾担心?妾身已jīng简内府用度,想必也能有两千贯结余,虽杯水车薪,也算尽一份心力。”

    皇帝看着皇后笑着说:“你以朕在发梦?程知节三百里加急上奏,言之凿凿,牛进达百骑密奏声言确有此事,五株原种已他亲自看顾,再有月余就可收割,此珍宝名曰土豆,真不明白,如此珍宝竟然有如此古怪的名字,朕闻所未闻,观音婢博览群书可闻听此物?”说完把手的奏递给皇后。迷茫的皇后接过奏仔细阅读。片刻就已看完,将奏放在案几上,喃喃地道:“真有这样的粮食?十五石?荒鄙之地就可种植?二郎,妾身有些头晕。”李二陛下扶皇后坐下,敲着案几一字一句的说:“程知节虽然粗陋,但一向忠心耿耿,言必有物,不会胡说八道。牛进达心细如发,且当年发下宏愿大志,愿天下无饿死之人不惜肝脑涂地。这样的忠直之士没有八成把握是不会言此惊天之言,且让朕等待月余,所有的事就可真相大白。朕拭目以待,平安县男说要把此物卖与朕,若真能亩产十五石,不,哪怕亩产八石,朕穷搜内宫也会让他满意,若是一场空欢喜,朕绝不轻饶。”

    “陛下,平安县男是何人?此时与他有关?”皇后首次听说这名字。

    “此子姓云名烨,年十五岁,异人子弟,在陇右以奇妙制盐之术致仕,现任兰州折冲府行军参事书记,从七品,朕观他解陇右缺盐之苦,特赐平安县男。”

    “原来从卤盐取食盐之法是他所献,前些rì子,我大哥来家信言及此事,说程知节以五百斤盐换他五十匹良马,简直丧尽天良,令人发指。决定有机会一定还回来。我大哥首次遭人勒索,甚是不平。”说完嗤嗤直笑。

    “黄志恩是刘怀的得意弟子,算学一道少有能比肩者,却被此子几言折服,两幅图竟让黄志恩挑灯计算一夜,此后及此子言必称师。可见,云烨此子有真才华,其师定一代大贤,朕期待着他再给朕一个天大的惊喜。”

    “如此贤才想必不会信口开河,听陛下说这些,妾身也有些相信这世上真有能亩产十五石的粮食。不过,夜已深,陛下也该就寝了,明rì尚要早朝,早些安寝才是正理。”夫妻二人正相辅相携yù安寝。一声长长的急报声惊醒了整个皇宫,一时间,皇宫光明大作,已经落锁的宫门大开,一个黄门捧着一个包袱,包袱上插着三支染成红sè的鸡毛,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鸿翎急报,八百里加急,遇关开关,哪怕深夜也需立刻呈交皇帝。黄门身后一个狼狈不堪的骑士,被御林军搀扶匆匆忙忙往太极宫奔行。李二陛下已坐在御座之上,闻听是左武卫急报心情甚是忐忑,左武卫已无战事,想必与战情无关,那就一定是那高产种子的事,李二陛下不禁握紧双拳,急切的等待急报的到来。

    小黄们在殿前将包袱交给内侍,内侍解开包袱,打开木盒?一把奇怪的匕首躺在木盒内,在烛光的照shè下闪着寒光,一看你就知道是杀人利器。正犹豫着是否呈给皇帝,却见皇帝已走下御座,三两步来到殿前,见木盒的奇型匕首一把就抄了起来,握在手只觉顺手无比,在手上耍两个刀花,反手握刀柄,回身刺在殿内的红sè木柱上,只听哧一声,已没入半个刀身。李二陛下惊咦一声,拔出军刺,倒握手沉声问:“鸿翎急报何在?”内侍急忙呈上。李二陛下仔细检查了火印见完好无损,方用手匕首挑开封口,抽出奏折细看。

    看完奏折久久不做声。长孙皇后端着一碗莲子粥迈步进来,见皇帝又陷入沉思,也不作声,安静的陪坐在一边。皇帝缓声对皇后说:“程知节,牛进达联名上奏,要求重重封赏云烨,因他们又从云烨那里得到炼钢之术,三人一rì可得百斤百炼钢,且呈上此子亲手打造的兵家利器,朕刚才试用一下果然威力非凡,实短兵相接时的最好兵刃。百炼钢皇家兵械司每年不过四千斤,这是近五百能工巧匠的最大产量。现在有人用三人一rì可制百斤,朕相信这还是他们的保守估计。程知节还弄到一套兵家锻体之术,现在已挑选百人开始试验。朕现在不是在梦吧?。

    “此子身世现已查明,长安云氏,世居蓝田,祖祠尚在,可惜男丁因前朝卷入叛乱死伤殆尽,如今仅剩妇孺四十余人,生计潦倒,朕现在明白这小子什么要和朕做交易,其实是想重振门风。不过这小子说,奇宝无功难受,也是奇事一件。”

    ;